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三十六章 怕什么来什么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三十六章 怕什么来什么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回到办公室,先行安排了其它方面的工作,这才摸起电话,打给秦楷:“秦楷同志,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www.00ksw.org”

        秦楷道:“李书记,我正好有事情要向你进行汇报呢,我这就过来。”

        李毅刚嗯了一声,就看到丁雪松张开双臂,拦着几个人,嘴里大喊:“不许进去!”但那几个人力气很大,推搡着丁雪松往里面走进来。

        丁雪松连退了两步,双手使劲扳在门柱上,不肯松手。

        那几个人嚷嚷着:“李书记!李书记,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你让开,我们要见李书记。”

        李毅对着话筒道:“秦楷同志,再见。”挂断了电话。

        “雪松,怎么回事?”李毅端坐椅子上,沉声问道。

        “李书记,他们硬闯进来的!”丁雪松奋力阻拦,一边说道:“李书记,快摁警铃,他们来者不善。”

        李毅的办公室里就有警铃,只要摁下去,机关保卫处和市公安局报警中心都会有感应,第一时间内就会派人来支援。

        但是李毅并没有按下去。

        自从坐上这把交椅以来,李毅办公室里已经不只一次闯进来过陌生人,对此他早就司空见惯了。

        李毅看了看那几个闯进来的人,挥了挥手,说道:“雪松,让开吧!他们看起来并无恶意。”

        “李书记!”丁雪松道:“我怕他们伤害你。”

        来的一共有五个人,四个男子,一个女人,都有四五岁左右的年纪,身上穿着工装。这时纷纷说道:“李书记,我们就想讨个说法!”

        李毅沉声道:“雪松,让开!我们是人民的公仆,坐在这里办公,就是为了解决人民群众的难题。现在人民找上门来了,你岂可拒人于门外?”

        丁雪松应了一声,松开双手,把那几个人放了进来。丁雪松不敢大意,站到了李毅的左近,防止那些人突然发难,对李毅不利。

        那五个人冲了进来,排开在李毅的办公桌前,一个个气势汹汹,像讨债的债主。

        李毅打量他们几眼,微微一笑:“诸位,我欠你们钱吗?”

        居中一个男子,身体很瘦,脸色蜡黄,闻言一愕,说道:“你没有欠我们钱。”

        李毅道:“那你们怎么这样的表情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你们二百块钱没还呢!”

        黄脸男子道:“你就是李书记?”

        李毅道:“你们既然能找到这里来,想必认识我吧?不错,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李毅。你们是什么人?”

        黄脸男子道:“我们是华锋发电厂的工人!”

        李毅这才看到他们的工装胸口都绣着华锋发电厂的厂标,一个五角星,里面一个象征“闪电”的图案。

        “原来是华锋发电厂的同志来了啊,快请坐。雪松,去泡几杯茶来。”李毅说着,站起身来,走到他们面前,微微一笑,伸出手去跟他们相握。

        黄脸男子没想到李毅这么平易近人,伸出手,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这才跟李毅的手握在一起。

        李毅微笑着问道:“你好,你怎么称呼?”

        “我姓何,叫何冲。”

        “何冲同志,来来来,大家都坐下吧,难得有基层的同志前来看望我啊,这是我李毅的荣幸!”李毅哈哈一笑。

        “李书记,我们不是来聊天的,我们是代表厂里两百八十多名职工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讨个说法。”何冲说道:“市委为什么要关闭我们的厂子?”

        “对!为什么要关闭我们的工厂?”

        “不给我们个说法,我们就住在你办公室里,不回去了!”

        “凭什么关闭我们的厂子啊?”

        工人代表们的情绪马上就激动起来。

        何冲是这几个人里面的头头,他摆了摆手,阻止同事们继续说下去,对李毅道:“李书记,今天前来,并不是我们这几个人的意思,而是厂里几百兄弟姐妹共同的主意。”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二号首长前来视察的紧要关口,李毅最怕的就是这种事情。

        李毅又在庆幸,庆幸这些工人同志今天过来了,要是明天前来闹事,那就够自己喝上一壶了!

        李毅摸出烟来,一人发了一支,只有那个女同志没有接,摇着手说自己不抽烟。

        何冲把烟卡在耳朵上,说道:“李书记,我们今天来,只是想跟你谈判。如果谈不拢,厂里的工人们,决定明天上街游行,抗议政府关闭咱们的厂子!”

