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一十九章 吹响战斗的号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一十九章 吹响战斗的号角

    作品:《官路弯弯

        万老太太虽然术后身子虚弱,但心里还是明白的,汤敏德跟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后,她指着几个子女骂道:“滚!我就算死了,也不要你们管!”

        万家几个儿女都低着头,大女儿说道:“妈,也不是我们绝情,你以前从来没有得过什么心脏病啊,这猛然间说得了心脏病,叫我们怎么接受啊!”

        万老太太道:“我没有心脏病?哼,你们哪个真正关心过我了?我那是怕你们担心,懒得跟你们说罢了。www.00ksw.org我也知道,你们都嫌我老了,都不想养我,我自个存了钱,就等着做手术用呢!医生,这个钱,不用他们出,我自己有!救我的恩人是哪位?”

        汤敏德把史老三推了出来,说道:“多亏这位同志,第一时间把你送到了我们医院,不然,你老可够呛的。”

        李毅说道:“是啊,史老三同志背着你跑了两家医院,当时医院床位紧张,他的夫人还给医生下跪求情,这才求来这张床位呢!这两个同志,是当代的活雷锋啊!值得我们尊敬!”

        万老太太拉着史老三的手,说道:“谢谢,谢谢你,当时在公交车上,我虽然倒在地上,但心里还是有些明白的,那么多的人,只有你来救了我,我给你下跪了!我谢谢你们!你们虽然不是我的亲人,却比我的亲儿子还要亲啊!”

        史老三连忙说道:“老人家,你千万别动,我也消受不起,我们都是乡下人,见到老人晕倒了,自然要搭把手,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谁家没个老人啊?互相帮助这是应该的嘛!”

        公交车司机很快就找到了,他也乐意前来做证人,并说当时自己也是实在无奈,一车的人等着去目的地,他不能半道上扔下大家,所以就没有帮忙。

        万家几个子女都低下了头,说不出话来。

        史老三说道:“那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我们两个还没有吃中饭,得赶回工地去呢!”

        万老太太拉着史老三的手不放:“好人咧!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病好后,我去找你们聊天,我去感谢你们!”

        史老三道:“老人家,不必谢我了,我们也没做啥子事情。你要谢,就谢谢这位姓李的书记吧,是他帮你找到了床位,帮你签字同意手术,帮你找到了好医生,是他帮了你大忙。这个当官的,真正是个好官!”

        万老太太道:“都要谢,都要谢!”忽然指着那几个儿女,激动的大声道:“你们几个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们!我们万家,也没有这么不要脸的东西!自个的娘不管起,还敢问救命恩人讨钱!你们连畜生都不如!”

        万家几个儿女羞得无地自容。

        汤敏德道:“你们出去吧,病人现在情绪需要平稳,不能受刺激。”

        万家几个儿女没有离开,而是商量了一下,忽然对着李毅和史老三等人跪了下来。

        万家大女儿说道:“李书记,史大哥,汤医生,刚才是我们不对,我们不敢怀疑你们,我们代表我娘,给你们下跪了!谢谢你们大家,你们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

        李毅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都起来吧!你们最该跪的,是你们的老母亲。她含辛茹苦,把你们四兄妹拉扯大不容易啊!她为什么隐瞒自己的病情,还不是怕花了你们的钱?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万家大女儿道:“李书记教育的是,我们不孝,我们该死!”

        李毅道:“谁没个老的时候?谁没有病的时候?谁没个无助的时候?谁又没有需要别人援之以手的时候?如果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都建立在猜忌和怀疑上,甚至是讹诈和欺瞒!那长此以往,谁还敢对你的父母施以援手?将来我们老了,生病了,谁来扶我们一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惟有如此,我们的社会,才能成为一个和谐、文明、道德的社会……”

        省电视台的摄影机,默默的工作着,把这一幕忠实的记录了下来。

        这个节目在省视台播出后,引起了广泛的反响,金钱与道德,孝与义,良心与狗肺,种种争议,引发了全民大讨论。

        江州市宣传部、市文明办等单位,借此机会,联合举办了一个名为“倡导文明新风,建设美好江州!”主题宣传活动。

        为繁荣发展江州文化、推进思想道德建设、构筑江州精神高地、培育传播文明风尚做出新贡献,大力推动江州多民族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弘扬新时期江州精神,着力构筑精神高地,奋力冲出经济洼地,为确保建成全面小康社会凝聚精神力量。

