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七章 三千门客欲何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七章 三千门客欲何之

    作品:《官路弯弯

        上官谨道:“李毅,这样的无赖人物,你还护着他?我一掌劈死他得了!留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浪费粮食。www.00ksw.org”

        李毅道:“杀不得,留着他还有用呢。”

        上官谨道:“还有什么用啊?还留下来遗祸人间啊?”

        易方正一脸得意的丑陋嘴脸,微微的冷笑道:“我早就说过了,你们是不敢杀我的!”

        上官谨道:“李毅,到底留他做什么啊?这样的败类,人间害虫,早灭了早好!”

        李毅沉声说道:“杀他容易,他也死不足惜,但是,我们追查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揪出这几个蛀虫出来,还要追回那笔巨大的资金才行啊!那笔钱,可是纳税人的血汗钱,是国库的存款,是广陵市政府的全部积蓄!”

        上官谨啊的一声,一拍小脑袋,笑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呢!我还以为你想护着这个王八蛋呢!”

        易方正道:“你还不糊涂啊?哼哼!这笔钱的下落,只有我一个人知晓,我若是死了,你们就休想得到这笔钱!我就算是死,也会永远的带着这个秘密,消失在地球上!”

        李毅道:“易方正,你要想清楚,想明白!这笔钱你若是完璧归赵,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你若如此顽抗到底,神仙也救你不得!”

        易方正道:“我不得有佩服你,我隐藏得这么隐蔽,你也能找到我,还利用美人计来诱惑我前来。但是,这笔钱,你休想得到,就算你再聪明,你也找不到的!”

        李毅沉声道:“我可以检查你所有的银行账户!总会发现!”

        易方正嘿嘿冷笑:“你以为我这么蠢,会把这么大一笔钱,放在我自己的户头里?哼,别白费心机了,没有我的配合,你们是找不到的。”

        李毅道:“我听说你正准备与人合伙开赌场?动用的也是这笔钱吧?”

        易方正道:“无可奉告!”

        李毅道:“易方正,我现在和你谈话,采取的态度是十分友好的,你如果不肯合作,到时回到国内,那就没这么轻松了。公安、纪检委、检察院,哪个部门是吃素的?他们的手段,就算你是铁打的,也要让你脱层皮。”

        易方正怒视李毅,说道:“你运气真好,再晚来三天,我就带着这笔钱跑到外国去了。都是赌博害了我啊,总想着多玩几天,多玩几把,多赢一些钱。唉,人心不足蛇吞象,悔不该啊。”

        李毅道:“你知道就好。易方正,这桩案子的严重性,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承担得起的。这笔钱,也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消受得了的。你要是识相,就乖乖的跟我们合作,把钱交出来,我会向法院陈情,为你争取宽大处理。”

        易方正讥笑道:“宽大处理?是怎么个处理法?无期徒刑?终身监禁?还是安乐死?我的下场还有可能改变吗?我听说过一句话,我想用来送给你: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我现在就是这样,连死都不怕了,我还怕什么?有两个亿给我陪葬,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得到两个亿陪葬呢?”

        李毅皱眉道:“易方正,你别耍无赖!这对你没有好处。”

        易方正道:“好处?喂,跟你商量个事情啊,两个亿,我们一人一半,你把我放了,如何?就算是一半,也有一个亿呢,你这个人一辈子能赚多少钱?嗯?有了这一个亿,你大可辞了职,跑到外国去逍遥自在的过生活,想买什么就可以买什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一个亿的诱惑,还是挺大的。

        黄花菜换了衣服出来,听到易方正的话,震惊道:“分一个亿?这可不是小数目了。都说钱可以压死人,这一个亿的确可以压死人了!易老板,你还真是大方啊。”

        易方正大声道:“谁能救我,我就给谁一个亿!”

        那四个保镖眼神里流露出贪婪而希冀的目光,但可惜的是,他们都被人给制伏在地,根本动弹不得。而且,就算他们完好无缺,也打不过钱多和上官谨等人啊!

