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章 我有一个条件!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六十章 我有一个条件!

    作品:《官路弯弯

        杨文天内心狂喜,笑道:“欢迎江首长和各位领导前去参加小女的喜宴,杨何两家人不胜荣幸之极!”

        李毅心想,在来广陵的路上,何坤那小子的车队,把江兆南堵在路上那么久,又跟吴东方起了冲突,差点动起手来,江兆南和吴东方就算肚量很大,也不至于这么不计较,还跑去喝喜酒吧?

        林馨站在李毅身边,轻声说道:“有好戏看了。www.00ksw.org”

        李毅还是有些跟不上这个贤妻的思路,不解的问道:“有什么好戏看?”

        林馨低声说道:“你没看见首长的眼神吗?像是要去给人贺喜的样子吗?”

        李毅笑道:“这也能看出来?你真厉害。人家结婚,不去贺喜,还去做什么?江首长能去参加杨文天女儿的婚礼,这是何等荣耀之事啊!只怕会传为一段佳话呢!”

        林馨微微笑道:“我了解江首长,别说是这种喜宴了,就算是广陵市委的招待宴会,只怕他也未必会去参加呢!”

        李毅道:“你的意思是?”

        林馨尚未回答,李毅听到江兆南喊了一声:“李毅,上我的车子。”

        所有人的目光立时聚焦在李毅身上。

        能被首长特批前来参加国企改革的调研工作,还能有幸跟首长同车共座,这份荣幸,几人能有?

        吴东方锋利的眼神紧随着李毅,看着他潇洒的不紧不慢的走过去,跟江兆南微微一笑,然后就大摇大摆上了首长的座驾!

        这小子,还真是有官谱啊,江首长给他这么大的荣幸,连一点受宠若惊的样子都没有,反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江首长为什么喜欢这小子啊?

        吴东方不得有重新考虑自己对李毅的态度。

        俗话说,打狗还得打主人呢!李毅这么得江首长的喜爱,我吴东方若是打击李毅太过厉害,会不会引起江首长的反感甚至是打压呢?

        看来,就算要整治李毅,也得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才行啊!

        江兆南微微一笑,坐上了车子。

        其它人看到李毅能受到这等待遇,都是脸露羡慕之色。

        各人各自上车,前往何坤家里吃喜酒。

        “首长,你招我上车容易,但我却要成为新闻人物了!”李毅嘿嘿一笑,说道。

        江兆南道:“你早就是风云人物了吧?”

        “首长,你喊我上你的车,必定有什么大事相商吧?”李毅笑道。

        江兆南道:“制碱厂你也看过了,你有什么想法?”

        李毅想也不想,便回答道:“依法申请破产吧!”

        江兆南沉声道:“没得救了吗?”

        李毅道:“病入膏肓,难以施救。破产是它最好的出路。”

        江兆南道:“你不是国企改革的标兵吗?我喊你来广陵,可不是就算听听你的打击和数落,说些建设性的意见吧!用你的专业眼光来看,制碱厂要怎么样才能盘活?”

        李毅摇了摇头,说道:“首长,很难。”

        江兆南道:“你说很难,那就是还有办法啰?”

        李毅笑道:“首长,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江兆南道:“我就强人所难了,说些建设性的意见来听听。”

        李毅道:“如果靠广陵现在的班子和制碱厂的原班人马,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搞活的,顶多再拖上两年,还得提交法院审核,宣布破产。”

        江兆南沉声说道:“如果由你来主持这家企业的改革呢?”

        李毅笑道:“我?首长,你别忘了,我在江州为官,怎么能把手伸到广陵来呢?那可是捞过界了,这是官场大忌。到时,只怕制碱厂的改制还没有完成,我李毅先被人给革了命去了!”

        江兆南道:“如果我再给你一个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职务呢?”

        李毅道:“省级的?”

        江兆南道:“中央的!”

        李毅一讶,说道:“首长,你不是认真的吧?我可没有企业工作经验,你叫我去坐那么重要的座位,我还真干不来。”

        江兆南道:“你不是干不来,你是不愿意去干!你还是想留在江州的位置上,逍遥的当你的正厅级副书记!”

        李毅嘻嘻笑道:“首长,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也就这么一点斤两,在下面瞎混混还行,去中央部委,那太大了,我会不适应的。”

        江兆南道:“你不想去也可以,拿出广陵制碱厂的改革方案来!”

        李毅道:“首长,我刚才已经拿出广陵制碱厂的改革方案来了呀!”

        江兆南瞪眼道:“还是破产?不行,我要你救活这家厂子!”

        李毅道:“首长,我可以接受您布置给我的任务。我既然接受了这个任务,那我就是这个改革项目的总指挥了吧?一切都得叫我的吧?”

        江兆南道:“你要把他搞活了,一切自然依你,你要是把他搞死了,我还能依着你不成?”

        李毅道:“首长,救活这家厂子的目的是什么?”

        江兆南道:“你小子,连这个都要问我?当然是拯救国有资产,尽快让工人同志恢复生产工作,可以得到好的福利待遇。厂子救活了,也可以给国家贡献税收啊!”

        李毅道:“我的想法也是如此。制碱厂现在的出路,只有一个,那就是先破产,然后卖掉!让有能力有实力的企业来经营管理,这样一来,制碱厂就能死而复生了。”

        江兆南道:“说到底,还是只有破产和变卖这一途径吗?这样的办法,谁想不出来?就算是那个杨文天,只怕也能想到这个笨方法吧?那我还用你来指导改革做什么?”

        李毅道:“首长,不准破产,不准变卖,要想救活制碱厂,那这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江兆南道:“难度不大我还不找你呢!李毅,你知道我这次下来,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吗?”

