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六章 勾心斗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六章 勾心斗角

    作品:《官路弯弯

        这里的茶楼很一般,不管是茶还是环境。www.00ksw.org这让李毅想起池栩的茶道来,品味茶也要看心情和泡茶之人啊!

        李毅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便微微摇头,将杯子放在茶桌上,轻轻一叹。

        杨文天问道:“李老弟,这茶不合口味吗?”

        李毅轻轻唉了一声,说道:“这人心情不好,喝什么都味同嚼蜡啊!”

        杨文天道:“李老弟有什么烦心事情?说出来,我帮你参详参详。”

        李毅道:“烦人哪,还不是为了那个制碱厂的事情!”

        杨文天道:“制碱厂?这跟李老弟有什么关系啊?”

        李毅见他入毂,心里暗自一笑,说道:“首长封了我一个国家经贸委国企改革办公室主任的官衔啊!”

        杨文天笑道:“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李老弟,恭喜,恭喜啊!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李毅端起杯子,跟杨文天轻轻一碰,端到嘴边,没有喝,却先叹了一声:“难哩!身兼数职,固然位高权重,但这肩膀上的担子也很重啊!眼下,就有一桩十分棘手之事,亟需解决!”

        杨文天果然顺着李毅的思路问道:“何事?”

        李毅轻轻喝了一口茶,说道:“要我帮助你们广陵,把制碱厂盘活。”

        杨文天喜道:“这是大好事啊!李老弟在江州的国企改革,那可是风生水起,有声有色,得到了首长的一致赞扬啊!有你来替咱们广陵市把关,我相信咱们的制碱厂改革,肯定可以获得成功。”

        李毅道:“我多冤哪!平白无故的,要替你们广陵当差!当的还是苦差。”

        杨文天道:“能者多劳嘛,首长既然选中了李老弟,足以证明你有过人之能啊。李老弟,你放心吧,我会帮助你的,不管你要什么,要人要物,我都全力支持。”

        李毅道:“这本来就是你们广陵市的工作,你不支持谁来支持啊!哎,杨书记,你们广陵之前就没有进行过国企改革吗?”

        杨文天道:“有,怎么没有啊,咱们市里还专门成立了国企改革办公室呢!不过,这成效不显著啊,改革一家,亏损一家,倒是有几个小企业,破产拍卖之后,反倒被人家经营得有声有色。制碱厂是大厂啊,不管是改革,还是破产拍卖,这都是一件大事。市里意见不统一,也就一拖再拖。”

        李毅暗自寻思,制碱厂改革是江首长关心的项目,这个厂一定得救活才行。杨文天说的话多半是屁话,谁都知道,广陵市里,杨文天就是一言堂,有什么意见不能统一呢?分明是觉得制碱厂的摊子太大,担子太重,不敢轻易下手罢了。他想清闲自在,李毅却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沉声说道:“杨书记,现在中央和省委都很重视广陵制碱厂的改革。你们广陵市必须全力以赴,支持本次改革!”

        杨文天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李老弟,你有用得着我们广陵的地方,只管开口。咱们市里那个国企改革办公室的人马,全部归你调动。”

        李毅微微一哂,心想自己现在是经贸委国企改革办公室主任,有权力领志各省市的国企改革办公室,需要你在这里故做大方,乱送人情吗?你就算不说,你们广陵的国企改革办公室的人马,还不得乖乖听我号令?不行,得狠狠敲这家伙一笔才行。

        “杨书记啊,多谢你的支持啊,这样我心里就有底气得多了。嗯,制碱厂的改革,我要求你们广陵市拨付五千万的改革资金,这个小数目,不成问题吧?”李毅嘿嘿一笑,看着杨文天的双眼,认真的说道。

        杨文天脸色如常,眼神也没有闪躲,只是微微一笑。

        “五千万?就为了改革一个快要倒闭的制碱厂?”杨绵绵一直听着父亲和李毅的谈话,礼貌的没有插嘴,这时忽然惊叫一声:“这也太多了吧?”

