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章 纸包不住火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章 纸包不住火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正在冲刺的当头,当即一泄如注,皱眉问道:“你说什么?”

        张一山哽咽着说道:“叔,陆平被人杀了!肯定是丁胜利带人做的案!”

        李毅从林馨身上爬下来,说道:“你慢慢说。www.00ksw.org”

        林馨见李毅面容严肃,知道出了大事,拿起被子帮李毅盖好,关切的看着李毅。

        “我们局里刚刚接到报案,说人民西路发生了命案,我一听这消息,就预感到不妙,一边带人过来,一边打陆平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等我们赶到蓝调酒吧时,陆平已倒在血泊中,全身上下被砍了三十多刀!”

        张一山的声音都在颤抖:“叔,陆平都被他们砍得不成人形了,我非亲手抓到丁胜利那王八蛋,亲手宰了他不可!”

        李毅倒吸一口凉气,暗自心惊,心想这个丁胜利,真是胆大包天啊,这才离开多久,就折身回去报复,将人砍死了?

        “人死了没有?”李毅沉声问道。

        “送到医院去抢救了。”张一山回答:“流了那么多的血,只怕是没得救了。”

        李毅道:“我不是叫他关门休息两天嘛?怎么这么不听话呐!他是不是还在开门营业呢?”

        张一山道:“是啊,我听店里的其它员工说,陆平以为丁胜利被带回去了,至少今天晚上是安全的,就想着先开业再说,谁知道,谁知道就出惨祸了!”

        李毅道:“有人看清楚凶手的长相模样没有?”

        张一山道:“正在讯问笔录,有丁胜利带来的人!叔,肯定就是丁胜利指使人做的。这事我跟他没完!”

        李毅道:“你们先按程序走,我想办法。”

        林馨见李毅放下电话,问道:“怎么回事?我听见你说有人被砍了?怎么搞得这么严重?”

        李毅道:“丫头,这事情大了。如果那人死了,我就是间接的凶手啊!”

        林馨讶道:“这话从何说起?”

        李毅便把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是我为了设局,这才让丁大勇带走了丁胜利!如果陆平有个什么闪失,那我就罪不可恕了!”

        林馨柔声安慰道:“这跟你也没有关系啊!你不要过分自责了。你也没有想到,丁胜利的胆子这么大,手段这么凶残啊。这是丁胜利的事情,也是陆平的命,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这个局倒是设得挺高明的!李毅,从某个方面来讲,丁胜利杀人,还帮了你的忙呢!”

        李毅道:“唉,政治斗争是我们官员之间的事情,把一个普通老百姓扯进来,还遭了这么大的罪,我于心不忍啊!就算我成功的打击到了甘明杰甚到是吴东方,我也是心里有愧。”

        林馨道:“这事的责任不在你,你无须自责了。古人云,一将功成万骨枯,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晚上你就算把丁胜利押回公安。局里去,只怕不用多久,也会被人保出去吧?丁胜利出去之后,岂不是更加怨恨,更会报复人?所以我说,这场惨剧,根本就是无法避免的。”

        听林馨这么一安慰,李毅心里就好受了一些,重重一拳砸在床上,说道:“这个丁胜利,真是不知悔改啊!我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

        林馨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整件凶杀案公诸于众,让世人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样一来,凶手就无处可藏,任谁都不能包庇他了!”

        李毅道:“这但事牵扯到吴东方,要想公诸于世,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江南省哪家媒体敢登出来?”

        林馨笑道:“你忘了,江首长还在江南省呢,中央台的记者同志也在江南省,我去跟他们爆个料,相信他们还会给你线索费呢!”

        李毅道:“搞这么大?”

        林馨道:“这不正合你意吗?他们连人都敢杀了,你还不敢闹大啊?”

        李毅轻轻抚摸爱妻的秀发,说道:“还是你比我有主意一些。你要是常在我身边就好了。”

        林馨道:“你现在不是兼了国家企改办主任的头衔吗?可以经常回京城了,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李毅嗯了一声,在她樱红的嘴唇上印上一口,说道:“刚才还没有尽兴吧?对不起了。”

        林馨撒娇道:“我不管,你还得赔给我。我还要三次!”

        李毅哈哈大笑道:“行,不过今天不行了,我们得赶紧行动,那个丁胜利砍了人,只怕会连夜逃遁!”

