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二章 谁贪污了两个亿?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二章 谁贪污了两个亿?

    作品:《官路弯弯

        于冰的态度马上就变了,堆起笑脸道:“李主任,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电话线路检修啊!呵呵呵,这个事情我们之间商量就可以了嘛,不必要麻烦到上级领导了。www.00ksw.org”

        李毅本就没有打这个电话的意思,只不过是拿上级出来压压人罢了,见于冰上道,也就见好就收了。

        “哦?于局,大家都是公门中人,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你我都知道。偌大一个广陵市财政局,挤一挤,就可以从手缝里漏出几千万来了。”李毅说道。

        于冰道:“李主任,薛市长,这个时间也不早了,两位大驾光临,请容我做个东道,请赏个薄面,一起吃个午餐吧!”

        李毅心想,任如要想从于冰身上搜集到证据,跟于冰去吃饭,也是一个接近他的好时机,便道:“行,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薛雪和任如自然是唯李毅马首得瞻,李毅说好,她们也就没有异议。

        李毅料想的没有错,于冰把他的姘头,那个女出纳给喊了过来进行陪酒。

        于冰介绍那个女出纳时,任如对李毅做了个手势,确定她就是于冰的姘头。

        这个女出纳名叫易甜甜,长得胡媚花哨,走起路来一摇一摆,那小腰肢跟扭麻花似的。

        于冰道:“甜甜,这位是李主任,是中央部委下来的大官,你多敬他几杯酒啊!”

        易甜甜满脸的欢笑,挤到李毅和薛雪两个人中间,一个劲向李毅敬酒,那饱满的胸脯,不停的往李毅胳膊上蹭。

        李毅很不喜欢这种人,躲犹不及,轻轻抿了一口酒,就说道:“易小姐太热情了。快请坐吧。”

        易甜甜一只手搭在李毅肩膀上,胸口不停的摩擦李毅的肩膀,上身就快要倾入李毅的身体上了,娇笑道:“李主任,你是中央来的大官,是英雄豪杰,这酒量想必很大的,来来,我再敬您一杯。”

        薛雪和任如都对她侧目而视,她们都看不惯这种女人的作风。

        李毅向任如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来解围,但是任如扭过头不理。

        于冰则端着杯子,不停的向薛雪和任如敬酒。

        这酒桌上的感情,都是喝出来的,于冰身为财政局局长,那是酒经考验的党员干部,这喝酒比别人喝水还要爽快。

        酒过三巡,李毅好不容易摆脱那个易甜甜的纠缠,说道:“于局,那笔款子,你想到从哪里挤出来了吧?”

        于冰苦笑一声,说道:“李主任,这个钱,咱财政局真的是拿不出来啊!”

        李毅脸色一沉,说道:“于局,你这是什么意思?”

        薛雪道:“于冰同志,据我所知,广陵市今年根本就没有上过什么大项目,也没有什么地方要花大钱的,市财政怎么可能没有钱?”

        易甜甜娇声一笑,说道:“那不是被那个邱祥峰给带去赌输了!”

        李毅道:“邱祥峰到底拿走多少钱?”

        于冰眉毛也不皱的说道:“两个亿!咱们市国库里那点钱,全被姓邱的卷跑了。”

        薛雪和任如不明真相,都吃惊不小,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呼。

        唯有李毅暗自冷笑一声。

        邱祥峰在澳门赌场里输了多少钱?顶多也最一两千万,绝对不可能达到两个亿!

        那么,这笔钱去了哪里?于冰为什么要推到邱祥峰身上?

        李毅感觉到这件事情的不同寻常之处了。

        从于冰刚才那句话里,李毅知道邱祥峰之死,的确是大有蹊跷。

        广陵国库里不见了两个亿!

        广陵方面把这些钱,全赖在了邱祥峰身上,而邱祥峰却是死无对症!

        这一招确实厉害啊!这两个亿是谁贪污了?邱祥峰只是一个替死鬼?

