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四十九章 李毅,我要杀了你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四十九章 李毅,我要杀了你

    作品:《官路弯弯

        张正贵双眉紧蹙,莫百荣是他张正贵的人呢!

        李毅这么说话,分明就是在打他张正贵的脸!

        游图恩动容道:“有这种事情?今天万般皆好,就是化工区管委会那一节搞砸了!这个莫百荣,轻饶不了他!这样的人,也配在这么重要的置位上待着吗?李毅同志,化工区管委会的人选,都是你定的吧?怎么混进来了这等败类?”

        李毅虚心的接受一把手的指责,连连点头,说道:“是我的错啊,我工作没做仔细。www.00ksw.org游书记,你觉得怎么处置他比较好?”

        游图恩沉声说道:“撸掉!一定要撸掉!这样的人,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最好滚出革命队伍!”

        李毅嘿嘿一笑:“游书记英明啊!罗部长就在这里,罗部长,你们组织部是干部的娘家啊!这个命令就由你来下达吧!”

        张正贵暗自冷笑,李毅这小子,太阴了!分明是他要把莫百荣撸掉,却叫游图恩开这个尊口,再由罗向晨来下达命令!而他李毅,居然什么事情没有!

        老辣啊!少年老成啊!

        张正贵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是这正当风口浪尖,他又能说什么?

        莫百荣那孙子,把江兆南首长都给得罪了,撸掉他的职位算是轻的了!

        这个节骨眼上,谁还敢替他说情?

        游图恩之所以义愤填膺,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啊!江兆南这是没有怪罪下来,谁能保证首长不会秋后算账?到时追究起来,这个责任谁来担?现在马上处分了莫百荣,就把所有的过错全推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李毅忽然笑道:“张市长,我记起来了,这个莫百荣,当初是你硬塞进来的人吧?我说不要不要吧,你非得塞给我,我记得你当初还跟我说过,这个同志很好,很靠谱,你可以为他担保!现在他出了问题,请问张市长还可以为他担保吗?”

        张正贵气得捏紧了拳头,这个李毅,真是得寸进尺了!步步紧逼啊!

        游图恩双目连闪,这才明白过来,他刚才还以为莫百荣是李毅的人呢!没想到居然是张正贵的人。

        但话已出口,而这个莫百荣也的确该死,断无更改的可能。游图恩轻轻咳嗽一声,说道:“张正贵同志,在莫百荣一事上,你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张正贵阴沉着脸说道:“不会。莫百荣这种人,完全辜负了我对他的信任和重用!这种人,早日撸掉的好!”

        游图恩道:“莫百荣今天给咱们江州官员脸上抹黑了啊!还好首长没有怪罪下来!不然,你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呢!”

        李毅淡淡地道:“那是自然啊,江首长是什么人物啊,宰相肚里能撑船呢!岂会跟一个醉鬼一般见识?”

        张正贵甩手冷哼一声,说道:“首长们早就走远了,我们也散了吧!”

        游图恩摆了摆,坐进小车,众人也都各自散去。

        李毅和秦楷却没有离开。

        秦楷低声道:“李书记,任务完成了。”

        李毅沉声问道:“怎么样?”

        秦楷笑道:“抓住了十五个!呵呵,估计全部抓住了吧!钱多兄弟很厉害啊,一个人就抓住了六个呢!”

        李毅道:“米国特工?这么不中用吗?”

        秦楷笑道:“不是他们不中用,实在是架不住我们人多啊!把他们全给团团包围了!这帮米国佬,想跟我们干,哼,我们国人这么多,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他们给淹死!”

        李毅道:“话糙理不糙啊!呵呵,前提是,我们十几亿国人的唾沫得朝一块用力吐才行啊!你朝东,我朝西,他朝南的,能淹死谁?国人最怕的就是不团结!这么多的人,只要团结起来,哪个敢欺负咱们啊?”

        秦楷笑道:“高!还是李书记高明,看得比我们远多了。”

        李毅道:“那些人呢?”

        秦楷道:“全抓起来了,关在一辆中包车里,等待发落!”

        李毅道:“这帮犊子,拿他们还真没有办法呢!关到看守所里去行吗?”

        秦楷道:“不行,只怕等不到明天,就被人保出去了。李书记,这帮家伙得交给相关安全部门处理才行!他们是米国特工啊,已经危害到咱们的国家安全了!”

        李毅道:“说得在理!那先这样关着吧!我回头向首长汇报一下,听他的示下。行了,大家都辛苦了,都散了吧,指不定明天还有什么任务呢!”

        李毅回到家里,看到上官谨正没事人一般在看电视,便走过去,四下瞅瞅她。

        “喂,看什么呢?再看我可要收费了!”上官谨白了李毅一眼。

        李毅笑道:“你当自己是动物园的小猴子呢?还收费!免费也只有我来看你两眼!”

