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三章 上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三章 上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胸襟,让企改办的同志们惭愧不已。www.00ksw.org

        刘永利说道:“李主任,你真是大人有大量啊!”

        李毅道:“诸位同仁,我李毅是末学后进,本来不敢在诸位前辈面前班门弄斧啊,但无奈的是,江首长亲自点的将,叫我挑起这付担子,我虽然不才,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来当这个主任。”

        这话既表明了自己年轻才浅,又抬出了江首长来,

        自己再年轻,再不才,也是江首长亲自点的将,你们有经验,有才能,要教导我,可以,但要想使绊子,搞名堂,那就要掂量掂量,你们有几斤几两,惹得起我李毅,还能惹得起江首长吗?

        李毅缓缓扫视六人,这几个人,年纪都不大,但在中央部委就担当了处级以上的职务,可见都不是等闲之辈。

        有句话说:“不到京城不知道自己官小。”大街上随便拉个人,说不定还是个处级干部,至于科级干部,在京城都不好意思自称是个官!

        话虽如此说,但三十来岁年纪,就能在京城的重要部门,当到处级以上干部,这份能耐,肯定是有的。

        京城为官者,谁还没有个背景啊!就看这背景是大小。

        李毅年纪比他们轻,资历比他们浅,职位却比他们高,凭什么啊?

        他们不服也在李毅的预料之中。

        不服归不服,但工作是工作,谁要是因为不服气,把气撒到工作上来,耽误了工作上的大事情,那李毅就不会答应了。

        因此,李毅不得不把江首长给供出来,压住阵脚再说。

        李毅的话果然起到了作用,那几个同志脸上的笑容更显真诚了。

        “有一件事情,我事先在这里跟诸位说一下。我不只是担任现在这个职务,还在江南省的江州市里,担任着市委副书记兼常务副市长,那里才是我的主要工作地点。至于京城方面的工作,我不在的时间里,会委托刘永利同志代为处理。刘永利同志是企改办的副主任,又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前辈,有他在京城坐镇,我才能放心的到江州工作。”

        李毅这番话,把刘永利拉到了自己的阵营当中。李毅的工作本就是两头跑,总有不在京的时候,也必须找一个副手当第二领头羊。

        种种迹象表明,刘永利在企改办的威望很高,能镇得住人。把他拉进自己的阵营,给他一些甜枣,可以收笼人心,也可以通过刘永利的威信来压制企改办里那些不服自己的人。

        刘永利笑道:“李主任,你太高抬我了。既然李主任这么信任我,我一定好好努力,把企改办的各项工作抓起来,您不在京时,办里的小事,我来处理,碰到大事,我就请示你。”

        李毅对刘永利的表现十分满意,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起码明面上的工夫还是做到了家,也得到了李毅的好感。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李毅在这个企改办主任的位置上,并不会干太久,只要自己在此任上,能做出成绩来,能把办里的同事团结在自己周围,把工作做好了就行。

        李毅并不奢望在这里找到什么志同道合的同志和盟友,只要他们在自己任上不捣乱,不破坏,不谋害,那就万事大吉了,管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呢?

        那个说不服的人,是地方企业改革处的处长,名叫张建才,在国有企业的改革上,颇有建树,好几个项目,都赢得了上级领导的赞许和表扬。

        张建才在企改办里的资格也是最老的一个,难怪他敢倚老卖老,对李毅大放厥词。

        在张建才眼里,李毅可不就是那种毛头小子?这么年轻的主任?能顶什么事?

        但是李毅的表现,却让张建才暗暗称奇,同时也不由得对他高看两眼。

        李毅再年轻,那好歹也是个主任!张建才斗胆说出冒犯李毅的话,就做好了跟李毅抗争和顶嘴的准备。

        张建才这样的刺儿头,在哪个部门里都会有,这并不稀奇,他们敢跟上司顶嘴,敢指责上司的不是,也就不怕跟上司翻脸。因为他们有资本!有不怕上司将他撸下去的资本!

