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四章 再议!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四章 再议!

    作品:《官路弯弯

        江兆南微微一讶,问道:“黄秋艳的墓?谁人动的?为什么要动?”

        林馨道:“不太清楚,首长,要不要去看看?”

        江兆南道:“我此来广陵,是为考察国有企业改革来了,岂能因为这些琐事分身?罢了,可能是她的亲人吧!”

        林馨道:“首长,你忘了?黄秋艳没有亲人啊!她没有丈夫,也没有子女,孤苦一世呢!死后也不得安宁,还要被人搔扰。www.00ksw.org”

        江兆南的脸色微微一变,脸现迟疑之色。

        林馨打铁趁热,说道:“首长,您要是不方便去,就派我去瞧瞧,是怎么回事吧!”

        江兆南缓缓说道:“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一个老故人,她现在去了,死者为大,我就算贵为首长,也理应前去她坟前上三炷清香才对。”叫过吴东方,说道:“吴东方同志,你带大家先去休息一下吧!”

        吴东方道:“首长也累劳了,好好休息两个小时,下午我们再去考察别的企业。”

        江兆南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吴东方见江兆南没有更多的交待,便说道:“首长,关于杨文天,我的处理意见是,暂停一切职务,交由纪检委审查,待情况明朗之后才行发落。您看如何?”

        江兆南淡淡的道:“再议。”

        吴东方便道:“那我等先行告退。”

        江兆南微微点头,说道:“李毅,你留下。其它人都散了吧!”

        吴东方极不情愿的转身,锐利的目光刺向李毅。

        李毅淡然静立,直接无视他的注视。

        其它人相继散去,江兆南看了林馨一眼,笑道:“你也去休息吧,把李毅交给我用一下。”

        林馨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对着李毅做了个OK的手势。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李毅说道:“首长,坐我的车去吧。”

        江兆南并没有因为李毅知道他的行程而惊讶,在他心里,李毅就是这种人,领导想到什么,李毅早就想到领导的前头去了。

        一车四人,绝尘而去。

        来到万寿园,丁雪松带头,领着首长和李毅往黄秋艳的坟墓而去。钱多则在身后警卫。

        新坟是现成的,骨灰已经移了过来,还没有盖土,新的墓碑也还在制作之中。

        丁雪松先走过去,把所有的工人都支开,然后再请江兆南和李毅过去。自己则识趣的跟钱多在两头警卫。

        李毅说道:“首长,黄秋艳同志以前的墓地很小,是由制碱厂出资购买的。”

        江兆南似乎没有听到李毅的话,他紧紧看着墓穴里的那就个黑色的骨灰盒,眼睛早已湿润一片。

        “首长,您没事吧?”李毅关切的问道。

        江兆南略带哽咽道:“没事,谢谢你,李毅!”

        李毅道:“首长,这是广陵杨书记和薛市长的意思,是他们找到了黄秋艳同志的墓,然后安排了这次迁移。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

        江兆南微微点,说道:“李毅,你知道我为什么独独带你过来吗?”

        李毅恭敬地道:“愿闻其祥。”

        江兆南将目光移到无尽的太空,微微一叹,说道:“黄秋艳同志是我的初恋情人。”

        李毅早就料到黄秋艳同志跟首长的关系不同一般,但没有想到居然是首长的初恋情人,有些惊讶,也有些受宠若惊。

        首长跟自己说这些特私密的事情做什么呢?

        江兆南缓缓说道:“她比我小,小很多。你别以为她是我的初恋情人,就觉得我跟她是青梅竹马。事实上,我认识她的时候,我已经快三十岁了,她才十六岁。”

        李毅心想,首长差不多三十岁才找到初恋,这可真够发育迟缓的啊!那个年代的人,不会都这么迟钝吧?

        江兆南道:“你别腹诽我!我年轻时,一心求学,从来没有想过男女之间的私情,直到遇到黄秋艳同志。往事不堪回首啊!当时,她还是一个刚刚从学校出来的黄毛丫头,扎着两条小乌黑的辫子,走起路来,两条辫子一甩一甩的,很是诱人,每天,她都这样甩着辫子去制碱厂上班——他父亲死得早,她顶了她父亲的职。”

        李毅知道江兆南是在倾诉,每个人都会有隐秘,就算是再高的官也不能例外。但高处不胜寒,官位越高,就越缺少倾诉的机会。

        “当时我是来制碱厂公干的,不会在这里呆多久。”江兆南陷入了回忆之中:“一天清早,我站在厂门口,看着她从晨曦里走过来,对着我笑了笑,刹那之间,我觉得眼前盛开了无数的鲜花,阳光是那么的灿烂,空气是那么的清新,我似乎还能嗅到她身上的皂香。”

