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一章 整出好大的动静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一章 整出好大的动静

    作品:《官路弯弯

        于印东说道:“李主任,省里成立了钢企改革领导小组,我们几个都是成员,另外还有商务部、宣传部、计委、省经信委、省财政厅、省人社厅等部门派来的同志。www.00ksw.org”

        李毅道:“嗯,等明天中央企改办的同志下来后,我们大家碰个面,开个会,商谈具体改组事宜。”

        于印东道:“李主任,省里的意思,是让您当这个钢企改革领导小组的组长。”

        李毅笑道:“那可不行,南方省里多的是经验丰富的老前辈,这个组长,应该由他们来担当,我在旁边出谋划策便行了。”

        于印东等人就是来见个面,混个脸熟,具体的工作也不可能现在就展开,几个人聊了聊天,就起身告辞了。

        李毅送走于印东三人,回转身来,给大伯李政宇打去电话。

        李政宇接到李毅的电话,笑道:“小毅,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李毅道:“大伯,有这么一件事情,说来给您听听。”

        李政宇道:“哦?我听说你在南方省啊,有什么奇遇不成?”

        李毅笑道:“大伯,说起来真是一桩奇遇,今天晚上,我和朋友去吃饭,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李政宇道:“什么怪事,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啊?”

        李毅道:“我看到了总餐谋长!”

        李政宇道:“胡说八道!分明就是寻大伯我开心嘛!”

        李毅笑道:“不是那个参,而是吃饭的那个餐!总餐谋长,呵呵,山寨版的!”

        李政宇沉声道:“总餐谋长?哈哈哈哈!有意思!那管的可是天下餐食?那官可比总参谋长还大上不少啊!就算是总参谋长,也管不到当兵以外的人啊!”

        李毅道:“可不是嘛,我觉得这事情有些胡闹啊!我实在看不过眼,就把那里闹了一场,还想把那块招牌给摘了!”

        李政宇重重的嗯了一声,说道:“嘿嘿,总餐谋长,这不乱弹琴嘛!拿军队官衔开玩笑呢?”

        李毅道:“若是别的倒也罢了,但这个称号,跟我李家关系非浅啊,大伯,反正我是看不过眼。更为严重的是,这家餐馆,是一帮混混流氓开的!跟黑店的性质相差无几!”

        李政宇冷哼了一声:“这样的餐馆也能存在?”

        李毅道:“大伯,我想把他的招牌给摘了!”

        李政宇沉声说道:“不需要你去摘,这个事情,我来安排吧!”

        李毅道:“我给餐馆老板的期限是晚上十点,十点一过,如果他还是不识抬举,那就可以给他们一点教训了。”

        李政宇重重的嗯了一声,显然,他也被气到了。

        李毅挂断电话,摸着下巴,心想到时候要不要去看看这场好戏呢?

        看看时间还早,李毅寻思一会,还是拨打了左晓霞的电话。但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这让李毅多少有些惊讶,莫非左晓霞已经不在南方省工作了?

        但是,就算她不在这里工作了,就算她调到别的地方去工作,这电话既然能打通,就证明还是她在用吧?为什么不接电话呢?睡觉了?

        李毅跟左晓霞的上一次见面,还是在春节结婚期间,左晓霞来给李毅恭贺新喜,当时李毅实在是太忙,忙得没顾得上跟她说上几句话。

        现在来到南方省,李毅想跟她联系,结果却联系不上了。

        李毅忽然间就有些落寞,人生在世,总会有几个红颜知己,但自从结婚之后,这些红颜知己一个个都离自己远去了。

        这让李毅心生疑问,莫非男女之间,真的不存在纯粹的友谊?

        唉!李毅轻轻一叹,躺倒在沙发上,回想起自己这两世的生活。

        前世的李毅,是个风流潇洒的男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谓是情场老手。

        这一世,结识的美女那是一个接一个,跟她们的关系也都是若即若离,但真正有进展的却只有区区几个,还不停的产生各种纷争!

        头痛啊!