        有人花一个亿也救不了自己的命,有人想拿命换这一亿也没有办法。

        李毅轻叹道:“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当初拿命去搏钱,现在拿钱来换命,唉!”

        易方正道:“一个亿啊,难道你就真能不为所动吗?够你挥霍的了!”

        李毅淡淡的道:“这笔钱,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而是国家的,是人民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种钱就算再多,我也是不会要的。易方正,我劝你悬崖勒马,赶快收手!”

        钱多说道:“毅少,时间不早了。这些人怎么处理?”

        李毅道:“既然姓易的这么顽固不化,没有办法了,只好先把他带回国内,再行拷问!至于这四个家伙,丢进海里喂鲨鱼算了。”

        那四个保镖吓得屁滚尿流,可劲儿求饶:“你们是官,可不能做这伤天害地的事情啊。我们只是他雇来的保镖,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我们和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何必杀我们呢?”

        李毅道:“你们为虎作伥,刚才差点就成了杀人重犯。你们这种人,死有余辜。这世界上少了你们四个败类,只会更加清静不少吧!”

        “我们愿意戴罪立功,只求政府放过我们!”四个人大声喊道。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戴罪立功?你们能立什么功劳呢?”

        “上刀山下火海,但有所命,绝不敢辞!”四个人很江湖的异口同声喊道。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什么年代了,哪里还有什么刀山火海等着你们去闯呢。你们四个,叫什么名字?籍贯何方?”

        “政府,我们四个,是结拜的兄弟,人称四大金刚。”

        “四大金刚?佛法里面,四大金刚为泼法金刚、胜至金刚、大力金刚、永住金刚,道教里的四大金刚,为东方持国天、南方增长天、西方广目天、北方多闻天,你们四个,也配称金刚?”李毅说道。

        “我们不敢跟诸天神佛相比啊,我们只是江湖上的小混混。”

        李毅道:“小混混,我看可以称你们为泼皮金刚,牛二金刚,猴头金刚,古惑金刚!”

        “多谢政府赐名,我们愿意改过自新,为政府工作,请工作为我们下达任务吧,我们兄弟四人,一定戴罪立功!”四大金刚顺着李毅的话,大声应道。

        李毅一愣,随即大笑道:“你们这群家伙!什么赐名啊!我刚才那是胡口一诌罢了。”

        “政府,君子无戏言啊,你可是政府里的大官,说出来的话,不能不做数吧?你亲口封我们为泼皮、猴头、牛二、古惑,四大金刚呢!从至往后,我们四兄弟,就叫做泼皮、牛二、猴头、古惑了,我们愿意誓死跟从政府,听从政府的领导,政府叫我们往东,我们兄弟就绝不敢往西。”

        李毅一脚踢过去,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泼皮、牛二、猴头、古惑,这些都是街头混混,流氓的称呼,你们真叫了这个名字,还想跟着政府做事呢?政府里也不收你们这号人啊!”

        “政府,话可不能这么说啊,香港那么多的黑。社会组织,那么多的帮派,那么多的江湖中人,回归后还不是被政府给收编了?难道澳门这个地方的政策会不同吗?”

        “就是,就是,咱们泼皮也是人啊,政府不能不管吧?”

        “咱们虽然是泼皮,但平时也没有干过什么大坏事,今天若不是老板下了命令,我们也不敢将活人往窗户下丢啊。”

        “政府,你就收编了我们吧!我们就当提前解放了。”

        四个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性命攸关的当头,个个变得伶牙俐齿起来。

        李毅沉吟着,心想这些人干的是保镖工作,还不算误入歧途,自己若能将他们收编改造了,那也是功德无量一件事情啊。便说道:“你们以前做过什么坏事?”

