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四章 一试身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四章 一试身手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领命而去。www.00ksw.org

        李毅沉着的对饶若曦说道:“帕雅的问题先不管,到时我去向她解释吧,要打要骂,都由得她。现在,我们必须谨记一条:凡事都以国家利益为重,就算为此损失自己的名誉和利益,我也在所不惜。”

        饶若曦道:“嗯,我明白了。老板,什么人跟踪拍卖我们啊?我们又不是明星,也不是什么大人物。”

        李毅看看钱多的方向,说道:“有些人,对明星有大人物不感兴趣,却对我们这样的人感兴趣。你在澳门,有没有什么人来找你的麻烦?”

        饶若曦道:“没有啊,一切都风平浪静。怎么了?会有什么人来找我们麻烦吗?”

        李毅怕说出来会惊吓到她,但如果不说,她又不会充分认识到这件事情的艰难性和危险性,缺少必要的防备,便道:“我在江州时,遭到米国特工的数次侦察和偷袭!”

        饶若曦惊呼一声:“啊!那你有没有受伤?”情急之下,拉住了李毅的手,上下打量,想从他身上发现什么枪眼或是疤痕。

        李毅道:“想伤我?还没有这么容易呢!我这不是好好的坐在你面前吗?”

        此时,钱多已经冲到了那两个跟踪的人身边,而上官谨则靠近李毅,双眼紧张而锐利的扫视周围。

        那两个西方洋人,一胖一瘦,都是十分高大,假装游客,举着照相机在拍照。看到钱多欺近,两个人便收起照相机,往旁边走去。

        钱多抢步过去,一把夺下胖洋人手中的照相机,麻利的取出相机中的胶卷,用力一扯,就把那胶卷扯出来曝了光。

        两个洋人都是一怔,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钱多已经完成了他的动作。

        “混蛋!你做什么?”胖洋人的华语说得颇为流利,劈手就来抢夺钱多手中的相机和胶卷。

        钱多用力将相机掼在地上,狠狠几脚踩过去,将那相机踩了个稀巴烂。

        李毅慢慢踱了过来,负手而立,看着钱多跟那两个洋人对阵。

        “找死!”胖洋人呼的一拳打往钱多面门,他长得牛高马大,身强体壮,这一拳打出来虎虎生风。

        钱多一躲不闪,一掌击出,架住胖洋人的来拳,右脚踢出去,正中胖洋人的膝盖骨。

        胖洋人挨了一下狠的,闷哼一声,身子摇晃两下,居然站稳了,后退两步,伸手揉着膝盖,裂着嘴唇,怒视钱多,喊道:“你为什么砸我的相机?”

        李毅上前两步,说道:“看你的身手,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为什么砸了你的相机,想必你自己心里明白得很!我警告你,在华夏大地上,不要闹事!这里不是你们米国特工该来的地方!”

        胖洋人冷笑道:“华夏大地?这里可不是你们华夏人的地盘吧?”

        李毅傲然道:“这里就是咱们华夏国的地盘!从古至今都是!葡萄牙政府,很快就会滚出这片土地!我知道你们的身份,是米国的特工,你们的人跟我较量过好几回了,哪一次你们占了上风?”

        胖洋人和瘦洋人对望一眼,阴险的一笑,两个人扩了扩胸,脱去了身上的西装。

        李毅寒声道:“怎么?还不服气?”

        胖洋人吐出一口口水,骂道:“FreakingChinese!”

        钱多道:“毅少,这话什么意思?”

        李毅道:“他在骂我们呢!翻译过来,就是‘我操’的意思!”

        钱多道:“毅少,米国人怎么说?”

        李毅道:“American。”

        钱多的眼神猛然一厉,伸出指食,朝天一竖,冷笑道:“FreakingAmerican!我操你American的祖宗十八代!”

        “Chink!”胖洋人大怒,像一头发怒的大熊,扑向钱多。

        瘦洋人阴恻恻的一笑,见李毅身子单薄,肯定好欺负,抬起右腿踢向李毅。

        上官谨身子一闪,要上前帮忙,李毅说道:“让我来!”将身子一侧,躲过那凌厉的攻击。

        上官谨叫道:“李毅,小心!”

        瘦洋人歪嘴一笑:“我要打得你满地找牙!”

        李毅冷笑道:“自大的米国人!自以为很懂我国的话是吧?那你知道什么叫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吗?”