        出乎意料,李毅并没有像一般的上司那样,找他的麻烦,责骂他或是为难他,而是用一种自贬的方式,结束了他的挑衅。

        这么年轻的人,就能有这种城府,实在是令人惊奇。

        “李主任,什么时候开始工作?”刘永利问道。

        李毅道:“下午,我们去南方省政府会议室,跟省里企改小组的同志们见个面,就可以开始商讨方案。会议时间定在下午三点,同志们远来辛苦了,都去休息一下吧,中午就在酒店里聚个餐,我请客。”

        张建才带人出去。

        李毅点燃一支烟,缓缓吸了两口,然后掏出一个手机来,摁了开机键。

        这是李毅的备用手机之一,也是他留给崔经理的电话。

        一开机,就有无数未接电话和短信息进来。

        李毅不用看也知道,这些全部是那个叫麦祖天的人打来的。

        昨天晚上十点一过,杜鹃市里几家名叫“总餐谋长”的涉黑餐厅,全部被人拆了招牌。

        干这些事的人,身手敏捷,行动迅速,来无影去无踪,谁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

        麦祖天就算再老稳,也会坐不住的。

        南方省不是李毅的地盘,杜鹃市也不归李毅管辖,这里有什么人,在做些什么事情,李毅并不想插手。

        每个领导都有自己的行政纲领,也有自己的治理方案。李毅虽然很想靖宁国内治安,但他现在的身份,只是江州的副书记,中央企改办的主任,地方上的事务,还轮不到他来插手。

        一个到处伸手捞过界的官员,并不受人欢迎。

        但总餐谋长这四个字,却的确犯到了李家的大忌讳,李毅既然碰见了,就不能不管。

        手机开了不到三十秒,电话就响了起来。

        李毅任由电话响了一阵,这才接听。

        “朋友,你是谁?”里面传来一个破锣嗓子的声音。

        李毅淡淡地道:“你还不配问。”

        “是你留了这个号码,叫我找你!”

        “我说的是昨天晚上十点之前!你失约了。”

        “那姓崔的过了十点才告诉我。朋友,你我往日无仇,近日无怨,见面未必相识,你为什么砸了我的招牌?”

        “你是卖祖田?”李毅想到这个名字就忍不住想发笑。

        “不错,我就是麦祖天。你既然知道我的大名,还敢砸我的招牌,可见你胆量不小啊!”

        “胆量?我看你胆量才不小!”李毅沉声说道。

        “为什么砸我的招牌,朋友,划个道儿吧!”

        “我昨天问你的两个问题,你找到答案了没有?”

        “什么问题?”

        “总参谋长的问题!”

        “这个,跟我没关系啊!总参谋长,那是军队里的高级将领,我一个做小本生意的,跟人家不熟。”

        李毅冷笑道:“哟,你还想跟人家熟呢?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是什么德性!你知道现任总参谋长是什么人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我打听了许久,奈何我认识的人吧,他们都是些平民百姓,要么就是贩夫走卒,他们都不认识军中的高级将领。”

        “嘿嘿,我还以为,你会说是你卖祖田呢!”李毅道:“不知道,那就再去打听打听!”

        “喂,朋友,敢不敢见个面?”

        “怎么?”

        “招牌的事情,我得找你讨个公道!”

        “公道?你是做什么的,不必我多说吧?说出来,把你十八代祖宗都从地底下羞起来掐你脖子!”

        “哼,我也不是吃素的。招牌能值几个钱,你砸了,我再叫人给立上!”

        “你可以试试看。”李毅淡淡地说道:“我从来不威胁人。”

        麦祖天感觉到电话对面的这个人很难对付,不是一般的人啊!

        “那你想怎么着?”麦祖天强忍下心中的怒怨,说道。

        李毅道:“简单,换招牌可以,但要把名字给我改了!总参,不是你这群混混可以拿来开玩笑的!昨天晚上,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果你死不悔改,等待你的将是什么,不用我说,你自己去猜吧!”

        麦祖天道:“我若不信这个邪呢?”

        “你可以试试。”李毅的语气还是淡淡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麦祖田并不是没有打听出来总参谋长姓甚名谁,只不过,他想套套李毅的来路罢了。

        一张纸上就写着现任总参谋长的将军大名:上将李政宇!

        李政宇跟这个神秘的人物是什么关系?

        李毅没说,麦祖田也就不可能知道。

        如果他要是知道了,多半能吓趴在地上!

        他更加不可能知道,李老爷子曾经也当过总参谋长!

        几个小弟见麦祖天发愣,便问道:“麦爷,那招牌还挂不挂了?”

        麦祖田长叹了一声,皱着眉头说道:“挂!去请那位风水老先生来,请他另外给我们取个名字吧!”

        李毅打完这通电话,就把手机卡抽出来,扳烂,扔进了垃圾桶里。

        下午三点钟,李毅率领中央企改办一行人,来到南方省政府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