        “没有,没有,我们以前一直在赌场里当保安,前几天才跟了这个老板,本以为可以捞一份高一点的薪水呢,谁知道这工作没几天,就遇上政府了。”

        “真的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情?”李毅沉声说道:“政府可是无所不能的,回头一查你们的资料,就能知道你们的底细!若是作奸犯科者,我直接把你们送进公安局里去接受劳改和牢教!”

        “不敢欺骗政府,我们兄弟四个人,真的都是良民,大大的良民啊!”

        李毅道:“那个拿三截棍的,你刚才说你是李氏传人?怎么这么不堪一击啊?”

        “回政府的话,我就是一个半吊子,自己对着影视巨星的影片,学习了几下子,没有真正的拜过师学过艺。还是政府武功好,我敬佩得很。”

        “是啊,政府,我们早就听说内地人个个都会武功,人人都是大侠,今天一见,果然大开眼界啊!求政府收了我们吧!”

        上官谨抿嘴笑道:“这四个家伙,倒挺有意思的啊!收了你们?我们又不是神仙佛祖,收了你们做什么?杀了的好。”

        钱多低声说道:“毅少,这四个家伙根基还可以,若是送到部队里去锻炼,那也是一块好钢啊。”

        李毅沉吟道:“如果交给你来带,你能带好他们吗?”

        钱多道:“我来带?带出来做什么啊?毅少,你要是想要保镖,直接去问李首长要就行了。中。央警。卫局里随便抽出来一个人,也比他们强啊!”

        李毅道:“钱多,你不懂,有些事情,官面上的人去做,未必就能把事情办好。鸡鸣狗盗皆有用啊!像小荷小藕姐妹,就帮过我们不少大忙呢!”

        钱多道:“那倒也是。毅少,我记得还有一个阿酷吧?那家伙也帮过我们大忙呢!”

        李毅道:“阿酷?很久不见他了。他现在在哪里?”

        钱多道:“毅少,你真是贵人多忘事。你不是叫他自首,去坐牢了吗!”

        李毅哦了一声:“判了多久?”

        钱多道:“他为国家立过大功啊!若不是之前犯过案子,那可是功臣良将呢!可惜了。将功折过,又有毅少替他说话,要坐一年牢吧!听说他在牢里表现很好,有减刑。也许很快就能出来了。”

        李毅道:“嗯,回江州后,我去看看他。这四个人,到时就交给阿酷来带吧!”

        钱多道:“毅少,交给阿酷来带?这算什么啊?官?商?”

        李毅道:“士!”

        钱多道:“毅少,什么叫做士啊?我不懂。”

        李毅道:“那就换一种说法吧,门客,懂不懂?”

        钱多道:“哦?门客,出门迎客?”

        李毅失笑道:“你啊你啊,闲着没事时,多读几本书吧,连门客都不懂啊。门客是古代有身分和地位的人收养的有学问和有特殊技能的人,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现在的企业和政府里,都很流行这一套,只不过换了一个时尚一点的词语,叫做人才储备库,也叫做预备干部储备班。”

        钱多笑道:“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啊,用现代话来说,就很容易懂。门客,跟家丁差不多?”

        李毅道:“差远了!门客那可是主人延请来的贵客,地位比起家丁来,要高得多。最高级别的门客食有鱼,出有车,主要作为主人的谋士、保镖,必要的时候也可能发展成雇主的私人武装。这么说,你懂了没有?”

        钱多道:“我懂了。”

        李毅道:“历史上最著名的是战国时期的孟尝君,据说他养了3000多门客。著名的毛遂和冯谖就是他的门客。而狡兔三窟、毛遂自荐、鸡鸣狗盗、脱颖而出等典故就出自这些人。此外,秦代的吕布韦手下也有不少门客,著名的吕氏春秋,就是吕家的门客写成的。”

        钱多道:“毅少,我也愿意做你的门客!”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你不是我的门客,你是我的兄弟!”

        上官谨侧起耳朵听了听,说道:“李毅,有人来了,来的人还不少,听上去步伐整齐有力,像是警察或是当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