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三章 拿死人做文章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三章 拿死人做文章

    作品:《官路弯弯

        “首长!首长!您听我说啊,这个事情真不能怨我啊,这是何家所为。www.00ksw.org”杨文天还想给自己争取一下。

        江兆南冷笑了一声,问李毅道道:“你结婚时,收了多少红包?”

        李毅回答道:“没有收一分钱红包。”

        江兆南又问:“你结婚时有多少桌?”

        李毅道:“总共有一百多桌吧!”

        江兆南沉声说道:“这就是区别!”说完,再也不看杨文天一眼,转身上了车。

        吴东方狠狠瞪了杨文天一眼,沉声说道:“杨文天同志!你必须给省委一个交待!”

        杨文天擦着脸上的汗水,说道:“吴省长,请放心,就算我女儿不嫁了,也会把这笔钱给退回去!吴省长,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个事情,我真的不知情啊。这都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我……”

        吴东方摆手道:“我不想听任何借口!回头我再收拾你!”说完,就跟着江兆南走了。

        杨文天虽然是广陵的天,是广陵的皇帝,但在吴东方眼里,他就跟一个无关紧要的棋子差不多。只要这颗棋子无用了,随时可以丢弃!

        官大一级,的确可以压死人!何况吴东方跟杨文天根本就不在一个重量级别!

        杨文天一直以来自诩是吴东方的人,其它同志也都觉得他就是吴东方的人。因为在杨文天的升迁之路上,吴东方对他的影响很大,好几步很关键的升职,都是吴东方帮助他完成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吴东方就是杨文天的福星,如果没有吴东方,杨文天可能就跟那个算命的八字先生所言,碌碌一生,郁闷而终。

        杨文天之所以能在广陵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跟吴东方的支持是离不开的。

        吴东方就像一个优秀的教师,他的子弟满布江南省各地。杨文天只是他众多桃李之中的一颗而已!而且是不太重要的那一颗。不然,也不会连续几年,把他扔在广陵不管。

        江南省是一盘棋,每个市县区,都是棋盘上的地盘,要想赢得这场战争,就一定要多占地盘。

        如果这盘棋上的子,全都是自己的,那自然就赢定了。

        杨文天在吴东方眼里,就是一颗占地盘的棋子。

        广陵市里,大部分干部都是吴东方的门生,杨文天只是其中之一。

        一直以来,杨文天都觉得自己是广陵的主人,是广陵的皇帝,他却不知道,吴东方才是广陵的主人,才是广陵的皇帝,就跟吴州市一样,都是吴东方的地盘,谁要是想威胁到这些地盘,吴东方肯定不会答应,不管对方是谁!

        现在,杨文天的所作所为,被江兆南首长所不耻,首长动了怒,杨文天就难保了。杨文天若是不保,很可能就会威胁到吴东方!

        所以,吴东方心里有了决定,打算放弃这颗可有可无的弃子!少一个杨文天,对他吴东方来说,并没有多大损失,因为杨文天并不是不可替代的,广陵市里多的是人可以提拔。

        “吴省长!”杨文天感觉天地都在塌陷。

        这大喜的日子啊,怎么就变成噩梦连连了?

        何坤等人看着一向耀武扬威的杨文天,被人训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这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

        何父说道:“亲家,不就收个红包吗?怎么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了?刚才那位,是不是中央江首长啊?”

        杨文天苦笑道:“何兄,你眼睛还挺亮堂的嘛!唉,完了。”

        何父道:“那么大的首长,怎么还管小孩子结婚的事情呢!”

        杨文天道:“不是结婚的事情!唉,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听天由命吧!我杨文天何其冤哉!何兄,我这小官多半是难保了,这婚,我看也暂时不必结了,叫宾客们都散了吧!”

