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一章 顶风作案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一章 顶风作案

    作品:《官路弯弯

        何氏家族在广陵富甲一方,广陵所有算得上名号的小区,都是何氏地产公司开发出来的物业。www.00ksw.org广陵的几家星级酒店,也是何家的财产。

        虽然杨文天说过要重新考虑何坤和他爱女的婚事,但何坤显然不这么认为。

        就算迎婚车队后退了,何坤还是照常把婚车开到了杨文天的老家,把杨文天的爱女给接回了家里。

        这个婚礼,何家志在必得,或者严格一点说,杨家这棵大树,何家抱定了!

        婚礼定在广茂大酒店举办,这也是何氏众多财产下的一员。

        广茂大酒店装扮得喜气洋洋,何杨两家宾客络绎不绝的前来。广陵市的政府机关部门,都知道今天是杨书记嫁女的大喜日子,不管攀得上攀不上亲戚,都带着红包前来讨杯喜酒喝。

        江首长一行长长的车队开到广茂大酒店门口时,把所有的宾客都给惊呆了。

        在机关里混的人,有几个不认识那些车牌号码啊?看到这一长溜的小号车牌,而且大多挂着省城的牌照,这个场面,足够让那些机关干部们傻眼了。

        江兆南下了车子,看了看这个壮观的场面,说道:“李毅,这个场面,快赶上你在京城结婚时那阵了吧?”

        李毅笑道:“单论人数,只怕差不多了。广陵是个地级市,下辖五区四县,市县区乡镇,甚至村一级的干部,只怕有一个算一个,都会来给杨书记贺喜吧?杨书记嫁的可是独生爱女呢!”

        众人都围在江兆南身后,首长不先进去,所有人都不敢擅动。

        杨文天听到江兆南和李毅的对话,犹如吞了一只苍蝇般难受,有些不安的松了松领带,说道:“首长说笑了,我们小地方办个婚事,哪里敢跟京城的大婚礼场面相提并论啊。来的都是何杨两家的亲朋好友,至于下面的同志们,大都是来捧个热闹场面的。我曾经三令五申,叫下面的人不要搞这一套,但同志们就是不肯听我的啊!这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送礼人,这大喜的日子,我也不好赶他们走是不是?”

        杨文天解释了半天,江兆南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走到迎宾台前。

        两个记账的账房,看到来了这么多人,推起笑容相迎。

        江兆南问道:“我是头一次参加这样的婚礼,不懂行情,请问应该随多大的礼?”

        杨文天一听,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了,心想江兆南这是什么意思啊?还想随份子钱不成?他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首长,这个,就不必了吧?”杨文天连忙说道。

        江兆南冷冷瞥了他一眼,杨文天吓得不敢则声了。

        李毅多少有些明白江兆南此来的用意了,便沉声说道:“首长问你们话,还不快快回答?”

        男账房回答道:“这个没有一定的数,得看您跟新人两家的关系如何了。”

        江兆南道:“一般的处级干部随多少份子钱?”

        男账房道:“这个,不太好说。”

        李毅冷声喝道:“快说!你知道这位是谁吗?”

        男账房是何家的亲戚,虽然也是在商场上滚爬的人,但对官场中人也不陌生,看到堂堂的广陵市委书记在这个老者面前,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就知道这个老者肯定大有来头,不敢再隐瞒。

        “有随五百的,有随八百的,也有随一千两千的,部门不同,这份子钱自然也不尽相同。”男账房老老实实的回答。

        杨文天一听这话,就吓得牙齿打颤,心想这浑蛋东西,还真敢说啊!看你也是上了年纪的人,真是白活几十年了!连这样的场面都看不明白?不会往小了说啊!

        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了。

        刚才大家还在猜测,江兆南怎么会跑到这场婚礼上来,按说这样的婚礼,完全不可能惊动江首长这样的大人物啊!

        现在,大家有些明白了。但所有人都闭口不言,只是冷眼旁观。而广陵那些官员们,则一个个脸色各异,眼睛滴溜溜乱转,各怀鬼胎。

        江兆南不动声色地再次问道:“哦,那科级干部要随多少份子钱?”

        男账房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笑道:“这个,您问这么清楚做什么啊?这跟您也没有关系啊。你想随多少是您的心意。一千不算多,五十也不嫌少啊。”

        江兆南沉声说道:“五十?不算少?你知道五十块钱,够普通人家多少天的生活费吗?”