        “李毅!我要杀了你!”上官谨抓起沙发上的抱枕,用力打向李毅。

        李毅用手挡开,笑道:“好啦,不说笑了,你没受伤吧?”

        上官谨道:“没事!你巴不得我出事吧?”

        李毅道:“哪能啊!你可是我表妹呢!——饭呢?”

        上官谨扭过头:“我可不是你请来的保姆!我不会做饭!”

        李毅指着她道:“你!那你中午吃的什么啊?”

        上官谨笑道:“我打电话给食堂,叫他们送过来的,那些家伙一听是李书记家里要送饭,一个两个高兴得跟什么似的!估计给他们爷爷送饭都没这么积极!要不,我再打个电话,叫他们送两个人的饭菜过来?”

        李毅倒在沙发上,以手遮面,说道:“我算是服了你!你抓的那两个米国人呢?”

        上官谨道:“杀了,煮了!”

        李毅笑道:“你敢煮,我就敢吃!”

        “呃!”上官谨做了个呕吐的姿势,说道:“你不是派人来把他们接走了吗?”

        李毅一愣,坐正身子,问道:“什么样的人?”

        上官谨道:“就是两个警察啊!穿着制服,说是你的命令。说是要带回局里突审。”

        李毅指着她的鼻子,说道:“你傻啊!我刚下命令叫你留着他们两个等我回来审问,回头又下命令叫人来提走他们?你怎么不用脑子想一想呢?”

        上官谨道:“怎么个意思?你还骂我来着?”

        李毅道:“什么脑子啊!那不是我派来的人!你上当了,那肯定是他们的同伙!得了,你白忙活了!”

        上官谨委屈地道:“我哪里知道他们是假的啊!他们真是汉人,而且那警服也是真的!我哪里知道连警察也有假扮的啊,还能混进你们市委家属大院!”

        李毅道:“你想想,连那两个米国特工都能轻易的进来,何况是两个穿着正规警服的汉人!他们能走不进来吗?”

        上官谨道:“那我也以为是你的命令嘛!你干嘛老是骂我?我不干了!我走!”

        李毅道:“走吧,走吧,什么事情都不会做,脾气比大小姐还大,我还伺候不了呢!早走早安心。”

        “喂!李毅,我真的想杀了你!”上官谨对着李毅呲牙裂嘴,双手伸出来,做了个勒脖子的动作。

        李毅见她单纯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了,轻声说道:“这也不能怪你,你以前都是跟一些单纯的学生做伴,这冷不丁的进入这复杂的社会,接触到这么多尔虞我诈的阴谋和诡计,也真是难为你了。”

        “哼,你先哄我了!我就是笨,就是傻!我走了!”上官谨说着,就要去房间里收拾东西。

        李毅起身拉住她的手臂,说道:“喂,你又不是三岁小孩了,怎么说走就走啊?肚量这么小?”

        “对啊,除了傻和笨之外,现在又加了一条罪状,肚量小!你就用这三条罪状把我赶出家门吧!回头首长问起来,你记得这么回复他们!”上官谨用力甩开李毅的手。

        “哎呀!”李毅捂住自己的手腕,痛苦的弯下了身子。

        上官谨轻哼一声,说道:“你没这么脆弱吧?我就这么轻轻一甩,你就骨折了?”

        李毅弯腰低头,轻声哼哼。

        上官谨走过来,伸手来的摸李毅的手,说道:“给我,我看看。”

        李毅忽然跳起来,伸开双手,装了个鬼脸,呵呵笑道:“怎么样,吓得你了吧?”

        上官谨气得直跺脚:“你,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啊!”

        李毅笑道:“好了嘛,我认错还不行?我的安全还要靠你来保护呢!你就这么走了,万一我被人给咔嚓了,你于心何忍啊?你今天也见识到了,那些家伙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呢!”

        上官谨眼珠一转,说道:“想留我也不难,我得罚你。”

        李毅道:“罚我什么?”

        上官谨道:“罚你做饭给我吃。”

        李毅张大了嘴巴:“我?做饭,给你吃?你没病吧?”

        上官谨扭头就走:“算了,不做拉倒!”

        李毅道:“我做也可以,不过,你要给我打下手,先去做菜买回来,再切好,然后我再勉为其难的来下厨吧!”

        “李毅!你欺负我!”上官谨尖叫一声。

        忽然,灯灭了。

        春天的天黑得早,李毅回到家里时,已经华灯初上。

        “喂,你声音的分贝也太高了吧?把灯都给震灭了!”李毅笑道。

        上官谨竖起食指放在嘴唇上:“嘘!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