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九章 官权之外的秩序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九章 官权之外的秩序

    作品:《官路弯弯

        这就是一个死局!

        李毅现在很期待甘明杰的选择!

        这个老是跟自己作对的甘秘书,这一次会如自己所愿,堕入自己设计的局里吗?

        他会选择保丁胜利,还是严惩丁胜利?还是他有什么神奇的破解之法?

        酒吧里一片安静,四大金刚把那些纹身混混打倒之后,就留了两个把守大门,另外两个走了钱多身侧,向钱多复命。www.00ksw.org

        李毅是个爱才的人,也是个惜才的人。

        见到人才,他会不拘一格的笼络和收为己用。

        像这四大金刚,就是李毅的又一杰作。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把误入歧途的人改造好,岂不是更有成就感?

        甘明杰没有李毅想象中那么聪明,他只稍加考虑,就迫不及待的说道:“李书记,丁大勇同志的确有一个弟弟叫名丁胜利,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这个人虽然只是丁大勇同志的弟弟,但丁大勇毕竟是省长身边的人啊,这要是传扬出去,影响不好。”

        李毅道:“那依甘秘书的高见,此事该当如何处理呢?”

        甘明杰想了想,说道:“李书记,你在哪里?我通知丁大勇同志,一起过去看看情况。”

        李毅说道:“就在人民西路的蓝调酒吧。”

        甘明杰怔道:“酒吧?”

        李毅道:“是我侄子的一个朋友开的,今天新开张,请我过来喝杯酒,结果酒没有喝到,架倒打了一场,我这个市委副书记,差点没让人给当场捅死啊!”

        甘明杰这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他还不知道丁胜利等人早就被李毅制伏了,只道丁胜利等人把李毅他们打伤了,那这事情就升级了啊!连忙说道:“李书记,你一定要控制住场面,我们这就赶过来。”

        李毅道:“你看是不是通知一下吴省长啊?这个事情,毕竟也牵扯到他呢!还是请他当场裁决吧?”

        甘明杰想也没有想,就回答说:“不必了,这么一点小事情,怎么好去麻烦吴省长呢?那还要我们这些秘书做什么?你放心吧,我过来主持大局!先挂了,我等下就和丁大勇同志过去。”

        李毅挂了电话,嘿嘿一笑,心想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主持大局!

        丁胜利看向李毅的目光中充满了异常的意味,指着李毅问道:“你到底是谁?”

        钱多上前一步,大声说道:“亏你还是丁大勇的弟弟,连江州城里的大人物都不认识!真是白混了。”

        丁胜利一拍脑袋,颤声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了!江州城里的头头脑脑,像你这么年轻又有权势的人物,只有一个,李毅!你就是李毅!”

        钱多喝道:“知道还敢如此放肆!李毅的名字也是你可以直呼的吗?”

        李毅道:“不必如此紧张,人的名字就是给人称呼的嘛!丁胜利,我就是李毅。”

        丁胜利阴冷的笑道:“我知道你的大名,江州市委副书记嘛!哼,我死也不会忘记你的!”

        李毅道:“听你这么说,我们有很深的仇恨?在我印象里,我们是头一次见面吧?”

        丁胜利道:“去年江州严打,清扫娱乐场所,是你下的命令吧?”

        李毅道:“是我下的命令。”

        丁胜利咬牙切齿的道:“今年的扫毒行动,也是你搞的吧?”

        李毅缓缓点头:“都是我。”

        丁胜利道:“李毅,我跟你不共戴天!我今天走上这条路,都是你逼的!”

        李毅扬头道:“我逼的?你是不是搞错了?你我今天还是头一次见面呢!”

        丁胜利道:“我本来是开娱乐休闲城的,你一句严打,就把我的店子给关闭了!害得我损失巨大,连本都给亏了!”

        李毅讥讽地说道:“休闲城?不会是鸡婆店吧?”