        李毅道:“杨小姐,五千万,对个人来说,那的确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对广陵市来讲,就是你父亲签个字的事情。”

        杨文天道:“这个,我可不好做主啊,财政向来是政府在管,市府那边不知道有没有这个预算啊!而且这么大笔钱,只怕市长办公会也不好专擅,还得上市委常委会议进行讨论,这个程序走下来,没有一两个月,只怕成不了事,何况结果还未知呢!”

        李毅早就料到杨文天会推搪,只是没想到他推搪得这么理直气壮,还这么有水平。不但拿市长办公会来当挡箭牌,更把市常常委会议也抬了出来,却把他本人摘了个一干二净。

        李毅嘿嘿一笑:“杨书记,我可听薛市长说起过,在这广陵城里,一切事情都得你做主,由你说了算。财政一支笔,那是掌握在你手里啊!就算是薛市长签的字条,若没有你杨大书记的印章,广陵市财政局还是不放款下去呢!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种没有营养的太极拳,就不必耍了吧?”

        杨文天不由得眯起了双眼,自己小看了李毅啊!这个人看上去年轻,其实十分老练,今天的谈话,完全是李毅牵着自己的鼻子在走,李毅这是故意把自己绕进去啊!

        李毅的话,既点明了杨文天对待薛雪的恶劣态度,又问杨文天要那五千万的改革资金。

        杨绵绵道:“一个破厂,值那么多钱吗?就算是卖掉,只怕也卖不出这个价钱来吧?搞个改革,就要花五千万?这未免太久了吧?”

        李毅一瞪眼,喝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杨绵绵嘟起嘴巴,冷哼一声,扭了扭身子,站起身来,说道:“爸,我走了。”

        杨文天严厉的道:“坐下!李老弟说得没错,我们大人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小丫头片子,不知轻重!李老弟是爸的恩人,也是我们全家的恩人,叫你来,是陪李老弟喝茶致谢的,你扳着一张臭脸给谁看呢?”

        杨绵绵不痛快的坐下来,鼓起两只大大的卫生球,向李毅瞪眼。

        李毅淡淡地道:“如查杨书记实在为难,那就算了吧!”

        杨文天暗自松了一口气,心想李毅还是挺上道的啊,几句话说下来,就打退堂鼓了,这也太容易打发了吧!看来还是太年轻啊!嘴上没毛,办事不牢,首长把这么一个二十啷当的年轻小伙子放在国企改革办这么重要的位置上,能整出什么大动静来?

        “多谢李老弟的体谅啊!李老弟,你现在是国企改革办公室的主任啊,这中央财政的款子,还不是由得你来拨付?咱们广陵是个小地方,经济水平也低,五千万对咱们来讲,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对中央财政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啊!”杨文天拍起李毅的马屁来。

        李毅心想,你这个老狐狸,不但不给我钱,还想让我从中央财政拿钱出来补贴你们广陵?做你的清秋大梦吧!

        杨文天正自得意,听得李毅缓缓说道:“杨书记,你们广陵的情况我都清楚了,回头我会向首长叙职,把你说的话如实转告首长,请求首长的裁夺。说不定首长对你们广陵格外开恩,会拔一笔大款子下来也不一定啊!谁叫你杨书记跟首长的关系这么铁呢?你女婿挡了首长的道,女儿结婚广纳红包,首长都没有怪罪下来,现在只不过是抗命不遵,舍不得拿出五千万而已,想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杨文天额头上的冷汗刷的一声就汩汩往外冒,他连忙说道:“李老弟,李老弟,这个,这个事情,还可以慢慢商量嘛!”

        李毅嘿嘿一笑:“还有得商量?”

        杨文天这才明白,自己还是小看了李毅啊!

        李毅年纪虽轻,但论处事,斗心眼,样样精通!

        杨文天虽然在官场厮混了几十年,还是没能玩过李毅。

        李毅这人,看上去温和平静,文雅俊挺,但其内心却无比的强大和灵活,想跟他玩小心眼,杨文天还不够格!就连吴东方这样成了精的人,在李毅面前都讨不到好处去,何况是杨文天这路货色?