        李毅甩了甩头,把这些儿女私情甩过一边。

        手机响起,这次却是吴忠维打过来的,说黎静已经找过他,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李毅道:“吴律师,有空没有?出来喝一杯吧!”

        吴忠维笑道:“我们升斗小民,什么都没有,最多的就是时间啊。”

        李毅呵呵一笑,跟他约好见面的地点。

        两个人是老同学,以前在学校时,虽然没有过多的来往,但此时见面,却是陪感亲切。

        李毅问吴忠维去哪里喝酒。

        吴忠维说:“去酒楼也没意思,我知道一个去处,那里适合喝酒散心,但不知道你李大书记习不习惯?”

        李毅道:“夜宵摊?大排档?”

        两个人相视大笑。

        买了一堆烧烤,再来几瓶啤酒,不用杯子,一人手中拿一瓶,碰一下,便对着瓶口吹。

        吴忠维笑道:“李毅,记得还是在学校读书时,我们这样坐在一起吃喝过。岁月荏苒,匆匆就是几年时光啊!几年之前,谁能想到,你今天居然能当这么大的官!”

        李毅道:“几年之前,谁又能想到,你会当一个伶牙俐齿的律师?”

        吴忠维道:“李毅,黎静她爸爸的事情还是有些难办啊,你打算怎么插手?”

        李毅夹了一块烤茄子肉放进嘴里,慢慢咀嚼完毕,这才缓缓说道:“法院的管理体系相对独立,地方政府对他的约束能力有限,这也是造成他们嚣张霸道的原因之一。”

        吴忠维说道:“是啊,临管的缺失,让法院的官员都成了手握重权的大老爷。很多普通的凶杀案,层层拖拉下来,没有四五年基本上结不了案!我们当律师的,为了一桩案子,往往一跟就是数年。苦主们怪我们不得力,怪我们收费贵,他们哪里知道我们的苦处?”

        李毅笑道:“你们律师在当代的国内,算是高收入职业了,你就不要在我面前倒苦水了。”

        吴忠维道:“李毅,谁都可以说这个话,唯独你不行啊。你是什么人?你是当官的!是社会资源的掌控者!我们这些普通民众,哪里敢跟你相提并论啊?你说这种话,分明就是在寒碜我嘛!”

        李毅摆手道:“我们官员的真正工资,其实并不高,但各种福利和公共资源的免费使用,这才让官员成了高收入的一群。”

        吴忠维道:“你就别说了,你们当官的还要哭穷的话,这社会上大半的人都无法活了。就算是工资,你们的水平也是上等的!其它福利,灰色收入,那就更不用提了!就拿黎静家里这个案子来说吧,那个工头若不是给法院某些人送了礼,这案子能这么判?我是当律师的,这方面的事情见得多。”

        李毅道:“你别五十步笑百步,你们当律师的,还不是只要有钱,就什么官司都接?”

        吴忠维道:“那可不同,我们是律师,不管是什么案子,只要他找上门来,我们就只能接啊。这就好比卖东西的人,不管进来的杀人犯,还是毒贩,他也得卖给他吧?这跟个人节操和思想倾向没有关系。”

        李毅道:“你这张嘴,可真是会说了,我不是你的对手了!”

        吴忠维道:“凶手杀人的凶器,那也是有人卖给他的啊!这么说起来,这些人的罪过岂不是比我们律师更大?再有一条,李毅,我们律师,不管是为谁辩护,讲究的都是法,依据的也是法,再牛逼的律师,也不可能凌驾于律法之上,这一点,你得承认吧?我们只是忠于自己的职业道德,忠诚于法律,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自己的代理人辩护,而真正判断权力,不在我们手里,而在法官手里。一切还得由法官来宣判。”

        李毅拱了拱手,呵呵笑道:“甘拜下风,在这方面,你是专家,我不是你的对手啊!”话锋一转,说道:“黎静之事,我会留意的,法院院长官虽然大,但总有管他的人嘛!”

