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中小企业改革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中小企业改革

    作品:《官路弯弯

        池栩是个心地单纯的女教师,听到季昌泽这么一说,以为发生什么重要事情了,急忙问道:“姐夫,怎么了?你得什么绝症了?”

        季昌泽道:“姐夫没得绝症,但事情却比得了绝症还要厉害呢!”

        池栩道:“怎么回事啊?你说得我都糊涂了,你没得绝症怎么回死啊?”

        季昌泽左右看看,说道:“这里人多,我们换个清静地方说话。www.00ksw.org你今天没课了吧?跟我出去一趟。”

        池栩安排了一下,就跟着季昌泽出了校门,来到季昌泽的小车上面。

        “池栩啊,姐夫遇到难槛了。这个槛若是跨不过去,我就算得毁了。”季昌泽点着了香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留意池栩的反应。

        池栩道:“姐夫,到底怎么回事啊?”

        季昌泽道:“有人想整我,把我给举报了,要置我于死地呢!”

        池栩道:“那,你跟我大姐说了没有?”

        季昌泽道:“还没说,我怕她受刺激。我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你知书达理,是个可以说话的对象。池栩,你想想,你大姐没有工作,一直在家里带孩子,你二哥和三哥,还有你的工作,都是我帮忙找到的吧?我为什么可以帮你们找到这么好的工作?就因为我是当官的,我身上还有这个光环!”

        池栩听得连连点头,池家兄妹几个,全都靠了季昌泽这个浸民的罩着,这才都找到了非常不错的工作,既轻松又体面,工资也不少。

        池家是农村人,池家父母年事已高,在家里做点农活,勉强能保住自个的生计,他们最大的骄傲,就是生养了两个漂亮的女儿,而大女儿因为漂亮,嫁了季昌泽这个在市里当大官的人。

        季昌泽是池家人的女婿,也是池家的福星,更是池家天顶上的天,池家人能过得这么滋润,全靠季昌泽头上这顶官帽子护偌。

        季昌泽现在想利用池栩帮忙,自然就要把这些利害关系剖析清楚,不然,池栩这样的妙人儿,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帮自己的忙呢?

        眼见池栩认同了自己的看法,季昌泽继续说道:“哪天我若是倒了,你们兄妹几个,全部都得下岗!你还好,你是个女人,又年轻,也有文化,另外找个工作不难。但是你那两个哥哥呢,他们怎么办?他们都只有高中毕业啊,还是个半吊子高中文凭,你想想,他们怎么找工作?”

        池栩虽然是个教师,但对官场中尔虞我诈的斗争也有些了解,这种斗争是潜伏着的,急流暗涌的,表面上看不出来的,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这种斗争,在基层并不明显,越往上面走,才能显出它的残酷性和杀伤性。

        季昌泽平时也常在家里说些官场上的事情,说某某人风光了大半辈子,结果一下子就栽跟头了,又说某个官员下台了,或者是被双规双开了,多么的凄惨和落魄。

        以前听说这些事情时,都以为是在听戏,反正那是别人的生活,是别人的痛苦,跟自己没有关系。此时听到季昌泽在说自己的事情时,这才真切的感受到这种痛苦是何其的迫切和绝望。

        池栩急道:“那怎么办啊?你可是我们两家人的保护伞啊,你要是倒了,我们都得跟着倒霉呢!我姐自从生了孩子后,身体就不大好,你要是进去了,那她带着孩子,怎么生活啊?姐夫,你快想想办法呗!总不能坐以待毙啊。”

        季昌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轻轻一叹,说道:“办法也不是没有。小栩,你愿意帮姐夫的忙吗?”

        池栩道:“姐夫,我能帮你什么忙啊?我只是一个没有什么能力的教师呢!”

        季昌泽道:“小栩,你还记得李书记吗?”

        池栩眨了眨眼:“李书记?哪个李书记啊?我们学校没有什么李书记啊。”

        季昌泽道:“小栩,你别装糊涂,就是你去泰国游玩时,认识的那个李书记啊!他不是还为了你跟泰国流氓打过一架吗?”

