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七章 常委会上的对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七章 常委会上的对垒

    作品:《官路弯弯

        常委们听了半天报告,早就累了,此刻听到李毅清朗的说话声音,一个个都来了劲儿,看着游图恩。www.00ksw.org

        李毅打断了游图恩的话,还给他出了一道难题,他会如何应对?

        是大发雷霆之怒,还是息事宁人?

        李毅不在的这一个多月里,一直都是游图恩主导着常委会的走向和节奏,现在李毅回到了江州,第一场常委会议,就开始挑战游图恩的忍耐度。同志们都知道:看来又有一场好戏要上演了。

        游图恩眼神一厉,但并没有发作,他下来工作也有些时日了,学会了忍让和等待时机。现在常委会议刚刚开始,还不到跟李毅闹翻的时候,虽然他早就存了心,想跟李毅拼一场。

        但这种拼,得是暗地里的较劲,表面上还得装作一团和气。

        “李毅同志啊,我知道五福镇是你一手搞起来的,现在那里的经济建设搞得十分好,可是,那里的党建工作,还有待得高啊!我这是扬长避短啊,你会搞经济,所以才分给你几个落后的镇,好让你大展拳脚啊。而我得承认,搞经济建设,我不如你,但我是一把手,党建工作还是很在行的,所以这个分配是十分合理的。”

        游图恩打着官腔,每句话的最后都要拖长了音调来说,有些地方要加重语气,以示强调。

        他这话说得冠冕堂皇,不但捡了李毅现成的成果,还要把五福镇贬得很低,将来好哄抬他自己的成绩。

        李毅淡淡地道:“游书记,五福镇有千亩杂果林,这可是块大肥肉啊,肥到足够把五福镇拉升到全市乡镇前三的位置上去!你捡了我这么大一个便宜,这可有些不地道。你既是一把手,各方面的能力自然也是极强的,更应该做出表率,挑起最艰苦的重担来啊。”

        游图恩被李毅的话堵住了,一时之间不好回答,端起茶杯来喝茶,一边思考怎么样回答李毅。

        李毅道:“同志们,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游书记是我们的龙头啊,各方面的能力都比我们要强,所谓能者多劳,就应该挑选几个贫困乡镇来帮扶一把,也好让我们见识见识游书记化腐朽为神奇的真本事啊!昌泽同志,你说对不对?”

        季昌泽正自心神不宁,低头沉思,想着今天的常委会上,会不会讨论自己的问题,如果讨论起来了,自己该如何应对?忽然听到李毅喊自己的名字,这才从思虑中恢复过来,他也没听清李毅前面到底说了什么,但见大家伙的目光都盯着自己看,也不好反问,便点头说道:“对对对,李书记说得极对!”

        李毅呵呵一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游图恩了一眼。

        游图恩冷哼一声,重重的将杯子放桌面上一顿,严厉的扫了季昌泽一眼。他显然没有想到,季昌泽居然这么快就反水了!这常委会刚开始呢,就迫不及待的向李毅表忠心了!

        季昌泽看到游图恩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惹祸了。但他仍然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李毅身上,这些常委里,也只有李毅有可能也有能力来拯救自己。

        事情既然已经做下,他干净光棍一点,若无其事的整了整衣领,端正了身子。

        游图恩沉声道:“好,大家既然如此看重游某人,那就把五福镇划给李毅同志!接下来,继续分配任务。”

        众人对各自分配的乡镇并无异议。

        刚才这一场暗斗,以李毅的胜利结束。

        这个胜利虽然很小,但却让常委们看到了李毅犀利依旧的风采。

        政治学习完毕,游图恩说道:“前段时间,我们对中小型企业的改革方案进行过激烈的探讨,当时李毅同志因故不在市里,因此当时的讨论并没有一个具体的结果。李毅同志,你是分管经济的副书记,又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市里的企业改革,一直由你在负责,我们都想听听你的意见。”

        李毅道:“我看过会议纪录,同志们的意见,大都是倾向于扶持中小型企业吧?”

        游图恩道:“是啊,咱们江州没有啥子大型国企,也就一些中小型企业,为了保住咱们江州市的工业命脉,我们上次讨论的结论是大力扶持这些中小型企业,支持他们做大做强,做出咱们江州市自己的品牌企业来!”

        张正贵道:“我同意游书记的意见,今年财政收入大幅度好转,第一季度的税收,跟去年同比增长了百分之六十!工业和农业各方面都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房改工作也进行得很顺利。我们今年完全有余钱来支持中小型企业的发展和壮大。这些企业虽然规模不大,却是咱们江州的命根子啊!我们江州的工业基础本就薄弱,这点老本一定要保住!”

        果然如李毅所料,游图恩和张正贵在这个问题是出奇的一致,为了出政绩,为了升职,他们想投入大量资金进去,扶持国有中小型企业。

        李毅沉思片刻,并没有马上反驳,而是说道:“不知道游书记和张市长对本市中小型企业做过多少调查?这些企业,只要我们政府投入资金,就能变成对江州有利的企业吗?”

        游图恩是党口的领导,主抓大局,就算偶尔到下面的企业里去视察,也不过是装装样子,给电视台提供一点新闻素材罢了,他几时真正的去了解过这些企业的生存状况?更不用提认真深入的调研和考察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游图恩做出自以为最正确的判断。

        一个政治家,并不一定要懂最基层的工作,就像一个战略家和军事家,并不一定要懂得如何精确射击一样。

        他只需要懂得,如何做,才对己方最为有利就可以了!

        他考虑的是全盘,是如何将各种利益围拢在自己的身边!

