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九章 良将难求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九章 良将难求

    作品:《官路弯弯

        薛雪惊喜交加,情不自禁的抓住李毅的胳膊,问道:“李毅,你没骗我?”

        李毅笑道:“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www.00ksw.org”

        薛雪道:“你刚才不说是,政治家最应该学会的就是说谎吗?”

        李毅呵呵笑道:“你学得倒是挺快的啊。我们两个之间,不谈政治吧?六千万是这么来的,其中一千万是中央的拨款,另外五千万,是我从杨文天那里替你要来的。你有了这六千万,足够做很多事情了,不只是制碱厂的改革工作,你还可以用这笔钱来做其它事情,如此一来,你在江州的威信也就可以树立起来了。”

        薛雪道:“我堂堂市长,却要靠钱来树立威信?这是不是很失败呢?”

        李毅道:“不。这世界上的权力,无非两种,一种是对钱财资源的掌控,另一种,就是对人力资源的掌控。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有权有势,有钱有势。有钱,有权,都是掌控资源的一种能力。你是市长,就有了掌控钱和权和能力。但这种能力,还是要靠你自己去争妈和掌控。因为资源是有限的,但争夺的人却有很多。你最终能不能控制住这两种资源,能控制住多少,就要看你的手段和能力了。”

        薛雪道:“李毅,这么高深啊。我感觉你把当官的道理都给说透了。”

        李毅笑道:“我只是把当官的道理给俗化了。往大了说,那是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和民族建功立业。往小了说,就是一份工作。但通俗一点说,当官,就是为了追求更大的权力!”

        薛雪道:“照你这么说,我们当官就是为了掌权?”

        李毅道:“你可能不会同意我的看法。但是,你要明白一个道理,你的理想再高,你的心气再大,如果你手里没有权力,你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做不到。你觉得我对国企改革很有一套,对不对?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市民,或是一个普通的机关干部,我的这些想法,能实现吗?就算我说出来,谁会听?谁会去执行?今天,我若不是扛着国家企业改革办主任的头衔,今天的大会轮到我来主持吗?我的这些理念和设想,能付诸实现吗?”

        薛雪默默的点点头,表示同意李毅的意见。

        李毅道:“薛姐,杨文天现在被我们掌握了,虽然他不会十分相助,但在一般的问题上,还是会相助于你,只要你善加利用好这颗棋子,你在广陵很快就可以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李毅,谢谢你,你为我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让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薛雪看着李毅的双眼,真诚的说道。

        李毅笑道:“真打算谢我啊?那就亲我一口吧!”

        薛雪俏脸一寒,说道:“行啊,先把林馨妹妹喊过来,让她做做个见证吧!”

        李毅挥了挥手:“太没情趣了你!你不想亲我,你一直抓紧我的手做什么呢?”

        薛雪啊的一声,连忙松开了李毅的手,一张粉脸变成了通红,说道:“李毅,你别乱想啊,我刚才只是太高兴了。”

        李毅嘿嘿一笑,看着薛雪离开。

        回到下榻的宾馆,李毅住的房间在七楼,江兆南和他的随行团队住在八楼。吴东方等江南省来的人员,都在七楼。

        李毅经过吴东方的房间时,吴东方的秘书甘明杰走了出来,说道:“李毅同志,吴省长有请。”

        李毅哦了一声,问道:“吴省长找我有什么事情?”

        甘明杰**的答道:“你自己进来问问不就清楚了?”

        李毅心想,看这甘明杰的神情,分明就是在这里等着我回来呢,他有什么事情找我呢?

        吴东方的这个秘书,跟李毅一直不太对付,见李毅站着不动,便不耐烦的催了一句:“李毅同志,快进来吧!吴省长有事找你!”

        李毅道:“对不起啊,麻烦你跟吴省长说一声,江首长找我,我得先去向他汇报工作。我回头再来听吴省长的训示吧!”

        甘明杰道:“李毅同志,这不会是你的借口吧?”