        池栩羞涩的一笑,低下了头,说道:“人家是市委领导呢!自从那次泰国游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他的面了。你提他做什么啊?”

        季昌泽道:“现在只有他才能救我。”

        池栩道:“这,那你去求求情啊,看他帮不帮你啊。”

        季昌泽道:“我去找过他了,他既没有说帮,也没有说不帮。我想请你再去求求他,兴许他就帮我了。”

        池栩道:“你也是市委领导,你说话求情都不管用?我说话能管用?”

        季昌泽道:“他对你有好感啊!不然,他肯为了你跟泰国流氓打架?小栩,你不愿意帮姐夫这个忙?这可不只是在帮我啊,同时也是在帮你们自己。”

        池栩道:“这,我见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啊。”

        季昌泽道:“你这么聪明,你一定能找到说词的。”

        池栩道:“我怎么去找他啊?”

        季昌泽道:“李书记现在一个人住在市委宿舍楼里,你听我说,咱们这样。今天我请李书记喝茶,李书记说了,他很喜欢喝茶,但是家里又没有一个泡茶的人。你把这包茶包送到李书记家里去,然后说你学过茶艺,愿意泡茶给他喝。在喝茶的过程中,你就把姐夫的事情,捎带着提上两句,试试他的口风。”

        池栩道:“就这么简单?泡几杯茶给他喝就行了?他能答应帮你?”

        季昌泽看了一眼清纯的池栩,迟疑了一会,说道:“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就要看事态的发展了,你相机行事吧!”

        池栩道:“姐夫,什么叫相机行事啊?”

        季昌泽道:“你是老师,你不懂这个成语的意思?”

        池栩笑道:“成语的意思我懂,但我要怎么样相机行事啊?”

        季昌泽道:“简而言之,就是顺着他,让他高兴了,让他同意帮忙。”

        池栩道:“他要怎么样才高兴呢?”

        季昌泽有些不太自然的扭了扭身子,轻咳一声,说道:“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呗!小栩啊,姐夫的前途,可全部捏在你手里呢!你多替姐夫想想,再替你们池家的兄弟想想,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池栩道:“姐夫,我还是不明白啊,我跟他在一起,说什么啊?怎么样才能让他高兴?你也知道,我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呢,不懂得怎么样跟男人相处。”

        有些露骨的话,季昌泽在池栩面前也说不出口来,但若是不点破了,又怕这个纯情小姨子不会做,斟酌了一番,说道:“小栩,这哄男人吧,其实很简单的,你只要顺着他的意思去做就行了。这样的事情,你没有做过,还没有在电视里看到过吗?”

        池栩绯红了脸,说道:“姐夫,你是叫我性贿赂李书记吗?”

        季昌泽瞪圆了眼睛,半晌无语,自己憋了半天,绕了半天,说不出口来的话,被这个小姨子用三个字给概括了。

        教师就是教师啊,真是不一般!这语言组织能力特强!

        “这个,小栩啊,事情应该没你说得这么严重,也就是陪李书记喝喝茶,聊聊天,在他高兴的时候,就把我这个事情说出来,求她高抬贵手就行了。至于别的事情,若是太过分了,你千万别答应。”季昌泽说道,此刻,他也只能这么说了。

        池栩轻轻点头:“我明白了。姐夫,我们这就去李书记家?”

        季昌泽道:“现在还不行,李书记下午要到企业里去考察工作,要晚上才能回来,我们等到晚上再去。到时我把你送到他家楼下,你自个去找他。我不太方便出面。”

        池栩道:“我明白。”

        季昌泽轻轻拍拍池栩的肩膀,轻轻一叹,说道:“委屈你了,小栩,这事情若是成了,姐夫不会亏待你的。这个事情,千万不可对你大姐提起。她没见过什么世面,别吓着她了。”

        池栩盯着季昌泽,问道:“姐夫,我问你一句,你到底犯了什么事?”