        游图恩看向张正贵,说道:“张市长是政府的主官,他在这方面最有发言权,正贵同志,谈谈你的调查结论吧!”

        张正贵微微冷笑,但表面上却是一团和气,说道:“同志们,中央和省里,最近都很重视国企改革的事情,一号首长和二号首长,频繁在各个省份调研和考察,对国有企业的改革,提出了很多重要的指示!省委领导也多次来江州考察国企改革的进展情况,足见国有企业的改革,对国家,对人民,是多么重要的任务!”

        李毅暗道,这不是放屁嘛!大道理说了一大通,却没有一句说到点子上!谁不知道国企改革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啊?用得着你在这里放空弹!

        张正贵却说得津津有味,跟做演讲和报告似的,说了一箩筐的大道理。

        常委们听得恹恹入睡,这些报告,自己常听,还经常做,早就腻了,烦了,没想到开个常委会,张正贵还不忘做一番报告。

        张正贵说完大道理,从中央说到省,终于说到了江州市。

        “同志们,我市的国企改革,形势喜人,部分大型企业,都进行了良好的改革,走上了正规。这几个月来的生产成绩足以证明,我们的改革是卓有成效的!是成功的!现在,中央提出了新的改革目标,那就是国有中小型企业的改革!我觉得,不管是大型国企,还是中小型国企,它都是国有资产,蚊子腿虽小,那也是肉啊!”

        张正贵呷了一口茶,润了润嘴唇,继续说道:“对待中小企业,我们应该一视同仁,它有病,我们就给它治病,它老了,我们就给他输入新鲜血液,除非是那种烂死了的,才不得不忍痛割掉!”

        李毅道:“张市长,你长篇大论的意思,就是要扶持绝大多数的中小企业?”

        张正贵笑道:“李毅同志,对我的讲话精神,领会得很深刻啊!简而言之,就是不放弃,不抛弃!凡是我市的国有资产,就算是一块钱,我们都不能轻易的让它流失!”

        李毅道:“我相信张市长在做这番发言之前,肯定对市属中小企业进行过认真仔细的调研。我也相信,张市长这番话,是为了保存国有资产的大前提出发的。但是,我调研的结果,却让我深感忧虑。”

        张正贵听到李毅的认可,脸上微微含笑,但一听到后半句,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李毅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好忧虑的?大型国企的改革都成功了,还怕这些中小企业改革不成功吗?”张正贵沉声问道。

        李毅道:“中小企业情况很复杂,我可以这么说,比起大型企业来,它们的毛病一点都不少,但他们可以走的路却更窄!很多企业,不是我们投入一笔资金,置换几台机器,就可以改革成功的!”

        张正贵道:“投入了资金,换了新机器,这企业不就做活了吗?”

        李毅道:“一个企业,就跟我们人一样,不是你身上揣着多少现金,身上穿着崭新的名牌衣服,甚至是拥用强壮的肌肉,就可以精神抖擞,就可以力大无穷,就可以产生出更高的效益来的!”

        张正贵道:“企业跟人怎么能相提并论?这不是乱弹琴吗?”

        李毅正容道:“企业跟人一样,除了肌体之外,还需要一个灵魂!”说着,李毅指了指自己的头,沉声说道:“我们人之所以能生存,能做各种事情,除了健全的肌体之外,还需要一个健全甚至是强悍的灵魂!如果没有了这个灵魂,我们拥有再强大的肌体,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张正贵表情一滞,摸出烟来,拿出一颗,在烟盒上不停的点击,说道:“李毅同志,你扯太远了吧!”

        李毅道:“河马和大象够强大吧?老虎和狮子够凶悍吧?结果呢?他们全部成了人类动物园里关着的玩物!这就是因为它们的灵魂不够强大的缘故。我们市的很多中小企业,就跟这些没有灵魂的动物一样,我们把他们的肌体装备得再完美,只怕也无济于事,最终只能成为某些人手中的玩物!”

        张正贵的手指用力一压,手中的烟支被折断了,他双眉一竖,说道:“李毅同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某些人手中的玩物?这某些人是指哪些人?”

        李毅道:“我不说,大家也心知肚明吧?”

        眼见火药味越来越浓,游图恩轻咳一声,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来说两句。刚才张正贵同志和李毅同志都说了各自的调研结论。我总结了一下,张正贵同志认为,绝大多数中小企业,是值得挽救和扶持的。而李毅同志的结论正好相反,他以为大部分的中小型业不值得扶持。我没理解错两位的意思吧?”

        张正贵缓缓点了点头。

        李毅说道:“同志们,我的意见就是,中小企业可以扶持,但要有选择性的扶持。扶持中小企业,我们要明确一个道理。我们为扶持什么?想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

        副书记祝文说道:“我虽然不懂经济,但我觉得李毅同志的话颇有道理。现在的时代环境不同了,很多中小型企业,在当时很有市场,但现在他们的很多产品已经没有市场了。”

        李毅道:“不错。现在连很多大型企业的产品都卖不出去,再要去扶持这些中小企业,那是扶不起来的!我们改革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把旧的东西抹上一层金粉重新供起来!还是要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而是要朝着绿色、环保、节能的大目标迈进!在这里,我要举一个例子,来说明一下中小型业的改革方向问题。”

        常委们都看着李毅,不知道他要举出什么样的实例来。

        李毅环视一下会场,说道:“我要举例说的,就是华锋发电厂。这个厂子,就绝对没有扶持的必要!这家发电厂,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可以光荣的退休了!”

        “什么?”张正贵瞪圆了双眼,大声道:“你说的是华锋发电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