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六章 打埋伏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六章 打埋伏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把吴忠维服务的律师事务所的地址和电话留给黎静。www.00ksw.org

        黎静问李毅的联系电话,李毅笑着摆摆手,说道:“你不必联系我。这个事情我会在意的。”

        分手后,李毅回到王晓月家里。

        王晓月道:“李大哥,你怎么去那么久啊?害得我等了好半天呢!”

        李毅笑道:“我也不知道,原来这卫生巾里也大有学问啊!呵呵,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王晓月接过李毅手中的塑料袋,急忙急火的进了洗手间。

        王家长辈都不在家,李毅也不便久留,待王晓月出来后,便欲起身告辞。

        王晓月惆怅的道:“李大哥,你这就要走啊。我们分开这么久,才刚见面呢!”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来日方长嘛!我在南方省会待上一些日子,一得空,我就来看望你们。”

        王晓月恋恋不舍,嘟着嘴巴,极不情愿的送李毅离开,临行一再叮嘱李毅,要他常来看她。

        李毅来到校长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钱宁那熟悉的声音:“进来!”

        李毅推门进去,看到钱宁坐在办公椅子上,正在看书,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模样跟几年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两鬓的白发更多了,看上去就跟罩了一层灰白的霜。

        “钱校长,您好。”李毅恭敬的弯了弯腰。

        钱宁先是打眼看了一下李毅,然后怔忡住了,随即发出一声哈哈大笑:“这不是李毅嘛!什么风把你吹回来了?”

        李毅道:“钱校长,我是专诚前来看望您的。”

        钱宁起身从办公桌后转出来,呵呵一笑,伸出手来,说道:“我听说了,你现在可是江州的书记啰!这官当得比我还大!不得了了啊,照这样当下去,不用多久,就能进中.南.海了!”

        李毅紧紧握住钱宁的手,笑道:“钱校长说笑了,我就算是当到联合国去,那也还是您的学生,还得聆听您的教诲。”

        钱宁呵呵一笑,请李毅坐下来,说道:“这次回南方省,是探亲呢还是公干?”

        李毅道:“实不相瞒,我现在兼任国家企改办的主任一职,这次是随江首长下来公干的。江首长回京了,我还要在这里留一段时间。”

        钱宁道:“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个糟老头子啊!记得你们初入学时,我在开学典礼上,就说过这么一句话:今天,你们以南大为荣;明天,南大以你们为荣!你们这一届学生,你是最有出息的一个,这也是咱们南大的光荣啊。”

        李毅得到老校长如此高的赞誉,心里也自高兴,两个人互相聊了一些别后情由。

        李毅说道:“钱校长,我刚才在校园里看到了这么一幕……”把冯杰在校园里开快车撞人的事情说了。

        钱宁取下老花眼镜,揉了揉双眼,叹气道:“又是这个冯杰!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李毅道:“怎么?他之前就闹过事?”

        钱宁道:“也是开快车,把一个女同学给撞了,撞成了左腿骨折,结果就赔了点医药费了事!那女学生现在走路都要跛着脚,这辈子的幸福基本上是毁了。唉!”

        李毅沉声道:“这样的学生,您怎么不开除了他?莫非钱校长也畏惧他家里的官权吗?”

        钱宁苦笑道:“李毅,你这话比刀子更伤我的心哪!我们这里是学校,职责就是教育学生,改造他们生活和思想上的陋习,总不能因为这个学生有毛病,就抛弃他吧?这可不是我的教育风格。”

        李毅道:“虽说有教无类,但是,像冯杰这样顽劣、屡教不改的学生,如果继续留在南大,只会给学校带来更大的名誉损失!我觉得这样的学生,就应该开除。依我之见,钱校长还是有着别的顾虑吧?”

        钱宁微微摇头,说道:“李毅,你现也是当高官的人,这里面的弯弯绕,相信你比我更清楚。开除冯杰?这哪有那么容易啊!我这里有一个花名册,专门记录在校的各级领导干部的子女。这些人,我钱宁得罪不起哟!”

        李毅道:“在我眼里,您可不是一个畏惧强权的人啊!”

        钱宁道:“李毅,你太高看我了。我也只是一个快要退休的老校长,只想平平安安的渡过这余下来的几年时光!”

        李毅道:“钱校长,那冯杰几次三番的闯祸,您也不管了吗?”

        钱宁沉吟道:“李毅,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也想过要开除冯杰。但这会给我们学校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啊!”