        李毅暗自心惊,心想好险啊!他们明天真的上街游行了,那江州市委的脸就丢光了,江南省的脸也要当着首长的面,被狠狠甩上一个耳光!

        那样的事情一旦真的发生,自己在江州的所有经营和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只能灰溜溜的夹着尾巴离开。

        丁雪松正好泡了茶端过来,听到这话,吓得双手一抖,差点没打翻杯子。乖乖,这些工人还真是什么都不怕啊!当着李书记的面,居然敢如此要胁政府!

        李毅点点头,说道:“同志们的心情,我能理解,忽然之间,厂子就要没了,工作也要丢了,你们有想法,是很正常的。”

        大手一挥,李毅眉飞色舞的说道:“换做是我,岂只是派个代表前来谈判这么简单啊,我一定会准备一担石头,挑到市委大楼下面,对准这些玻璃窗,每秒钟扔出去两个!把这些当官的办公室全给砸了!”

        何冲等人面面相觑,心想这人真是市委李书记?怎么跟个街头混混差不多啊?

        李毅呵呵一笑:“你们要不要试试?肯定特别爽快,不管什么有啥气,都会随着石头和玻璃碎成一地啊!”

        何冲瞠目结舌,说道:“李书记,我们可不敢,我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这种流氓行径,我们做不出来。”

        那个妇女同志说道:“做出来,那是要坐牢的!”

        李毅道:“呵呵,是啊,一个人心里有气,可以撒,但绝对不可以做违法的事情!由此可见,同志们比我要沉稳,要文明啊!我要感谢你们,没有来砸我们的玻璃!”

        这么一聊天,何冲等人马上就感觉跟李毅之间拉近了距离,觉得李毅这个官,并不如想象中那么高高在上。

        “李书记,市里为什么要关闭我们的厂子?”何冲搓了搓双手,问道:“我们在厂里工作了半辈子,对厂子的感情很深,这忽然之间就没有了厂子,我们怎么生活啊?”

        李毅心想,今天必须把这些工人大哥说服啊,不然明天还指不定闹出什么大事情来!

        工人虽然鲁莽,但并不愚昧,李毅相信,只要自己能成功的说服他们,就一定可以将这场灾难化解于无形。

        于是,李毅鼓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给工人们讲解政府的政策,从宏观的经济调控,谈到东南亚的金融危机,再从计划经济的体制,谈到市场经济的改革。深入浅出的讲解了政府为什么要实行国有企业的改革。这是社会主义经济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一个环节,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国有企业再不改革,就会成为拖累国民经济发展的烂肉!

        何冲等人听得很认真,连眼睛都很少眨。

        李毅说得口干舌燥,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问道:“何冲同志,你们听明白了没有?现在是否明白,我们政府为什么进行国企改革?为什么要闭掉你们的厂子了吗?”

        何冲摇头道:“李书记,你说的这些大道理,我都不懂。我们老老实实的工作,生产出电来,为人民服务,为什么要关我们的厂子呢?这跟社会主义的经济有什么关系?”

        李毅轻轻一叹,心想自己刚才这么多话,合着全白说了?

        看来得改变方法才行,这些工人的文化水平不高,他们根本就不能理解这么深奥的东西。而且,就算他们理解了,又能如何呢?好比游图恩和张正贵他们一样,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就算明白这些大道理,也还是一样的不同意关掉华锋发电厂。

        想到利益和张正贵,李毅心想,这些人会不会是张正贵怂恿过来的?如果明天暴发了工人大游行,那他张正贵岂不是会死得很难堪?

        但这个念头,李毅也只是想想罢了,斗争可以,但李毅不会为了斗争而斗争。关系到江州的脸面,关系到这些工人的幸福,李毅不会拿这个事件来做文章。

        该想个什么办法,才能破解这个死局呢?

        张正贵那个家伙,什么时候闹事不好,偏偏选在这个要命的时刻!

        要不要找到张正贵,直接告诉他,说明天二号首长要来,叫他收手?

        不妥,只怕张正贵巴不得趁这个机会闹出一点动静来呢!

        正自沉思,门口传来一声喊话。

        “报告!”秦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李书记,市公安局秦楷奉命前来!”

        李毅笑道:“秦楷同志来了啊,快请进来吧!”

        秦楷穿着警服,一身的英气逼人,大步走了进来。

        何冲等人忽然大惊失色,几个人的身体往后缩了缩,何冲大声道:“李书记,你故意拖延时间,然后喊公安来抓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