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九章 朋党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九章 朋党

    作品:《官路弯弯

        事实俱在,人证物证皆全,由不得易方正不伏法。www.00ksw.org

        但这小子死鸭子嘴硬,就是不肯透露那笔钱的所在。

        这笔巨款不追回来,那么专案组的一切努力和成绩都是白费了!

        一方面,中方联系澳葡当局,追查这笔款项的下落,另一方面对易方正进行审问。

        最后,专案组的同志在黄花菜的帮助下,找到了易方正的秘密情人,从她家里搜出了二十张银行卡,这些银行卡分属于世界不同国家的不同的银行,用的都是别人的身份证明!每张卡里都存有千万左右的钱款!

        这么隐蔽的手法,这么复杂的转移黑钱方法,令专案组的人瞠目结舌。

        如果不是黄花菜的帮助,专案组不可能这么快破案!

        两亿元的巨款,几经波折,在中方政府的外交努力下,终于回到了广陵国库。

        广陵市官场,势必又将引发一场不小的地震,薛雪能在这场地震中站稳自己的脚跟吗?李毅已经给了她平台,接下来就要靠她自己去发挥和经营了。

        广陵制碱厂有了足够的资金,改革工作按部就班的顺利进行。

        李毅回到江州后,面见江首长,详细的汇报了此次澳门之行的经历。

        江兆南没有想到,李毅仅令用了一天时间,就把这桩大案给破了!

        “就算是包龙图再世,只怕也要甘拜下风了!”江兆南呵呵笑道:“李毅,你再一次让我惊喜!”

        李毅道:“多亏了江首长的鸿福啊!不然,这趟差事哪会这么顺利呢!”

        江兆南道:“准你一天假,好好休息,三天后,陪我去趟南方省,就钢铁企业的改革工作,进行调研。这个方案是你向我提出来的,你可不能撒手不管。”

        李毅道:“首长,我现在已经是国家企业改革办的主任了,我想撒手,也撒不开了啊!”

        李毅奉命休整了一天,和林馨在家里好好过了一天完整的夫妻生活。

        第二天上班后,李毅发现市委众同事看自己的眼神又自不同了。

        这人的眼神,最能表达内心。从眼神的改变,就可以捉摸出这个人内心的想法来。

        李毅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他们是敬重也罢,是畏惧也罢,是轻视也好,是藐视也好,是服气也行,是不服也行,都随他们的便吧!

        对一个当官的来说,真正在乎的,永远只是上级对自己的看法和感受,也只根据上级首长的眼神变化来调整自己的战略部署。

        只要江兆南欣赏李毅,只要温书记给李毅支撑,李毅就足够了!其它人的看法,在李毅眼里并不重要!

        整个上午,李毅都窝在办公室里批处公文,会见下属,听取工作汇报。

        每个来见李毅的下属,都是毕恭毕敬的,李毅看得出来,这份恭敬,是发自内心的,是实在的,是真诚的。

        李毅在江州市的威望,是靠李毅自己打拼出来的,虽然最近江兆南的到来,起到了更好的推波助澜的作风,但具体的根基,还是李毅打下来的。

        李毅分管的各项工作,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就是李毅的政绩,也是令官员们真诚恭敬的资本!

        世人总是膜拜强者,天上的很多神佛,都是由世间的强者在充当。

        下午,李毅来到市政府办公,继续处理公务。

        忽然听到丁雪松提高了音量喊道:“张市长,您好。”

        李毅放下文件,起身走到门口,张正贵正好推门进来。

        “张市长,有事叫我过去就行了嘛!”李毅呵呵一笑,跟张正贵握手。

        张正贵道:“没事,过来串串门。”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丁雪松泡了好茶过来。

        张正贵拱了拱手,笑道:“李书记,你现在可是国家企改办的主任啊,官升一级,可喜可贺。”

        李毅笑着摆了摆手,递了一支烟过去,说道:“就是一个苦差事,首长嫌我在江州太闲了,想把我压垮啊!”

        张正贵道:“这是何等荣幸之事啊?我等想被首长压垮都没这个机会哟!李书记,还请你替我在首长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啥时候也给我的肩头压一压啊。”

        李毅微抬眼皮,看了张正贵一眼,嘿嘿一笑,不置可否。

        张正贵见李毅不上道,也就放下这个话题,说道:“李书记,你现在身兼国家部委的重职,同时也是咱们江州的父母官,这企改办的政策和资金,还请多多往江州倾斜啊!”

