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作品:《官路弯弯

        薛雪打了个哈欠,说道:“小猴子,别吊我的胃口了,到底什么事情啊?值得你深更半夜的打电话给我。www.00ksw.org”

        李毅道:“江首长到了江南省,你知道吧?”

        薛雪笑道:“知道,我听到消息了,你又出风头了吧?江州的国企改革工作做得这么好,首长肯定表扬你了吧?”

        李毅道:“那是当然,我是什么人啊!得到表扬,那是必须的。”

        薛雪道:“你打这个电话给我,就是为了炫耀你的成绩?成心寒碜我吧?我被你害惨了呢!来之前,我还以为广陵是个什么好地方呢!来到之后,这才明白这个鬼地方,根本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偏远山城!比西州还不如呢!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留在西州当我的常务副市长,多惬意啊!”

        李毅道:“姐,人心不足蛇吞象啊!你现在可是广陵的市长,怎么还没有进入角色呢?你还当你是西州的副市长啊?这可不行啊!”

        薛雪道:“反正是你害的我,你得赔我!”

        李毅笑道:“行,我跟温书记说一声,说薛雪同志不适合当担当广陵市长这么重要的职务,把你打回原处!”

        薛雪道:“回西州当市长?那我很乐意啊!”

        李毅道:“还是回去当你的常务副市长啊!你不是很喜欢当别人的副手吗?”

        薛雪道:“那可不行,我堂堂一个市长,又回去当副市长?你叫我有什么脸面回去见人啊?”

        李毅呵呵笑道:“说正事呢,姐,你们广陵的机会来了。”

        薛雪道:“这个山城,有什么机会啊?你叫温书记给我拨十个亿来吧!”

        李毅道:“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钱没有,人倒是有一个,你要是抓住了,十亿八个亿的,不成问题。”

        薛雪失声道:“你没哄我吧?哪个财神爷了降临广陵啊?是不是你给我介绍过来的?”

        李毅笑道:“是江首长要去你们广陵视察国企改革工作!”

        薛雪吓了一跳:“李毅,你说什么?”

        李毅重复了一遍:“江首长要去你们广陵视察国企改革工作!”

        薛雪好半晌没有反应过来,良久才说道:“李毅,我不是做梦吧?江首长来咱们广陵?来做什么啊?江南省这么大,这么多的地级市,你凭什么来广陵啊?”

        李毅失笑道:“姐,你这话好没道理啊!首长是怎么考虑的,我们做下属的怎么好妄自猜测呢?也许是你们广陵有什么特别吸引首长的地方吧!这是大好事啊,你激动个啥劲?”

        薛雪苦笑一声,说道:“李毅,你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呢!我才来广陵几天啊?什么工作都没有头绪呢,什么国企改革啊,完全没有!江首长来广陵,这不是来看姐的笑话吗?”

        李毅道:“这怎么可能啊?江南省的国企改革工作会议召开多久了啊?广陵不可能还没有开始吧?”

        薛雪道:“这些天,我每天忙得四脚朝天,苦不堪言呢!反正就我知道的情况,广陵的国有企业改革工作,根本就是一团糟!这下好了,要出大祸事了!我这个市长宝座还没有捂热呢,就要让位了。”

        李毅猜测,广陵的政治环境肯定是十分复杂的,当初温玉溪叫自己前去广陵主政,自己就曾经考虑到了这一层,现在薛雪一个女人去了广陵,只怕会受到各方的打压和排挤,他一个女人也不知道耍不耍得开呢!

        “姐,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呢?”李毅关切的问道。

        “唉,一言难尽,我说了你也帮不上忙,烦我一个人就够了,就不必再说出来烦着你了。李毅,你的消息可否准确?江首长什么时候来广陵?”薛雪问。

        李毅道:“明天一早就出发!上午就可以到达你们广陵。我也是无意中听来的消息,因为跟你关系好,这才通知你,虽然只有半天时间,你多少可以做一些准备啊。记住了,这可是绝密消息,江首长要打你们广陵一个措手不及呢!你看着办吧!”

        薛雪道:“哎呀!那今天晚上不用睡觉了啊!李毅,我还是头一回迎接这么高级别的首长呢,你教教我,该怎么做啊?”

        李毅笑道:“你莫急莫乱!赶紧召开市长办公会,叫大家出主意解决吧!我可帮不到你什么忙啊!”

        林馨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李毅,你不会掉进马桶里了吧?怎么蹲这么久啊?”

        李毅高声应道:“拉肚子呢!就好了。”

        林馨道:“你吃什么了啊?我去买点药给你吃吧!”

