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一章 攻心计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一章 攻心计

    作品:《官路弯弯

        季昌泽请李毅坐下,泡了两杯茶来,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www.00ksw.org

        “李书记,有个事情得请你帮帮忙啊。”说开话后,季昌泽呵呵笑道。

        李毅道:“季秘书长还有什么事情用得着我帮忙?”

        季昌泽道:“李书记,事情是这样的,我听说有人举报我,说我在外面包了二奶,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之事啊,我季某人为人正派,从来不干这些有违道德良心的事情,肯定是有人诬陷我啊!”

        李毅心想,难怪游图恩着急上火的,想不到连他最贴近的身边人季昌泽,也被人举报了!

        如果游图恩摆不平这次的事情,那就足以证明他这个一把手,只不过是徒有其表,使不动其它常委啊!一个连自己人都保不住的领导,谁还敢跟着他干呢?没什么奔头啊!

        李毅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吹了吹,让那热气扑在面上,然后慢慢吃了吸了两口,没有说话。

        季昌泽嘿的一声,打了一下自己的手背,说道:“李书记,你不在江州的这些日子里,我还挺想你的。说起来啊,咱们江州这些常委里,也就你李书记最有号召力,有能力有魄力啊!嘿嘿,我们都服你。”

        这话有些意思,像是投诚的表示了。

        但李毅并没有为他所动,通过这次事情,也让李毅明白了一个道理,官场上人走茶凉,甚至人未走,茶先凉的事情,是很稀松平常的,至于墙头草,两面派,也大有人在。

        就拿这个季昌泽来说吧,以往还算是支持自己,游图恩初来江州之时,一直是帮着自己的,谁想到自己刚刚离开不久,他就倒向了游图恩。

        当然了,这也怪不得人家,既然在这个游戏圈子里讨生活,自然就要遵守这个圈子的一些规则。游图恩是江州市的一把手,还是省委常委,他这样的人只要肯拉拢人心,不怕没有人效诚。季昌泽做为游图恩的秘书长,如果不顺从他一点,只怕也难在这个位置上坐久了去。

        李毅肯坐在这里喝茶,自然也有再次收拢季昌泽的意思,但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得让他明白,谁才是最值得他季昌泽追随的人。只要我李毅还在江州一天,这江州的天就变不了!

        李毅点了点头:“好茶!甘醇浓厚,回味悠长啊!”

        季昌泽道:“我这里还有一点茶叶,李书记要是喜欢喝,就拿去喝吧!”

        李毅道:“行,那我就不客气了。”

        季昌泽道:“李书记,你能不能帮我在祝书记面前说几句好话,把告我的那些诬状给辙消了吧?”

        李毅嘿嘿一笑:“季秘书长,看来这你杯茶,可不好喝呢!你也太高抬我了吧?祝书记是什么人啊,他能听我的?你应该去求隔壁那位啊,那才是咱们江州的真佛爷!管事!”

        季昌泽见李毅还是不松口,急得额头冒冷汗,说道:“李书记,你不是不知道,祝书记那个人,出了名的铁面无私,我根本就不敢跟他开那个口啊!至于游书记的面子,在祝书记那边根本就不好使!纪检委办案有一定的独立性,有时候,游书记也不好干涉。”

        李毅轻笑道:“连游书记都不能干涉,我一个副书记能顶什么事情啊?季秘书长这不是难为我吗?”

        季昌泽道:“李书记,这个忙,你无论如何也得帮帮我啊!我在这位置上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生怕行差踏错一步,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进步啊!这个莫须有的事情会毁了我的前途呢!”

        李毅沉吟道:“你跟我说句老实话,你在外面包没包二奶?”

        季昌泽赌咒发誓地说道:“没有,真没有啊,李书记,天地良心啊!我和老婆感情很好,从来都不吵嘴的,怎么可能在外面包二奶呢?”

