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二章 该整顿风纪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二章 该整顿风纪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听了,不由得微微一笑,心想这杨家这个女婿,还真是绝了!家里那么有钱,还想着靠老丈人这块金字招牌来赚钱花!这何家人,也真是想钱想疯了吧?

        你何家既然想攀上杨家这棵大树,就要想方设法的保住这棵大树,再在别的地方赚钱啊!现在这样的行为,岂不是杀鸡取卵吗?

        杨文天若是因此垮了,你们何家又岂能独善其身?

        李毅不由得摇了摇头。www.00ksw.org

        贪字跟贫字很像啊!贪字中间那一点,就能把人给害死!

        杨文天听到何坤的声音,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腾的火性起来,大步飞跨到何坤面前,挥拳就往那小子的面门砸了过去。

        杨文天的女儿杨绵绵就在何坤旁边呢,女生外向,真个是有了男人不要爹娘,伸手就来扯杨文天,喊道:“爸,你疯了啊?他是何坤啊!”

        杨文天冷笑道:“我打的就是何坤!”

        何坤捂着被打得红肿的半边脸,吐出一口血星沫子,跳着脚大喊道:“爸,你怎么打我啊!”

        杨文天冷笑道:“你还好意思问!我答应把女儿嫁给你了吗?我答应让你们成亲了吗?我警告你,婚约作废。何坤,绵绵不嫁给你了!”

        何坤道:“爸,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还是在上午那档子事情生气呢?管他那么多呢!他官再大,总不能管咱们结婚的事情吧?婚姻可是自由的,受法律保护的!”

        杨文天伸脚去踹他:“哟哟哟,你还知道谈法律两个字,真是不简单呢!我踹死你!”

        何家父母和杨文天的老婆都在那边陪客人聊天呢,见到这边吵吵嚷嚷的,都起身走了过来。

        “亲家,这是怎么了?”何父打着手背,急声问道。

        杨文天冷笑道:“怎么了?你们何家做下的好事啊!哪个叫你们收红包了?呃?赶紧的,收了多少,一个个都给我退回去,若是少退一分,我就跟你们没完!”

        “亲家,你这是怎么了?这大喜的日子,这是怎么了啊?有事好商量嘛!孩子还小,不懂事,有得罪你的地方,你大人大量,就揭过去算了,不必跟他一般计较。”何母还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笑嘻嘻的出来打圆场。

        杨文天大声道:“听到没有?把红包钱全部给我退回付出,一分都不许留!谁要是敢留一分钱,我就跟他没完!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不能收红包,不能收红包,你们就是不听!”

        何母说道:“亲家,你这是何故啊?儿女们结婚,亲朋好友来的红包,这是天经地义的收入,凭什么要退回去?未必他们家小孩结婚时,我们没有去红包不成?”

        何父见形势有些不对劲,便道:“这红包钱也没有多少,退便退了呗!没什么了不起的。咱家也不差这几个钱。”

        何母道:“哟,这是钱的问题吗?这钱多钱少,都是我们应得的!也是孩子们应该得到的。这是人情来往,正当收入,凭什么退回去?就算亲家你是市委书记,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

        杨文天实在是无颜以对。

        谁说不是这个理呢?儿女结婚,亲朋好友之间人情往来,居然也犯法了?

        问题是,来的这些人中,真正的亲朋好友有几个?大部分都是机关和县区的同志。

        平常时节,一般干部想给领导送礼,还愁找不到好的借口和理由,就算送上门去,领导干部也要看人收钱呢!惟有这等红白喜事,还有生病住院,是送礼收礼的好机会,众人巴不得多送一点礼,好结交权贵人物,而领导们也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着份子钱的幌子,来者不拒。

        这个份子钱,也就是这样被越推越高。

        此等现象,不只广陵独有,也不只江南省独有,在整个国内都有越演越烈之势,中央正是看到了这种形象的危害性,这才不得不出重拳整治,几次三番下了严令,要求各级党政干部严禁以各种形式收受贿赂。

        李毅结婚时,正好赶上中央颁布这一严令,幸好李毅得到消息,及时刹车,采取非常手段,才躲过张晓斌使出来的杀招。

        中央虽然下了严令,但国情之下,往往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该办酒席的照办,该收的红包照收不误。

        像广陵这等偏远地方,所谓山高皇帝远,杨文天就是广陵的天,就是广陵的土皇帝!

