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三十二章 党员处分条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三十二章 党员处分条例

    作品:《官路弯弯

        张正贵道:“既然属实,那就该咋办就咋办。www.00ksw.org不能因为他是市委领导,我们就包庇他吧?季昌泽同志是省管干部,这个难题应该上交给省里去处理。”

        游图恩道:“祝文同志,你刚才说季昌泽同志的私生子都上小学六年纪了?”

        祝文道:“是的,十二岁了。”

        游图恩道:“据我所知,季昌泽同志的孩子也在上小学,好像还只上小学五年纪吧?”

        祝文道:“我们了解过,的确是上小学五年纪,十一岁。”

        游图恩道:“那么算起来,他的私生子比他的孩子还大上一岁?”

        “呵呵!”常委们发出一阵笑声。

        祝文道:“是这么个情况。”

        游图恩道:“大家别笑,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私生子比正妻生的孩子还大,那这个私生子是怎么来的?”

        大家不笑了。

        张正贵道:“这还不简单,肯定是季昌泽夫妇生子晚呗!”

        祝文道:“不可能,季昌泽夫妻结婚只有十二年。也就是说他们结婚后就怀上了孩子。”

        游图恩道:“这么说来,那个私生子在季昌泽同志结婚之前就有了?是吧?结婚之前生的孩子,这跟季昌泽同志的个人名誉没有关系吧?”

        祝文道:“就是这么个情况。这个事情比较复杂。我们调查的结果跟游书记说的差不多,那个所谓的情妇是季昌泽同志的前任女友,因为家庭的反对,他们分了手。季昌泽同志跟现在的妻子结婚之后,才知道前女友怀了他的孩子。”

        游图恩道:“同志们,谁没有过去啊?谁年轻的时候不犯点错误啊?季昌泽同志的事情,还算不上是错误吧?只不过是正当的恋爱关系,至于孩子,那纯粹是个意外。我沉得这是人家的私事,跟工作和党性扯不上多大关系,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不必上报省委了。”

        季昌泽今天的态度很消极,多半也是跟这个事情有关,游图恩想在这个关键时刻拉季昌泽一把,这样一来,就可以得到季昌泽的真心。

        这种做法,足以显示游图恩在政治上的成熟。几番经历过后,他也学会了拉拢人心。

        张正贵却不会让游图恩的如意算盘这么轻易得逞,说道:“虽然是前女友,但季泽昌同志婚后还跟她保持着不正当关系!这就是违纪现象了!这样的人还不查处?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游图恩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嘛!季昌泽同志只是为了照顾孩子,这才跟那个女人保持来往,这是情有可原的。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我们要给同志们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嘛!”

        祝文看了李毅一眼,李毅缓缓点了点头。

        祝文说道:“我们经过了解,季昌泽同志虽然按月付钱给前女友,并且保持来往,但两人之间并没有同居关系。从这一点上来看,我觉得举报人举报不实,对待这种情况,我们应该酌情轻处。”

        游图恩敲击着桌面说道:“对嘛!既然没有保持不正当关系,那就没事了嘛!孩子出生是个错误,但这个错误却不能让孩子来承担,季泽昌同志肯承担起一个为父亲的责任,这是有担当的表现,我们应该原谅他。这个事情就不要上报了!”

        张正贵道:“养情妇和私生子还能被原谅?那我们革命队伍还讲不讲纪律了?我觉得这是不可原谅的!没有发生同居关系?这个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啊?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跟着季昌泽十二年了,谁敢说他们没有发生点什么?”

        这倒个问题,谁能证明啊?

        屈柔是个女同志,又是宣传口的,对这种事情自然比较痛恨,说道:“这个事情应该严肃处理。有老婆有家室的人,就不应该再在外面胡来,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行!”

