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六章 诈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六章 诈

    作品:《官路弯弯

        “你非逼得我一个女人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吗?”左晓霞的情感忽然迸发。www.00ksw.org

        她对李毅的情感和相思,一直积郁在心底,隐而未发。

        刚才看到李毅为自己牵红线的举动之后,她脆弱而柔软的心灵,先是受到极大的创伤,随即悟到了李毅之所以这么做,恰恰证明他心里也有自己!

        他什么都明白,他在逃避!他在躲闪!

        李毅岂有不明白她的心意?早在几年前,他来杜鹃市里看她,到她住的宿舍里去,看到她特意为自己准备的拖鞋,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以李毅的敏感,早就知道她对自己的心意。

        “我已经结婚了。”李毅艰难的说道。

        “我的爱情,跟你结没结婚有关系吗?那只是‘我’的爱情!这几年,我们才见过几面?我不照样怀揣着这份爱情,生活得很好吗?”左晓霞说道。

        李毅被她的深情所震撼,但他还是硬起心肠,再次扭动钥匙。

        “李毅!”左晓霞忽然扑过来,紧紧抱住了李毅的身子,将头伏在他那宽厚的肩头,轻轻的啜泣。

        李毅僵硬的身子也被这似水柔情给融化了,他缓缓转过身,用宽广的胸膛,将她娇柔的身子环抱,双手环抱住她的背,轻轻拍打,说道:“对不起,我让你受伤了。”

        这时,李毅的手机突兀的响起来。

        李毅并没有松开左晓霞,他知道她此刻需要安慰。用一只摸出手机,接听。

        电话是林馨打过来的,这让李毅微微吃了一惊,心想怎么自己每次跟别的女人有些亲密接触时,林馨的电话就会及时的打过来?

        这也太巧合了吧?

        “李毅,你在做什么呢?没去泡小妞玩吧?”林馨开心的笑道。

        李毅汗了一个,说道:“丫头,我正想你呢!”

        林馨笑道:“我也想你哩!工作顺利吗?”

        李毅道:“一切都很顺利。我现在正在忙,等下回电话给你,我有事要问你。”

        林馨嗯了一声,然后就挂了电话。

        这通电话,把李毅快要出轨的心给拉了回来,看着怀里的左晓霞,李毅觉得她身上火辣辣的烫手。

        左晓霞忽然松开了李毅,双手抹着脸上的泪水,笑着说道:“我才没有受伤呢!我只是在耍你玩呢!谁叫你刚才自作主张,要把我推给那个吴律师啊!哼,自以为是的家伙!”

        耍着玩?有这么个玩法的吗?这也太逼真了一点吧?

        李毅愕然,看着这个一忽儿哭得肝肠寸断,一忽儿又破涕为笑的女人,实在想不明白她说的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了。

        “你真的没事?”李毅小心的问道。

        左晓霞对着他妩媚的一笑,说道:“你看我像是个有事的人吗?”

        李毅摇了摇头,说道:“现在的确不像。”

        左晓霞道:“李毅,你刚才真是逗你玩的,就是气你撮和我跟吴律师!所以整蛊你玩呢!你都是已婚的老男人了,你以为我真的会喜欢上你吗?还为你爱得死去活来啊?——如你所言,我也不是十几岁的黄毛丫头了。年轻时都没做过这种傻事,现在还能晚节不保?”

        李毅长长吁了一口气,抚摸着心口,说道:“吓死我了!你刚才演得真是逼真,我还以为你……嘿嘿,好啦,你我这算是扯平了吧?下次戏弄我之前,给我一点暗示啊!我心脏脆弱,禁不住几次吓。”

        左晓霞脸上重新绽放出美丽灿烂的笑容,让李毅觉得,刚才那一幕,的确就是一场戏。

        “李主任,送我回去吧,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至于吃饭的事情,我们改天再约,好吗?”左晓霞说道。

        李毅这时也想起来,自己答应了钟达,要去他家里吃饭哩!便顺水推舟地说道:“行,来日方长,我们再约呗!”

        这个插曲,并没有打断李毅的思索。

        在前往钟达家的路上,李毅打电话给林馨,把自己碰到的黎静之事说了。

        林馨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既然有了录音带,那就好办了。”

        李毅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快说。”

        林馨道:“诈他一诈呗!那个冯院长,心里肯定有鬼,你只需要好好利用他的这个心理,就不难诈出他的真实情况来。你可以找个人,冒充纪检委的人,就拿这盒录音带做诱饵,说那个包工头已经把冯院长给出卖了,然后装出很领财的样子,要冯院长拿钱来赎这盒录音带,诈他出来,套他的话,不难拿到他的证词!”