        何父沉吟道:“杨书记,事情还没闹到这个地步吧?大不了,把那些官员的红包退回去就行了。”

        杨文天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说道:“行,先这样吧,这婚礼,日后再说吧。”

        何父也有自己的打肯德基,缓缓点了点头。

        杨文天心里明白,江首长对自己有了意见,事情就不单单是这些红包的问题了。人在河边走,岂能不湿鞋?光是何坤家,从杨文天这边拿到的好处就不少,认真查起来,这一块就够杨文天喝上一壶了。

        何父也不是省油的灯,似乎感觉到杨文天要失势了,马上就见风使舵,同意暂缓婚礼,给双方一个缓冲的时间。

        一众领导相继上车。

        李毅经过杨文天身边时,低声说道:“杨书记,只有一个人可以救你。”

        杨文天惊讶的看向李毅,李毅却向前走去了。

        杨文天愣了一愣,马上就反应过来,紧接着李毅走上去,低声说道:“李毅同志,你好,请你救救我。”

        李毅头也不偏地说道:“杨书记,我不能救你。”

        杨文天道:“李毅同志,你刚才跟我说,只有一个人可以救我,是什么意思?”

        李毅道:“你可以去找薛雪同志谈谈,我相信她一定会有办法可以救你。”

        杨文天讶道:“薛市长?她可以救我?这怎么可能?”

        李毅嘿嘿一笑:“信则有,不信则无。杨书记请自便吧!”

        说完,李毅径直上了车,林馨笑问道:“你跟那个姓杨的聊什么呢?把人家侃得晕晕乎乎的。”

        李毅道:“姓杨的大祸临头,我想拉他一把。”

        林馨道:“你救他做什么?”

        李毅道:“我不是为了救他,我是为了帮薛姐一把。”

        林馨道:“他的事情,跟薛姐有什么关系?”

        李毅道:“薛姐在广陵的日子不好过,处处受到杨文天的排挤。现在只有争取到杨文天对她的好感,或许可以改变现状。”

        林馨道:“既然杨文天是薛姐的敌人,把他撸下去,岂不更加一了百了?你还救他做什么?”

        李毅笑道:“丫头,你冰雪聪明,可能想明白个中原因?“

        林馨道:“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给我说说。”

        李毅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前排的丁雪松,问道:“雪松,你说说。”

        丁雪松安排完墓地那边的事情之后,就赶了回来汇报,正好赶上车队出发时回来。

        丁雪松道:“广陵不是杨文天的地盘,而是吴东方的地盘。只要吴东方在,就算杨文天走了,还会有第二个杨文天,甚至第三个杨文天到来。那样一来,薛市长的处境还是无法改善。反之,如果把杨文天拉过来,让他成为薛市长的盟友,那薛市长在广陵就能扎稳脚跟了。”

        李毅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除掉一个敌人,只是少了一个敌人,但敌人还是层出不穷的,拉拢一个敌人做朋友,那不仅少了一个敌人,还多了一个朋友。这样下去,敌人就会越来越少,朋友就会越来越多。这才是制胜之道。”

        林馨笑道:“李毅,你真是太精了!看来,你选择留在基层是选择对了。只有留在这个大染缸里锻炼,才能越来越精明。像我在机关里,就学不到什么真正的本领。连你这样的局,我都无法理解。”

        李毅笑道:“丫头,你就别妄自菲薄了。我这是雕虫小技,说出来就不值一哂了。”

        林馨道:“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一节。李毅,薛姐怎么帮杨文天呢?首长可是发大脾气了,这个时刻,谁还敢为杨文天说话?就算是吴东方,只怕也是爱莫能助。”

        李毅道:“薛姐肯定有关系的。”

        林馨很好奇,说道:“李毅,我还真的想不到,薛姐有什么能力帮杨文天?”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刚才,你跟薛姐说了什么悄悄话?是不是叫丁雪松去办了一件神秘的事情?”

        林馨抿嘴一笑:“李毅,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的确给薛姐出了一招。你猜猜,我们做了什么好事情?”

        李毅道:“能有什么好事情啊,我估计,也就是干干死人勾当呗!”

        丁雪松忍不住笑道:“李书记,你真是神了,这可是夫人吩咐我去做的。我总不能不听夫人的话吧?”