        丁胜利道:“鸡婆不是人啊?你凭什么歧视鸡婆?她们也是靠劳动获得报酬,还为这个社会的和谐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呢!后来,我开了一家小酒吧,谁知道,今年的扫毒行动,你一句话,又把我的店子给封了!我这么多的兄弟,这么多的女人,不用吃饭啊?不用过生活啊?这也不准开,那也不准做?我们怎么办?只好卖假酒啰!这个总不至于犯到你李毅的手里了吧?谁知道你还是要管!”

        李毅皱眉道:“真是强词夺理!开鸡店,开毒吧,丁胜利,你胆子不小,真是坏事做尽啊!”

        丁胜利道:“姓李的,你别以为你当个鸟官就了不起了,别人怕你,我丁胜利可不怕你!今天你若是敢动我一根毫毛,我跟你没完!”

        李毅冷笑道:“就凭你哥那个车夫吗?别人拿他当回事,我李毅却未和将他放在眼里。一个纵容弟弟为非作歹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再在公职队伍里!今天不只是你,便你哥,也大有责任。”

        丁胜利嘿嘿说道:“姓李的,别以为当个破官就老子天下第一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们官场地的秩序之外,另外还有一个秩序的存在!在官场秩序里,你是个人物,但在另外这个秩序里,你什么都不是!”

        李毅道:“另外一个秩序?江湖?”

        丁胜利道:“不错,江湖!江湖自古以来就存在!江州也存在,你是赶不尽也是杀不绝的!”

        李毅道:“听你这么说,你就是这个江湖的主宰?是老大?是天王?是帮主?”

        丁胜利道:“我算老几啊,配不上!在我们的世界和秩序里,自有主宰人物,他们的权力,是你不可想象的!”

        李毅双眸一紧,心想这个丁胜利说的话是真是假?江州表面平静,人民安居乐业,经济长足发展,精神文明建设也取得了大的进步,难道说这一切都是表象?

        难道在这盛世景象之下,还有急流暗涌?在官权之下,还有另一种权力世界的存在?

        就好比光明世界之下,还有另外一个黑暗世界?

        “李毅,你今天若是敢抓我,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丁胜利指着李毅,声嘶力竭的大喊。

        钱多抓起吧台上的一块玻璃碎片,双指捏住,用力激射而出,正好击中丁胜利指向李毅的那只手腕,丁胜利哎哟一声,抱住手腕痛苦的喊叫。

        钱多道:“小子,你再敢出言不逊,我先叫你后悔!”

        陆平夹在两者之间,左右为难,一边是官,一边是贼,两边他都得罪不起啊!

        门口传来一阵说话声,猴头和古惑两人站在门口放哨,见到有人要进来,便伸手挡住:“朋友,里面正在停业整顿,不对外营业,明天再来吧!”

        “李书记,李书记!”甘明杰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

        李毅道:“放他们进来。”

        猴头和古惑两人分开身子,放甘明杰和丁大勇进来。

        丁大勇比丁胜利要大上许多,两个人不像是兄弟,倒像是叔侄俩。

        丁大勇板着脸,看着丁胜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厉声道:“你这个糊涂蠢货!谁叫你在外面胡来的?说过你多少次了,就是不听!现在好了,把我也给连累了!我可告诉你,这是你惹下来的祸事,你自个去收拾,我才懒得管你!”

        话虽这么说,但他一边训诫弟弟,一边拿眼瞥李毅,察看李毅的脸色变化和反应。

        甘明杰走到李毅面前,喊了一声:“李书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毅便把今天的见闻说了一遍。

        甘明杰听完后,低声说道:“李书记,你看这个事情可不可以通融一下?”

        李毅淡淡地道:“甘秘书,你打算怎么个通融方法呢?”

        甘明杰一滞,但还是说道:“李书记,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个丁胜利年轻不懂事,受了外面人的蛊惑,犯下了一些罪错,这是他的不对,按照法律是该严惩。但大勇同志跟我们毕竟都是同僚为官啊,他给吴省长开了十几年的车,还曾经救过吴省长的命呢!我们对待他的亲属,是不是可以法外照顾一下?当然了,我们也不会包庇他,带他回去后,一定重重责打,严加管教,保证他不敢再出来闹事了。”

        李毅道:“甘秘书是想私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甘明杰道:“还请李书记卖我甘明杰和丁大勇同志这份薄面!”

