•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七章 戒指惹的祸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七章 戒指惹的祸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向来低调,穿着什么的,从来不买什么世界名牌,连国内名牌也不是。www.00ksw.org

        他身上这些衣服,都是林馨替他置办的,请的是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纯手工制作,内在奢华外表低调,普通人看来,实在看不出这些服装有什么高贵之处。只有真正懂货的人,才能看出不同凡响的品位和格调。

        潭浩东是个俗人,但又不是普通的俗人,是有一些见识的大俗人。他对世界和国内的各种品牌如数家珍,这一点跟京城纨绔子弟张晓斌有得一比,但他跟张晓斌比起来,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他一打量李毅,就知道这家伙身上的穿戴没有一件是名牌货。所以就料定李毅不是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物,顶多也就是钟达公司里的一个小职员。

        职工能有多少工资?舍得花钱买蛋糕和鲜花?

        潭浩东越说越得意,居然走过去,拍拍李毅的肩,说道:“兄弟,出来泡妞,也是要花本钱的!连她生日你都舍不得花一分钱,这么抠门的人,谁会喜欢?”

        钟秀一脸的不痛快,但潭浩东是她的上司,不好当面得罪,只道:“潭主任,李先生是我的朋友,他刚从外地回来,并不知道我今天生日。”

        潭浩东道:“哦?在外地混的?看来混得不怎么如意吧?钟秀,挑男朋友,这眼睛可一定要睁大了啊!有些人虽然长得高高大大,但钱包却是瘪三!”

        钟秀道:“潭主任,李先生已经结婚了!他跟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潭浩东道:“结婚了还出来骗小女孩玩啊?真是不要脸!”

        李毅沉声道:“潭先生,我没有得罪你吧?你怎么句句针对我啊?看在你是钟秀上司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但你必须向我道歉——你刚才的话,已经损害到我的名誉了!”

        潭浩东却似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道:“钟秀,你听到没有,这家伙居然叫我向他道歉!”然后脸色阴冷的对李毅说道:“我要是不道歉呢?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你打我啊?”

        李毅淡淡地道:“你放心,我们都是文明人,动手打人的事情,我是不做的。但是,你一定会后悔。一个人既然敢做,就要敢于承担后果!”

        潭浩东道:“后果?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李毅道:“随便你怎么理解。”

        钟秀见两个男人为了自己擦出火药味来了,连忙说道:“哎呀,李先生,潭主任,你们都是我的贵客,不要吵了嘛!”

        钟达和巢娜见外面的冲突升级了,都走了出来,把潭浩东拉开了。

        钟达对李毅的能力可是知道几分的,他明白,李毅可不是一般人物,要对付潭浩东这样的人,真的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李先生,是我不对,我不该瞒着你。我只想着吧,小女生日,请你过来吃顿饭,你对我们钟达的大恩大德,我们都一直没有报答呢,哪里还敢麻烦你给我们送什么生日礼物呢?”钟达连声向李毅解释。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钟小姐,我来得匆忙,的确不曾精心准备礼物,但我身上正好有个小玩意,就送给你当生日礼物吧。”

        “不用,不用。”钟秀连声说道。

        李毅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来,抓起钟秀的手,塞在她手心里,说道:“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愿你快乐到永远。”

        钟秀很好奇李毅随身带着的是个什么玩意,便打开来看了一眼,只见那方小盒子里装着的居然是一个精致的钻石戒指!那颗钻石足有豌豆大小,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华,炫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哎呀!”钟秀叫了一声,合上盒盖,便要塞回李毅,说道:“李先生,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敢接受,请你收回去。”

        李毅道:“就是一个小玩意,放在身上也没有用处,你就拿去玩玩呗!”

        这还是小玩意?钟秀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机组的机长结婚,送给妻子的钻石戒指,只有这个几十分之一大,还花了几千块钱呢!这么大一颗钻石,还不得是个天文数字?

        再说了,戒指这东西,可不是小玩意,那是定婚信物啊!李毅送这个给我,这算什么?求爱?还是求婚?他可是已婚男人啊!——虽然自己并不介意这个。

        这枚戒指,是李毅为郭小玲准备的,当初,童军从非洲弄回来那枚大钻石,李毅就想给林馨打造一枚戒指,但钻石实在太大,戴在指头上,只怕连事情都做不了,因此,李毅就找能工巧匠,把钻石切割成几块,做成了几个小钻戒。

        在李毅的心里,林馨是正妻,自然要得到一枚,郭小玲是情人,要应该得到一枚,而花小蕊等红颜知己,都应该送一枚啊!

