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五章 帮我买包卫生巾吧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五章 帮我买包卫生巾吧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愕然问道:“什么东西没有了?你还不方便出去买?你不会吸烟吧?”

        王晓月羞急道:“不是啦!就是那个东西啦!李大哥,你这么大的人,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

        李毅笑道:“什么啊?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王晓月又羞又急,说道:“算了,等下我自己去买吧。www.00ksw.org你一个大男人去买这女人用的东西,肯定会不好意思了。”

        李毅恍然大悟,拍拍脑壳,笑道:“卫生巾?是吧?哎呀,在我面前,你还害什么羞呢,直接跟我说不就完了?呵呵,我这就去帮你买,你回来就是找这东西吧?你先在家坐着,别动啊,小心弄脏了衣服,我这就去买。”

        王晓月撒娇的道:“李大哥,你别说了,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李毅见她的脸蛋完全红透了,便哈哈一笑,心想小女生碰到这种事情,当然会又羞又急了。她能叫自己去帮忙买这个东西,已经是鼓起很大的勇气了。

        李毅笑着出来,来到校外。

        校外的小卖部,李毅还是挺熟悉的,虽然有些小小的改变,但几家小型超市还在营业之中。

        说真的,李毅还真是头一回帮女人买这个东西,就连跟郭小玲和林馨在一起时,也没有帮他们买过。

        李毅直接冲进了一家小超市里,找到卫生巾专柜,只见那里站着几个女生,正在选那东西。

        李毅忽然好不尴尬,站在那专柜前,感受女生们的异样目光,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咱们的李大书记,李大主任,几时受过这等窘迫啊?

        呵呵!

        李毅毕竟是李毅,短暂的不好意思之后,也就很快镇定下来,看了看那些花花绿绿的卫生巾,各种品牌都有。李毅对这些不懂,不知道买什么好。

        这时,旁边一个女生忽然问道:“是你?你跟踪我?”

        李毅抬头一看,居然碰到了黎静!

        “啊,不是,我买这个!”李毅指了指卫生巾。

        黎静狐疑地问道:“你买这个做什么?做鞋垫吗?我听说你们男生宿舍,经常有人干这等恶心事情呢!你不会也有这个嗜好吧?”

        李毅这个汗啊!不过黎静说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李毅以前的宿舍里,就有哥们这么做过,还说特别舒服!有一种变态的快乐感觉!

        其它几个女生胡卢而笑,都不看卫生巾了,都含笑看着李毅,仿佛李毅比那些卫生巾更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李毅道:“不是我用……”

        黎静扑哧笑道:“我知道,当然不是你用,你要是能用这个,那岂不是两性人了?”

        李毅道:“是我妹妹用,就是刚才那个小女孩。”

        “你妹妹?亲妹妹呢还是情妹妹?”黎静挑逗似的问道。

        这女生看到男生受窘,是不是觉得特有成就感啊?

        “关你什么事啊!”李毅嘟囔一句,顺便拿起两包就要走。

        黎静喂了一声:“你拿错了!”

        李毅扬了扬手中的物事:“拿错了?难道不是卫生巾吗?”

        “咯咯!”黎静和几个女生笑着,扭成了一团。

        李毅头皮发麻,看了看那包装上面的字样,问道:“别笑啊,这不是卫生巾吗?”

        黎静抿嘴笑道:“你是头一回买吧?”

        李毅不得不点了点头:“以前没买过。”

        黎静扑愣着大眼睛,捋了捋浓密的秀发,低声说道:“你拿的是护翼,两包都是护翼,护翼只是用来防止侧漏的,这样是不行的,得和卫生巾配合着使用。另外,日用和夜用最好各买一包,因为白天和晚上的量是不同的。”

        李毅对这个还真是不懂,便问道:“没想到买个卫生巾也这么大的学问,真是麻烦。那我应该买什么?”

