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三十一章 组织纪律大过天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三十一章 组织纪律大过天

    作品:《官路弯弯

        游图恩冷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必多说了,我坚持自己的见解!李毅同志,如果你坚持要捅到省委去的话,我唯有奉陪到底。www.00ksw.org”

        裴公良说道:“大家都是一个班子里的成员,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嘛,何必闹到省委这么麻烦呢?为了这么一点子事情去麻烦省委,也说不过去吧?中小企业改革是我们江州的文章,总不能交给省委来做答卷吧?游书记,李毅同志,我看还是各让一步,就在会议室里解决了吧!”

        祝文道:“我觉得裴书记所言极是,大家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同志,关起门来,说什么都可以,但是要捅到省委,省委会怎么看待我们这个班子?既然游书记以为刚才的表决结果不算数,那就重新表决一次嘛,我们不嫌麻烦的。”

        常委会的同志们,都是从班子的团结考虑,希望能够息事宁人,将事情摁在江州市里解决。

        李毅自然是无可无不可,不管选择哪条道,他都相信自己的目的肯定能达到。只要把游图恩的嚣张气焰打压下去即可。

        这场常委会议,李毅并没有针对谁的意思,而是中小企业的改革,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口子,自己做为国企改革的头头,必须为改革负全责,自然容不下别人来搅和这盘棋。

        李毅选择回到江州,就在心里立下了志向,一定要把江州建设成富饶美丽的土地。而国企改革,是江州富强路上,必须要走且必须要走好的一步棋。

        如果李毅的目光像张正贵和游图恩等人一般短浅,只顾着自己短期的政绩,而不管江州日后的发展,那完全可以听从游、张两人的指示来办,既团结了班子,又省心省力,就算出了问题,还有高个子在上面顶着。

        斗争永远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这是李毅所信奉的从政宝典,在他的政治生涯里,他所有的斗争,都是为了自己的信念和理想,除非不得己,他并不想跟班子成员闹翻。

        众人都看着游图恩,等待他做最好的决定。

        游图恩内心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斗争之后,终于按捺下那股邪火,心想小不忍则乱大谋,就算捅到省委去,结果也只会变得更糟。既然如此,还不如大度一点,在这里就把事情解决了。

        他缓缓呼出一口气,轻轻说道:“不必再表决了,我收回刚才的话,本次表决有效!我相信同志们做出的集体决定,但是,我保留自己的意见。李毅同志,你是江州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的负责人,我尊重你的意见。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绝不容许任何亏空和损失国有资产的事情发生!”

        李毅没想到游图恩居然会认输,略感诧异,心想游图恩也在斗争中变得成熟了,学会了容忍和蛰伏!

        这样的对手,才真正的令人不敢小觑。

        张正贵的目的没有达到,嘿嘿一笑,说道:“游书记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啊!胸怀气度,令人敬佩。”

        游图恩轻蔑的瞥了张正贵一眼,对这只老狐狸,他心里又多了几分警惕。

        稍事休息后,常委会议继续开下去。

        接下来,商议了几个人事的调整。

        这几个人事都是无关痛痒的部门处长的调整,李毅刚刚大大的压了游图恩一头,在这几个人事问题上就没有再跟游图恩去争夺。

        见好就收,利益均沾。这也是为官之道。

        李毅不争,不代表别的常委不争,张正贵在这几个人事任命上,紧咬不放,跟游图恩连杀了几局,最后各有斩获。

        议完人事,游图恩说道:“接下来的议题比较特别,会涉及到在座的某些同志,因此,议题开始之前,我想请个别同志回避一下。这也是例行公事,请同志们不要有心理负担,更不必胡乱猜测。”

        季昌泽的眼皮猛的一跳,心想这不是在说我吧?

        “季昌泽同志,请你回避一下,直到我喊你进来。”游图恩沉声说道,声音不大,但在季昌泽听来,却有如雷鸣一般响亮。

        季昌泽舔了一下有些发干的嘴唇,或许是太过震惊,他双眼无神的凝视着前方,端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动弹。

        游图恩轻轻敲了敲桌面,提醒他道:“季昌泽同志!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请你回避一下!”

        季昌泽缓缓吐出几个字来:“我不需要回避!”

        游图恩道:“季昌泽同志,请你注意会场的纪律!请你不要耽搁大家的宝贵时间!”