        李毅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季昌泽犯的事情,很容易引起常委们的反感。所以李毅虽然也有心拉季昌泽一把,却没有当面答应池栩。但他之后跟祝文通过气,要祝文先把案子压下来,不要上报省里。如果不是李毅拦着,市纪检委早就上报了。

        李毅想帮季昌泽,但这个事情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说了算的,也不是祝文可以说了算的,要想把季昌泽拉出来,这个事情就不能捂,越捂越会出问题。举报人既然敢实名举报,就不怕再多举报一两次,要是直接捅到省里去,省里追究下来,那祝文就麻烦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摆到明面上来说,由市委常委会议来决定,只要常委会通过了决议,才能安全的保住季昌泽,而自己和祝文,也不必因此承担可能产生的风险。

        至于结果,就不是李毅所能左右得了的,毕竟季昌泽还是违纪了。

        为一个违纪的人说情,已经让李毅很为难,要他去包庇甚至是纵容,那他就更为难了。

        一般的大事,开会之前,李毅事先都会跟几个要好的常委通一下气,但这个事情是个例外,不能通气。像屈柔等人,虽然跟李毅是同盟,但未必事事都会听李毅的,他们也会有自己对事物的理解和意见。在对待季昌泽的问题上,屈柔等人未必就会跟着李毅走。

        再者,虽然游图恩也在力保季昌泽,但他的这个力保,到底是做做样子,还是真的想保住季昌泽,还是未知数。

        身为一把手,又是季昌泽这个秘书长服务的领导,现在季昌泽出了事情,游图恩若是一句好话不说,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就算是装装样子,他也要为季昌泽说情。

        这既然是做给季昌泽看,也是做给其它同志看,好让大家明白,他游图恩不是一个寡恩负义的人,只要是他的人,就算犯了错误,他也会力保。

        如果把季昌泽保了下来,游图恩就会多一个得力助手,其它同志也会望风景从!那么游图恩在江州市就能站稳脚跟。

        就算保不下来,游图恩也没有亏,起码尽了心,尽了力,季昌泽不支持他,他还力保季昌泽。其它同志就会觉得这个领导是个讲情义的人,是个大度的人,从而跟着他走。

        李毅没有发言,只是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烟。他也在思考,要不要保季昌泽,如果要保,该怎么保?

        乔步龙道:“季昌泽同志的行为的确让人所不齿啊!这种玩弄女性的人,不配再在革命队伍里!更不配担当这么重要的位置。”

        自从蔡延边倒台后,乔步龙就跟着张正贵走了,张正贵既然想对付季昌泽,他自己甘当马前卒。

        包建安却是轻轻一笑:“乔步龙同志,说到玩弄女性,某些人似乎更厉害吧?”

        常委们都知道他说的人是蔡延边,发出一阵嗤笑。

        乔步龙阴沉着脸,却无话可说,谁叫蔡延边是他妹夫呢?

        游图恩道:“季昌泽同志就算犯了些许错误,但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情嘛!我们还是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同志们的意见呢?”

        张正贵道:“机会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要靠自己珍惜的!季昌泽同志受党培养多年,居然还能做出这种事情来,而且一瞒就是十二年!他完全枉顾党纪国法嘛!祝书记,你们纪检委想必看不进眼吧?对待这样的干部,就应该严格按照党纪进行严处!我建议上交给省委处理。”

        李毅心想自己再不说话,季昌泽多半要被口水淹死了。便轻咳一声,说道:“我刚才听了祝书记的案情通报,觉得季昌泽同志的确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也有违反纪律的地方。”

        张正贵暗自一喜,心想李毅要是支持自己,也想把季昌泽除去,那自己的胜率就要大上几倍了。

        “李毅同志说得对啊,错误就是错误,不用讲什么理由。哪个犯错误的同志没有几个歪理啊?贪官贪钱,还说是为了养家呢!我们能听他们胡说八道吗?”张正贵火上浇油,声援李毅。

        李毅微微一笑,暗道张正贵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呢!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对付季昌泽似的。

        游图恩却是暗自皱眉,李毅想打压季昌泽?这么说起来,季昌泽并不是李毅的人马?李毅若是想让季昌泽受处分,那就太容易了啊,自己独力难支啰!季昌泽同志,看来我是无能为力了。

        想是这么想,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越多人反对,才越显得游图恩力保季昌泽的重要和难得。

        “李毅同志,人孰无过呢?季昌泽同志可是一位好同志啊,除了这点错误之外,就再没有其它的错误了,我们市委应该再给他一个机会嘛!”游图恩不动声色的说道。

        李毅道:“季昌泽同志的错误,是不容原谅的!”

        其它常委见李毅说得这么斩钉截铁,都是神情一凛,心想李毅这是要下杀手吗?

        李毅继续说道:“官员包养情妇也是对党纪的藐视,这样的官员,已经失去了作为一名党员应有的品质,严重影响了党的形象,有关部门应该按照《党员处分条例》对这样官员进行相关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