        李毅蹙眉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甘明杰阴阳怪气地说道:“李毅,你是不想见吴省长,所以故意编个借口,不肯进来吧?”

        李毅沉声道:“我有那么无聊吗?吴省长是我的上级领导,他召开我,我岂会无故推搪?”

        甘明杰道:“你还知道吴省长是你的上级领导啊,我还以为你早就得意忘形了呢!”

        李毅走了两步,闻言驻足道:“甘秘书,我可以告你诽谤罪!论行政级别,我比你要高!你这态度,是对待上级领导的态度吗?”

        甘明杰理亏,但他仗着是吴东方的秘书,上任以来一直优越感十足,看着下面那些地市级和厅局级领导,一个个装得跟孙子似的,好话一箩筐,又是送钱又是送礼品,就是为了让甘明杰安排时间见吴东方一面。

        长期如此下来,甘明杰养成了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这种优越感的膨胀,让甘明杰摆错了自己的位置,在李毅面前也是自觉高人一等,说话行事向来是颐指气使。

        殊不知,他打错了如意算盘。在李毅眼里,他甘明杰就跟狐假虎威里面那只狐狸一样,虽然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却只是一个花架子,不值得一提。他都以为别人害怕他时,却不知别人只是在害怕他身后的那只大老虎。如果有一天,这只老虎不能再咬人时,或者这个狐狸不再得宠时,他会死得十分凄惨!

        李毅一则看惯了这种人的嘴脸,二则,还真没有把这个甘明杰放在眼里过!因此,完全没把他的话当回事。

        甘明杰不甘认输,继续说道:“李毅,你现在就在这里,先进来听听吴省长的谈话,你再去找江首长不迟。”

        李毅冷冷的道:“首长的工作重要,还是吴省长的工作重要?甘秘书,你是不是犯糊涂了?连个轻重主次都不分了?”

        说着,李毅就大步往前走了。

        甘明杰怨恨的喊了一声:“李毅,你如此无视吴省长,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但李毅却是越走越远,连头都没有回一个。

        甘明杰气得嘴都歪了,走进房间。

        吴东方坐在沙发上,见到甘明杰进来,说道:“你不必说了,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

        甘明杰道:“吴省长,这个李毅好大的派头啊!居然连您的召见都敢不来!”

        吴东方沉声道:“去看看,李毅是不是真的去了上面。”

        甘明杰点头,表示明白,刚刚出来,就看到杨文天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似想进吴东方的房间。甘明杰刚才进来得紧,忘记了关门,杨评文天已经探进来半颗头脑袋,在那里往里面探。

        甘明杰伸手一档,说道:“你是谁?这里不通进来,快走开!”

        “甘秘书,你好,我是广陵市委书记杨文天,来找吴省长汇报工作,麻烦你给我通报一声。”杨文天微笑着说道。

        甘明杰低声道:“吴省长这几天精神头不太好。不见客。”

        杨文天笑着掏出一个信封,趁人不备,飞快的塞入甘明杰的西服口袋里,说道:“麻烦甘秘书给我通传一声,见与不见,都由吴省长决定吧?吴省长若是不见我,我立马掉头就走,绝不为难甘秘书。”

        甘明杰伸手掏出信封,放在手里轻轻一捏,再微微一掂,便知道这里面大致有多少钱了,作势往杨文天怀里让:“吴省长很忙,真的没有时间。杨书记,要不您改天再来吧?”

        杨文天此次来找吴东方,也是探口风来了,另外也想修补一下同吴东方的关系。杨文天是个掌权掌惯了的人,不想自己永远受制于李毅和薛雪,今天中午被李毅拿捏一番,既大失颜面又大损金钱,他回去后越想越窝火,于是,就想来找吴东方,看看还有没有弥补的机会。

        见甘明杰退回信封,杨文天并没有接,也没有气馁,他坚信,这个世界上,真正见钱不眼开的人,还没有几个,只是价码的大小问题。

        杨文天再次掏出一个信封来,和那个信封一起,塞回甘明杰的口袋里,低声说道:“类请甘秘书通传一声,杨某感激在心。”

        这时,吴东方早就听到外面的人声了,说道:“明杰,怎么回事?”