        男账户笑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这要省着一点花,估计十天半个月也有可能吧,这要往大方里花,一个家伙什就给买完了。您说是不是?”

        李毅喝道:“少耍花花肠肠子,老实回答首长刚才提的问题。”

        男账户这才仔细端详江兆南,忽然头皮一阵发麻,心想这老人怎么这么面熟啊?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对对对,想起来了,电视里头不是经常见到他吗?虽然没有电视里头那么精神,但这模样,八成就是他了!

        我的妈啊!这真是首长降临了?

        男账户伶俐的舌头开始打转转了,有些口齿不清的道:“这个,那个,首长,您好,我刚才没认出您来。您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李毅道:“首长问你,科级干部随多少份子钱?”

        男账房不傻,知道今天这事实在是邪门得紧,也知道刚才自己多半说错话了,会带来怎么样的后果还不知道呢!但他已经说开了头,明知道有些不对劲,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了。

        “回首长的话,这个科级干部,有随三百的,有随四百的,也有五百六百的。”男账房小心翼翼的回答,生怕说错一句话。

        江兆南点点头,说道:“制碱厂的老师傅,一个月也就拿到五百六百块钱吧?”

        这话自然不是问那个男账房的,李毅也回答不上来。

        杨文天捏着一手心的汗,说道:“这个,差不多吧。”

        江兆南根本就没有想有人回答他的那个问题,继续问那个男账房道:“那我再问问你,普通科员随多少礼?”

        男账房知道自己躲不过了,只得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一条道走到黑,管它有什么后果呢!先保住自己再说。自己可是面对国家首长的拷问呢!这要是行差答错,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啊!

        “回首长的话,普通科员一般都是一百。也有个别人随两百的。”男账房老老实实的说了数字。

        江兆南忽然轻轻一笑,转过头来,风趣的说道:“若是只看到这个婚礼,广陵的经济水平不低啊!这婚礼的份子钱,随便一出手,最低也是一百块钱呢!”

        众人都想笑,但却没有笑出声。

        只有李毅附和着嘿嘿干笑了两声,问道:“你们广陵普通人家办喜事,一般随多少份子钱?”

        男账房道:“这个,一般五十块钱吧!农村里有随十块二十块的,每个地方的习俗都不相同。”

        江兆南道:“今天的账房都归你在管?”

        男账房道:“是我们两个在管。”说着指了指身边的女账房。

        女账房不敢胡乱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江兆南问道:“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今天一共收了多少钱了?”

        杨文天右眼皮剧烈的一跳,像是有什么凶兆要降临似的,心里一阵慌乱,心跳骤然加速。

        男账户嗯了一口口水,说道:“这个,总有十几万吧。”

        江兆南沉声问道:“多少?”

        男账户被江兆南这种不怒自威的喝问吓住了,翻开账本看了看,说道:“回首长的话,有,有十七万三千五百。”

        江兆南缓缓转身,面向一众大小官员。

        李毅注意到,江兆南的脸在转身的瞬间就猛的垮了一下来!

        “很好啊!”江兆南指着杨文天说道:“很好啊!”

        众人都知道江兆南说的是反话,一个个都低头默不做声。

        江兆南阴沉着脸,厉声喝道:“中央三令五申,严禁领导干部以权谋私,严禁借婚宴寿宴和各种名目的宴会敛财!杨文天同志,你贯彻落实了没有?”

        杨文天有如热锅上的蚂蚁,紧张得说不出一句话来,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吧嗒吧嗒直往下掉。

        杨文天在心里恨死了何家父子。上午在公路上堵车之时,自己就一再叮嘱何坤,婚礼暂缓!婚礼暂缓!这小子全当成耳边风了!

        结果,真的撞枪口上了!

        “首长,这全是何家人所为啊!我真的完全不知情。”杨文天终于想到了一个理由,虽然不知道能不能为自己脱罪,但现在死马也要当成活马医了,硬着头皮说道:“我可一直陪首长在视察工作呢!他们怎么收的礼,我真的不知道。我这就叫他们把礼金全给退了!全部退了!我一定批评他们!他们胆敢借我的名义敛财!”

        江兆南沉声道:“杨文天同志,你这番解释,还是去向纪检委的同志说明吧!”

        杨文天身子一软,摇摇晃晃的,差点摔倒在地。

        这时,酒店大堂里传来何坤的大笑声:“哈哈,又来了这么多客人啊!我们老丈人的面子就是管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