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六章 突击视察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六章 突击视察

    作品:《官路弯弯

        杨文天走到何坤面前,一脚踢在何坤腿上,大声骂道:“首长的车子你也敢堵!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何坤不服地道:“爸,他官再大,也不能管我结婚的事情吧?”

        杨文天再次踢了他一脚,骂道:“浑小子!还在犟嘴!你以为你家有那么一点钱,就了不起了?就天下为尊了?目中无人了?你知道那边坐着的人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小子!赶紧的,把车队退后!快啊!你还想让首长们等多久?”

        何坤不甘心地说道:“爸,婚车后退?这不吉利啊!”

        杨文天牛眼一瞪,冷笑道:“你还想结婚哩?”

        何坤道:“这婚都结到一半了啊,未必不去接新娘子了?”

        杨文天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日后再说!快让道啊!你个龟儿子!”

        他只要想想江兆南首长还在那边车子里闷着,这心就跟针扎似的难受,那可是堂堂的国家领导人啊!居然被自己这女婿给堵在了半路上,这要是传出去,他杨文天非成为官场中的一大笑柄!

        何坤道:“爸,这可是你女儿的婚期,你要是耽误了,可就误了你女儿的一生幸福!”

        杨文天道:“小兔崽子!你还想娶我女儿呢?我告诉你,就你今天的表现,这桩婚事,我要重新考虑了!”

        何坤连声道:“别,别啊!我这就叫他们退后!这婚事,好说,好说。www.00ksw.org”

        与杨家联姻,这是何坤父亲下的死命令。

        官商联姻,这对何家来说,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也是何家的一着妙棋。

        何坤自然明白这个中的关窍,自己家之所以能在广陵市吃得开,就是因为父亲跟官府的关系铁,有了政府的关照,这才如鱼得水,要地有地,要指标有指标,要贷款有贷款,无往而不利。

        这桩婚事若是吹了,何坤非被他爸活剥了不可!

        何坤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岳父的威严,加上吴东方省长的怒火,让他意识到这事情是多么的严重,看来这事情不答应是不成了。

        迎亲车队从尾到头,缓缓后退,让出半边马路来。

        广陵市交通局和公路局的相关领导都赶到了现场。

        公路局的领导商量着修补马路的事情,交通局领导则安排交警到广陵的各个路口执勤。

        前方很快就让出半条马路来,吴东方见状,也停止了对薛雪等人的训斥,转身上了小车。

        薛雪虽然很坚强,但眼里也噙着晶莹的泪花。

        李毅低声道:“不必理会他。你可是广陵市长,今天你是主角呢!这出戏你一定要唱好了!”

        薛雪道:“太伤人了!凭什么这么骂我啊!”

        李毅笑道:“他这是借题发挥呢!你现在屁股下面的位置,是他志在必得的,结果被你给占了。你说他对你能有好气色?你要这么想,在这场斗争中,你是胜利者,他越是为难你,就越证明你取得的胜利有多么伟大!”

        薛雪露齿一笑,说道:“就你精明!快去吧,车队启动了!”

        李毅道:“放心吧,有我在后面支持你呢!”

        薛雪心里一暖,像无根的浮萍,忽然找到了踏实的可以依靠的土地。

        看着李毅钻进了车子,薛雪轻轻抹了一下眼睛,毅然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子。

        薛雪的秘书是小寒,小寒跟着薛雪几年了,两个人好得就像亲姐妹一般。薛雪离开江州时,本想对小寒做一番安排,让她下去当官,但小寒坚决的说宁可不当官,也要跟着薛雪。

        薛雪感动之余,心想自己一个人去广陵,没有一个贴心人,把小寒带过去也好,至少有个可以说话的人了,便把小寒带了过来。

        早期的官场,领导调任,很多人都会把用得顺手顺心的秘书和司机都带走,有些甚至把自己的好座驾都带走的。

        后来中央有了规定,官位调任不能带走原任地方的东西,这股风气才有了改变,但偶尔带个秘书或是司机的事情,还是存在的。

        刚才薛雪在挨训,小寒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她职卑位低,不敢上前去插嘴,但心里早就为薛雪鸣不平了。

        小寒跟着薛雪上了车子,低声说道:“薛市长,吴省长也太欺负了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你骂了个狗血淋头!你才来广陵多久啊,这些事情能怪到你头上来吗?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薛雪看了一眼前排的司机,示意小寒不要乱说话。