        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在医院讲的那番话,成了本次文明宣传活动中最打动人心的活广告。

        李毅出院后,游图恩打电话把李毅叫了去。

        “游书记,您有事找我?”李毅淡然的问了一句。

        游图恩放下手里的工作,看着李毅,说道:“李毅同志,这次文明宣传活动是怎么回事?我事先没有得到一点风声。”

        李毅轻笑道:“这是宣传部门和文明办的工作啊!屈部长没有向您做过工作汇报?”

        游图恩表情一冷,说道:“李毅同志,搞精神文明建设,这是没有错的,但你们在搞的过程中,给某些同志戴上了不文明的大帽子,那就不对了。”

        李毅讶道:“我刚刚出院,真的不懂游书记说的是什么意思?请明示。”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你不会不知情吧?有人故意利用这次文明行动,整治异己和对手!很多好同志都被查出来,说他们曾经有过不文明的举动!”

        李毅紧蹙眉头,说道:“游书记,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应该跟屈部长去谈这个事情啊!”

        游图恩道:“屈柔同志说了,那些同志都是有人举报,而宣传部门,只负责把举报信送达纪检部门,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具体的工作,推得那叫一个干干净净。”

        李毅道:“那我就不理解了,游书记跟我说这个事情,有什么用意呢?这都是宣传部门和纪检部门的事情啊,你若是觉得那些人冤枉了,大可以去找这两个部门的屈部长和祝书记好好谈谈。我只是一个分管经济和文卫的副书记啊,查官员的事情,我可管不着。”

        游图恩的手指不停敲击着桌面,说道:“李毅同志,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在背后耍诡计?”

        李毅道:“我耍诡计?游书记,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污蔑我吗?我在医院躺了三天,命都差一点丢了,我能耍什么诡计?你以为人人都跟阴谋家似的,专门在背后算计人不成?”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只不过是例行问你一句罢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用得着含沙射影的骂人吗?”

        李毅道:“我骂谁了?”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你是不是对我有些什么误会啊?”

        李毅道:“游书记,那我就更不明白了,我刚刚新婚,度完蜜月回来,然后就是大病一场,连住了三天院,今天还是我们头次见面吧?我能对你有什么误会啊?”

        游图恩逼视着李毅的双眼,似乎想要看穿李毅内心深处的想法。

        李毅镇定的坐着,淡淡的盯着他,一副我自无私天地宽,任尔东西南北风的表情。

        游图恩内心很是复杂。

        自到江州以来,游图恩的心理过程有过数次大的变化。

        刚来江州时,意气风发,满以为可以大展拳脚,在江州之地呼风唤雨,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和人生理想。谁料到,被李毅和张正贵给他上了一课,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和能力,短时间内尚不能压倒这些人,掌握江州真正意义上的话语权。

        就算他是一把手,也未必能掌控住一地的话语权。真正的话语权,是在常委会议上!常委会议,才是当地最高的议事和决策机构!就算是一把手,也无法凌驾其上!

        游图恩不能掌控常委会,这个书记就当得很窝囊,因此,他不得不改变策略,结交李毅,对付张正贵这个共同的敌人。

        但这只是游图恩的龙潜之计,一旦时机成熟,他就会一飞冲天,把李毅和张正贵都打倒在地,真正的掌控住江州的常委会议!

        而这个时机,游图恩以为已经成熟了!

        李毅新婚大喜,要离开江州政坛一个多月!有了这么长时间的布局,足够让自己向李毅发动总攻!

        而回京城过年的时候,另一件事情,更催促他吹响了战争的号角!

        京城的张家,向游图恩抛来了橄榄枝!

        张大山曾经是游图恩父亲的老首长,两家颇有往来,但后来张家日渐势大,枝繁叶茂,便与游家渐渐疏远。

        张家这次主动示好,让游图恩看到了自己的新希望,有了张家撑腰,还要怕什么李毅这种小后生?

        而张家结好游图恩的用意,也正是为了让他对付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