        林馨道:“这家伙太不是人了,打扰了我们的好事。一定要抓住他,大打三千大板!你去处理那边的事情吧,我去请中央台的记者们。”

        李毅道:“你真是贤内助啊!”

        林馨走后,李毅并没有立即赶往事发现场,刑事侦察和案件调查,那是公安部门的事情。那里对李毅来说,意义并不大,李毅的战场不在那里。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甘明杰和丁大勇知不知情?吴东方又知不知情?

        这些人是什么态度?

        这才是李毅要关心和注意的。

        李毅想了想,给甘明杰打去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李毅又打了第二次,甘明杰才接起来。

        “甘秘书,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会处理好这件事情吗?怎么越弄越糟糕了?连人都杀起来了!我这么信任你,这才将事件交由你去处理,你是怎么处理的?你这么做,岂不是叫我好生为难?”李毅一连通的数落。

        甘明杰苦笑道:“李书记,我这里正焦头烂额呢!我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事情居然闹到这等地步了!”

        李毅道:“丁胜利呢?”

        甘明杰道:“我不知道啊。”

        李毅道:“你不知道谁知道?甘秘书,这人我可是交给你和丁大勇同志带走的!现在你一句不知道,就想推托所有事情吗?”

        甘明杰道:“我把丁胜利交给丁大勇了,是他带走的,我刚才接到消息之后,也是吓得不轻,马上就跟丁大勇取得了联系,询问他丁胜利的下落。但是丁大勇老是诸般推托,说丁胜利一直跟他在一起,那起凶杀案与他兄弟无关。”

        李毅道:“这么说,那丁胜利现在还跟丁大勇在一起啰?”

        甘明杰道:“应该是的,我正叫丁大勇带丁胜利过来见我。李书记,这事情有些蹊跷,我们前脚刚走不久,砍人案就发生了,应该不会是丁胜利做的吧?”

        李毅道:“不是他还能有谁?蓝调酒吧里的人看到丁胜利带过去的小弟了。砍人这种事情,不需要丁胜利自己出手的!甘秘书,我是做到仁至义尽了啊,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靠你们自己去摆平了。”

        甘明杰道:“李书记,你的意思是,这事情是丁胜利做的?”

        李毅道:“这不是我的意思,面是现在的证据指向丁胜利!甘秘书,你看是不是要向吴省长报告一下呢?这么大的事情,再瞒着吴省长,到时穿了帮,那就更难圆谎了。”

        甘明杰道:“我能搞定,暂时不要告诉吴省长,他知道了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李毅道:“只怕这纸包不住火啊——甘秘书,你是领导身边的人,一切都听你的吧!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破案,把凶手抓起来,不然无法给出一个交待来。”

        甘明杰道:“这就要责成你们江州市公安部门大力协助调查了。”

        李毅点头道:“那就这样吧,甘秘书,我希望你的选择是正确的。我可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什么不必要的牵连。”

        甘明杰的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他满以为,自己可以赶在吴东方知晓这件事情之前,就把事态压下去。

        但中央台记者的忽然插手,打了甘明杰一个措手不及。

        所有人都搞不明白,这些记者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连本土媒体都不知情呢,他们就扛着摄像机跑过来采访了。让人惊叹他们的职业敏感和专业性真是超一流。

        更令甘明杰惊慌的是,江州来的这些中央台记者,是跟随江兆南首长下来采访的,这些记者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也就意味着江兆南首长得知了这件事情!

        真如李毅所说的,这纸里是包不住火了!

        江兆南的确知道了这件事情,林馨本来不想惊扰江首长的,这等小事情,还犯不着惊动这尊真佛爷,只要中央台的记者出去转悠一番,李毅的目的就可以轻松达成。

        但不巧的是,江兆南因为白天睡觉太多,晚上睡不着觉,正跟国办的几个同志在闲聊,而中央台的记者也围在边上凑热闹。

        林馨找到记者,跟他们说话的时候,江兆南询问出了什么事情,林馨不敢隐瞒,便把江州发生的砍人事件说了出来。

        江兆南沉思一会,便问林馨道:“一般的砍人案,你不会来喊他们去采访。采访的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曝光,一个是造势。你既然想到了请他们去采访,这事情是不是有什么特别?”

        林馨道:“首长,您真是火眼真睛,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的法眼。那砍人的人,跟江州省的吴省长有些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