        李毅回想起邱祥峰在赌场里赌钱时那疯狂的一幕,那种紧张而激烈的场面,邱祥峰每次下注时那凝重的表情,都在李毅的脑海里回映出来。

        邱祥峰那种搏命的玩法,完全是不合逻辑的,在外人看来,觉得邱祥峰是一个亡命的赌棍,也是一个执着而愚蠢的赌徒!李毅一度以为,邱祥峰这么玩,是因为有人想玩他,想整他!

        现在想来,这一切的后面,还有更大的更令人心寒的隐情!

        李毅已经猜想到了这件事情的大致情况,但要证实这个猜测,却需要证据的支持。

        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当着于冰的面,李毅淡淡一笑,说道:“两个亿啊!这个邱祥峰真是死有余辜哩!抓起来枪毙一百次都不算多,这么跳楼自尽,算是便宜他了!”

        于冰见李毅他们都认同了自己的话,也低头叹息道:“谁说不是呢!一个邱祥峰,把我们广陵给害惨了啊!”

        薛雪忧虑道:“那如何是好?国库里没有钱,这制碱厂的改革工作怎么开展呢?”

        于冰道:“薛市长,你且莫急,我会想办法的,李主任刚才说得好,这钱啊,跟女人的乳.沟一样,挤一挤,总会有一点的。要不这样吧,我先想办法,从别的项目资金里挤出五百万来,你先拿去用,后续资金,我再想办法。”

        薛雪道:“五百万?能做什么用啊?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李毅笑道:“蚊子腿也是肉嘛,薛市长,先接下来吧,有总比没有的好,有了这笔钱,先启动制碱厂改革项目,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江首长可还在江州看着呢!制碱厂的改革,不能再拖了。”

        任如忽然问了一句话:“于局长,那邱祥峰是怎么挪用两亿元公款的?这不是太奇怪了吗?这么大宗的金钱额度,就算他是市长,也不可能一次性挪用走吧?”

        于冰端起酒杯,一干而尽,说道:“姓邱的早有预谋,趁着春节放假值班的时候,擅自进入财政局,用他的市长身份,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国库,盗取了单位的支付令和印鉴,然后分批次转走了两亿元!”

        易甜甜道:“上次纪检委和检察院的同志已经下来调查过了,那些钱,的确都转进了姓邱的几个账号里面。”

        李毅道:“那这些钱呢?没有追回来吗?”

        易甜甜道:“他怎么可能还会留在账户里面啊!早就转移走了,听说他在澳门的赌场里一掷千金,连眼皮都不带眨的。真是十足十的赌徒啊,一输就是两个亿!”

        李毅道:“两个亿都输光了?他别的账户里都没有钱了?”

        易甜甜道:“没有,全部输了!”

        李毅道:“易小姐对邱祥峰的事情,知之甚详啊!”

        易甜甜笑容一滞,随即笑道:“啊唷,我哪里知道他的事情啊,这些都是纪检委和检察院的同志们调查出来的,我也只是听说罢了。”

        于冰严厉的瞪了易甜甜一眼,易甜甜理智的收起了话痨的毛病,接下来的宴会中,她就变得沉默寡言了,只是时不时的用媚惑的眼神来引诱李毅。

        一时酒席散去,李毅等人便即离开。

        薛雪要回市里处理公务,李毅和任如回到住处。

        任如说道:“李主任,这里面有问题。邱祥峰不可能一个人独吞两个亿!他也不可能一个人转移走这么大笔钱,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李毅沉吟道:“你我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上次的调查工作,纪检委和检察院的同志们,怎么就没有找出可用的线索来呢?”

        任如道:“罪犯很狡猾,隐藏得很深,手脚做得很干净!”

        李毅道:“我也起疑心啊。广陵市财政,向来是由杨文天说了算,这忽然之间,被邱祥峰卷走两个亿!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事情很凑巧啊,邱祥峰在澳门豪赌之时,我恰好在那边度蜜月,看到了他疯狂的一幕,但那种赌法,虽然输得很惨,也不至于输了两个亿啊。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任如道:“李主任,要不要抓住那个易甜甜,对她进行审问?我觉得她应该知道不少事情,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李毅道:“先不要打草惊蛇。任如,你去查一下,春节前后,广陵市里有什么人出入过澳门或是香港。”

        任如道:“这个不难查清楚,我这就去查。”

        两个小时后,任如就把相关的查询资料打印了回来,交给李毅过目。

        广陵市去港澳旅游的人并不多,春节期间出入过境的人就更少了。

        李毅和任如仔细研究了这份名单,从中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名。

        这个人名叫易方正。

        李毅报电话给薛雪,要她通过内部系统,查询这个人的资料。

        薛雪很快就反馈回来,这个易方正,正是易甜甜的哥哥!