        李毅微微一笑,心想这样的场景的确很动人。

        “她嫣然一笑,对我说了一句话:喂,你是上面的研究员吧?——这句话我至今铭记,她说这话时的神情,仿佛还在我眼前……”江兆南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李毅将一块手帕递了过去,默默的没有说一句话。

        江兆南道:“我们好上后,我要带她回去结婚,但我家里人不同意,因为她只是一个工人的女儿,还没有了父亲!我不惜违背父命,要留在制碱厂工作,和她一起组建家庭。但她忽然之间变得十分绝情,说已经找到的新的爱人,马上就要结婚了。”

        李毅轻轻一叹:“她在骗你,她只是不想耽搁你的前程。”

        江兆南道:“李毅,你比我明白啊!我当时是陷入了情网,根本就不能理解到这一切。我去京城工作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家里给我安排了一场婚姻,一场让我不能拒绝的婚姻。结婚之后,我忠于妻子,更加没有来找过她。”

        李毅心头巨震,明白江兆南为什么要喊自己过来,跟自己说这个故事了。

        江兆南道:“十年前,我陪首长来广陵视察国有企业,无意中见过她一回。岁月的刻刀,改变了我们两个人的容颜,却无法改变我们那种熟悉的眼神。那天,她对我说了一句话:你的离开是正确的,你当初为了我留在厂子,说不定今天就跟我一样,是个老工人了。我问她:生活好吗?家庭好吗?她回答我说:一切都好,丈夫对她很好,儿子也很孝顺。”

        江兆南抹了抹眼睛,说道:“直到那一天,她都还在骗我!”

        李毅扭过头,也为这个故事感动了。

        这就不难理解了,江兆南听到黄秋艳没有结婚,没有子女时,那种表情是何其的震惊!

        黄秋艳这个痴情女人,带着她对江兆南最深情的爱恋,骗了他整整一辈子,也守候了这段爱情一辈子。

        这是一种怎样深情的爱?

        江兆南忽然跪倒在黄秋艳的骨灰盒前,抓起一把黄土,洒向骨灰盒,深情的呼唤了一句:“秋艳,你骗我骗得好苦呵!”

        李毅心里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因为江兆南此刻的心情,李毅有一种感同身受的痛苦。

        李毅扶起江兆南,说道:“首长,请您节哀。”

        江兆南喃喃地道:“她走了,却让我连一个道歉的机会都没有。”

        李毅道:“您觉得她会需要您的这个道歉吗?”

        江兆南一愣,缓缓说道:“还是你明白啊,李毅!”拿起地上的铁掀,一锨锨往墓里添土。

        李毅要上去帮忙,江兆南道:“不要过来,我能为她做的,也只剩下这点事情了,就让我了了这个心愿吧。”

        李毅看着这个老人挥汗如雨的往墓穴里添土,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小玲,你过得还好吗?”李毅仰头看天,在心里默默的呼唤。

        埋葬骨灰盒的墓穴并不大,但江兆南还是忙了近一个小时,这才做完。

        钱多和丁雪松几次要过来帮忙,都被李毅制止了。

        就让江兆南完成这段感情的埋葬吧!

        回城的时候,江兆南仰躺在车后座上,双手撑着腰,说道:“老啰!不服老不行啰!这腰就快要断了似的。”

        李毅道:“首长,我帮您按按吧!”

        江兆南缓缓摇头,静默一会后,说道:“李毅,前车可鉴啊!”

        李毅神情一凛,说道:“多谢首长提醒。”

        江兆南道:“人生有无数的选择,但又有无数的不能选择。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势必会失去另外一些东西。面对选择,只要你觉得值,觉得无怨无悔便可。”

        李毅道:“首长,我跟您一样,也是不能选择。”

        江兆南笑道:“这就是我喊你过来的原因啊!因为只有你,才能理解我的心情。李毅,这可你我之间的秘密啊!”

        李毅点了点头。

        江兆南的身体的确不行了,经过这大半日身体和精神的双层折腾,他的身子有些虚脱了,回到宾馆的房间后,躺在沙发上,半晌没有动作。

        吴东方等人前来请示下午的行程。

        李毅劝江兆南道:“首长,还是先回江州休养两天吧!这边的工作不急于一时。”

        江兆南道:“没这么严重,今天下午就休息吧,明天再说。”

        吴东方再次请示对杨文天的处理决定。

        江兆南想了想,说道:“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