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六章 当了婊子,还立牌坊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六章 当了婊子,还立牌坊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等人都愕然望向门口,不知道来的是何方神圣,口气如此之大!

        酒吧的大门处哗啦啦涌进来一大群古惑仔。www.00ksw.org春天的夜晚凉气袭人,但这些人一个个都穿着极少的衣服,把手臂和胸口或背部的纹身露在外面,生怕别人不晓得他们的与众不同。

        为首之人,染着一头墨绿的齐肩长发,额前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半边眼帘,此人身高一米八左右,身材健硕,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手臂和胸口处纹着几条龙虎图案的纹身,看上去煞是吓人。

        绿发男子手里握住一根钢管,他大咧咧的走到吧前前,扬起手,用力挥出手中的钢管,只听见一声脆响,那钢管砸在吧台上的几瓶酒上,将那几瓶酒横扫在地,玻璃碎裂的声音清脆悦耳。

        调酒师吓得后退两步,但还是被酒瓶伤到了,右手流出了鲜血。

        “清场!”绿发男子甩了一下长发,厉声大喝。

        “滚!滚!”跟来的那群古惑仔们哄然而起,驱赶那本就少得可怜的顾客。

        那些客人早就见势不妙,准备开溜了,只是这帮人堵住了门,不敢擅自行动而已。此刻听到那一声滚字,倒也如蒙大赦,一个个低头疾走,出了酒吧大门。

        四个纹身男子,环手抱胸,像门神一样挡在门口,阻止顾客进门。

        “你们谁是老板?”绿发男子指了指李毅等人。

        陆平气得七窍生烟,这是得罪谁了啊?好端端的开门做生意,好不容易请到了市委李书记前来捧场,居然来这么一出!砸了招牌,毁了生意,这些还是小事,若是伤了李书记,这个责任谁来担当?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乱闯乱砸!还有没有王法了?”陆平生气的一挥手,大喊一声。

        “你到这地盘上来开酒吧,连老子是谁都没有打听清楚吗?哼,好大的狗胆!”绿发男子一声冷笑,仿佛陆平不认识他,是一件极其可笑的事情。

        陆平暗自叫苦,知道惹上地头蛇了,看这架式,多半是来收保护费的。只得强忍下心头怒火,放低身段,说道:“我是这里的老板,我叫陆平,这位大哥大,请恕我眼拙,你是哪个庙里的尊神?”

        “哈哈,你小子还真的不认识我啊?”绿发男子晃到陆平跟前,大拇指朝向自己,一扬下巴,说道:“听说过胜利哥的名号没有?”

        陆平道:“我初来乍到,这家酒吧也是我盘下来新装开业的,实在不知道胜利哥的大名。”

        张一山是警察啊,来酒吧玩,没有穿警服,但他人民警察的身份还在呢,这群人当着自己的面,居然公开砸场子,还敢这么嚣张!哪里把他这个警察放在眼里啊?这一旁,还有李书记在盯着呢!

        “喂,哪里来的小毛孩,敢跑到这里来撒野?”张一山上前两步,大声吆喝道。

        陆平一把拦住张一山,说道:“一山,别冲动,这些是道上的兄弟。我来应付就行。”

        张一山道:“怕什么?陆平,有我在,一切都安哪!”

        陆平急忙道:“一山,这些人不是好惹的货色,你只能保我一时平安,却保不了我一世平安啊!我天天都要在这里开场子做生意呢,这帮人不能得罪。”

        张一山道:“岂有此理!你忘记我是什么身份了?我把他们全抓进去,看他们谁还敢欺负你!”

        陆平道:“一山,你听我说,这是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这些人的本领大着呢,你就算抓走他们,又能关多久?他们出来之后,那我岂不是更惨了?”

        李毅一直负手旁观,这时轻咳一声,说道:“一山,且听他们说些什么。”

        张一山这才点头,退到李毅身边,现在最要紧的任务,就是保护李毅的周全。

        “叔,这些人是流氓啊,来者不善呢!”张一山低声道。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不忙动作,看看他们的来路和目的。”

        张一山道:“叔,我叫人来吧?我怕他们会对我们不利,这要是打起来,我们人少,会吃亏的。”

        李毅淡淡地道:“打起来?那也是他们吃亏。钱多,你那四大金刚呢?把他们喊过来吧!”

        钱多笑道:“我把他们安置在四海集团江州分公司的宿舍里。这种小场面,就不用喊他们过来了吧?”

        李毅道:“正因为是小场面,才更应该让他们练练手啊!”

        钱多笑道:“那我就叫他们过来玩玩吧!”

