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一章 南方行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一章 南方行

    作品:《官路弯弯

        江兆南道:“跟吴东方同志有关系?这是怎么回事?”

        林馨道:“是吴省长司机的弟弟带头砍的人。www.00ksw.org”

        江兆南颇有兴趣的询问了林馨事情的经过,问道:“吴东方同志知道这个事情吗?”

        林馨道:“应该还不清楚吧!”

        江兆南道:“现在告诉他。”

        告诉吴东方的事情,自然不需要林馨来做,江兆南身边的工作人员马上就通知到了吴东方。

        吴东方听到这个消息后,异常震惊。他震惊的不仅是自己司机的弟弟是这么样一个人,他更震惊于,发生在江州地界上的事情,江兆南居然比自己更先知情!

        吴东方当即表态,一定会彻查此事,对凶手绝不姑息,不管他是什么人,然后委婉的表示,想前来拜访江首长。

        工作人员向江兆南请示。江兆南并没有同意吴东方前来,只说夜深了要休息。

        吴东方明白首长这是在生气了!

        通完电话,吴东方打电话给甘明杰,询问此事。

        甘明杰一见吴东方已经知悉此事,顿时吓得不轻,连忙把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

        吴东方重重冷哼道:“甘明杰,你好大的胆子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还敢隐瞒我?若不是江首长通知我,你还想瞒我到几时?”

        甘明杰额头冒出冷汗来,心悸地说道:“吴省长,我是怕您担心啊,这种小事情,我能处理好的。”

        吴东方道:“你处理好了吗?你以为你是谁?可以替我做主了吗?”

        甘明杰道:“对不起,吴省长,我错了,我不该瞒住您。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当时我是怕这件事情影响到您的声望,所以就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想到……”

        吴东方沉声道:“你差点害死我!你这个笨蛋!丁大勇和他的弟弟呢?”

        甘明杰吓得一机灵,一时没有回话,吴东方再次询问了一句,他这才回答道:“我刚刚联系过大勇,叫他带丁胜利到我这里来。”

        吴东方吼道:“叫他们过来见我!”啪的就挂了电话,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骂道:“怎么就用了这个一个秘书!”

        甘明杰答应了一声,却听到一阵忙音。

        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甘明杰艰难的做了个吞咽动作,打电话给丁大勇,问他们现在在哪里,然后说老板相召,三个人会合之后前去找吴东方。

        丁大勇见到甘明杰,问道:“老板说要带胜利去找他?”

        甘明杰道:“老板是这么说的。”

        丁胜利道:“吴省长要见我?这是为什么?”

        甘明杰多少猜到吴东方的用意了,但他此刻什么也不能说,只道:“去了就知道了。”

        丁胜利有些忐忑不安,说道:“哥,要不我就不去了吧?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官。”

        丁大勇道:“怕什么,吴省长也是人,他对待下人可好了。不用怕,一切有我呢!”

        丁胜利双眼滴溜溜乱转,但也不能就此逃跑,在他想来,自己暗地里吩咐兄弟们做的事情,丁大勇等人是不可能知情的。他还想依靠丁大勇的背景来掩护自己。

        三个人来到省委常委大院,车子刚进院门,哗啦啦涌上来一群武警,把丁胜利给绑了。

        丁大勇急道:“同志,同志,自己人,误会,误会啊!他是我弟。”

        一个武警道:“绑的就是你弟弟!是叫丁胜利吗?”

        丁大勇道:“是丁胜利,同志,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可是吴省长的司机,这位是吴省长的秘书,我们是奉吴省长的命令前来的。”

        武警答道:“我们就是奉了吴省长命令,在这里等着捉拿凶犯丁胜利!”

        丁胜利的双手被上了锃亮的手铐,两个武警同志紧紧按住丁胜利,不准他动弹。

        “哥,救我,救我啊!我没犯法啊!”丁胜利大喊大叫。

        丁大勇道:“胜利,不用着急,我这就去向吴省长求情,你一定不要犯混,不要反抗,顺从武警同志,好好合作,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甘秘书,这可如何是好?请你陪我一起去向吴省长求个情,好不好?”

        甘明杰这才说道:“大勇,你还不知道吧?你弟弟派人把蓝调酒吧的老板砍死了!”

        丁大勇脑袋嗡的一声响:“这不可能啊,我带胜利离开后,他一直跟我在一起,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啊!”

        甘明杰道:“江首长、吴省长都知道这件事情了!我也知道了!就你还蒙在鼓里呢!不信你问问你弟吧!丁胜利,事到如今,你再隐瞒也没有用了,老实招待吧!”

