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章 低调的斗争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章 低调的斗争

    作品:《官路弯弯

        万老太太虽然术后身子虚弱,但心里还是明白的,汤敏德跟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后,她指着几个子女骂道:“滚!我就算死了,也不要你们管!”

        万家几个儿女都低着头,大女儿说道:“妈,也不是我们绝情,你以前从来没有得过什么心脏病啊,这猛然间说得了心脏病,叫我们怎么接受啊!”

        万老太太道:“我没有心脏病?哼,你们哪个真正关心过我了?我那是怕你们担心,懒得跟你们说罢了。www.00ksw.org我也知道,你们都嫌我老了,都不想养我,我自个存了钱,就等着做手术用呢!医生,这个钱,不用他们出,我自己有!救我的恩人是哪位?”

        汤敏德把史老三推了出来,说道:“多亏这位同志,第一时间把你送到了我们医院,不然,你老可够呛的。”

        李毅说道:“是啊,史老三同志背着你跑了两家医院,当时医院床位紧张,他的夫人还给医生下跪求情,这才求来这张床位呢!这两个同志,是当代的活雷锋啊!值得我们尊敬!”

        万老太太拉着史老三的手,说道:“谢谢,谢谢你,当时在公交车上,我虽然倒在地上,但心里还是有些明白的,那么多的人,只有你来救了我,我给你下跪了!我谢谢你们!你们虽然不是我的亲人,却比我的亲儿子还要亲啊!”

        史老三连忙说道:“老人家,你千万别动,我也消受不起,我们都是乡下人,见到老人晕倒了,自然要搭把手,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谁家没个老人啊?互相帮助这是应该的嘛!”

        公交车司机很快就找到了,他也乐意前来做证人,并说当时自己也是实在无奈,一车的人等着去目的地,他不能半道上扔下大家,所以就没有帮忙。

        万家几个子女都低下了头,说不出话来。

        史老三说道:“那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我们两个还没有吃中饭,得赶回工地去呢!”

        万老太太拉着史老三的手不放:“好人咧!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病好后,我去找你们聊天,我去感谢你们!”

        史老三道:“老人家,不必谢我了,我们也没做啥子事情。你要谢,就谢谢这位姓李的书记吧,是他帮你找到了床位,帮你签字同意手术,帮你找到了好医生,是他帮了你大忙。这个当官的,真正是个好官!”

        万老太太道:“都要谢,都要谢!”忽然指着那几个儿女,激动的大声道:“你们几个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们!我们万家,也没有这么不要脸的东西!自个的娘不管起,还敢问救命恩人讨钱!你们连畜生都不如!”

        万家几个儿女羞得无地自容。

        汤敏德道:“你们出去吧,病人现在情绪需要平稳,不能受刺激。”

        万家几个儿女没有离开,而是商量了一下,忽然对着李毅和史老三等人跪了下来。

        万家大女儿说道:“李书记,史大哥,汤医生,刚才是我们不对,我们不敢怀疑你们,我们代表我娘,给你们下跪了!谢谢你们大家,你们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

        李毅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都起来吧!你们最该跪的,是你们的老母亲。她含辛茹苦,把你们四兄妹拉扯大不容易啊!她为什么隐瞒自己的病情,还不是怕花了你们的钱?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万家大女儿道:“李书记教育的是,我们不孝,我们该死!”

        李毅道:“谁没个老的时候?谁没有病的时候?谁没个无助的时候?谁又没有需要别人援之以手的时候?如果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都建立在猜忌和怀疑上,甚至是讹诈和欺瞒!那长此以往,谁还敢对你的父母施以援手?将来我们老了,生病了,谁来扶我们一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惟有如此,我们的社会,才能成为一个和谐、文明、道德的社会……”

        省电视台的摄影机,默默的工作着,把这一幕忠实的记录了下来。

        这个节目在省视台播出后,引起了广泛的反响,金钱与道德,孝与义,良心与狗肺,种种争议,引发了全民大讨论。

        江州市宣传部、市文明办等单位,借此机会,联合举办了一个名为“倡导文明新风,建设美好江州!”主题宣传活动。

        为繁荣发展江州文化、推进思想道德建设、构筑江州精神高地、培育传播文明风尚做出新贡献,大力推动江州多民族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弘扬新时期江州精神,着力构筑精神高地,奋力冲出经济洼地,为确保建成全面小康社会凝聚精神力量。

        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在医院讲的那番话,成了本次文明宣传活动中最打动人心的活广告。

        李毅出院后,游图恩打电话把李毅叫了去。

        “游书记,您有事找我?”李毅淡然的问了一句。

        游图恩放下手里的工作,看着李毅,说道:“李毅同志,这次文明宣传活动是怎么回事?我事先没有得到一点风声。”

        李毅轻笑道:“这是宣传部门和文明办的工作啊!屈部长没有向您做过工作汇报?”