        李毅道:“不必了,不必了,就好了。”

        电话那边的薛雪扑哧一笑:“小猴子,看你还敢调戏姐姐不?有治你的人了吧?以后你要是还敢对姐姐动手动脚的,我就告诉你夫人!看她怎么整治你!”

        李毅低声道:“好啦,姐,消息我已经通知你了,能做到几分,就看你自己了。再见。”

        薛雪笑道:“早知道你是躲在厕所里跟我打电话,我就不理你了!我都能闻到你那边的异味了!臭死了!臭死了!”

        李毅挂了电话,感觉手机都有些发烫了。李毅按了一下马桶,然后走了出去。

        林馨和上官谨坐在沙发上,看到李毅走出来,都嘻嘻作笑。

        李毅道:“你们笑什么啊?”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

        上官谨伸手在鼻子前挥了挥,起身转到另外一个单沙发上去坐了。

        李毅丢给她一个鄙视的眼神。

        林馨拉起李毅的手,笑道:“好啦,我们去洗澡睡觉了。”

        上官谨叫道:“喂,你们两个,不可以洗鸳鸯浴!”

        李毅耸耸肩,说道:“你管不着吧?”

        上官谨道:“有伤风化!”

        李毅笑道:“小谨,我们可是夫妻!知道什么是夫妻吗?就是国家发了证书,批准我们可以洗鸳鸯浴还可以同床共枕!”

        上官谨跺脚道:“在我面前就不行,我只要一想象你们两个在里面那个,我就不敢在里面洗澡了!”

        林馨笑道:“要不,小谨你先去洗吧。”

        李毅道:“对,你先去洗洗睡吧,你睡觉之后,我们做什么,都跟你没有关系了。”

        上官谨银牙暗咬,哼了一声,去洗澡了。

        李毅笑道:“没想到她还有洁癖啊!”

        林馨低声笑道:“她哪里是洁癖啊,分明是思春了。这小姑娘长大了呢!想到我们两个可能在里面那个,她就坐不住。”

        李毅哈哈大笑。

        第二天早上,江兆南一行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往广陵。

        江州市里,只有李毅有幸随从。

        这份荣誉,让游图恩和张正贵羡慕了好久,但再羡慕也没有办法啊!谁叫李毅这么得江首长欣赏呢?

        游图恩忝为省委常委,也没有这样的殊荣呢!

        江南省里,温玉溪要留在江州处理公务,未能前往,吴东方省长和主管经济的段平方副省长跟随前去。

        广陵市在江南省的最北边,离省城江州比较远,跟江北省交界。

        这片地区,地如其名,放眼望去,是宽广的丘陵地带。

        地势和地形,限制了广陵这个城市的发展。

        公路从江州蜿蜒前进,进入广陵市内时,路况变得复杂起来。

        路面年久失修,坑坑洼洼的,有些公路面还严重的塌陷下去,形成了一个大坑,阻挡住了半边马路,只有半边可以容车子通过。路面上车子虽然不多,但遇到这种大坑拦路,还是很容易堵车。

        视察车队很长,小车众多,开路的是一辆江南省公安厅的越野吉普,虽然没有拉警灯,但醒目的车牌和拉风的车身标志,还是让人一看就知道这辆车子非同凡响。

        而对面正好开来了一个迎亲的车队,领头的是婚车,也是牛逼哄哄的,看到这边开过来的警车,也不让路,按了几声喇叭,想让警车让道。

        省公安厅的开路车,后面坐着中央和省委的大领导,岂肯给平民百姓让路?你结婚就了不起啊?结婚也是个平民百姓,你能大过省委领导?你能牛过中央来的首长?

        两边各不相让,就这样堵了个结实。

        这里是广陵市近郊,没有一个交警执勤。

        江兆南的车队就这么被堵在了半路上。

        这车子只要一堵住,就会越堵越多,越排越长。

        当地的习俗,这结婚的车队,千万不能打倒,听说会很不吉利。

        婚车这边下来几个人,过来跟警车上的同志理论,要他们让路。

        江兆南不知道前面出现了什么事情,直到工作人员来向他汇报,他才明白过来,说道:“人家大喜日子,别耽搁了人家的时间,我们让让就让让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觉得自己是领导,就高人一等!通知下去,车队靠边,给新人让路。”

        工作人员很快又跑了回来,报告道:“首长,让不了了,我们车队的前后左右,全被堵严实了,车子没地方让路了。但是那边的车子比较少,如果那迎婚车队现在退让的话,这个死结就能解开。”

        江兆南道:“那你们好好跟人家说说,要他们先让一步,记住了,千万要好生说话,不可以势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