        绿发男子见钱多掏出电话来打电话,便冷笑道:“叫人?黑白两道,随便你叫,我看这江州街上,谁敢管我丁胜利的事情!”

        陆平赔着笑脸道:“胜利哥,不敢叫人,真的不敢叫人,请问胜利哥,这边的规矩是怎么样的?只要你划下道儿来,我一定遵守。”

        丁胜利伸手大手,拍拍陆平的脸,说道:“还挺上道的啊!”

        陆平道:“我初来贵宝地,没有前去孝敬丁老大,是我的过错,丁老大开个数字吧,只要我有,就一定双手奉送。”

        李毅皱了皱眉,这个陆平也太没有骨气了!

        更让李毅揪心的是,自己来到江州之后,进行了数次严打,没承想还是这么的乱!这收保护费的黑团伙,打掉一个又一个,层出不穷啊!

        这真应了那句名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这个江湖,你杀不尽,你赶不绝!利益所在,不惜命的大有人在,铤而走险的大有人在!

        “我不要你的钱。”丁胜利用手中的钢管一下一下敲击着吧台,倨傲的说道:“钱对我丁胜利来说,就是浮云!”

        李毅不禁一声冷笑,这人当了婊子,还想立个牌坊呢!

        钱财对你于浮云?那你兴师动众的前来做什么?

        “胜利哥,”陆平一听丁胜利不要钱,心里反而更加没有底了,说道:“该的,该孝敬的。您不要客气,只管说个数字。规矩是多少,我们保证一分都不少给。”

        张一山忍不住又要向前,当着他这个英雄警察的面,有人来向他的朋友收保护费!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李毅右手一伸,挡住了张一山,沉声说道:“且慢动手,听我的!”

        张一山道:“叔,这也能忍啊?我可是公安呢!看到这种事情,我能袖手旁边吗?”

        李毅严厉的瞪了他一眼,张一山耷拉脑袋道:“行,我都听您的,您说咋样就咋样吧!”

        丁胜利吹了一口气,把眼角的长头发吹开,阴冷的眼睛盯着陆平,发出一声让人心寒的笑声,说道:“我说过了,不要你的钱,你他。妈。的是不是聋了啊?”

        陆平连连摇手道:“是是是,不要钱,胜利哥说不要,那就是真不要了。我都听您的。那您今天来这里是为了?”

        丁胜利指了指吧台后面的酒,扬头问道:“这些酒是从哪里进的货?”

        陆平道:“酒业批发公司啊。”

        丁胜利道:“听着啊,我只说一遍!从今而后,你这里所有的酒水,都必须从我这里进货!”

        李毅的眼睛蓦地一亮,像猎人看到了猎物似的,双眼冷冷扫视丁胜利。

        陆平道:“原来胜利哥是开酒行的啊!行,那我们蓝调酒吧以后的酒水,就全部从胜利哥那里进货了。至于进货价,您说了算。我绝不讨价还价。”

        丁胜利嘿嘿一笑:“放心,陆老板,这天底下的生意,是做不完的,这钱也是赚不完的。大钱要大家一起赚嘛!我丁胜利从来不亏待手下人。你既然答应跟我,我就会让你赚个盆满钵满!我这里的进货价,比酒业批发公司的进价,只有更多便宜!”说着神秘兮兮的向陆平丢了个眼色。

        陆平心尖儿一跳,咽了一口口水,说道:“胜利哥,这不太可能吧?酒业批发公司,那可是全城最低的批发价了。您比他们还便宜,那您赚什么啊?”

        丁胜利手中的钢管重重砸在吧台上,然后指着陆平,说道:“你装什么蒜?你做这行生意,难道不明白我说话的意思吗?”

        陆平连连点头:“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蓝调酒吧以后的酒水,全部从胜利哥这里进。”又小心的问道:“胜利哥,只是,这酒太便宜了,客人要是吃出来味儿不对了,怎么办?”

        丁胜利道:“什么味儿不对了?在这江州城里,只有我的酒才是最正宗的,不管他告到哪里,我都能替你摆平!还有一条,我会留八个兄弟在你酒吧里当保安,帮你看场子,他们的工资由你来开,这不过分吧?”

        陆平道:“不过分,不过分,应该的,应该的。”

        丁胜利道:“放心,这份工资不白给,出了事,他们会替你兜着,如果有人敢借酒闹事,他们会帮你陆老板摆平的!”

        陆平捏了一手心的汗,但此时此刻,不管丁胜利说什么,他都只能答应,说道:“行行行,我都依胜利哥的。”

        丁胜利道:“还有一条,你这里的小姐,由我来供应,她们推销的收入,我们六四分成,我六你四!我指的是酒水收入,卖肉收入全部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