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章 犯了李家的大忌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章 犯了李家的大忌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没想到,自己抖露身份之后,这帮人居然还敢真的动手,如此看来,这个鸟经理所言非虚,这些人只怕真是混混出身,而且,这餐馆也只是他们的产业之一。www.00ksw.org至于这帮家伙到底有没有洗白上岸,谁又知道呢?

        眼见几个保安扑过来,李毅没有时间多思考,拉着金铭往身后一藏,随手抓起桌上那个红酒瓶,照准跑得最快的那个保安,往他颈部用力一砸,那家伙闷哼一声,就软倒在地上。

        经理看得一呆,说道:“原来是个会家子,难怪这么嚣张!”

        一个保安见李毅是个硬茬子,便丢下李毅,去打金铭。

        金铭尖叫一声,抓起桌上的一只碟子,飞向那个保安,正中那家伙的面门,汤汤水水洒了他满头满脸,他捂住眼睛,痛苦的弯下了身子。

        李毅速战速决,抡起酒瓶当武器,往一个保安的头上砸过去,哗的一声,那酒瓶碎裂开来。

        李毅手持半截酒瓶,一脚踢开最后一个保安,两步窜到正要逃走的经理身边,将尖锐的酒瓶对准经理的喉咙,沉声说道:“小子,你再敢胡来,我就放你的血!”

        经理吓得浑身发抖,连连抱拳求饶:“好汉,饶命啊,我不知道你是道上的兄弟,是我有眼无珠,对不起,对不起啊!”

        李毅冷冷地道:“我刚才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经理忙不迭的点头:“记住了,记住了。”

        李毅道:“记得转告你家老板!我说的可不是玩笑话!”

        那个被李毅踢了一脚本的保安,又扑了过来,想来一出救主的英雄戏码。

        李毅躲开他劈过来的一拳,身子向前一步,运用肩膀之力,撞在他的胸口,用力一推,那家伙就站立不稳,往后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李毅将手中的酒瓶狠狠往地上一掼,冷笑道:“就这点本事,也敢开黑店!丢人!”

        玻璃爆裂缝的响声,把几个保安都给镇住了,一时之间没有人再敢向前。

        李毅淡淡地道:“今天之事,我就不报警了!我先等你们老板的回话!”

        拉着金铭的手,往楼下走去。

        几个保安围到经理身边,问道:“要不要追?”

        经理摆了摆手,说道:“人家手下留情了!你们没看到吗?追什么追?你们几个饭桶,一起上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

        “崔经理,要不要通知麦老板啊?有人砸了我们的场子啊!”

        “是啊,得请麦老板替我们出这口恶气啊!”

        “要不我们就召集兄弟,把那人给干了!”

        经理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吼道:“造反吗?这里我来做主!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快把这里收拾干净了。今天之事,谁都不许声张,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们地头出了这么大丑,你还想让麦老板来骂我们不成?带脑子想点事情情好不好?”

        “是是是,崔经理,我们都听您的。”

        崔经理走到窗口,看到李毅和金铭坐上车子离开了。他留意那辆车子的车牌号码,并不是什么牛逼的号牌,也不是政府的号牌,不由得犯起了沉思,心想这是谁呢?这么大胆子,居然敢跑到麦老板的地盘来撒野,还敢动手打人!

        展开李毅留的那个电话号码,崔经理考虑要不要向麦祖天汇报。

        麦祖天是南方省新近崛起的一个江湖老大,治下极严。现在的江湖老大们,也都学精明了,不再干那些杀人放火的违法事情,而是学会了拉关系做生意,只要有了各方面的人脉,再加一点狠毒手段,做生意远比杀人抢劫来钱得快!还不用担惊受怕。

        崔经理只是麦祖天手下的一个三流伙计,连个堂口的堂主都算不上,连算不上是麦祖天的拜把子兄弟了。

        今天管理的地盘出了这档子事情,麦祖天追究起来,那也是个麻烦事情呢!最起码自己在麦老大心目中的地位就要大打折扣,今后还能不能管理这家餐馆,就成了大问题!

        思索再三,崔经理还是决定不上报。

        食客喝醉了,打架之事常有发生,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李毅是坐金铭的车来的,开车的也是金铭。

        金铭好奇的问道:“李主任,你为什么对总餐谋长这四个字如此计较啊?”