        游图恩表情一冷,说道:“李毅同志,搞精神文明建设,这是没有错的,但你们在搞的过程中,给某些同志戴上了不文明的大帽子,那就不对了。”

        李毅讶道:“我刚刚出院,真的不懂游书记说的是什么意思?请明示。”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你不会不知情吧?有人故意利用这次文明行动,整治异己和对手!很多好同志都被查出来,说他们曾经有过不文明的举动!”

        李毅紧蹙眉头,说道:“游书记,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应该跟屈部长去谈这个事情啊!”

        游图恩道:“屈柔同志说了,那些同志都是有人举报,而宣传部门,只负责把举报信送达纪检部门,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具体的工作,推得那叫一个干干净净。”

        李毅道:“那我就不理解了,游书记跟我说这个事情,有什么用意呢?这都是宣传部门和纪检部门的事情啊,你若是觉得那些人冤枉了,大可以去找这两个部门的屈部长和祝书记好好谈谈。我只是一个分管经济和文卫的副书记啊,查官员的事情,我可管不着。”

        游图恩的手指不停敲击着桌面,说道:“李毅同志,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在背后耍诡计?”

        李毅道:“我耍诡计?游书记,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污蔑我吗?我在医院躺了三天,命都差一点丢了,我能耍什么诡计?你以为人人都跟阴谋家似的,专门在背后算计人不成?”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只不过是例行问你一句罢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用得着含沙射影的骂人吗?”

        李毅道:“我骂谁了?”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你是不是对我有些什么误会啊?”

        李毅道:“游书记,那我就更不明白了,我刚刚新婚,度完蜜月回来,然后就是大病一场,连住了三天院,今天还是我们头次见面吧?我能对你有什么误会啊?”

        游图恩逼视着李毅的双眼,似乎想要看穿李毅内心深处的想法。

        李毅镇定的坐着,淡淡的盯着他,一副我自无私天地宽,任尔东西南北风的表情。

        游图恩内心很是复杂。

        自到江州以来,游图恩的心理过程有过数次大的变化。

        刚来江州时,意气风发,满以为可以大展拳脚,在江州之地呼风唤雨,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和人生理想。谁料到,被李毅和张正贵给他上了一课,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和能力,短时间内尚不能压倒这些人,掌握江州真正意义上的话语权。

        就算他是一把手,也未必能掌控住一地的话语权。真正的话语权,是在常委会议上!常委会议,才是当地最高的议事和决策机构!就算是一把手,也无法凌驾其上!

        游图恩不能掌控常委会,这个书记就当得很窝囊,因此,他不得不改变策略,结交李毅,对付张正贵这个共同的敌人。

        但这只是游图恩的龙潜之计,一旦时机成熟,他就会一飞冲天,把李毅和张正贵都打倒在地,真正的掌控住江州的常委会议!

        而这个时机,游图恩以为已经成熟了!

        李毅新婚大喜,要离开江州政坛一个多月!有了这么长时间的布局,足够让自己向李毅发动总攻!

        而回京城过年的时候,另一件事情,更催促他吹响了战争的号角!

        京城的张家,向游图恩抛来了橄榄枝!

        张大山曾经是游图恩父亲的老首长,两家颇有往来,但后来张家日渐势大,枝繁叶茂,便与游家渐渐疏远。

        张家这次主动示好,让游图恩看到了自己的新希望,有了张家撑腰,还要怕什么李毅这种小后生?

        而张家结好游图恩的用意,也正是为了让他对付李毅!

