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二章 砸招牌,刺儿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二章 砸招牌,刺儿头

    作品:《官路弯弯

        崔经理也大吃一惊,松开了领班,两个人跑到窗口向外面张望,忽然眼前一暗,一个巨大的东西从楼下掉下来,哗的一声,从窗户外面掉落下去。www.00ksw.org

        “是招牌!”领班失声尖叫,指着外面那个庞然大物。

        崔经理目瞪口呆,他也知道那就是“总餐谋长”的招牌!

        酒店一共有三块招牌,最小的是挂在门口的小招牌。

        一块是竖在楼面一侧的长方体灯箱,可能就是第一声巨响。

        而刚才这块掉下去的招牌,是立在楼顶的巨大招牌,这块招牌在杜鹃市里那都是有名的,比诸多户外广告牌还要硕大!

        这块硕大的广告牌,从楼顶掉落下来,碰到护窗,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几秒钟后,在崔经理和领班的惊叫声中,那块招牌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轰然巨响。

        几条街的人都听到了这声响动,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情,纷纷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观看。

        崔经理和领班将头探出窗外,失神的看着这一幕。

        还好这个时候人少,门外也没有停几辆车子,两个大招牌都砸在了空地上,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也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

        崔经理的第一方法是刮台风了!招牌受不住风力掉下去了!

        领班也是这般想法,说道:“没有风啊!这招牌不会这么不牢固吧?这才做好多久啊?花的可是最贵的钱,请的是杜鹃城里最好的商人,用的也是最好的料!”

        崔经理的脸色忽然之间变得一片惨白。

        他记起那个跩跩的客人对他说的那些话。

        “崔经理,你怎么了?”领班见崔经理脸色不好,摇了摇他。

        几个服务员和保安相继出现在门口,将门擂得震天价响。

        领班跑过去打开门,那些人便七嘴八舌的向崔经理和领班报告刚才发生的惊险一幕。

        领班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说不清楚,因为招牌掉下来的时候,他们都在店里面,也不敢跑出去观看。

        领班指着楼顶,说道:“傻啊!快到上面去看看啊,是不是有人在上面搞破坏!”

        众人这才连声答应,有几个男雇员便往楼上跑,不一会就下来报告:“崔经理,上面什么都没有,没有什么异常。也没有人。”

        崔经理道:“什么都没有?那这两块招牌是怎么掉下去的?黄叶无风自落啊?”

        众人都没有想到,俗不可耐的崔经理,居然还会“诗”呢!

        领班低声道:“崔经理,这事情太邪门了,我们还是尽早离开这里吧!我总感觉后颈凉飕飕的呢!”

        崔经理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以为出鬼了啊?不会,也不可能!是人在搞鬼!”

        领班道:“人?什么人啊?敢跟我们麦帮做对?”

        崔经理冷哼一声,说道:“就是晚餐时那个很高很帅气的男人!一定是他!”

        领班道:“他会巫术吗?不然怎么把我们的招牌给拆了?”

        这也正是崔经理费解和害怕的地方,连对方使的什么手段都不清楚,连对方的人影都没有看到,自己的招牌就给人拆了!

        这得是什么样的能耐?

        崔经理这才想到李毅曾经对他说过的那番话,立刻头冒冷汗。

        这个帅哥说的话,可不是开开玩笑这么简单哪!

        崔经理的双手在身上掏摸,把各个口袋都给摸遍了,也没有找到李毅留给他的那个电话号码。

        “完了!”崔经理大叫一声,走到办公桌前,给老大麦祖天打去电话。

        电话是麦祖天的小弟接的,听出是崔经理的声音,询问他有什么事情,然后才将电话递给麦祖天,说道:“麦爷,总餐谋长中心店崔经理打来电话,说有好紧事情汇报。”

        麦祖天正发桑拿按摩,两个胸大臀圆的小姐跪在他身侧,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双双服侍他。

        麦祖天没有应声。

        “麦爷……”

        “吵什么吵,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来烦我!养你们这帮人干什么吃的?”

        “麦爷,说是有人把招牌给拆了。”

        “什么?”