        黎静道:“所以说,我们女生跟男生不动,是个麻烦的动物哦!——我帮你选吧。她年纪不大吧?你得选品牌好一点的,不然会伤害到她细嫩的皮肤……”

        忽然,李毅喉咙里传来一声很响的吞咽声音。

        黎静讶异的瞪着他,说道:“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你这个大。色。狼!”

        李毅嘿嘿一笑:“你说得太诱人了,我情不自禁的就想到那里去了……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也不是坏人,你不必害怕。麻烦你帮我选择好吧。”

        黎静拿了几包卫生巾,塞给李毅,说道:“就买这些吧。够她用了。”

        李毅应了一声,拿着东西,忽然又塞给黎静,说道:“你好人做到底,帮我买了单吧!”

        黎静道:“你怕什么羞啊!你要是讨了老婆,你不帮她买这东西啊?”

        李毅嘿嘿一笑:“帮老婆买自然不怕丑了。但这是学校门口,我怕人家怀疑我勾引女学生哪!”

        黎静白了他一眼:“你不是在勾引女学生吗?”

        李毅道:“你说的女学生,是指你,还是指我妹?”

        黎静不答他,拿着东西去了收银台。

        李毅跟过去,抢着把钱给付了。

        收银台的小妹笑道:“你男朋友对你真好,连买卫生巾都陪你一起来。很多男生就没有这个胆量呢!”

        李毅再次汗一个。

        黎静则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李毅和黎静出了超市,李毅笑道:“谢谢你。”

        黎静道:“我跟你说的话,你可要记住了,我不是开玩笑的。”

        李毅道:“你是指你男朋友的事情吧?”

        黎静摇了摇头,叹了一声,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

        李毅道:“但是我看你们挺亲密的样子啊?呵呵,你不会见我英俊帅气,想移情别恋吧?”

        黎静道:“我家里的事情正一团糟呢,我哪里有心思谈什么恋爱啊!”

        李毅道:“怎么了?你家里遇到困难了?”

        黎静道:“不说了,都是烦心事,说了也是徒增忧苦。”

        李毅道:“跟我说说吧,或许,我能帮上你的忙呢!”

        黎静凄然一笑:“连冯杰的父亲都不能帮我,你能帮我什么?”

        李毅道:“冯杰的父亲是做什么的?”

        黎静道:“法院的院长!”

        李毅道:“法院院长?省高级人民法院?还是市中级人民法院?”

        黎静道:“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院长。很大官权吧?”

        李毅淡淡地道:“嗯,那可是副厅实职,比一般的市局领导级别都要高出半个头,算是比较厉害的人物了。”

        黎静微微一讶,说道:“没看出来,你对这些政府里的道道还很清楚啊!”

        李毅嘿嘿一笑,问道:“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求到法院院长头上去?”

        黎静道:“我爸爸的事情,他为了供我上学,就陪我到省城来打工,在一家建筑工地当砌匠,虽然辛苦,但工资还可以,足够我们一家人生活无忧的。但是几个月前,正是春节后,工头拖着工资不发,我爸爸急需这笔工资来养家糊口呢,就去找那个工头理论,结果一言不和,就掐了起来,双方都动了手……”

        说着,黎静的眼睛里就湿润了,流下了泪水。

        李毅递过去一张面巾纸,黎静接过去,抹了抹眼睛。

        李毅问道:“你爸爸受伤了?”

        黎静道:“嗯,工头喊了帮手进来,几个人围殴我爸爸,我爸爸伤得不轻,虽然没有性命之虞,但看病治病又花了一大笔钱,这些钱都是问工友们借的。我爸爸出院后,左手臂肌肉受损严重,不能再干重体力活,也就是说以后再也不能砌砖了……在工地上只能担灰浆,但这个工作的工资要低上很多。我爸爸不服气,一气之下,就把那个工头告到了法院。”

        李毅点头道:“这个事情,是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黎静道:“我爸爸也不贪心,只要求那个工头赔偿医费药,把欠工友们的钱还上就可以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简单的案子,法院的判决却完全不符合我们的意愿。”

        李毅道:“法院方面怎么说的?”