        李毅笑道:“我们就是朋友之间闲聊嘛!季秘书长太过紧张了。呵呵,既然你身正不怕影子斜,还怕什么别人莫须有的举报呢?我相信祝文同志会秉公办理的。再说了,你这个级别的案子,还得由上级审查呢!你就算信不过祝文同志,还信不过省里的纪检同志?放心吧,他们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季昌泽抓了抓脑袋,说道:“理是这么个理,但这事情还是挺悬的呢!主要吧,这些举报信,都是由宣传部和文明办转交过去的,性质不同啊!这平时没什么事情,无地都要兴起三尺浪来,现在有了这么一个举报信,外面还不传得满城风雨?这好比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啊!”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注意文明,注意文明啊!我还听说,媒体可是全程跟踪这次‘讲文明,树新风’的活动啊,这要是被电视台这么曝出去了,那可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现在的老百姓,就喜欢听当官的那点子破事!”

        季泽昌瞪圆了双眼,拍打着大腿,压低嗓子说道:“正是这个理,正是这个理啊!李书记,你一定得帮帮忙,救我一救啊!”

        李毅蓦的收起笑容,将杯子往杯子上一顿,说道:“季秘书长不跟我掏心窝子,这杯茶,不喝也罢。”

        季泽昌道:“李书记,我刚才所言,句句是出自肺腑啊!”

        李毅沉声问道:“那你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包二奶?没有?那别人为什么举报你,却不举报别的人?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啊!季秘书长既然不把我李某当自己人看,那我还是走了吧!”

        说着,李毅作势欲起。

        季泽昌一把拉住李毅,说道:“李书记,我,我,嘿,我可真把你当亲兄弟看待啊,我就说给你听了吧!我的确包过一次二奶。”

        李毅张开手掌,放在耳朵边上,说道:“季秘书长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季泽昌倒也横下了心来,说道:“李书记,我的确包过二奶,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后来被我老婆发现,大吵了一架,我就跟那人分手了。”

        李毅嘿嘿一笑,重新坐下来,说道:“据我所知,你们还没有分手吧?听说还生了个孩子,那孩子现在都上小学了。”

        季泽昌心惊胆颤,说道:“李书记,你怎么知道的?”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季秘书长,别慌,我也是听说的。”

        季泽昌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心想李毅这是从哪里听说的?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啊?不用多问,肯定是从祝文那里听来的,由此看来,祝文跟李毅还是尿到一壶里的人啊!看来求李毅算是求对了。便说道:“李书记,这都是我年轻时的冤孽债,我现在想想也挺后悔的。我对不起党,对不起市委啊!”

        李毅摇头道:“这是你的个人私生活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你最对不起的,应该是你家中的老婆和孩子才对!”

        季泽昌咽了口痰,说道:“李书记,我已经知道错了。现在只有你能救我啊,你放心,只要你这次帮了我,我以后一定听你的。”

        李毅道:“这话说错了。泽昌同志,我们都是为了工作嘛!不存在谁听谁的问题,只要是有利于工作的,不管是谁,我们都应该支持。”

        季泽昌道:“是,是,之前我糊涂,听游书记的错误指示,没少给你添麻烦,是我的不对。”

        李毅道:“游书记是一把手,又是你我的顶头上司,他的话,我们自然要听的。”

        季泽昌道:“李书记,我的事情得抓紧啊,千万不能让祝书记把我的案子转呈到省里去,一去省里,这事情就复杂了。”

        李毅摸了一把下巴,说道:“季秘书长,你给我出了道难题啊,你是我的好朋友,承蒙你不弃,还拿我当兄弟看待,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不能不管吧?可是,你包二奶是事实啊!我若去向祝文同志求情,我岂不是循私枉法了?不止是我啊,祝文同志也同样的为难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季泽昌道:“那,李书记,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帮我还是帮我啊?”