        丁大勇指着丁胜利,喝问道:“是真的?”

        丁胜利不说话。丁大勇一拳打过去,打得丁胜利眼冒金星,喝令他快说真话。丁胜利这才轻声的嗫嚅道:“哥,趁你上厕所的时间,我打电话给我的手下,叫他们去教训一下那个姓陆的,但我也没叫他们去砍人啊!还把人给砍死了?这,这……”

        丁大勇嘿的一声,指着丁胜利,半天说不出话来。

        丁胜利那些小弟,在公安部门的审讯下,很快就招供了,说是得到了丁胜利的指使,前来教训一下陆平。

        江州市公.安局马上布置警力,全城搜捕丁胜利,恰在此时,两个武警押着丁胜利,扭送到了市公.安局,说是奉吴省长之命令,抓获了凶杀嫌疑人,移交法办。

        吴东方此举,是化解自己这场危机的最好方法,但他能化解的只是自己的危机,借此来撇清和丁胜利的关系。

        而丁大勇和甘明杰的危机,却是无法化解的。他们两个人在吴东方心里,已经扎下了刺,让吴东方不痛快,将来的日子里,就算暂时不撤换这两个身边人,也不会再给他们什么脸色看了。

        李毅的死局,把甘明杰彻底的套牢了。

        经过医院全力抢救,陆平的伤势得到了控制,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捡回来一条命。

        这只是一个突发事件,吴东方也及时做出了补救措施,但还是给江兆南留下了十分恶劣的印象。这种印象是深入骨子里的,虽然没有表达出来,但当事人却可以感觉得到。

        江兆南忽然离开江南省,却没有通知吴东方。从这个变化上来看,就可以知道江兆南对吴东方已经不是那么的信任了。

        当吴东方来到江兆南的病房,想当面向江兆南解释的时候,江兆南已经离开了,望着人去房空的特护病房,吴东方心里泛起一股酸涩滋味。

        南方省的四月,是个多雨的季节,或许老天爷也知道最近有大人物来访,格外开恩,放晴了。

        江兆南一行人到达南方省红花机场时,明媚的阳光普照大地,和煦的春风吹面不寒。

        机场外面的绿化带,开满了五彩缤纷的小花朵,蓝天高旷而辽阔,让人精神振奋。

        南方省委并没有接到通知,但他们还是通过自己的渠道得知了首长此行,江兆南等人步出飞机时,就看到南方省委省政府、杜鹃市委市政府等一干政要人物列队在机场欢迎。

        温玉溪调离南方省后,唐春强顺利接任省委一把手的位置。现任省长是从中央下来的一个同志,名叫杜明。

        唐春强和杜明站在队列的最前面,欢迎江兆南一行。

        南方省还安排了少先队员向江兆南同志献花的环节,江兆南极为爱护祖国下一代,以前任职副总之时,就常常出席国际六一儿童节举办各种活动,亲切的慰问和关怀祖国的花朵们。

        江兆南满含笑容,弯下身子。少先队员给他系上鲜艳的红领巾,并给首长敬礼,江兆南接过孩子们敬献的鲜花,慈祥的笑着,向他们问好。

        李毅跟在队伍里,看得出来,江兆南对这个环节很喜欢,心想南方省的官比江南省的官更懂得江兆南的心思啊!一个小小的举动,就拉近了跟首长的距离。

        揣摩上意,是官者大忌,但又是必修功课。

        不管是什么级别的领导,其实都很喜欢这种迎合他的场面吧?

        至少江兆南是真正的开心笑了,跟唐春强等人聊天时,也一直是语带笑容,心情极好。

        唐春强看到李毅,微微思索,觉得这人很面熟,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李毅伸出双手,跟唐春强握手,笑道:“唐书记,我是李毅,您还记得我吗?”

        唐春强恍然道:“李毅!我记起来了!你现在去了国办工作?”

        李毅道:“唐书记,我在江州市工作,刚刚兼任国企改革办的主任,这次是奉江首长的命令,前来南方省公干。”

        唐春强缓缓点头,握李毅的手就重了几分,呵呵笑道:“李毅同志,你是咱们南方省走出去的干部啊,这次前来,可要多多帮衬我们省。”

        李毅心照不宣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一行人交谈握手过后,就相继上车。

        李毅上车时,瞥眼看到一边有一个空姐在向自己挥手,仔细一看,认出是钟秀,便也挥了挥手,做了个电话联络的手势,便钻进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