        李毅嘿嘿一笑:“这四个字可不简单。”

        金铭道:“我知道,真正的总参谋长,那是部队的高级领导,但他们做生意的,取这么一个谐音,也只是为了招俫生意,图个响亮罢了,不会也犯法吧?”

        李毅道:“犯不犯法我不知道,但这四个字却犯了我李家的大忌——金铭,这事情你就不必管了,你回去向袁总问个好吧,告诉他,安心工作,服从安排就行了。”

        金铭道:“李主任,你工作很忙吗?”

        李毅道:“现在还好,明天开始,可就真忙上了!”

        金铭道:“那我请你跳舞吧!就今天晚上。”

        李毅笑道:“跳舞?不感兴趣,不去了。我在杜鹃市还有几个朋友,想去会会呢!”

        金铭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多求,把李毅送到香江大酒店,便告辞离开了。

        李毅走进酒店大堂,记起这里的保安队长肖剑飞来,心想不知道他还在不在这里工作?便向门口的保安招了招手。

        那个保安走过来,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李毅问道:“你们保安部,是不是有个叫肖剑飞的队长?”

        保安道:“肖队长啊?他去年就离开了,不在这里做了。”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那就不清楚了。”保安说道:“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他也没有回来看过我们。”

        李毅点点头:“谢谢。”

        保安问道:“先生,您是肖队长的朋友吗?”

        李毅道:“是啊,许久不见了,没想到物是人非啊!”

        回到房间,李毅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就听到酒店房间里的电话响。

        李毅起身接听,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请问是李主任吗?”

        李毅一听,心想对方多半是政府中人,便道:“我是李毅。”

        “李主任,您好,我是南方省企改办的于印东,前来拜访您,我就在酒店大堂呢,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呵呵,是于印东同志啊,快请上来吧。”李毅笑道。

        于印东是南方省企改办的主任,他理应前来向李毅报到的,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于印东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同来的还有两个副主任。

        三人进了李毅的房间,笑着给李毅弯了弯腰,当是行礼。

        李毅笑道:“大家不必拘谨,都进来坐吧。于主任,这两位同志是?”请他们进来,在沙发上坐下来。

        于印东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四十多岁,标准的机关干部形象,他闻言又站了起来,指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说道:“李主任,这位是省企改办的副主任许志宏。”又指着另外一个留着短须的男子说道:“这位是副主任郑建中。”

        李毅跟他们重新握手,算是正式认识了。

        四人复归落座,李毅掏出烟来,每个人散了一支,于印东等人都是欠着身子,伸出双手接过烟去。

        “李主任,原本想请您吃个晚饭的,但我们赶过来时,正好看到您离开,就只好在这里等您回来了。”于印东说道。

        李毅心想,自己跟金铭离开时,他们看到了?便道:“哦,我跟一个朋友约好了出去吃饭。我以前在杜鹃市工作过,在这边认识的人颇多,朋友之间几年不见了,难免碰个头吃个饭。”

        于印东笑道:“李主任以前在本市工作过?不知道是在哪个衙门?”

        李毅道:“水督办。”

        于印东哎呀一声,笑道:“我要是早几年进企改办工作,还能跟李主任当邻居呢!”

        李毅道:“哦?企改办跟水督办是邻居了?”

        于印东笑道:“可不是嘛!这几年,省政府进行过一次大修,期间进行过部门调整,现在我们企改办,正好跟水督办是邻居呢!”

        李毅微微一笑:“很久没回去看看了,不知道人事变化大不大啊!”

        于印东道:“变化有蛮大,听说几年前的老同志们,个个都高升了。去年的大洪水,水督办那可是人人立功啊!都得到了高升。”

        李毅知道南方省的人事变化挺大,但省委常委里面,有几位却没有变化。

        其中,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欧阳吉就还留在任上。

        据李毅所知,在上次的人事大动时,欧阳吉本来有机会升任省委副书记,温玉溪离开南方省时,向中央极力推荐了他,但后来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欧阳吉的升迁泡了汤,中央打算另委重任,但又迟迟不见动静。

        由欧阳吉,李毅自然想到了以前的同事欧阳谨萱。

        那个可爱的女孩,那个追在自己后面骂自己色狼的女孩,现在过得可否安好?

        想到日间在南大碰到的冯杰一事,李毅心中一动,何不去拜访一下欧阳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