        李毅起身,拍了拍屁股,说道:“好啦,茶也喝够了,我该走了。谢谢季秘书长的茶了。”

        季泽昌虽然在政府部门里混了这么多年,自以为能看透所有人,但此刻还真的摸不着李毅的心思了。他这到底是同意帮呢?还是不同意帮?怎么不给个准信呢?

        一看李毅都走到门口了,季泽昌连忙抓起一包茶叶,上前来塞给李毅,说道:“李书记,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缺,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你的,只有这么一点家乡的茶叶,你拿去喝着玩吧。”

        李毅嘿嘿一笑,伸手挡住了他的手,说道:“昌泽同志,你也知道我在江州只是孤家寡人一个,这茶叶拿回家去,也没有人给我泡,我自个又懒,没功夫泡茶喝。这么好的茶叶若是放在办公室吧,岂不是都给外人喝了?呵呵,所以啊,这茶叶还是留在你这里,我得空就过来喝上一杯。”

        说完,李毅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季泽昌自然不敢追出门去送茶叶,只得说道:“李书记慢走!”

        李毅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踱回办公室去了,经过祝文办公室时,李毅瞄了一眼,只见房门紧闭,看来不在这里办公。

        季泽昌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寻思李毅若是不肯帮自己,那自己就难逃一劫了!

        他的事情,早就跟游图恩汇报过了,游图恩也找过了屈柔和祝文两个同志,委婉的表达了要他们放季泽昌等人一马的意思,但是,屈柔推托这个事情不归自己管,而祝文则说这个事情是从宣传部传过来的,得先由宣传部门撤回去。然后屈柔又说举报信已经转呈纪检委,就应该由纪检委做主了,宣传部门不好再插手。两个人打了一通太极,就是不卖游图恩这个面子。

        游图恩无奈之下,这才想到请李毅出面。但李毅也不卖他这个面子啊!

        季泽昌一直留意外面走廊上的动静,一见李毅从游图恩的办公室里出来,他就马上把李毅拉进来求情了。

        好话歹话,说了一箩筐,该说的不该说的,全掏了出来,结果还是未能换来李毅的一句承诺!

        季泽昌坐立难安,忽然想到了一诺千金的典故来,心想李毅同志的承诺,又何止值千金啊!

        他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骂道:“谁叫你意志不坚定,听从了游图恩的蛊惑,自以为找到了强硬的靠山!结果把李书记给得罪了!唉,他回来那天,自己要是狠下心来,前去迎接一下就好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得不到李毅的信任了!

        在办公室里转了几转,季泽昌忽然脑光一亮,心想李毅虽然没有同意帮自己求情,但他也没有把话说死啊!看来还有希望!得想个什么办法才行啊!

        想什么办法呢?

        李毅的家世摆在那里,季泽昌可是去参加过婚礼的人,知道李毅这样的人,并不缺什么,也不稀罕什么,还有什么可以打动李毅的心呢?

        季泽昌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一通,忽然想起小姨子池栩跟自己说过的话来。

        池栩曾经跟团,和李毅等人去过一趟泰国,她回来后,老在季泽昌面前提李毅的好,说他怎么怎么好,还为了她跟泰国当地的流氓打过一场大架呢!

        这么说来,李毅是不是对池栩有好感呢?

        李毅身边多美女,季泽昌是知道的。都说人不风流只不贫,像李毅这种风流倜傥的公子爷,年少得志,家世显赫,金钱和权力,都不缺,也不能打动他,看来唯有这个色字,还可以拿出来试一试了!

        季泽昌抓起电话,想跟池栩打个电话,但又想这么重要的事情,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啊!扔下电话,就出门往池栩的学校里赶了过来。

        池栩下了课,正在办公室里批阅作业,看到季昌泽急忙急火的走了进来,讶道:“姐夫,你怎么来了?”

        季昌泽见办公室里还有别的教室,不方便说话,便喊了池栩到外面,压低嗓子说道:“池栩,你得救姐夫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