        李毅道:“你们一商量,我就大致明白你们的意思了。薛姐能不能拉杨文天一把,就看你把事情办得如何了。”

        丁雪松道:“您的意思是?”

        林馨道:“我总算明白了,李毅,你是想叫薛姐借花献佛吧?把迁坟的善举,让给杨文天,说这一切都出自杨文天的授意。这样一来,首长若是知道了这一点,就欠了杨文天一个人情。杨文天只需要把那些红包一还,这事情估计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李毅道:“不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林馨摇头道:“这个事情比较悬。首长不一定去看黄秋艳的坟墓啊!”

        李毅道:“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着落在你身上了。”

        林馨道:“怎么又跟我有关系了?”

        李毅道:“丫头,跟我还玩心眼。你既然叫薛雪去做这件事情,就绝对不会让她白做吧?你一定有办法,把首长引到那个地方去的。”

        林馨幽幽一叹,说道:“知我者,李毅也。”

        李毅笑道:“当然啊,若不是知己,若没有几分灵犀相通,咱们能结为夫妻?”

        林馨无奈的一摊手,笑道:“可是,我虽然给薛姐出了主意,但却还没有想到怎么样把首长引到黄秋艳的坟墓上去呢!”

        李毅沉吟了一会,说道:“这死人的文章,自然难做了。咱们既然是要做死人的文章,那这吸引首长去看她坟墓的事情,还得着落在这个死人才行!”

        林馨道:“李毅,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丁雪松道:“李书记最有办法了,这世界上就没有能够难倒他的事情,他一定能想出好办法来的。”

        李毅笑道:“你这个马屁精!我想出来的办法,就是把这个难题交给你来解决!”

        丁雪松呀了一声:“李书记,我人笨啊,这么困难的事情,我真是一点办法没有。”

        李毅道:“胡说!你连她的坟墓都能这么快找到,还敢说没有办法?快快开动你的脑筋想办法!想不到的话,今天中午不许吃饭!”

        丁雪松见李毅说得这么认真,还以为他说真的,吓得不轻,真个冥思苦想起来,说道:“李书记,我倒有一个想法,直接找到江首长,就跟他说,黄秋艳同志的坟墓找到了,问他要不要过去看看。”

        李毅笑骂道:“人才!这叫什么办法?江首长能过去看吗?这样就能吸引江首长的话,刚才在制碱厂里,他早就答应了。”

        丁雪松愁眉苦脸的道:“李书记,你饶了我吧,我真想不到办法了。”

        林馨道:“李毅,你就别卖关子了,说说你的办法,大家参详参详,看看可行不可行。”

        李毅道:“丫头,回头吃午饭时,你找个机会跟首长说一声,就说有人动了黄秋艳的坟墓,叫她死后都不得安生。”

        林馨秀眉轻蹙,说道:“李毅,你想做什么?我真要这么说了,那就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杀人了!”

        李毅笑道:“杀人就杀人呗,置之死地而后生啊!”

        林馨道:“李毅,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你不说清楚,我可不敢随便乱去说。迁坟的主意,可是我想出来的主意呢!江首长要是怪罪下来,那我就吃不了兜着走!”

        李毅呵呵一笑:“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是你的丈夫,害谁也不会害你的。”

        林馨道:“行,那我就这么说了,到时要是出了问题,我看你怎么收场。”

        江兆南等人来到市政府招待所,所有的人都进去,在里面吃了个工作餐。

        薛雪是市长,跑前跑后的张罗,办出了一桌丰富而俭朴的中餐。

        江兆南吃得很满意,直夸食堂师傅手艺好,比起超星级大酒店来,也是毫不逊色。

        林馨趁着首长高兴,吃过饭后,就跑到江兆南身边,说道:“首长,我有下情禀报。”

        江兆南笑问道:“什么情况?说吧!”

        林馨低声说道:“首长,我刚刚得到消息,有人动了黄秋艳同志的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