        早在春节之前,游图恩就起了心要对付李毅,克扣李毅以及他手下人的福利,就是游图恩的指示。

        这是一种试探,也是一颗问路石。

        游图恩想看看李毅的反应。

        可惜的是,当时的李毅忙于结婚事宜,并没有时间来管这些芝麻小事,直到他这次回来。

        李毅一听丁雪松说起福利待遇的事情,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一般的工作人员,哪个敢扣市委副书记的福利?他们都巴不得给李毅多送一点呢!反正又不用花自己的钱!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至少也是季昌泽和吕延通这个级别的人才敢耍的诡计!

        李毅找季昌泽和吕延通谈话,实际上也是在向他们传递一个信息,有人在暗算我李毅,你们自己看着办!

        不管季昌泽和吕延通之前是否知情,相信这一次他们都应该有了正确的选择。

        李毅度蜜月期间,游图恩主持召开过几次常委会议,他在这几次会议上使尽了手段,连续几次都以微弱的多票数,少胜对手张正贵。

        这几次胜利,冲昏了游图恩的头脑,让他以为,自己已经完成了在江州的布局,完全可以控制江州市委常委会议了,因此,当李毅回来江州后,他就对李毅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他要通过这些信息传递给李毅一个信号,他才是江州市里面的一把手,名义上和真正意义上,都是一把手!

        让游图恩决心和李毅一决高下的导火索,还得追溯到广陵市长一职上。

        广陵市长空缺出来之后,江南省里各方大佬为此大动干戈,常委会议上抢夺得很是激烈。

        游图恩举荐了一个好朋友,想让他来出任广陵市长一职。这个好朋友是游图恩以前在京城工作时的同事,也算是游图恩忠心耿耿的下属吧!一直待在京城部委里工作,晋升的机会很少,也想着下放出来镀镀金,争取再上一个大的台阶。

        游图恩已经为他铺好了路,还跟省长吴东方达成了一致,并且专程跑到温玉溪家里进行了拜会,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在游图恩想来,广陵市长一职,就跟囊中之物一般,肯定跑不了。

        但那次省委常委会议上,情势突变,温玉溪提出了新的人选,这个人选就是西州市的副市长薛雪同志!

        温玉溪当时提出这个人选时,游图恩完全没有放在意上,心想一个别的省市的副市长,竞争力并不大,起码比不过自己的举荐人!江南省里的这些省委常委们,肯定不会轻易的把这块肥肉送到一个外人的嘴里去!

        就在游图恩自以为稳操胜券的时候,结果却令人意外,薛雪同志胜出了!成功的上位,出任广陵市长一职!

        这个大逆转,是温玉溪来江南省后漂亮的一仗,也是他在江南省多方布局之后的第一次胜仗。

        这个新年的大好开头,让温玉溪确定了他在江南省里一把手的地位!

        这一仗,他真正的赢了吴东方那个地头蛇!

        游图恩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事后他认真查看了薛雪的相关档案记录,发现这个人跟李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温玉溪跟李毅因为林馨这条线而牵扯在一起!

        思前想后,游图恩直接的以为,薛雪是李毅在背后运作的结果,这样的手法,很符合李毅的性格!

        厉害啊!李毅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市委副书记,在度蜜月的过程中,轻松就完成了一颗重要的棋子布局!

        正是这件事情,让游图恩彻底记恨上了李毅,他发誓,自己在江南省里失去的,一定要在江州这片战场上,全部找回来!

        李毅在澳门和世界各地游玩之时,游图恩就在家里进行布局,利用一把手和省委常委的优势,笼络了一批人心,准备在李毅回来之前,架空李毅的势力。

        李毅的车子驶进江州市委机关大院时,游图恩就站在自己的窗口,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游图恩要弄明白,哪些人去接了李毅,哪些人没有去。

        那些去了的人,自然就是李毅的心腹。

        敌人的朋友,也就是自己的敌人。

        当看到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前去迎接李毅时,游图恩心里别提有多么的失落了。他狠狠的把烟头掐灭在窗台上,毅然下定了决心,要硬碰硬的跟李毅斗一斗。他倒要看看,这个老李家的私生子,到底有多厉害。

        此时此刻,两个人还在对视着,四道目光相交,似乎能擦出火花来。

        李毅嘴角含着一抹淡淡的冷笑,这是一种从内心里无视对手的轻视!