        李毅若是想整他,那真是分分钟的事情,之所以暂时饶他一遭,只不过是想在他身上挖掘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出来罢了!

        杨文天想耍李毅,结果被李毅耍得团团乱转,一听李毅这意含威胁的话语,杨文天就彻底没撤了,刚才那点傲气和脾气,都被李毅抬出来的江首长给打压了下去。

        笑话!江首长对他杨文天会另眼相看?才怪!

        这次闯下这么大的祸事,若不是李毅居中调停,帮忙解决,他杨文天这会儿早就被纪检委的同志请去喝茶了!

        “好商量,好商量嘛,李老弟,我们都以兄弟相称了,还有什么事情不好商量呢!”杨文天赶紧给李毅的茶杯倒满了茶,说道:“李老弟,五千万确实有些多啊,这叫老哥我好往为难,要不这样,两千万!我现在就可以拍板做主!”

        李毅顾左右而言他,说道:“杨小姐今年芳龄几何?”

        杨绵绵微微一怔,说道:“二十一。”

        李毅道:“二十一,芳华正茂啊!真是叫人羡慕呢!今天的婚事泡汤了,不要紧,只要你老爸还在这个位置上,凭你家的家世,再加上你的容貌,要找到一个更好的对象,也不难。”

        杨绵绵得意的扬了扬头,心里头甜滋滋的,说道:“你这是在夸我长得漂亮吗?”

        李毅点头一笑:“当然,很漂亮。”

        杨绵绵道:“其实,你也长得很帅气呢!我见过这么多当官的,就你长得最帅气!”

        李毅哈哈大笑,指着杨绵绵,对杨文天说道:“听到没有?你女儿可比你这个当爸爸的会说话啊!”

        李毅的言外之意,杨绵绵这个未经世事的小妮子听不出来,但杨文天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

        李毅明着是在夸杨绵绵,实际上是在敲打杨文天呢!

        杨绵绵自身条件的确很傲人,但如果没有杨文天这座靠山,杨绵绵自身条件再好,也难找到比何坤更有钱势的对象了。而如果杨文天有一天被双规或者双开了,甚至锒铛入狱了,那杨绵绵还有什么可以傲人的资本?

        李毅这番题外话,却戳中了杨文天最柔软的内心深处。

        可怜天下父母心,哪个为人父母者,不一心一意为自己的儿女打算?

        杨文天不得不对李毅又高看了两个等级!厉害人物啊!

        杨绵绵还在开心的笑道:“李大哥,你要是不凶的话,还是挺有男人魅力的呢!肯定能吸引很多女孩子喜欢你。”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你刚刚还跟别的人男人在婚礼上呢!现在就对我抛媚眼了?这女人的心,也太善变了吧?

        杨文天轻轻一拍大腿,说道:“李老弟,三千万!怎么样?我做主了!”

        李毅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和杨绵绵聊天:“是吗?我也一直这么认为。我老婆就是被我的个人魅力所吸引,给我骗了过来。”

        杨绵绵笑道:“你都有老婆了啊?真看不出来,你年纪不大啊!”

        李毅道:“结婚早也有好处啊,将来人未老,孩子就长大成人了。呵呵。你也得抓紧了,趁着你父亲现在还当着大官,把自己给嫁出去,可以找户好人家!”

        杨文天咬了咬牙,说道:“李老弟,四千万!真的不能再多了,咱们广陵是个穷市啊!四千万已经是太多太多了!为了一个制碱厂的企业改革,投进去这么多的钱,真是有些不值呢!”

        李毅还是不理他,向杨绵绵道:“杨小姐,你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吗?”

        杨绵绵道:“我不这么认为,一个人的终生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的,不能靠家世和背景来达成。俗话说有情饮水饱啊!”

        李毅笑道:“你可以去争取自己的幸福吗?如果真的可以,你就不会跟何坤结婚了吧?”

        杨绵绵沉默了。

        杨文天终于下了决心,说道:“好好好,李老弟,五千万就五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