        这个司机也是个女的,是市政府小车班安排的。跟了薛雪这段时间,倒也老老实实,工作勤勉。但薛雪初来乍到,对这个司机还不是很信任,有些话不好当着她的面说。

        广陵的公安部门出动了大量警力,开着警车,鸣着警笛,前来引路。

        有了呜呜叫着的警车开路,江兆南的车队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广陵市区。

        车队缓缓驶进广陵市委大院。

        广陵市委班子全部出动,在院子里列阵相迎。

        江兆南的身影踏下车子,广陵市的若干官员们,一个个脸上堆满了灿烂的笑容,微微弯腰,向江兆南行注目礼。

        杨文天和薛雪领头,抢前几步,等着跟江兆南握手。

        江兆南沉着脸,并没有跟杨文天等人握手寒暄的意思,也没有要进市委稍坐的意思。

        杨文天热情洋溢的伸出双手,结果僵在了半空中,他尴尬的收回手,说道:“首长,您好,一路辛苦,请到市委宾馆休息一下吧。”

        江兆南平和的说道:“还好,就是堵车的时候,特别难受。”

        杨文天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脸上火辣辣的发烧,说道:“首长,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让首长受苦了。”

        江兆南道:“我这次来广陵,虽是临时安排,但却早有此意。江南省经济最好的市,是江州市,最差的市,当数你们广陵吧?”

        杨文天的腰弯得更低了:“这几年,咱们广陵的经济总量,在省里的排名的确是很靠后。首长,这里面的因素很多。我们市虽然比较落后,但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有些成绩的,请容我向您做个汇报。”

        江兆南道:“工作汇报暂时就不必了。带我去看看你们广陵市的国有企业吧!”

        杨文天道:“是,我们这就安排,请您先进去休息一下。”

        江兆南摆手道:“不必消息了。刚才堵车时,在车子上已经休息够了。你们也不必安排,我直接点名几个企业,去转转看看就行了。”

        杨文天等广陵市领导都是一惊,首长点名要看国有企业啊?这可如何是好?

        首长发了话,由不得广陵市委一干人等来选择了。

        杨文天道:“首长想看哪家企业?”

        江兆南道:“就去看看广陵市制碱厂吧!”

        杨文天道:“制碱厂?”

        江兆南道:“视察完江南省经济最好的江州,再看看你们广陵,就知道你们江南省国企改革的整体水平如何了。广陵市制碱厂,我十年之前就来过一次,那个时候我还是陪着当时的首长下来视察工作。今天,我还想去看看这个厂子。”

        这个理由是杨文天始料未及的,也是李毅等人事先没有想到的。

        原来江兆南跟广陵还有一段渊源故事呢!至于十年之前,江兆南陪同当时首长视察广陵时的情景,却无人知其祥略。

        薛雪道:“既然首长要去制碱厂,我们这就安排。”

        杨文天看了薛雪一眼,欲言又止。

        广陵制碱厂,主要是生产纯碱和氯化铵,有员工上千人,资产过亿元,在广陵市里,算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

        江兆南道:“杨文天同志,今天是你嫁女的大喜日子,你就不必跟随去了,去忙你的事情吧!”

        杨文天道:“首长,小女的婚事不要紧,我还是先陪首长去视察制碱厂吧!”

        江兆南没有多说什么,在广陵市委也没有多做停留,一行人就出发前往广陵制碱厂。

        薛雪刚坐上小车,就接到杨文天打来的电话:“薛市长,咱们市的制碱厂,那可是一个烂摊子,更是一个烫手山芋,首长跑到那里去视察,必定有缘故呢!”

        薛雪道:“杨书记,你的意思是?”

        杨文天轻轻一叹,说道:“现在布置也来不及了,咱们广陵今天要出大丑了!”

        薛雪道:“制碱厂现在的状态很差劲吗?”

        杨文天道:“岂止是一句差劲可以形容的啊。制碱厂前几年效益还行,每年还能交纳一两百万的税收,自从去年以来,产品积压,价格低迷,企业无力发展,快要破产了!”

        薛雪道:“江首长对制碱厂似乎有很深的感情啊,若是看到制碱的现状,肯定失望之极。”

        杨文天无奈地说道:“可不是嘛!首长失望了,那我们这些市里的领导,一个个都脱不开责任!”

        薛雪道:“杨书记有什么好办法?”

        杨文天道:“我暂时还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啊!首长玩这一出突然检查,分明就是想看看我们广陵市的底细。看来,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然后语气一转,问道:“薛市长,你是不是跟首长身边的人相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