        李毅摸了摸下巴,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甘明杰毕竟年轻,为人不够老辣,喜怒形于色,当即脸色一变,沉声道:“李书记,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哪!你今天放丁大勇弟弟一马,我和丁大勇同志都会承你的恩情,记住你的这个好!”

        李毅嘿嘿一笑,故作轻松地道:“我能喊你来,就是想把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处理,你是吴省长身边的人,相信比我懂得分寸,也比我更懂得法律法规的严肃之处。既然甘秘书开了口,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个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吧,我没有别的意见。”

        甘明杰没想到李毅转变得这么快,还这么好说话,不由得有些疑惑,说道:“李书记,你不勉强吧?”

        李毅道:“我相信甘秘书,一定会秉公处理此事的。”

        甘明杰道:“那我们可把人带走了?”

        李毅道:“带走吧。你是省长秘书,是吴省长最信任的人,这案子交给你,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边丁大勇还在数落丁胜利,丁胜利在他哥在面前,倒是乖乖的,低头挨训,一个字都不敢嘣。

        甘明杰走过去,低声跟丁大勇说了几句话。

        丁大勇脸色一喜,走过来向李毅道谢,说了一些大恩不言谢,记挂在心,日后有事只管吩咐之类的话。

        李毅淡淡的挥挥手,说道:“甘秘书是吴省长的秘书,在江南省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既然为你兄弟包揽下来了,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相信他一定会认真处理好此事的。丁大勇同志,你要谢就去谢甘秘书吧!”

        丁胜利十分得意,向李毅扬了扬下巴,意思好像在说,小子,看见了吧?想抓我?门都没有!我哥一来,你还不得乖乖放人?

        丁大勇踢了弟弟一脚,骂道:“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啊?给我滚犊子!”

        丁胜利嘻嘻一笑:“谢谢哥。兄弟们,走着!”大摇大摆的率先走了。

        看着这帮土匪被人保走,酒吧老板陆平想死的心都有了,暗想,这下完了,李毅帮倒忙了!打了人家一顿,却没有把人抓起来,这帮人回过头来算账,那可如何是好?这酒吧看来是开不下去了啊!刚刚开业呢,就得关门大吉!真是晦气啊。本想请李毅这个市委副书记过来捧捧场,抬高一下身价,哪里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一山,一山兄弟,这可如何是好?”陆平苦笑连连,向张一山说道。

        张一山也有些不明白,李毅为什么要放走丁胜利。在张一山看来,李毅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别说丁胜利差点伤了李毅,便是丁胜利今天的所作所为,李毅也会治他的罪了!可是,今天这是为什么呢?李毅为什么要放走丁胜利?

        张一山虽然想不明白,但他对李毅是十分信任的,他相信李毅这么做,必定有他的道理,便对陆平道:“放心吧!有我叔在,保你没事!”

        李毅看出陆平的担忧,说道:“陆老板,你这两天最好休息一下,不要开门营业,我相信很快就可以还你一个公道的。”

        陆平道:“李书记,这人都被保走了,我还能想什么公道不公道啊?我现在只能求神拜佛,保佑那丁胜利不再来找我麻烦就万事大吉了。”

        李毅道:“放心吧,我自有计较。”

        然而,李毅还是低估了这些坏人,也低估了丁大勇对他弟弟的纵容程度。

        李毅想来,丁大勇就算不严惩丁胜利,起码也要约束他,不让他再出来害人吧?只要有一天时间,李毅就可以从容完成布局,把这个死局套进甘明杰甚至是吴东方的头上。

        这天晚上,李毅回去之后,正跟林馨在床上温存恩爱呢,床头的手机响声大作,李毅有了上次首长来电话的经历后,不敢再怠慢这电话,当即接起来,听到张一山带着哭腔喊道:“叔,陆平被人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