        李毅淡淡地道:“请钱校长放心,您只管开除冯杰,而且绝对不会给您和学校带来任何负面影响。”

        钱宁看着李毅,笑道:“你要插手?”

        李毅沉着的点点头:“我会跟省委唐书记反应此事。我相信唐书记是一个黑白分明的好书记。有省委唐书记替南大做主,您大可放心了吧?”

        钱宁哈哈笑道:“还是你们年轻人有魄力,有办法,我是老啰,不中用啰!”

        李毅话锋一转,说道:“钱校长,还有一个事情,我想跟您商量一下。这次南方省的几家钢铁企业,将进行合并重组工作,需要组建一支实力强大的科研力量,我想请您牵头,组织省里各大院校的相关尖端人员,加入到这支队伍中来。”

        钱宁道:“钢铁研发?这个需要很专业的人才吧?我们学校材料系和机械系倒是有些人才,但相比较而言,南方工大里面的专家学者会更多,你可以去那边看看。”

        李毅笑道:“我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我只跟您熟啊!所以请烦请您出面,当这个牵头人,同时,为了主便您行事,我会建议,请您担任即将组建的华锋钢铁集团的设计研究院的终身名誉院长。钱校长,南大是南方省最好也是最大的综合性大学,您是南大的校长,在南方省各大名校之中,具有崇高的声望,由您来牵头,最合适不过了。”

        钱宁这才明白,这是学生在有意抬举提携自己呢!当了这个终身名誉院长,一辈子都不会退休啰!

        钱宁呵呵一笑,说道:“你这么看得起我这个老校长,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这个人选,有什么特殊要求没有?”

        李毅压低嗓子说道:“钱校长,您是我最敬重的师长,有些话我可以对您和盘托出,但是请您一定要保密。即将成立的华锋钢铁集团,将承担一项重要的国防科研任务,那就是航母特种钢材的研制工作。”

        钱宁的老脸上闪现出兴奋的神采,说道:“真的?国家准备建航母了?”

        李毅笑道:“您心里明白就行了。人选上,政治素质和技术能力要综合考虑,请您掂量着办吧!我相信您。”

        钱宁还沉浸在李毅说的信息所带来的喜悦当中,连声笑道:“行,我一定办好这件事情。”

        李毅道:“那您忙,我改天再来拜访您。那个冯杰?”

        钱宁挥了挥手,豪气干云的说道:“那个家伙,开除算了!我现在也不怕三不怕四了,大不了,当你说的那个什么名誉院长去!”

        李毅有意整治那个冯杰,但也不想让母校因此树立一个强敌。人在社会上,难免有跟司法机关打交道的时候,南大这么大的学校,更难以避免,如果跟市中中级人民法院的院长闹僵了,那可不是什么妙事。人家随时可能会搞你的名堂!

        从南大离开后,李毅就以汇报工作为由,找南方省委的唐春强同志聊了聊天,无意中提起了自己回母校的这趟“惊魂之旅”,并点出了冯杰的身份,又把黎静说的情况也反应了上去。

        唐春强是省委的一把手,对杜鹃市里的事情,并不会随便插手去管。李毅也没有奢望唐春强听了自己的一面之词,就马上去法办冯杰等人。

        李毅的目的,就是预先打个埋伏,让唐春强知晓这个情况,这样今后就算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不会太过于被动。而冯家人如果敢将事情闹大,势必也会引起唐春强的注意和干预。

        唐春强跟李毅谈了很多工作上的安排。

        南方钢铁企业改革,是一项重大工程,南方省委为此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也调派出最为精干的工作小组,协助中央企改办进行本次改革。

        李毅笑着回答说,这次企改,是南方省内部的事情,我们中央企改办,只不过是起到一个协助作用,主要事项,还是得由南方省的领导同志决断。

        这番话,无论真假,都说到了唐春强的心坎里去了,最起码,李毅表明了一种态度,自己尊重南方省委,敬重唐书记。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中央下来的钦差,就忘乎所以。

        商谈完毕,李毅就起身告辞。

        上了车,李毅刚刚打开手机,就听到铃声大作。

        李毅接听,里面传来一个微带嗔怪的声音:“李主任,你的电话可真难打啊!我足足打了半个小时,这才打通呢!”

        李毅听出声音来了,却故意沉声问道:“请问你是哪位?”

        那边幽幽一叹:“李主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