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三章 家常饭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三章 家常饭菜

    作品:《官路弯弯

        刘跃明心里一阵慌忙,说道:“李书记,这些报表没有问题吧?”

        李毅淡淡地道:“有没有问题,你不清楚吗?”

        刘跃明道:“李书记,如果我们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请指示,我们一定改正。www.00ksw.org”

        李毅语气一缓,说道:“刘厂长,你们电厂的改革事宜,我们市里会认真讨论的,你们安心等待通知吧!”

        刘跃明道:“李书记,我代表厂里数百职工,向市委请求保留我们这个厂,只要市里拨付资金给我们,我们一定可以进行合理的改革。”

        李毅道:“刘厂长,同志们的意见,我会反馈给市委领导的,市委也一定会充分尊重大家的意见,综合考虑,做出合理的决定。不管结果如何,你们都要一如既往的坚守工作岗位,把工作做好。”

        这话虽然说得很隐晦,刘跃明还是听出一点音来了,心想李书记这是要放弃咱们厂啊!

        “李书记,我们厂是个老厂,这几十年来,为江州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厂里的工人都是老职工了,大家对厂子的感情都很深。李书记,请你一定要认真考虑同志们的感受。”刘跃明还在争取。

        李毅笑道:“跃明同志啊,你多虑了,你们厂子的问题,我们还没有开始讨论呢,你着什么急呢?呵呵,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同志们辛苦了。”伸出手去。

        “不辛苦,不辛苦。”刘跃明紧紧握住李毅的手,摇了摇,说道:“李书记,领导们都辛苦了,厂里也准备了工作餐,请一定用完餐再走吧。”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厂的条件也艰苦,就不必破这个费了!”拍拍刘跃明的胳膊,率先往外面走去。

        刘跃明等人恭送出来,看着李毅一行车队缓缓驶离。

        “刘厂长,这李书记还真是廉洁啊!知道我们厂子不盈利,连饭都不肯吃我们的。”一个厂里的同志笑道。

        刘跃明道:“你懂什么啊!李书记要是吃了我们的饭,我们厂子还有可能保住,现在李书记连我们的饭都懒得吃了,你想想,我们这厂子是不是够悬的?”

        厂里的其它同志都傻了眼,说道:“刘厂,这可不行啊,我们厂几百号人指望着厂子吃饭呢!可不能因为李书记不吃我们的饭,就把我们的饭碗给砸了吧?”

        “就是啊,刘厂,赶紧想辙啊!”

        “我看李书记也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要不我们再去找找他?”

        刘跃明道:“好了,这事情也难说得紧,市里还要开会讨论呢!你们给我记住了,市里的结论下来之前,千万不可以乱放风声出去。哪个要是多嘴多舌,引起了职工骚动,那就休怪我刘跃明翻脸不认人!都回去工作吧!”

        市委考察组的车队缓缓行驶在公路上,丁雪松问道:“李书记,这家小电厂效益还可以啊,微有盈利呢!”

        李毅沉声说道:“就算他有盈利,也非关不可。太污染环境了。”

        丁雪松道:“强行压制这种有盈利的厂子,只怕阻力会很大。”

        李毅道:“嗯,是啊,改革其它亏损厂子时,市里的意见都各不相同,现在要关一家有盈利的电厂,只怕很多同志都不会答应呢!”

        丁雪松道:“下次的常委会议上,您会抛出这个议题吗?”

        李毅道:“嗯,我想借这个企业,做为中小企业改革的试水石。只要这个电厂成功的压下去了,那其它中小企业就好办了。”

        丁雪松道:“李书记,我有一个想法。如果让刘跃明他们主动递交停产改制申请书,那胜算就要大上许多。”

        李毅微笑道:“那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啊?你没看今天那个刘跃明的态度?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呢!要他主动提交停产改制申请,那是不可能的。”

        丁雪松道:“李书记,我了解过这个刘跃明,他今年四十六岁,并非一直在这个电厂工作,而是半路调过去的。”

        李毅道:“嗯,那又如何?”

        丁雪松道:“他以前是在政府机关里工作的,现在调到企业里去,其实算是一种变相的贬职。”

        李毅点点头,心想丁雪松也学会思考和谋划了,便问道:“嗯,你说下去。”

        丁雪松道:“那这个刘跃明对电厂肯定没有什么感情,只要李书记肯许给他一个前程,不怕他不违反众同工友的愿望,向您投诚。”

        李毅笑道:“好小子,你也学会权谋之术了!”

        丁雪松道:“我都是跟着李书记,看得多,学得多,胡乱说说的。李书记,你觉得可行?”