        李毅击掌叫妙,说道:“丫头,你真是女中诸葛呢!我越来越想你了!”

        林馨笑道:“你不会是碰到难题了才想我吧?”

        李毅道:“晚上睡觉的时候更想!”

        林馨道:“难道你就不想郭姐姐?”

        李毅沉默不言。

        林馨笑道:“李毅,我派人去找郭姐姐了,还叫小叔帮忙在米国那边寻找。相信很快就会有她的消息。”

        李毅道:“由得她去吧!她主动离开,对我们三个人都是一种解脱呢!”

        林馨道:“那可不行,我答应过郭姐姐,要和她做一世的好姐妹呢,她可不能半道开溜!嘻嘻,好啦,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把郭姐姐找回来的!”

        李毅将信将疑,心想林馨真的能这么大方?真的会去寻找郭小玲?

        在李毅心里,他甚至还在怀疑,郭小玲的出走,只怕还跟林馨有关系呢!多半是林馨背地里跟郭小玲说了什么话,才逼得郭小玲出走。

        但是,不管林馨做了什么,李毅都是理解她并谅解她的。

        爱情是自私的!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林馨就算把郭小玲赶走,也是情有可原的。

        想着想着,车子开到了钟达家楼下。

        今日的钟达,跟几年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钟家早就搬出了那套破旧的工厂宿舍,住进了花园洋楼。

        李毅还是头一次来钟达的新家,但这个地方和楼盘,李毅却是知道的。

        到了楼下,李毅打了钟达的电话。

        钟达高兴的回答说马上就下来接李毅。

        几分钟后,钟秀就像一只翩飞的蝴蝶,一路挥着手,向李毅走了过来。钟达两口子跟在她后面小跑着。

        “李先生,你好!”钟秀甜甜一笑。

        李毅点了点头,说了一声:“钟小姐,你好。”

        两个人太久未见,反而显得有些生疏了,像陌生人一般客气。

        来到钟家,李毅看到除了钟家人之外,另外还有一个男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留着平头,一脸的倨傲和优越感。

        钟达介绍道:“李先生,这位是谭浩东,是秀秀的朋友。”

        李毅呵呵一笑:“是钟小姐的男朋友吧?”

        钟达并没有介绍李毅的身份,只说了李毅的姓名。

        潭浩东始终端坐不动,听到李毅的话,便露出得意的笑,显然,在他心里,就是以钟秀男朋友自居的。

        钟秀说道:“潭主任是我们南方分公司的政治处主任。是我未来的顶头上司——我准备从空姐调到政治处工作了。”

        李毅笑道:“是不是厌倦了空中飞行了?”

        钟秀道:“一个工作做久了,就想换一种方式生活呗!”

        钟秀的父母亲钟达和巢娜两个人都在厨房里忙活,巢娜探出头来笑道:“我家秀秀也老大不小了,再在天上飞来飞去,把青春都给耽搁了!是时候脚踏实地的过生活了。”

        潭浩东说道:“阿姨,有我在,你就放心吧,秀秀以后的幸福就交给我了。”

        钟秀脸一红,说道:“潭主任,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我们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呢!”

        潭浩东把李毅当成钟秀的追求者之一了,因此着意表现,拍了拍胸脯,说道:“钟秀,我对你的一片心,那可是日月可鉴的。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

        巢娜夫妇以前都以为李毅跟女儿是一对,但后来知道李毅是当大官的,春节时又结了婚,这才死了心,知道李毅不是他们钟家的女婿。

        巢娜对这个潭浩东还是挺满意的,呵呵笑道:“潭主任,我家秀秀以后就托你多多照顾了。”

        钟秀不想掺与这种无聊的对话,便转移目标,无可奈何的对李毅笑了笑,说道:“李先生,喝茶。”

        这时门铃响起来,钟秀跑过去拉开门,看到一个人提着一个大蛋糕和一大捧鲜花,站在门口,他说道:“请问是钟秀小姐家吗?潭先生订的蛋糕和鲜花送到了。”

        潭浩东笑道:“就是这里,快拿进来。”然后得意的向李毅扬了扬下巴。

        李毅这才明白,敢情自己是钟秀的生日呢!

        这个钟达,也不说明白,害得自己空手上门!

        15寸的生日蛋糕,九十九朵鲜艳的玫瑰花,摆放在桌面上,让这个家庭增添了生日的气氛。

        “钟小姐,我不知道是你生日,什么都没有准备。”李毅歉然的说道。

        钟秀笑道:“李先生,我们是老朋友了,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就是平常生日,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也搞这些俗礼,反倒显得生分了。”

        潭浩东打量李毅一眼,说道:“我看,不是不知道,而是舍不得出钱买礼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