        季昌泽摸出烟盒来,又点上了一颗,说道:“没什么事,就是有人看我不顺眼,把我给举报了呗!”

        池栩道:“你没有犯什么法吧?”

        季昌泽心里腾的冒出一股无名的火气,大声说道:“犯法?我为你们几兄妹私谋工作,为你们拉关系,为家里谋点福利,这些算不算犯法?我若是什么都规规矩矩的,你们能有这么好的工作吗?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大不了下海,另谋出路!”

        池栩还是头一回见到姐夫生这么大的气,低下头,轻声说道:“对不起啊,姐夫,我不该问的。”

        季昌泽缓了口气,打量她一眼,说道:“罢了,都是亲戚,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这个样子太寒碜了,我带你去置办两套新衣服吧。”

        此刻的李毅,正在国营企业里进行考察,继续进行国有企业的改革工作。

        在对中小型企业的改制问题上,各方存在不同的意见,江南省跟别的省份不同,没有多少大型企业,大都是中小型企业,这些中小型业该不该扶持,成了江州市领导干部争论的焦点。

        手心手背都是肉,小型企业那也是企业啊!真的要一刀切下去,把所有的小型企业全关停了,领导同志们肯定是不乐意的。

        市里很多领导都倾向于扶持中小企业的发展,江州要想尽快摆脱工业落后的帽子,大力扶持发展中小型业,是一条快速的捷径。

        持这种想法的人,以张正贵为首。

        张正贵是江州二把手,政府的主官,江州市的成绩,决定了他的政绩高低,他怎么样处理这个事情,自然是依照他的利益去做的。

        市里的中小型企业如果关停太多,势必会严重影响到江州市的工业经济发展,也就会拖累他在官路上的步伐。

        想保企业,支持扶持中小型企业改革的领导们,大都是抱着这么一种心态。

        但如果要全部扶持的话,这又是一笔十分庞大的资金,而且有很多企业效益实在是差劲,就跟扶不起的阿斗似的,就算投入资金、政策倾斜,这些企业也未必能救得活。

        鸡肋啊!弃之可惜,留之无用!

        李毅身为主管工业和经济的主官,在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因此,他要进行多方调研和考察,拿出一个具体的处理方案来。

        这次考察的是一家小型的火力发电厂。

        厂里的环境很差,就连厂部办公楼的走廊上,都是一层烟灰。

        李毅在火力发电厂领导的陪同下,视察了发电厂的各个工作车间和分场。

        视察完燃料车间、化水车间、电气车间、除灰车间、化学车间,再到热机分场,这一路走过来,李毅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烫,里面的温度实在是太高了,虽然穿着防尘服,戴着口罩,还是能感觉里面的粉尘很多,呼吸有些急促。

        厂里的领导明白,李毅的这次视察,很可能关系到自己这个小厂将来的命运,对李毅是奉承有加,生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了这尊大佛。

        李毅背着双手,跟着讲解员和厂领导们走,很少说话,大都分时候都是在倾听他们的介绍。

        这个严肃的姿态,让厂里的领导们心里惴惴不安,摸不准李毅的脉搏啊!前途未卜啊!

        视察完毕,厂领导们殷勤的挽留李毅一行,想请视察小组的领导们吃个工作便饭。

        厂长刘跃明笑道:“李书记,大家都辛苦了,厂里准备了简单的酒饭,就是正常工作餐的标准,请移步前去就餐。”

        李毅看看时间,摆手说道:“吃饭就免了。时间还早,刘跃明同志,你把你们厂的生产报表调出来给我看看。”

        刘跃明道:“是,相关的报表和资料,我们早就准备好了,李书记,您这边请。”

        来到办公楼,一行人在厂部会议室里坐下来,刘跃明安排人把各种报表抱了过来,交给李毅来看。

        李毅很认真的翻看了看,叫丁雪松抄下了部分数据,抬眼看了刘跃明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将报表一推,起身离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