        李毅道:“这个自然,我有分寸。”

        张正贵道:“江州的财政状况,今年大有好转,收入增加了,但花钱的地方也不少啊,城市基建工作,教育投入,今年都大大的增长了。这处处都是用钱的地方。别的市搞国企改革,想着法的变卖国有资产,改革一家,市里财政就富裕一成,咱们市里却只有补贴和投入,没有哪家国企的改革增加了收入。”

        李毅道:“这个问题,应该一分为二来看,不可一概而论。变卖企业,固然可以短期获利,但从长远来看,还是不划算的。我们投入资金进行技改和企改,企业做强做大了,回报也多,从长远来说,还是我们赚了。”

        张正贵道:“李书记真会算账啊。呵呵,国家企改办的资金应该不少吧?”

        李毅道:“张市长,我也急于知道啊。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回京,企改办衙门的门朝哪里开,我都不晓得呢!”

        张正贵笑道:“这么大的企改办,想必一定错不了,这资金肯定是大把大把的有啊!李书记,你看啊,你可是咱们江州的官,又是江州企改领导小组的领头羊,这部委的资金,能不能多向江州的企业倾斜一点?”

        李毅道:“这个不需张市长吩咐,我也会这么做的。呵呵。”

        张正贵道:“李书记,我们之前有过一些摩擦,但一切都是为了工作,如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海涵。”

        李毅心想,张正贵这是做什么呢?又是要自己在江兆南面前举荐他,又是要自己往江州搂资金,现在又道歉上了,这可不是张正贵的风格啊。

        “张市长,工作上的分歧在所难免,大家的想法和施政理想都不相同,有些碰撞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的出发点都是好的嘛,都是为了把江州建设得更美好。”李毅沉吟着说道。

        张正贵道:“那就好,那就好。”

        说了这么多,李毅总感觉张正贵都是在绕圈圈,没有说到正点子上来。无事不登三宝殿,张正贵是市长,如果想找李毅谈工作,一个电话就可以把李毅喊过去,现在纡尊降贵来到李毅办公室,必定有什么事情。

        既然是他有事找自己,李毅自然不急,他不肯说,就由得他憋着吧!

        李毅吸完一根烟,又抽了一支,递给张正贵。

        两个人吸了一阵烟,张正贵说道:“李书记,我听人说,这京官都是分派系的,但我一直在地方为官,不懂这些。你是京城人,想必知之甚祥,能否给我说说?”

        来了来了!原来张正贵此来的目的在这里!

        问京官的派系?这在官场里,可是十分忌讳的事情。

        不管哪朝哪代的中央政府,最忌讳的就是官员们拉帮结派,朋比为奸!

        派系之害猛于虎,无数历史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难免有派系。

        历朝历代,各种派系都是真实存在的。现代人文雅,用了另一个词语来替代“圈子”。圈子是存在的,但也是隐秘的,其中之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张正贵忽然之间问出这么一个敏感的话题,由不得李毅不沉思。

        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目的何在?是有目的试探,还是好奇的打听?还是别有用心?

        “哈哈!”李毅仰头打了一个假哈哈,说道:“张市长太过抬举我了,我李毅并不是在京城长大的,而是在农村里生长成人。长到这么大,在京城里待的时间,还不够我在江州待的时间长呢!京城里那里派系啊、党派啊,我是一概不清楚。”

        张正贵道:“李书记,这是心有顾虑吧?我可是诚心求教。”

        李毅道:“张市长,你真的是问道于盲了。我真不懂。”

        张正贵道:“李书记心存疑虑,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张某人之前跟你诸多为敌,你不信任。”

        李毅斜睨了他一眼,说道:“张市长,京城大局,不是我这个小小的厅级干部可以干预和掺和的啊,我真的不知其祥。”

        张正贵道:“李书记,我听说,京城李家除了在军队方面颇有建树之外,还想在政坛上有所大图谋,我张某人是真心实意的想投靠啊!”

        李毅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张正贵道:“我在地方上混迹二十余载,不能说毫无建树,但上升乏力啊。之前也有一些派系大佬对我发出过邀请,但都被我一一拒绝了。我一直想保持中立,但事到如今,我才明白,官到我们这一级,上面若是没有人,想再往上升,这空间和机会就很狭窄了。”

        李毅琢磨张正贵的话,心里权衡他话里的真诚分量,良久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