        麦祖天从水床上坐了起来,露出满是纹身的健壮肌肉,他一脚踢开身前跪着的那个小姐,伸出手去。

        小弟将手机恭敬的放在麦祖天的手里,然后小心的退后几步。

        “怎么回事?”麦祖天朝手机里大吼一声。

        崔经理的耳朵被震得发麻,他将手机移离耳边,用食指掏了掏耳朵,然后赶紧移近手机,说道:“麦爷,今天晚餐时,有一个凯子,带了一个马子,到咱饭店里来吃饭,要了最大的包厢,点了最贵的红酒……”

        麦祖天骂道:“你娘希匹的,你还打算写一部连续剧呢?”

        崔经理道:“他当时问了我两个问题,我回答不上来。”

        麦祖天道:“什么鬼问题?”

        崔经理道:“他问我总参谋长是什么职务,现任总参谋长是哪个人。”

        麦祖天皱眉道:“这叫什么问题啊?你一个大老爷们,你不啰嗦不会说话啊?”

        崔经理道:“麦爷,他当时就是这么问的啊,我回答不上来,他就叫我来问问你,还说,如果你今天晚上十点钟之前不给他回个电话,说明这个事情,他就要砸了我们的招牌。”

        “海龙王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啊!”麦祖天脸上的横肉一抖一抖的。

        这家伙长得就是一个江湖人,让人一看,心里就会发毛,会瘆得慌!

        “就是啊,我哪里理会他这种疯言疯语啊?”崔经理连忙顺着麦祖天的话说道:“我当时就跟他动手了,对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先打他一顿再说!”

        麦祖天道:“杀了都不过分!再拆我的招牌?哼哼,这人还没有出生呢!”随即想到,自己的招牌已经被人拆了!

        “你刚才说什么?你们那边的招牌已经被人拆了?人抓到没有?”

        “麦爷,这事情好怪,别说人了,连鬼影都没看到一个啊!”

        “你们这群饭桶!”麦祖天暴发雷霆之怒,右手用力甩动,吓得那个小弟又后退了两步。

        这个小弟跟随麦祖天日久,已经知道麦祖天的习惯了,只要是发火之时,就会挥舞胳膊,而且又力大无穷,常常殃及池鱼。因此,他一把电话放进麦祖天的手里就赶紧后退了。

        “麦爷,我肯定是那小子做的!只有他撂下了这样的狠话!”崔经理说道。

        “找到他!灭了他!”麦祖天冷冷的说道!

        忽然,他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他刚才说他问了两个问题?还叫我来回答?”

        “是啊,麦爷,一个是总参谋长是什么职务?另一个是现任总参谋长是谁。”

        “总参谋长是什么职务?现任总参谋长是谁?”麦祖天重复了一遍。

        崔经理道:“麦爷,我也不知道啊。”

        麦祖天道:“他留了电话?”

        崔经理额头的汗水啪嗒啪嗒直往下掉了,他抬手抹了一抹,说道:“是,他是留了电话,但我把那纸条给弄丢了。我当时以为那小子只不过是吹牛皮,说着玩的呢!”

        麦祖天道:“找啊!给我找出来!”

        “是,麦爷,我这就派兄弟去找,就算挖地三尺,也一定把那小子找出来。”

        “找那张纸!找他留的电话号码!你个猪头!”麦祖天大骂了几句,然后就挂了电话,摸着青光的头皮,自言自语地道:“总参谋长?这人为什么问这两个问题呢?”

        麦祖天招了招手,几个小弟一齐上前。

        “现任总参谋长是谁啊?”麦祖天问。

        “当然是麦爷您啊!”小弟们一齐回答。

        “放屁!我问的是总参谋长!”麦祖天怒吼。

        “麦爷,您不就是总餐谋长嘛?”小弟们还是一起回答。

        “一群不学无术的家伙!”麦祖天指着他们,然后抡起手掌,给他们每个头上来了一巴掌。那几个小弟连躲闪都不敢,任由麦祖天打他们的头。

        “滚啊,马上给我去查,查清楚!总参谋长是谁?还有,把当初给我们起名字的那个家伙给我找来!”麦祖天发号施令。

        多年的江湖生涯,让他有一种危险临近的危机感。

        他必须小心对待了!