        杨文天在广陵的声望,是其它官员无法比拟的。

        杨文天不是广陵人,但幼年随父辈迁居广陵,在广陵长大,成人后也一直在广陵学习和工作。杨家是普通农家,打小生活拮据,母亲省吃俭用,才将杨文天兄弟几个拉扯大。

        杨家兄弟姐妹里,唯独杨文天长得瘦弱不堪,自小体弱多病,看八字的给他算过一卦,说他命中带熬,小命不长,又说他与富贵无缘,是个劳苦相。

        父母都以为这孩子是个废人,对他爱理不理,兄弟几个,他最不受长辈待见。

        正是这种忽视和歧视,让杨文天走上了一条自强之路,这个瘦弱的家伙,在学习上展示出非凡的才华和能力,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一直是班上学习成绩最好的,后来成了全镇头一个大学生。

        那个时候的大学生还是很稀罕的,毕业后就被当地乡政府接收,成了一名国家干部,此后的官路,十分坦荡,一路行来,几乎没有走什么弯路,四十岁年纪,就升任广陵市委书记,并且在这个宝座上一坐就是七八个年头。

        这么长时间的经营,广陵早就成了杨文天的天下。

        在广陵这个地方,普通干部们只知道有市委杨书记,而不知道还有市长和其它副书记。甚至于省委的某些政令,若没有杨书记的点头许可,也是无法畅通下达的。

        杨文天是广陵市真正的土皇帝,不管是从权力还是从许语权上来讲!所有来到广陵任职的官员,要么被排挤离开,要么服从杨文天,跟他结成同盟,成为他杨文天的人。

        薛雪到任广陵市之后,就深感这里的水太深,这个市长不好当。

        不管薛雪下达什么命令,所有人都是阳奉阴违,没有人真正的拿来她的话当回事。

        薛雪深感无奈,知道这样下去,自己惟有两条出路,要么被杨文天给挤走,要么跟杨文天同流合污。

        但这两条路,都不是薛雪想走的,李毅常说她是一个官迷,薛雪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她对当官有着一种强烈的欲.望和渴求。所以,当李毅推荐她来广陵出任市长一职时,她思虑再三,还是答应前来。

        这种想法,也算是一种追求和抱负吧?一个人,不管做什么行业,也不管什么工作,总要有所追求和进步吧?

        在追求更高官位的同时,薛雪也有自己的政治抱负和雄心壮志,她希望看到治下的百姓,能在自己的任期内,生活得越来越幸福。

        简而言之,薛雪想当官,但是想当一个好官。

        想当好官,这个愿望很好,但做起来却太难。

        薛雪不比李毅,没有那么高深的背景,也没有李毅那样的手段,她在官路上的顺畅,一方面得益于她的性别的优势,另一方面,也得益于李毅的助臂。

        从涟水县城的小县长,升到现在的正厅级市长,薛雪完成了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飞跃。而这一切,完全得益于李毅的助力。

        来广陵之前,薛雪怀抱着大志愿,想在广陵大展身手,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也要让那些说闲事的人看清楚,自己不只是一个花瓶!而是一个有能力的市长!

        一个女人能在官场上一帆风顺,总会有很多难听的流言跟随,什么难听的话都有人说。

        薛雪满怀理想来到广陵,广陵却像一个严苛的婆婆,并不友善的接待着这个新来的媳妇!

        不想跟敌人合作,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消灭他!

        薛雪得到李毅的通知,说江首长要来广陵视察时,内心其实是狂喜的。这是一个机会,是自己在广陵打一场翻身仗的良机!

        杨文天今天嫁女,薛雪当然知道,中央严查领导干部借酒宴收受红包的事情,她更加知情。李毅的婚礼上,她就真切的领教过这把利剑的厉害。

        连李毅这样牛逼的人物,都害怕这条纪律,杨文天这个小小的市委书记,没有理由不害怕吧?

        因此,薛雪并没有把首长前来视察的消息告诉杨文天,她就是想看今天的这场热闹。

        事实也没有让薛雪失望,她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幕!

        看着杨文天跟亲家闹翻,吵得不可开交,薛雪露出了一抹微笑。

        这个现实的官场环境,逼着她成熟,逼着她学会各种手段和阴谋阳谋。

        一个女人要想在这个男人的官场里生存下去,更加需要勇气和谋略!

        李毅站在薛雪身边,看到她脸上流露出来的笑容,便说道:“薛姐,人家那么痛苦,你还笑得这么甜蜜?”

        薛雪白了他一眼,说道:“明知故问!”

        江兆南不想再看这幕闹剧,沉声对吴东方说道:“你们江南省的风纪,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说完就迈步向小车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