        “就是一个玩意,这种东西,我包里还有很多呢!不值什么钱,你就戴着玩呗!到时你结婚了,有了更好的,再换下来吧!”

        李毅这话说得轻巧,却让听的人不由得一阵牙痛。

        这么大的钻戒,他包里还有很多?真当是玩具戒指呢?

        这话同时也在将潭浩东的军,你小子不是想追钟秀吗?看你能不能买得起比这更大的钻戒吧!不然,她就算结婚,戴的还是我送她的钻戒,气死你!

        潭浩东刚才没有看清楚,便冷笑道:“原来是在外面买假戒指的啊!我还以为你多大出息呢!这样的玻璃戒指,顶多也就十块钱!也好意思拿出来送人,真不嫌丢脸!”

        钟秀很是反感潭浩东,有心气气他,便赌气拿出那枚戒指,套在自己中指上,炫耀了一下,说道:“潭主任,你可看清楚了,这是真钻石,不是假的!”

        潭浩东也是识货人,瞪圆了双眼,看着那在灯光下散发多彩光芒的钻石,心里一咯噔,心想乖乖不得了啊,这玩意好像是真的呢!

        随手一送礼,就是这么贵重的戒指!这得是什么人啊?

        钟达夫妇早就见识过李毅的能量了,想当年,李毅跑到他家里来,说服钟达脱离海华挖机厂时,那种开支票的气魄,就让钟达夫妇深深折服了!那个情景,此刻仿佛就在眼前呢!

        但是,李毅送钟秀钻戒这种礼物,还是让钟达和巢娜惊骇了一把。

        他们跟钟秀一样的心思,李毅这是什么意思啊?

        李毅其实没有什么用意。就是一时之间拿不出更合适的礼物,被那个谭浩东一番话给逼出来的!

        李毅是什么人啊,岂会在一个小小的潭浩东面前失势?

        但他身上,除了支票和现金,就只剩下这几个钻戒了。

        总不能拿出一大叠现金来,或是开出一张支票来给人家女孩子贺生日吧?

        这几外钻戒,本来是没有钟秀的份,但阴差阳错的,偏偏送了一枚给她!

        钟秀的芳心里,难免生出绮丽万方的梦来,回想起跟李毅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尤其是在滨海那一段,心里充满了甜蜜。

        李毅送出手,就有些后悔,倒不是这玩意有多珍贵,凭李毅的财势,要买什么样的钻石买不到?而是怕这个玩意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看到钟秀那甜蜜的笑容,李毅就知道自己这次惹麻烦了,又要把一颗芳心惹到自己身上来了。

        潭浩东彻底歇菜了,在李毅面前再也抬不起来,也硬气不起来了。

        吃饭的时候,李毅成了钟家人的贵客,钟家三口子都围绕着李毅团团转,又是敬酒,又是夹菜。

        潭浩东心里实在不是滋味,饭吃到一半,就借故离去了。

        李毅心里还有事,也不多饮酒,吃过饭,就起身告辞。

        钟达向钟秀使了个眼色,叫他去送送李毅。

        老两口子送李毅出了门,就唠叨开了。

        “老钟,你说李毅是什么意思啊?怎么送我们秀秀戒指呢?他不是结婚了吗?”

        “我哪里知道啊?你刚才怎么不问他?”

        “这,我怎么问得出口啊?啊哎,难怪秀秀那丫头死活不相亲,莫非,她跟李毅是那种关系?”

        “什么关系?”

        “情人关系啊?”

        “不可能吧?我的女儿我了解,她不是那种人!”

        “这世道,可难说得紧呢!现在哪个有钱有势的男人,不在外面养女人?”

        “我就没有养,你这棍子打得太宽了!”

        “我没说你,我说李毅呢!他就不会养情人吗?我可都听说了,秀秀公司里,好多空姐都是当人家的情妇呢!现在这世道,笑贫不笑娼!当情人能算个啥?”

        “那你说咋整?”

        “我也没个主意啊!你没看秀秀刚才那表情,比当新娘子还高兴呢!”

        “那我回头劝劝她,叫她断了这念想?”

        “别啊,我觉得李毅挺好的,反正是当他情人,就先当几年呗?对我家秀秀又没什么缺失!到时还不是一样嫁个老实人家?”

        “你这什么思想啊!我钟达的女儿,绝对不能当这样的人!”

        “那你怎么说?你怎么说?”

        “我不知道,我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