        李毅道:“可不可行,得看刘跃明的反应和行动。我今天已经点醒了他,如果他真的有你说的那种想法,就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丁雪松道:“原来李书记早就算到这一切了,我算是班门弄斧了。”

        李毅道:“雪松,你表现得很不错,学会了思考,也学会了用计谋。”

        丁雪松道:“让李书记见笑了。”

        李毅道:“权谋归权谋啊,但是这样的计谋,在具体工作中,能少用还是少用。我们应该努力寻求良好的理由,去说服我们的对手。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就算彼此见解有些不同,也只是各自认识的不同,没有上升到阶级斗争的地步。”

        丁雪松道:“是,多谢李书记教诲,我记下了。”

        回到市委,众人各自散去。

        下班后,钱多送李毅回家,刚刚上车,就问道:“李书记,晚上去我家吃饭吧?你一个人回家也难得弄啊,外面的饭菜又不干净,我听说菜馆里现在都流行用地沟油做菜呢!”

        李毅听到地沟油三个字,不由得深有感触,说道:“现在的食品安全,的确是个大问题。民以食为天啊,如果连食品安全都不能保证的的话,那等于是慢性自杀,而且是自相残杀!”

        钱多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去我家吃饭啊。我叫桑榆多做两个好菜。”

        李毅道:“行,有段时间没去你家打秋风了,桑榆家里带来的那些腊鱼腊肉还有没有?给我炒上两碗,我就好那口!”

        钱多道:“还多呢!李书记想吃,回头带一点拿家里去,嘴馋了就做来吃。”

        李毅道:“还是算了,我这个人懒,拿回去摆臭了也未必想起来去做。还是放你那保险,我想吃了就直接去你家吃。”

        丁雪松笑道:“钱师傅,我也厚着脸皮,上你家讨碗饭吃算了。”

        李毅道:“你家里不是有老婆孩子吗?有时间还是多陪陪他们。”

        丁雪松道:“我老婆这几天休假,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我也是一个人住。”

        钱多笑道:“那正好,我们三个好好喝上一顿。”说着就给桑榆打电话,告诉她李书记和丁秘书要来家里吃饭,叫她预备几个好菜,尤其是腊鱼腊肉一定要煮上两大碗。

        李毅道:“雪松,桑榆家乡的腊味,那可是有名的一绝啊,你今天有口福了!”

        丁雪松笑道:“搭帮李书记啊!”

        来到钱多家里,桑榆系着围裙,正在厨房忙活,桑榆的母亲带着孩子在玩。

        钱多要进去帮去,被桑榆推了出来:“快去陪李书记和丁秘书啊!厨房里不用你帮忙。李书记,丁秘书,你们稍坐啊,饭菜马上就好。妈,给李书记和丁秘书倒杯茶啊。”

        李毅在沙发下坐下来,抱起钱多多,捏了捏他可爱的小脸,又在他额头上亲了亲,那小家伙张开手来就抓李毅,也捏住了李毅脸上的肉,轻轻扯了扯。

        “啊哎,这小兔崽子,还敢欺负李书记了!看我不教训你!”钱多在旁边笑道。

        李毅道:“那我可不依啊。多多是我的干儿子,不许你们欺负他啊!你看看他这模样,多帅啊!呵呵!”

        桑榆的妈泡了茶过来,笑道:“李书记,你也结婚了,是时候抓紧抓紧,生个大胖小子了。”

        李毅不由得想到了李浩然,心想浩然跟着花小蕊在柳林镇生活,不知道情况如何呢!想到自己亲生的儿子,见面却不相识,待知情之后,却一直没有机会见面,心里有些失落,抱着钱多多,就跟抱着自己儿子似的。

        菜味四溢,腊味、辣椒、葱姜混炒的香味让人食指大动。

        桑榆做好了一桌饭菜,请李毅和丁雪松到餐厅就坐,几个人边吃边谈。

        “李书记,你尝尝这腊肉,都是用精选的七层五花肉做的,汁多而不腻。”桑榆夹了一块大腊肉,放在李毅碗里。

        李毅笑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酒过三巡,桑榆道:“李书记,我在妇联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多多生下来了,也断了奶,交给我妈妈带就行了,你看,我是不是调动一下工作比较好?”

        李毅道:“妇联的工作不好吗?”

        桑榆道:“也不是不好,只是不太适应我去做。”

        李毅笑道:“那你想做什么工作?”

        桑榆道:“李书记,我还是想做具体一点的工作,去机关或是基层都行,只要是党口或是行政部门都可以。喂,钱多,你踢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