        李毅道:“是不是人生无常?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听到苏东坡这首“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的悼亡词。江兆南的心忽然被拨动了,他凝重的双眸,闪现痛苦神色。

        这一刻,李毅忽然感觉到江兆南不再是个高高在上的首长,而是一个有些孤苦有些寂寞有些痛楚却无处诉说的老男人。

        良久,江兆南轻轻摆了摆手,说道:“李毅,你是个聪明人啊,什么都被你看透了。但我最大的感触,不是这些儿女情长。我若是个多情之人,当初也不会……“

        江兆南轻轻揩了揩眼角,语气一转,说道:“我最大的感触,就是看到了江州国有企业的改革和改制,是那么的成功!最令我惊喜的是江州化工产业园区,建设得那么美轮美奂,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李毅,你是个人才!这样的人才,不能只为江州一地服务,应该到更宽阔的舞台上去,展现你雄伟的英姿!用你的智慧,为更多的人服务。”

        李毅道:“首长的爱护之情,令李毅深受感动。其实,我并没有您说的这么好。我只不过尽我的绵薄之力,把份内之事做到最好而已。相比起工业方面的成就,其实我更喜欢我在农业和农作物方面做出的一些成绩。”

        江兆南笑道:“麦套稻?还有生态养殖?呵呵,所以我说你是个人才嘛!”

        李毅道:“您总不能因为我在农业方面有些成绩,就把我调到农业部去工作吧?”

        江兆南道:“我知道你不喜欢京城部委的工作氛围,但是,李毅啊,一个成熟的政治领导人,必须具备各方面的刻苦历练,而京城部委,是最能锻炼人的!就算是在地方上当到了最大的官,要想有所进步,还得放到京城里去磨练几年啊!”

        李毅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但我现在在江州做得很好,很多工作离开了我,未必就会失败,但肯定不会再按照我设想的方向发展。这就好比自己生的孩子,就交给别人去抚养教育,心里总不会是个滋味吧?”

        江兆南一愕,随即呵呵笑道:“你这比喻很形象嘛!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也尊重你的想法和决定。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李毅道:“是不叫我盘活广陵制碱厂?”

        江兆南点头道:“不错,而且不能破产,不能变卖!每一个职工,都要有妥善的安置!”

        李毅道:“首长,这应该是广陵市官员应该操心的事情啊!我一个外人,不好插手。”

        江兆南道:“我刚才说过了,再给你一个身份,兼任国。务。院经贸委国企改革办公室主任一职!行政级别为正司局级!”

        中央部委的正司局级,跟地级市的市长是一个级别了。

        李毅最先想到的是国资委,但听江兆南说出经贸委这三个字后,这才记起来,国资委是后来才成立的,历史上的国资委,还要数年时间之后,才能在人大会议上诞生。

        从这些国家部委的变化就可以看出来,国有企业的改革,是一场持久战,也是一场攻坚战啊!不是几年时间就可以轻松完成的。甚至要经过几代领导人的共同努力,才能完成这个艰巨的重任。

        李毅这个正厅级别的江州市委副书记,终于有了一个正职职务。

        “我这是升官了?”李毅笑道:“这么重要的位置,由我一个地方干部来兼任,这合适吗?在历史上没有先例吧?”

        江兆南道:“什么叫先例?凡事都有第一次,凡事都要有人去开先河嘛!我用人,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用能人!有能者居之,无能者退让之!我是政府最高行政长官,所有的部委,都由我说了算,我说的话,就是合适的!不合适也是合适!这样,你可以安心的进行广陵制碱厂的改革工作了吧?”

        李毅道:“您都给我这么大的官帽子了,我能不尽心尽力嘛?只是,我担任这么一个官职,却在江州上班,这也不合适啊?”

        江兆南笑道:“那你就江州京城两地跑呗!正好,给你一个鹊桥相会的桥梁!”

        李毅一愣,这才明白江兆南的良苦用心,不由得心生感激,说道:“首长,谢谢。”

        江兆南呵呵一笑:“别说客套话了!我丑话说在前面啊,我对制碱厂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你小子若是辜负了我的一番好意,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李毅心想,江兆南跟制碱厂,以及那个黄秋艳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啊?值得他这么重视?

        越是这种大领导的**,越能引起人的兴趣。

        人们总想看看,这些高居庙堂之上的国家领导人物,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之处?他们也会有难以启齿的**吗?

        李毅现在就对江兆南的**很感兴趣,但也知道这些事情不是自己当问的,江兆南若不主动提起来,自己只怕永远也不可能有机会知道这背后的一切。

        李毅拍拍胸脯,说道:“我一定全力以赴,不辜负首长对我的期望。首长,我也有一个条件!”

        江兆南道:“哟,你还蹬鼻子上脸了?跟我讨价还价?”

        李毅道:“首长,我这个条件,是进行制碱厂改革的前提条件,您若是不答应,我就没有办法进行改革。”

        江兆南道:“先说来听听,有理我就支持,无理我就驳回!”

        顿了一顿,江兆南补充说道:“若是钱财的话,我可以答应你,拨款一千万,再多就没有了。要是不够,你自个想办法去!江州那么多的企业,没要国家一分钱,你都给救活了,我现在给你一千万,你还救不活一个制碱厂?”

        李毅缓缓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我想要有主宰广陵制碱厂人事大权的权力!”

        江兆南不由得扭过头,看着这个神情坚毅的年轻人。

        良久,江兆南伸出手,轻轻拍拍李毅的肩膀,说道:“李毅,不简单呢!一句话就说到点子上了。看来,你是真正想把广陵制碱厂搞活了!很好,我给你这个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