        甘明杰便走进去禀报道:“省长,杨文天同志求见。”

        吴东方道:“让他进来吧。”

        甘明杰再次走出来,请杨文天进去。

        杨文天对甘明杰道了声谢谢,整理一下衣领,迈步走了进去。

        吴东方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冷冷的看着杨文天。

        杨文天略微弯下腰,站在吴东方面前,说道:“吴省长,您好。我请罪来了。”

        吴东方冷笑道:“罪?你何罪之有啊?”

        杨文天道:“吴省长,我有罪,我就是为了向您请罪来的,请您处分我吧!”

        吴东方道:“处分你?你现在可是首长跟前的大红人,我吴东方长了几个胆子,敢去处分你啊?”

        杨文天的冷汗刷刷的就下来了,说道:“吴省长,我跟首长之间没有什么事情啊,那都是误会,真的是误会呢!省长,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什么胆子啊,哪敢去得罪首长啊!真的是吴会。一切事情都是何家搞起来的,我女儿已经跟何家取消了婚约,我也跟何家断绝了来往。还请省长看在我以前忠心效劳的忠诚上,饶过我这一回。”

        吴东方道:“饶?不敢当啊!你杨书记能饶过我就算不错了!你有首长罩着你呢,哪个敢动你?嘿嘿,出息了啊!”

        杨文天道:“吴省长,我……”

        “出去!”吴东方忽然疾言厉色的喝了一声。李毅带给他的火气,他正愁无处发泄呢,正好一股脑儿全撒在杨文天身上了。

        杨文天也是一方诸侯呢!低声下气前来陪罪,结果受了一肚子气,当场不能发作,只得强行忍下,扭头走了出来,房门关上的刹那,隐约听到吴东方骂了一句:“什么玩意!”

        杨文天只觉一股气血直冲脑门,捏紧了拳头,然后又缓缓放松,轻轻一叹,耷拉着脑袋,慢慢走了。

        再说李毅,他确实要向江兆南汇报制碱厂改革的进展工作,但也没有他说的这么紧急,他之所以对甘杰明这么说,只不过是想借江兆南杀杀吴东方的锐气,也打击一下甘明杰的傲气而己。

        李毅来到八楼,向江兆南首长汇报了制碱厂改革工作,呈递上改革方案。

        江兆南认真的看了看那份方案,说道:“李毅,看你这架式,一千万不够花吧?”

        李毅笑道:“钱财之事,我自有办法。”

        江兆南微笑道:“好啊,像你这么省心的良将,实在是难求啊!”

        李毅关心的问道:“首长的身体好些了没有?”

        江兆南缓缓摇头,说道:“我对你可以说真话啊,我这腰背还是很痛。”

        李毅道:“请首长保重身体,先行回京疗养吧!”

        江兆南道:“出来一趟不容易啊!就这么回去,不太合适。”

        李毅道:“首长,广陵的条件比较一般。我恳请首长暂回江州,在江州休养两日,广陵之事,交由我来处理,等这边事情一了,我再陪首长前往南方省。”

        江兆南笑道:“你啊,比我的秘书和秘书长还要啰嗦,还要管人啊!”

        李毅道:“请首长保重身体,您的身体,牵挂着十几亿百姓的幸福呢!”

        江兆南指了指李毅,呵呵一笑:“行,有你在广陵盯着,我也就放心去江州休息两天。李毅,这两天里,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你一定要完成。”

        李毅恭敬的道:“请首长示下。”

        江兆南沉声道:“给我查清楚邱祥峰之死背后的真正原因!”

        李毅讶道:“邱祥峰?不是摔死在澳门的吗?还有何内幕不成?”

        江兆南道:“没有这么简单。李毅,你曾经在纪检委工作过,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出真正的原因来。”

        李毅道:“首长,这查案的事情,轮不到我来管啊!”

        江兆南道:“能者多劳,李毅,你就不要再推辞了!你的老部下任如同志会下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