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二章 有人不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二章 有人不服

    作品:《官路弯弯

        江兆南是上午到达的,稍事休息之后,就开始到南方省内所属的钢铁企业进行考察。www.00ksw.org

        江兆南只考察了最有特色也是最有活力的南方钢铁。

        南方钢铁曾经是国内钢铁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现在也是南方省钢铁行业的标杆。

        但现在的南钢,受到国际金融形势的影响,业绩下滑严重,产品滞销,后继乏力。

        这次考察,更加坚定了江兆南的决心。

        国企改革,是出大手笔的时候了!

        李毅提出来的优势整合政略,可以有效的解决这些钢铁企业的产业瓶颈,给企来的发展带来全新的生机和前途。

        当天,江兆南就吩咐南方省政府,请他们通知省内各个钢铁企业的老总,让他们第二天赶来省城开会。

        第二天上午,江兆南召开会议,南方省内三家钢铁企业的头头脑脑们以及相关的部门领导全部到会,省委重要领导陪同江兆南同志出席了大会。

        在会议上,江兆南首先隆重介绍了李毅同志的新身份:国家企业改革办公室主任。

        涟钢的袁国平和他的秘书金铭,也坐在台下,看着英气逼人的李毅同志,坐在台上,比当初之时,更加成熟稳重,更加像个官了,两个人彼此互望一眼,然后又扭过头看向李毅。

        金铭跟李毅许久不见了,此刻在这里重逢,双眼似乎都能放出光芒来,她脑海里不断的回想自己跟李毅初次相识的事情,想到那天晚上,跟李毅坐一辆车子回学校,在车上发生的暧昧摩擦,脸上不由得一阵火烧,同时涌现巨大的甜蜜,一个人在思忆中发出淡淡的笑声。

        李毅扫视下面时,自然看到了金铭。但金铭之于李毅,就跟他认识的众多普通人一样,只是一个过客,曾经在李毅的人生中翻起过浪花,但现在早就消失在汪洋大海里了。

        四目相对时,李毅只是轻轻点头示意。几年不见,金铭显得更加成熟,更有女人味,秀发盘了起来,露出洁白修长的颈部,穿着得体的藏青色职业小西装,透着浓郁的OL气息。

        江兆南此来南方省,就是为了实行李毅所建言的那条献策,要把南方省的几家大型钢铁企业进行整合,集中所有行业优势科研力量,为国防钢材的研发提供支持。

        在会议上,江兆南宣布了要把南方省钢铁企业进行整合的消息。

        这消息一宣布,下面就炸开了粥,响起一阵议论。

        江兆南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个效果,并不着急发言,端起杯子缓缓喝茶。任由下面的人进行讨论和商量。

        唐春强和杜明身为南方省的一、二把手,就坐在江兆南的身侧,两个人无声的交流了一个眼神。

        两分钟后,江兆南一声轻咳,会场就安静了下来。

        江兆南说道:“由南方省政府批准,成立华锋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将南钢、涟钢、雁钢三家子公司中的炼钢、轧钢部分等优质资产集中起来,联合其它单位共同发起设立南方华锋管线股份有限公司。集团主业立足细分市场,致力于开发国内外市场短缺的高附加值产品,形成专业化分工布局。在前瞻的发展规划下,集团依托资本市场有序扩张,着力推进产品结构战略性调整,进一步巩固产业位势,不断提升整个集团的核心竞争力……”

        这是江兆南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发言,这番话是他酝酿许久之后写出来的,说完之后,提问道:“各位都是南方省的政府和企业高官,你们对此有何看法,可以提出来。”

        这个事情带来的冲击力很大,众人一时之间都没有成熟的思考,当着首长的面,都不敢随便开口说话。

        唐春强说道:“首长的话,深得经济发展的规律,是我们南方省钢铁行业继续发展的最佳指导性意见。我代表南方省委省政府,同意此次联合整改方案。”

        一把手表了态,其它官员更加没有话说了,一个个纷纷表示同意。

        中央做出了决策,现在是来宣布的,并不是来跟你们商量的,并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何况,这么做的目的,对南方省内的钢铁企业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一定要说有害的话,那就是可能会损害到现在某些人的既得利益。

        真正担心这次整改的,也就是这些人。

        像三家钢铁公司的老总们,他们就最为担心,企业整合之后,他们的地位会不会动摇,会不会不保?手中的权力还有这么大吗?

        江兆南说道:“具体的事情,由国家企改办的李毅同志来全面负责。接下来,就由李毅同志讲几句话吧!”

        全场响起掌声。

        李毅并没有准备讲话稿,当即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我只几个大家都感兴趣的事情。第一个,就是企业整合之后,大家最关心的去向问题。我从同志们的脸上,看到了迷茫和希望。你们迷茫的是,将来自己的位置在哪里,你们希望的是,自己可以借此高升一步,进入集团高层工作!我的观察没有错吧?”

        众人发出一阵轻微的笑声,等于是认同了李毅的话。

        李毅说道:“大家的迷茫是应该的,希望也是真实存在的。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集团成立之后,需要更多的尖端型管理人才。这对诸位来说,是一个机会,更是一个挑战。因为,在座的诸位,将只有极少数人可以升到集团公司总部来担任更加高级的领导工作。”

        事关前程,下面的人不由得都端正了身子,听着李毅说下去。

        李毅道:“既然是改革,有改就有革,在改变的过程中,我们将革除一些落后的东西,一些不适应行业发展的陋习……”微微一顿,继续说道:“当然也包括一些不再适合担任领导的干部!企业以人为本,人才是企业发展的根基。这一点,大家都是企业高层领导,比我更应该清楚。因此,大家也应该理解这次的人事调动。”

        南方省的二号人物,杜明同志,微微皱了皱眉头。

        南方省是他的地盘,企业改革是他杜明的事情,中央把握宏观方向是不错,但不能把具体的事情都抢过去做了吧?

