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三章 互不相让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三章 互不相让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见车队不走了,便安排丁雪松下车去看看情况。www.00ksw.org

        丁雪松下车看了看,就回来告诉李毅,说是前方堵住了。

        李毅皱眉说道:“这不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吗?还能堵车?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林馨笑道:“李毅,你这嘴真毒!广陵怎么就成了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李毅嘿嘿一笑。

        丁雪松道:“路面一个大坑,把路截断了半边,那边一个迎婚的车队,跟我们的车头相遇,各不相让,正好堵在了大坑旁边。”

        李毅缓缓点头,探头一望,只见这边来的车子还蛮多的,进城方向的车子跟在视察车队的后面,各种大货车、大卡车、小汽车、摩托车,哗啦啦停了一大片,那些小汽车更是乱开,只要马路上有缝隙,就拼命往里面挤。

        至于摩托车更是离谱,不但见缝插针,甚至往马路旁边的小路田基上开过去,有两辆摩托车,因为车手技术不过关,将车子开进了田里,在那里破口骂人。

        林馨道:“李毅,你还别说,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车子还挺多的,一下子就堵成了长龙,我们就算想退让都不成了。”

        丁雪松道:“江首长已经下了命令,叫人跟对方的迎婚车队去商量了,要他们先退让。”

        李毅心想,对方若是好说话的便罢了,若是不好说话的,又不知道这边人的身份,只怕会起更大的冲突。

        “丫头,我下去看看,你坐在车上,不要下来。”李毅说道:“这场车堵得蹊跷。我怕其中有什么名堂。”

        林馨讶道:“不就是因为路面稀烂,正好跟迎婚车队堵上了吗?有什么名堂?”

        李毅道:“正是因为太过巧合了,我怕有人成心搞鬼。”

        这次来广陵,毕竟是出公差,上官谨并没有随同前来。

        李毅下车后,林馨便叫钱多下去保护李毅。

        李毅来到前面,看到江兆南和吴东方等首长都没有下车,便自松了口气。

        两个车队堵塞之处,工作人员正跟对方进行交涉。

        “同志,你们看看,我们这边实在是堵得厉害了啊,麻烦你们退让一下,先让我们通过,大家都可以解困,不然非被堵死在这里不可啊!”省里的工作人员跟对方的人好言好语的说道。

        江首长可在后边的车上呢!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不是让首长看江南省的笑话嘛!

        省里的工作人员早就不高兴了,恨不得跟对方直接挑明身份,叫他们滚蛋。但江首长叮嘱的话,他们却不敢或忘,不敢轻易表露这边的身份。这种事情,若是被对方胡乱散播出去,说江首长在下面以权压人,仗着自己是国家领导,就敢叫平民百姓的婚车让道,那就玩大了。

        对方却很牛逼,十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堵在两车交口处,七嘴八舌的拒绝道:“凭什么我们相让啊?你没看到,今天是我们何少爷新婚大喜的日子啊?”

        “就是啊,迎亲的车队,可不能后退,这要是后退了,新郎新娘一辈子都要不幸福了!”

        “你们开着省公安厅的车了不起啊?来到广陵地面,还得守我们这里的规矩!”

        “对,咱们广陵的规矩,就是婚车最大,就算是交警见了,都要放行的!”

        “交警算个屁啊!就算是广陵市长,见了咱的迎亲车队,也得乖乖让路呢!”

        “你们快快让开,别耽搁了迎亲时间!”

        这帮人每人说几句话,就把场面吵得热火朝天了。

        国办的顾知武也在前面,看到李毅到来,低声说道:“李毅,这可如何是好?首长可不能被堵在这半路上啊!首长要是发起火来,别说是这广陵市,便是江南省,都要挨训了。”

        李毅道:“这真是流年不利啊!一出门就碰上这么一摊子烂事情!看对方这流氓架式,只怕不可善了。得叫公安出面,叫他们赶紧让路才行。这么多重要的首长,堵在了半路上,时间一久,难免出个什么意外,那时才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顾知武道:“但是首长下了严令,叫我们不得逼迫他人,更不许以势压人。”

        李毅笑道:“这是首长仁慈,但我们可不能太过善良!你看对方这气势,看到是省公安厅的车子,都敢这么嚣张,可见这是一群见过世面什么都不怕的主!这么扯皮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