        黎静道:“法院说,这事件,双方都动了手,都有过错,原告虽然受伤,但同时也殴打了被告,因此双方都有责任,判决各自负担自己的医疗费用。”

        李毅皱眉道:“这不合法啊!你父亲是受害人,也是弱势方,于情于理,工头方面都应该做出相应的赔偿。”

        黎静道:“正好,冯杰是众多追求我的男生之一,他得知我家里的事情之后,就对我说,他爸是法院院长,可以帮我。今天他就是带着我去了一趟他家。”

        李毅道:“那你见到他爸爸没有?”

        黎静道:“吃中饭时见着了,但他爸爸说了,这个事情法院已经判了,也就是定了案,不可能再行更改。就算上诉到高院去,也肯定是维持原判。”

        李毅沉吟道:“这事情肯定有蹊跷啊,可能是那个工头给人送礼了。”

        黎静道:“我也是这么猜测的。可是,我们就算想送礼,也没有钱啊!看来这个苦,我们只能吞下了。”

        李毅道:“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黎静道:“叫黎民。”

        李毅道:“黎明?四大天王啊!”

        黎静虽然很想笑,但还是笑不出来,说道:“是升斗小民的民!”

        李毅道:“升斗小民?不然,人民正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如果连主人受了苦难,国家机构却不能给他们维权,也不能给他们一个合理的交待的话,那所谓的民主政府,又从何谈起?如果谁有钱谁就可以打赢官司,那为人民服务,岂不是变成了为人民的币服务?”

        黎静见李毅说得句句在理,而且表情严肃,跟电视里那些当官的口气腔板一模一样,不由得笑道:“你啊,还真不像个学生,倒像个当官的。”

        李毅道:“我本就不是学生。”

        摸出电话,李毅拨了一个号码,通了之后,说道:“老同学,许久不见,过得滋润吧?”

        对方是李毅的大学同学,毕业后自学考到了律师证,当上了律师。

        自从同学聚会之后,李毅跟班上的很多同学都保持着电话联系,对这些从事特殊行业工作的同学,李毅更是在意。

        此人名叫吴忠维,以前在班上最木讷最内向最少参加集体生活的一个人,没想到进入社会之后,忽然之间就变了个人似的,居然通过了极为难考的律师资格考试,而且顺利的拿到了证件,又顺利的通过某律师事务所苛刻的实习,现在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律师。

        “哎哟,是李大书记啊,领导打电话来,有何指示?”吴忠维的口才也在社会上得到了极大的锻炼,跟以前的木讷内向完全不同了。

        社会这个大熔炉,把象牙塔里的莘莘学子们,逼成了各种各样他们所不希望的面目。而他们只能被动的接受甚至逼迫自己改造成为适应社会的模样。

        李毅笑道:“有个案子,你接一下吧!律师费我来付。”

        吴忠维笑道:“李大书记,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你这么大的官,还用得着打官司不成?你一个电话,就没有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啊!”

        李毅道:“是真的,是我们的一个学妹,家里遭了点事情,是这样的……”

        听完李毅叙说,吴忠维沉吟道:“这个事情不太好办啊,中院已经定性,还宣判了,这个事情,我一个小小的律师可管不了啊!”

        李毅道:“不用你管,你只需要代理这桩案子,一切按照程序来走,提起诉讼即可!”

        吴忠维道:“这案子就算诉讼,也没有胜算的可能啊。这官官相护,高院很少驳回中院的案子啊,何况是这么小的纠纷,根本就不在法院老爷的眼里!”

        李毅道:“你不接算了,我另外找人。这可是一个出名的好机会哦,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吴忠维笑道:“我接,我接!谁叫你是我老同学呢!呵呵,就算明知道是输,我也帮忙打到底!”

        李毅道:“放心吧,有我在,这案子输不了!我叫苦主去你那去一趟。她可是我们的漂亮学妹,你好生招待人家,不可以欺负她。”

        吴忠维哈哈笑道:“放心吧,我是懂法的人!更是知礼的人,你李大书记看上的女生,我岂敢染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