        李毅从张一帆那里得到消息,知道游图恩和张家的关系之后,心里就盘算开了,看来游图恩对自己有意见了啊,这个事情得好好谋划。

        也是事有凑巧,李毅因为生病,在医院里碰到了万家老太太的事情,这让李毅想到了一个极好的办法,就借这股东风,来一场文明大行动。

        在官场,不管是什么行动,只要利用好了,哪怕只是一场精神文明建设的运动,也一样可以成为斗争的工具。

        游图恩可以从迎接李毅回来的人中,看出哪些是李毅的人,哪些是自己的人,同样的,李毅也可以从中看出人心向背来。

        利用一场应时应景的文明建设运动,来整掉一些对手,这是李毅民出来的绝招。

        说一个官员贪污**,很难找到证据,而无证无据之事,纪检委是无力下手的。

        而精神文明方面,那就不好说了,人生在世,谁能做到事事符合道德规范?对父母孝顺,对朋友情义,尊老爱幼,守身如玉?

        别小看这些方面,有时候比贪污**更能杀人!

        树的影儿,人的名儿,官员更在乎名声,如果名声毁了,那还怎么在人前吆五喝六的?

        李毅想到这个点子之后,就找屈柔和祝文等人商量了一下,屈柔和祝文觉得这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啊!

        搞精神文明,虽然不像纪检委和检察院,可以直接打倒一个人,但却可以打倒一个人的内心啊!

        一个官员,如果被人举报,说他不孝顺父母,不友爱兄弟,虐待儿童,乱搞两性关系,等等,那这个人也照样可以成为众矢之的。

        情况要是再严重一点,也是可以转交给纪检委查办的。

        果然,这个行动刚刚开展两天,就收到了很大的成效,其中有好几个受到举报的人,就是游图恩一条线上的。

        宣传部门接到这些举报信息之后,就转给了市纪检委去处理。

        游图恩原本在电视上看到李毅的新闻,还以为这是个偶发事情,顶多也就是李毅想出名,在做秀。

        直到自己的属下一个个都被整倒了,他这才明白过来,这是李毅在暗地里发动的挑战!

        于是,游图恩坐不住了,李毅一出院,他就把李毅喊了来。

        此时,两个人各怀心思,都想看透对方的底牌。

        “李毅同志。”游图恩率先打破沉默,说道:“我们原本应该是很好的朋友才对。”

        李毅淡淡说道:“我可一直拿游书记当朋友看待呢!奈何游书记不把我当朋友啊。”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次文明运动,我是支持的,但不要搞得过火了,不要搞成了整风运动!”

        李毅道:“这次运动,本来就是为了宣扬文明新风的,怎么可能会变成整风运动呢?游书记,是你多虑了。至于你刚才说的那些举报的人,我只能遗憾的说一句,这事情真不归我管。何况,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他们行得正,坐得稳,还怕谁来整他们吗?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同志,更要相信纪检委的同志嘛!”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你这么说,我们是没得谈了?”

        李毅嘿嘿一笑:“您是江州一把手,想怎么样做,还不是您说了算?你跟我说这些也没有用啊,我又管不到宣传部门和纪检部门,还是您直接去跟他们说吧。要不,就在常委会议上讨论讨论?”

        游图恩重重的一顿杯子,良久没有说话。

        李毅道:“如果游书记没有别的吩咐,我先告辞了。”

        也不管游图恩是否同志,李毅起身离座,走了出来,经过那道铁门的时候,李毅摇了摇那门,喃喃自语道:“这不是作茧自缚嘛!一道铁门,就把自己和同志们进行了隔离。你以为这是自己威严的象征,在我们看来,你何尝不像一只动物园里的猴子呢!”

        走过季昌泽办公室门口,冷不防季昌泽抢了出来,笑道:“李书记,到里面坐会?”

        李毅看了他一眼:“季秘书长,这是有事?”

        季昌泽笑道:“家里人托老乡送了两壶新茶过来,都是农村山上摘的,味道还不错,想请李书记品尝一下。”

        李毅扭过头,看向东边,正好看到游图恩走出办公室,也在向这边打量。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那就尝尝季秘书长老家的新茶吧!”

        季昌泽做了个请的手势,把李毅请进了自己办公室。

        游图恩眯着双眼,冷哼一声,背负着双手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