        顾知武点点头,跟省公安局的同志商量了几句,叫他们前去把人赶走。

        这次江兆南来广陵,轻车简从,想看看广陵市国企改革的真实面目。并没有叫多少公安随从。前面一辆开道警车,后面一辆压道警车。

        前面警车里坐着的,是江南省公安厅的常务副厅长,此刻正指挥几个手下,跟对面婚车的人进行交涉。

        李毅碰到这种堵车的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一般来说,像这种大型的车队,有警车开道,而车队的各个车牌,都很大气牛逼,普通懂事一点的司机都会闪避,不会跟这样的车队较劲,现在对方既然敢如此叫板,这其中的可能,就引起李毅三思了。

        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制造事端?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不可能啊!李毅就曾经遭遇过这么一次故意堵车。

        李毅拨通了薛雪的电话,急声问道:“姐,怎么回事啊!我昨天晚上不是通知过你,说江首长和省领导今天要来你们广陵市吗?”

        薛雪道:“是啊,我忙得一宿没睡呢!怎么了?”

        李毅道:“怎么了?现在首长的车队,堵在了你们广陵市的郊区!一队迎亲车队,死活不肯让路!”

        薛雪呀了一声:“有这种事情啊!我马上前去!”

        李毅道:“姐,你怎么不事先安排一下呢?这么重要的日子,居然出这等差错!唉!赶紧叫交警过来处理,不然,首长怪罪下来,你们广陵的官员,可有得罪受了。”

        薛雪道:“我这就安排。谢谢你啊,李毅,若不是你及时通知我,我还不知道出现了这么大档子事情呢!”

        此时,双方的交涉还在进行,那边的人还真是牛气,这边的警察出面调停了,对方还是不肯让路,仗着自己是新婚车队,就把自己当成了天王老子,说什么都不敢退让。

        李毅分开人群,走到婚车前,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里面坐着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人。

        李毅敲了敲窗,示意他开一下窗门。

        那个新郎倌摇下车窗,问道:“做什么?”

        李毅道:“你今天结婚?”

        新郎倌得意地说道:“当然啊,你没看到这么大的架式啊!”

        李毅道:“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凶煞日!你居然挑今天结婚,不想好好过生活了?”

        新郎倌道:“你是什么人?我可找算命先生算过了,今天是个吉日!”

        李毅道:“你若不信我的话,只怕马上就会有血光之灾。”

        新郎倌冷笑道:“你吓唬谁呢?你知道我是谁吗?在这广陵地面上,就没有我何晨光害怕的事!”

        李毅淡淡说道:“是吗?不敢请问,你是何方神圣呢?”

        婚车司机嘿嘿一笑:“你连咱们何少爷都不认识啊?小子,我告诉你吧,在广陵地面上,就没有咱何少爷摆不平的事情!”

        李毅道:“哦?莫不是市委书记的公子?还是市长的儿子?”

        婚车司机道:“市长算相球啊!何少爷是广陵首富的公子爷!他要娶的,是广陵市委书记的杨文天的独生爱女!”

        李毅啧啧两声:“了不起,难道这么牛逼,这么凶的日子,也敢娶亲!”

        婚车司机道:“知道厉害了吧!我知道你是那边的人,我告诉你,识相的,就赶紧叫你们的人让道!省得一会吃不了兜着走!”

        李毅本想当众给那新郎倌一拳,给他人为的制造一场血光之灾,好让这些个不识好歹的小子让路,但此刻忽然间改变了主意,心想这么好玩的事情,那可是百年难得一遇啊,好不容易撞上了,可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

        既然婚车队是真的,那就不怕是有人故意捣乱了。

        李毅稍微放下心来,再次拨打了薛雪的电话,问道:“姐,你没有把江首长要来的消息告诉你们市的杨文天书记?”

        薛雪道:“你不是叫我何密吗?我没告诉他。”

        李毅笑道:“你是故意使坏的吧?那你知道杨文天同志今天嫁女吗?”

        薛雪道:“我倒是听说过,不过,这一忙起来,就把这事情给忘了。谢谢你提醒啊,回头我还得去一个红包呢!小猴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你属神仙的啊!”

        李毅道:“你还说呢!现在杨文天的女婿,那迎亲的车队,就堵在我们的对面呢!”

        薛雪啊了一声:“堵住首长的,居然是他们!”

        李毅道:“现在你可以通知杨文天同志了,就说江首长已经到了广陵,叫他亲自前来迎接!”

        江兆南是个十分讲究原则的人,在迎来送往事情上尤其严厉。

        他这次来广陵的事情,还是早上出发时,才临时告诉江南省方面,并要求他们严格保密。因此,杨文天就算知道了江首长要来的消息,也不可能前来迎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