        却说那个崔经理,吩咐全部手下去找那张写有李毅电话号码的字条。

        餐厅里顿时乱成一锅粥,所有的服务员和保安,连厨房里的师傅都出动了,把上上下下折腾了个遍,才在一个垃圾桶里面,从两块肥肉和一堆口水中间找到了那张纸。

        崔经理捧着那张脏兮兮的纸,如获至宝,说道:“还好,电话号码还看得见!”赶紧把这串号码告诉了麦祖天。

        麦祖天给按照号码打过去,对方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无法联系。

        看来,过了晚上十点,对方就不给自己机会了!

        当初给他起餐厅名字的风水师被小弟们从床上拉起来,请到了麦祖天的面前。

        风水师是个七旬老者,花白的头发,长长的胡须,让人一看就知道此人有些仙风道骨,对他说出来的话,先就信了三分。

        风水师面对暴怒的麦祖天,还是从容就坐,抚须微笑。

        “老先生,当初我可是给你下了大礼,请你给我取个好名字!你又是占卜,又是算卦,弄了半天,给了我这么四个字。你可知道,你把我害苦了!”麦祖天对这个老人似乎很是尊敬,并没有吼三吼四。

        老人道:“麦先生,这四个人如何?你生意不好吗?”

        “生意是好啊,好得出奇!”麦祖天不得有承让。

        老人道:“那你为什么半夜把我拉到这里来受审?”

        “老先生,有人对这四个字不服啊!拆了我的招牌!”麦祖天说道。

        “麦先生,当初你跟我说,你要开餐厅,叫我给你取一个招财运的名字,我耗尽了心血,这才帮你取了这四个字,有什么不妥当了?财运不是滚滚而来吗?”老人侃侃而谈。

        “可是,有人拆了我的招牌!”麦祖天皱起眉头,沉声说道。

        “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吧?”老人淡定的说。

        “老先生,可有破解之法?”麦祖天问。

        “人是你们惹下来的,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啊!”老人莫测高深的说了这么一句。

        麦祖天挥了挥手,吩咐小弟们送他回去。

        一个小弟问道:“麦爷,不杀他吗?”

        麦祖天一巴掌把那个小弟打翻在地,骂了一句:“蠢货!”

        ……

        第二天,中央企改办的副主任刘永利,就带着他挑选出来的五个同志,来到了南方省。

        李毅只跟刘永利通过一次电话,但在心里对这个人有了一个大致的勾勒。这也是李毅养成的习惯,与人通话时,不管是熟人还是陌生人,他都会在脑海里幻想电话对面的人在做什么,又在想什么。如果是陌生人,他就会根据对方说话的口吻和语气进行勾勒,描绘出这个人的模样来,见面之后,再进行印证。

        这其实就是一种观察人物和揣摩人物的方法。通过这种锻炼,李毅现在看人识人的本领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见到这个刘永利,李毅便微微一笑,因为他跟自己勾勒的那个人,并没有太大的出入。

        刘永利中等个子,面白无须,身体微胖,双眼有些浮肿,眼泡很大,跟大部分的机关干部差不多。

        刘永利选出来的五个人,是三男两女,年纪都在三、四十岁左右。

        李毅听完刘永利对这五个同志的介绍之后,对刘永利的能力多了一层肯定,单从这些人员的配置上来看,刘永利选出来的都是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的骨干人员。由此可见,刘永利也知道这次任务的艰巨和重要。

        同志们对李毅这个新主任十分热情,一一跟李毅握手,各自说了几句奉承的话。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同志,低声咕哝了一句:“这么一个毛头小伙子?就当主任了?他懂什么啊?”

        刘永利脸色一变,当场就要发作。

        李毅却只是微微一笑,抢在刘永利之前说道:“孟超同志说得对,我是个年轻人,又是个新人,诸位都是我的前辈,请诸位在今后的工作中,多多教导我,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