        继续追查这个易方正,发现这个他一直就在澳门打工,只有在去年元旦和过年的时候回来过,而这两次时间,也正好是邱祥峰出入澳门的时间!

        可以这么说,邱祥峰去澳门参赌,跟这个易方正有关系!

        李毅看着这些资料,心里有了大致的计较,说道:“任如,有我预感,这个易方正,跟这两个亿,还有邱祥峰之死,有着直接的关系!”

        任如道:“那我们要不要立即采取行动?以免夜长梦多啊!”

        李毅道:“只要抓住了这个易方正,就不难牵扯出其它案犯来!嗯,任如,你继续留在广陵,密切监视易甜甜姐妹和于冰等人的动向,有事就找薛市长帮忙,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任如道:“李主任,你一个人去澳门?会不会太危险了?”

        李毅笑道:“我会带人去的,你就不必为我操心了。你在广陵也要小心,这些人为了贪财,可以杀掉一个邱祥峰,难保他们不会再杀人,你一定要多加留意。”

        任如道:“放心吧,我有危难,会向当地部门求救的。”

        事情这么快就有了进展,令李毅十分振奋,当即准备回江州,再从江州转道澳门,这样可以不必引起广陵市相关人员的注意。

        制碱厂的改革工作,已经启动,虽然暂时只有一千五百万的资金,但对前期来说,还是足够了。

        制碱厂的改革,早就形成了详细的方案,李毅在这里也只是起到一个督导的作用,把手中的工作交给薛雪去做,便打道回江州了。

        回到江州,李毅来到医院看望江兆南。

        江兆南休息了两天,气色好了不少,宽敞干净的特护病房里,首长正在看书,见到李毅进来,问道:“广陵的事情都办妥了?”

        李毅道:“出了点岔子。”

        江兆南放下书本,摘下老花眼镜,问道:“怎么了?”

        李毅道:“广陵财政被贪污了两个亿的资金,现在的广陵国库,基本上是空的。”

        江兆南道:“这个,我已知晓。是邱祥峰挪用赌博了吧?”

        李毅道:“首长,没有这么简单。”把自己发现的问题说了一遍。

        江兆南道:“另外有人挪用了这笔巨款?却找邱祥峰当替死鬼?”

        李毅道:“邱祥峰好赌,这一点在广陵官场人尽皆知,平素下去视察工作,每到晚间,就要跟下属们在宾馆开房聚赌,这既是邱祥峰的爱好,也是他聚财的手段。那些想巴结讨好他的人,就趁机在牌桌上把钱输给他。这比明着送礼要好得多,可以掩人耳目。但邱祥峰一直都是小赌小闹,从来没有去澳门参过赌,直到去年元旦时,才跟一个叫易方正的人去了澳门。也就是在那一次,邱祥峰输惨了。”

        江兆南道:“于是他就大胆的挪用国库钱款?想到澳门去翻本?结果全给输了?”

        李毅道:“邱祥峰这两次澳门之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究竟输了多少钱,又在国库挪用了多少钱?这都是一个谜,现在只有找到易方正,才能解开。首长,我想到澳门出一趟差,把这个谜底揭开!”

        江兆南道:“你去不合适,叫徐良益同志另外派人去就行了。”

        李毅道:“首长,这项工儿是您交给我做的啊。何况我对澳门比一般的同志要熟悉,我在那边还有另外一项重要的工作呢,也有一些人脉,我去的话,可以更好的展开行动。”

        江兆南沉吟道:“李毅,我实在不愿意看到你再去冒险啊!”

        李毅道:“多谢首长关心,我会小心在意,一定完整无缺的回来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