        瘦洋人愣住了,翻着白眼,在想李毅刚才说的那句话的含义。

        李毅可不给他思考的机会,抽身转到瘦洋人的身后,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

        瘦洋人一个站立不稳,向前一跄。

        上官谨伸出左脚,放在瘦洋人的前面。

        瘦洋人绊到上官谨的脚,高大的身体向前便倒,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李毅哈哈大笑道:“这就是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瘦洋人嘴巴磕在地面上,掉落了两颗牙齿,满嘴是血,他爬将起来,吐出一口血沫子,双手往胸口一扯,把白衬衫的钮扣全部扯断了,三下五除二,就将衬衫脱了下来,露出长满了黑黑胸毛的健硕胸脯。这家伙虽然瘦,但两块胸肌却很大,双臂一动,那肌肉就轻轻弹跳。

        “看不出来,这小子蛮强壮的啊!”李毅嘿嘿一笑。

        上官谨啐道:“像头毛猴子,丑死了!”

        李毅哈哈大笑:“比喻很形象啊!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这些米国人,不就跟野人一样吗?”

        瘦洋人双手交叉,将骨关节捏得噼里啪啦作响,像金刚一般仰起身子,发出一股巨大的吼叫,将全身力量集中在右手上,跳将向前,挥拳砸向李毅。

        李毅见来势凶猛,不敢硬接,灵活的闪躲开去。

        这几年,李毅跟着钱多,天天早上锻炼身体,身体强壮,还从钱多那里学到了很多绝招,虽然还比不上钱多厉害,但身手灵活,对付这个瘦洋人还是游刃有余的。

        “Bitch,别跑!”瘦洋人像个风轮一般,将拳头使得虎虎生风,但不论他如何使劲,就是碰不到李毅一根毛发。

        李毅道:“Bitch,我在这里呢!”说着,一掌切在他的腰眼处。

        这一招切腰眼,是钱多教给李毅的杀招之一,腰眼是一个人的根源!。《扁鹊心书》云:“肾为一身之根蒂,先天之真原,本牢则不命。”

        李毅用尽全身力气,抓住时机,一掌切在洋人的腰眼上,这一下狠招,打得洋人真气外泄,根基不稳。

        “哎唷!”瘦洋人捧着自己的腰,像扎了一针似的,向前面跑开两步,惊骇的看着李毅。

        “你使了什么暗器?”瘦洋人的腰痛得不行,他呲牙裂嘴的问道。

        李毅扬了扬手掌,说道:“对付你这种人,一只手足矣!”

        瘦洋人哇哇大叫:“不可能!”

        李毅冷笑道:“我国武术,博大精深,四两拔千金,以巧胜强,你这种洋蛮子,永远不会懂得!”

        瘦洋人不服气,挥起大拳头,嗷嗷叫着,扑了过来。

        李毅厉喝道:“还敢动手?真当这是你们米国人的地盘了吗?”

        上官谨迎着瘦洋人跑过去,看准时机,抬起右腿,用力的踢了过去,这一脚正中洋人的下巴。

        瘦洋人啊的一声,高大的身子轰然倒地,半天爬不起来。

        那边的钱多,早就结束了战斗,将那个胖洋人打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毅少,身手不错啊!”钱多嘻嘻笑道:“这可是米国的特工!你都能战胜他了,进步很大!”

        李毅道:“还当然,得看看我的师傅是谁啊!”

        钱多嘿嘿笑道:“要不要通知当局,把这些家伙抓起来?”

        李毅摇头道:“不必了,由他们去吧!我们走。”

        饶若曦关切地问道:“没事吗?”

        李毅道:“没事!”

        上了车子,饶若曦道:“这些米国特工,怎么阴魂不散啊?从澳门追到内陆,又从内陆追到了澳门!”

        李毅蹙额道:“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就怕这些米国佬不肯安生,又要搞什么阴谋诡计呢!”

        饶若曦道:“航母没有动力,只能靠拖船慢慢往回拖,这速度也快不起来啊,急也没有用。”

        李毅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米国人出什么招,我们接着就行了!总而言之,我们必须早快将瓦雅格号平安的拖回来!”

        回到酒店,小荷小藕见到李毅到来,都很惊喜,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要跟李毅说,但真正见了面,反而一个个都害羞的低着头,说不出话来了。

        李毅问道:“在澳门好玩吗?”

        小藕道:“初来时还好玩,但日子一长,觉得还没有内地好玩了。李先生,你能不能替我们在内地安排工作啊?”

        李毅道:“可以啊!你们想去哪里?”

        小荷嘴快,抢先说道:“都说京城是个好地方,我们就想去京城发展。”

        李毅道:“发展?发展什么事业?还是你们跑江湖时用的那一套?”

        小荷扁嘴道:“李先生,我们很久没有跑过江湖了。那门吃饭手艺,现在都生疏了呢!”

        李毅笑道:“那就跟我一起回江州吧,忙过这一阵,我会去京城一趟,到时我给你们另外安排工作。”

        小荷和小藕都欣喜的谢过李毅。

        饶若曦走过来,说道:“李先生,我已经联系上了黄花菜小姐,她现在就有空,要我们去她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