        你李毅虽然是国家企改办的主任,负责本省的此次钢企整合重任,但是你也不能拿起鸡毛当令箭,把这人事任命的大权也抢了去吧?

        虽然你是中央来的干部,但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正厅级别,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就敢到南方省来撒野弄权了?

        这些想法,只在杜明心头一闪而过,当着江兆南的面,他自然不敢胡说什么,更不敢跟李毅顶嘴。

        但这种想法一旦滋生,就会在他心头疯长。他越是这么想,就越看李毅不顺眼。一个毛头小子,当着这么多部部大佬的面,大言不惭,侃侃而谈,真是目中无人啊!

        李毅可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他就是这样的个性和脾气,只要是心中所想,就一定要说出来。

        何况,自己是江兆南任命的,而这次的钢企整改方案,更是自己提出来的,如果自己不把这些事情说清说透,将来就会成为自己工作上的大麻烦,到时候棘手的还是自己。

        因此,他要当着江兆南和唐春强等领导的面,说丑面说在前面,同时也把自己的威信树立起来。

        从这些在座的领导面上的表情,李毅看得出来,没有几个是服他的。

        别说是坐在主席台上的这些部级大佬们,便是台下那些钢企老总们,又有几个真正的服他李毅?

        别看他们现在一个个正襟危坐,装出很听话的表情,但这一切都只是装给台上的中央首长和省委领导们看的。

        这些企业老总们,一个个都是成了精的人物,什么时候该装孙子,什么时候可以扮大爷,他们心里门儿清!

        李毅年轻,又是担任这么重要的钢企整改重任,身上的担子不可能不重。

        这也是他上任国家企改办主任以后的头一桩重要改革任务!

        这次改革,还关系到国防特殊钢材的研发和生产重任!

        这也是江兆南交给李毅办理的第一桩大事!

        凡此种种,都让李毅明白一个事实:“不成功便成仁!自己不能失败,只许成功!”

        在这个时候抛出人事问题,其实并非明智之举,因为这会得罪在座的某些人,更会触及某些人的既得利益。

        但这却是李毅不得不为之的举动。

        企业改革的成败,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事的异动和改革上,企业终究是要靠人来做的,但并不是什么人都适合担任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

        如果不把人事大权掌握在手里,那这场声势浩大的钢企改革,最后很可能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啊!

        帅的最大才能,就是调兵谴将!

        将最合适的人,安排到最合适的岗位上去。

        诸葛亮就是帅才的代表人物,但在街亭上的人事安排,还是让他饮恨一生。

        世事如棋,一着争来千古业。

        李毅在南方省的钢企改革这步棋,不容有失。

        一旦输了,丢的不仅是他李毅的面子,还有江兆南的面子!

        李毅说完“人事调动”四个字后,就将清冷的目光,投射在下面坐着的钢企高管身上,观察他们的表情变化。

        江兆南明白李毅的用心,这时挺身而出,支持李毅,沉声说道:“李毅同志刚才说的很好,企业的改革,首先就是人的改革,只有人事改革了,这企业的命运才能得到更好的改善!因此,在这里,我要多一句嘴啊,春强同志,杜明同志,这次南方省钢企改革,我的意思是,交由李毅同志来主导!李毅同志的能力我是深信不疑的,他在企业改革上的摸索和实践,证明他完全有能力胜任这次任务。”

        唐春强笑道:“首长的眼光自然是独到的,我们相信您的选择,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心全意,支持李毅同志,圆满完成本次钢企整合改革的重要任务。”

        杜明道:“首长,李毅同志的能力,自然是不庸置疑,但是李毅同志离开南方省这么久了,对本省的实际情况,尤其是人事情况,可能不太熟悉啊,由他来主导企业改革的工作,我意以为可以,但这人事问题,还得斟酌着办哪!”

        李毅嘴角微微一抽,心想这个杜明,分明就是不想把人事大权交到我手里啊!

        江兆南道:“李毅同志是年轻,但闻道不分先后啊!得者为尊。李毅同志若有不懂的地方,你和春强同志要多多帮衬他嘛!我相信,李毅同志会办好此次重任的。”

        首长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杜明若是再顶嘴,那就是不识好歹了,只怕当场就要把江兆南得罪,便说道:“首长,我们都听您的,一定配合好李毅同志的工作。”

        江兆南缓缓点头,说道:“李毅,你继续说。”

        下面的人都是神情一凛,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不认识李毅的,都不知道此人是何方神圣,居然连江兆南首长也帮着他说话哩!

        这家伙,来头不小哇!

        以前在南方省工作过?这么年轻的人,以前在南方省担当什么职务呢?

        李毅继续说道:“人事调整,是我要说的第一个大事情。另外,还有一桩大事,我要这里预先知会大家,好让同志们有个心理准备。钢企整合之后,除了产品和技术的大改造之外,还将进行一项大举措!”

        稍做停顿,引起全场的注意力之后,李毅大手一挥,沉声说道:“上市!”

        这两个字很短,但带给众人的震撼,跟刚才的人事调整相比,毫不逊色。

        上市意味着什么?

        一字以蔽之,曰“钱”!

        上市就是奔钱去的,就是圈钱运动!

        那即将成立的华锋钢铁集团,岂不是将成为一艘巨资航母?

        同志们的眼神里放出亮光来,若是能坐上集团董事长的头把交椅,这手中的权力和财力,岂不是更上一个台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