        吴忠维道:“李毅,你怎么对这个黎静这么上心?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李毅摇头道:“这怎么可能?我今天才认识她!追她的那个男生,就是中院院长的儿子冯杰,你猜这家伙开的是什么车子?法拉利跑车!啧啧,还在学校里招摇过市,飙车,连续几次撞到了学生,上次把一个女学生撞成了残疾,这一次又撞倒了两个男生,虽然都没有出人命,但这样的学生,毫无思想道德可言啊,我真以做他的学长为耻!”

        吴忠维皱眉道:“若是换成普通人,学校多半早就开除了。我还记得,我们那一届,有一个学生,因为家里穷,抢了人家十块钱,结果被人抓住扭送到了公安局,学校出面把他保出来后,就把他给开除了。飙车撞人至残,未必连抢十块钱的罪都比不上吗?一个是穷疯了被逼无奈,一个是故意显摆嚣张狂妄!在我看来,后者的罪过,比前者严重多了。”

        李毅道:“在学校看来,一个是思想品德有问题,一个是无心之失。”

        吴忠维道:“狡辩!在校园里飙车撞人,这还是无心之失?就算是在社会上,撞了人也要受到惩罚吧?难道是学生就可以逃脱罪责了?还屡教不改呢!李毅,这就是你们官员的特权在作怪!”

        李毅看着一脸正气雄辩的老同学,心里暗自赞许,这个吴忠维,虽然当了律师,但正义之心尚存啊!

        律法的公正,需要法官们的公正判决,也需要这些律法们的正义执言。

        这个社会上,多一个有良心的律师,说不定就会少几起冤假错案。

        “忠维,我已向钱校长建议,把冯杰开除。”李毅拍拍吴忠维的肩膀,笑道。

        吴忠维一愣,说道:“李毅,你刚才是存心试我来着?哈哈,不管了。钱校长能答应你,把他开除吗?”

        李毅道:“钱校长已经答应了。冯杰马上就要毕业,但这个毕业证,他是领不到了。这样的人,思想就不合格,没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学弟。”

        吴忠维哈哈大笑,举起酒瓶,说道:“来,我敬你一杯,李毅,看来,你是个好官啊!”

        李毅道:“你也是个好律师啊!黎静的事情,还要靠你这个律师大展才华和本事,推翻中院的判决呢!你要是把这个官司打赢了,你就名扬天下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把一瓶碑酒给喝干了。

        回到酒店,李毅冲了个凉,带着几分醉意,倒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个好觉。

        时针指向晚上十点,杜鹃市的夜色渐浓。

        这个时间段,酒楼的生意已经冷清,小酒楼大都已经打烊。

        总餐谋长是省城最大的酒店,此时也只有几桌晚来的客人还在大厅里吃饭。

        崔经理坐在自己宽大舒适的经理椅上,跟店里的领班在**。

        领班分开双腿,跨坐在崔经理的大腿上,丰硕的臀部不停的扭动,摩擦崔经理的敏感部位。

        崔经理的双手不老实的伸进领班的制服里,从腰肢开始抚摸,渐渐的摸上了她的后背,停留在胸罩的排扣处。

        “崔经理,你说过要给我涨两百块钱工资的啊,什么时候才实现你的诺言呢?”领班像条发春的母猫,声音嗲嗲的,身子不停的扭动,不让崔经理得手。

        崔经理双手用力一扳,将她高耸的双峰挤压在自己的胸口,邪恶的笑道:“这个嘛,只要你让我开心了,我就升涨你的工资!”

        领班还是矫情的扭动身子,想摆脱崔经理的双手,不让他这么轻易的得逞。

        崔经理的双手从后面移到前面来,直接从罩子里面伸进去。

        “咯咯!痒!”

        崔经理正在兴奋之时,外面猛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像是什么重量级的东西从半空中掉落地面,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怎么回事?”领班吓了一跳,本能的跳起身来,往窗口外面张望。

        “撞车了吧!”崔经理伸手去拉她:“宝贝,管它呢,就算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呢。”

        “崔经理,不像是撞车呢!”领班说道。

        “哗啦啦!呯!啪!”外面再次传来一阵响声,这次比刚才的动静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