        季昌泽缓缓站起身来,说道:“我知道你们要讨论什么,我是当事人,我为什么不能旁听?”

        游图恩指着门口,说道:“请你出去,该让你进来时,自然会叫你。季昌泽同志,你是一个老党员,也是市委领导,你不要耍光棍!这一套行不通!”

        季昌泽缓缓说道:“我不回避!我也不会参与或是打扰你们的讨论,我就是想听听。”

        游图恩有些生气了,季昌泽今天这是第二次挑战他的权威,似乎就要发作。

        这时,祝文说道:“季昌泽同志,你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请你出去,是因为接下来的议题会牵涉到你,这是组织纪律,并不是对你的不信任,你还是出去吧!”

        这一来,更加确定了季昌泽的揣测,看来的确是要议论自己的问题了。

        季昌泽看了李毅一眼,李毅迎视着他的眼睛,没有任何表情。

        季昌泽轻叹一声,转身向会议室外面走去,那脚步感觉像灌了铅一般的沉重。

        他不知道,走出这扇门,将来还有没有机会回来?

        走到门边,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熟悉的常委会议室。

        十三把端重的红木椅子,椭圆形的会议桌,猩红的地毯,血红的党旗和国旗,庄严而肃穆。

        他花了近二十年的努力,才坐进这座会议室里,此刻中途离场,心有不甘啊!

        但他没有选择!一句组织纪律,就大过天!

        常委们都看着他,每个人的表呢各异,精彩绝伦。

        凭着多年的官场经验,季昌泽能从这每张脸的表情,推测出他们内心在想什么,是在幸灾乐祸,还是麻木不仁,还是同情可怜?

        季昌泽最后将目光落在李毅脸上,他全部的希望,就在李毅身上,他希望李毅能帮助自己,重新回到这个会议室的某个座位上去。

        但他猜不透李毅的想法,也揣摩不到李毅的心思。

        唉!

        季昌泽拉开那扇厚重的门,低头走了出去。

        外面走廊上和休息室里,都是各个领导的秘书和司机,他们或三五成群,或独自一人,吸着烟,聊着天。看到季秘书长半路上出来,都有些惊奇,一个个都站起身,恭敬的喊了一声:“季秘书长好!”

        季昌泽本想到休息室里去坐坐,看到这么多年轻的脸,便站住了脚步,轻轻点了点头。背着手,往走廊的尽头走过去。那个地方有厕所,此时此刻,仿佛只有那个地方,才是他的避风港。

        身后,秘书和司机们都收回了目光,领导原来是出来上个洗手间啊!便又坐下来继续聊天。

        这里面,只有一两个人知道点情况,但他们自然不会乱说,只是看着季昌泽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

        常委会议室的门关上的刹那,游图恩收回目光,说道:“同志们,有一个事情,请市纪检委书记祝文同志说明一下情况。”

        祝文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接到宣传部转过来的举报信,因为事关重大,我们市纪检委召开常委会议讨论之后,难以委决,因此提交市常委会议进行讨论。这次市里举行精神文明建设,宣传部接到了不少投诉和举报,有些涉及到市里的主要干部,情节比较严重。其中有一份举报,跟季昌泽同志有关。”

        常委们大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并没有表现得多么惊讶,就算事先不知情的,看到季昌泽被请出会议室,也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静静的坐着,听祝文说下文。

        祝文说道:“有人举报季昌泽同志包养情妇,还生下了孩子,孩子都上小学六年纪了!这个情况很严重啊!举报人用的是实名举报,可见对这个事情十分了解,我们若是不处理,举报人很可能往上面捅。那个时候,我们就被动了。”

        张正贵道:“既然是实名举报,那就不难查实,只要查清情况属实,那就按照纪检委的章程办理即可,该上报的上报,该处理的处理,这有什么难办的?你们纪委常委讨论过即可,还用得着上市委常委会议讨论吗?”

        季昌泽是市委秘书长,不是游图恩的人,就是李毅的人,反正不是他张正贵的人,季昌泽的死活,也就不关他张正贵的事了。所以他才落井下石。

        祝文道:“这不是因为事关一个市委常委的名誉和前途吗?我们纪检委不敢擅专,还是请常委会议决定吧!”

        游图恩沉吟道:“祝文同志,你们的调查结果如何?情况属实吗?”

        祝文道:“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