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一十五章 官员也怕病来磨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一十五章 官员也怕病来磨

    作品:《官路弯弯

        张一帆告诉李毅,游图恩的父亲已经过世,他们两家之间是否还有联系,那就不得而知。www.00ksw.org

        李毅心想,不管是游图恩,还是张正贵,这两个人在江州市里,都是自己需要结交同时也是需要防备的对象啊!

        李毅回到江州后第二件郁闷的事情,是在他宴请完一众同事之后才得知的。

        桑榆和钱多多早就从京城回到了江州,钱多保护李毅,一直到度完蜜月才回来,李毅体贴钱多夫妻俩这么久未见面了,特许他早些下班了。

        参加完宴请之后,李毅喝了个六分醉,驾着车子就去了郭小玲的住处。

        然而,不管李毅怎么按门铃,都没有人前来开门。李毅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房间里面冷冷清清的,桌面上蒙了一层灰,看样子已经很多没有人住了。

        李毅大声喊了几句:“小玲,小玲。”把每个房间都找遍了,但就是不见郭小玲的身影。

        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涌上李毅心头。

        李毅先拨通了《江南早报》报社的值班室电话,询问郭社长的去向。

        那边一听是市委李书记,倒也很热情,回答说郭社长节后就没有来上过班,已经辞职不干了,现任社长是韦宏华,是由郭社长亲自举荐的。

        李毅心想这一次是真的伤到郭小玲的心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去了哪里?拨打郭小玲的电话,已经停机,再拨打郭小天的电话,无人接听。最后厚着脸皮打到了郭家去。

        这次电话倒是通了,是郭兴国接的电话。郭兴国一听是李毅的声音,脸色不愉的就要挂掉。

        李毅连忙道:“叔,我就想问问,小玲去哪里了?”

        郭兴国道:“出国了,去米国了。李毅,你现在有了家庭,好好经营你自己的幸福吧,就不要再管小玲的事情了。她会开始新的生活,我求求你,不要再来打扰她。”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李毅唯有轻轻一叹,一种离愁别绪涌上心头,怎么也排谴不掉。

        李毅坐在沙发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不停的回想着跟郭小玲度过的每一个日日夜夜,那些往事像放电影一样不停的在他脑海里回放。

        一段七八年的感情,连说结束的时间都没有,就这么完蛋了!

        这是她在惩罚自己,对的,她很早就说过,如果有一天,李毅不再爱她的话,她就会选择离开,无声无息的离开,让李毅再也找不到她。

        李毅将手深深的插进头发里,泪水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他拥有重生的先知,更拥有高高在上的家世,有着令人羡慕的官职和前程,然而,他也不是万能的,他无法控制别人的思想和行动,他不能改变心爱女人的想法,他也无力改变眼前的事实!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连神仙,也有烦恼和不如意之处,何况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屁民呢!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愁城里,被一方小小的牢狱困顿,我们自以为自己是主人,却不知道只是生活的一个玩笑罢了。

        漆黑的房子外面,是闪烁着繁星的夜空,江南美丽的夜空下面,又有几树桃花盛开。

        李毅缓缓睁开眼睛,感觉脑袋一阵钻心的疼痛,触目处全是清一色的白。

        白墙面,白床单,还有穿着白大褂的夏菲。

        “小菲!我怎么住院了?”李毅靠在床头,摸着额头问道。

        夏菲笑道:“可能是你想我了呗?”

        李毅笑道:“那我昨晚没欺负你吧?”这一笑,扯动了脑神经,更加疼痛了,便道:“我头怎么这么痛?”

        夏菲道:“烧到四十一度了,你还在贫嘴呢!就你昨晚那个样子,我就算送给我欺负你也无能为力啊!”

        李毅道:“我烧到四十一度?还好我病大啊!再多一两度,我就见不到你这么可爱的笑脸了。”

        夏菲道:“你现在可是有老婆的人了,你还这么口花花啊!”

        李毅道:“谁叫你长得这么可人,让人一见就想口花花呢!呵呵,谁送我来的?”

        夏菲道:“当然是你的司机了,就是钱多大哥啊!”

        李毅心想,郭小玲的住处,也只有钱多知道。钱多早上去接我上班,见我不在家,打我电话又无人接听,估计我就是到郭小玲那里去了。也多亏钱多过去找,不然自己非烧死不可。

        夏菲道:“你前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又在沙发上露睡了一个晚上,感染了感冒。烧得不轻呢!”

        李毅道:“前天晚上?我睡多久了?”

        夏菲道:“一天一夜啊!”

        李毅敲敲脑袋,想要起床,但头重得跟铁锤似的,根本就起不来。

        夏菲按住他,说道:“躺好了,别动,你这个样子,起码还得休养三天。”

        李毅道:“那可不行,我刚回江州,一大摊子事情等着我去做呢!你赶紧给我打一针退烧针,我得回去办公。”

        夏菲白了他一眼,说道:“这里是医院,一切都得听我的!你说打针就打针啊?你以为光打针就能治好病啊?躺好。”

        李毅的身子的确是虚弱,被夏菲这么轻轻一按,就乖乖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夏菲同志,我可是市委领导,你敢不听我的话?信不信我撤了你的职啊?”李毅指着她,大声嚷道。

        夏菲笑道:“行,你就撤我的职吧!不过,也得等你病好了再说!”

        这时病房门开了,谈静宜走了进来,见到李毅醒来了,说道:“李书记,你醒了啊。我熬了鸡汤,你趁热喝了吧。”

        谈静宜把保温瓶还有水果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打开保温瓶,用小碗盛了一碗鸡汤,要喂给李毅喝。

        李毅连忙道:“不必,我自己来吧。”

        谈静宜笑道:“李书记,你给我们娘俩那么多的关照,现在你病了,我喂你吃碗汤怎么了?你还害羞不成?”

        李毅道:“我只是得了感冒,又不是什么重症病人,我自己来吧。”

        夏菲接过汤碗,说道:“你们两个都别争了,我来喂吧。李毅,这里是医院,一切都得听我的,乖,张嘴!”

        谈静宜问道:“小菲,李书记的病不要紧吧?”

        夏菲道:“好多了,静养两三天就可以出院。就是身子比较虚,得补。”

        谈静宜道:“那我天天熬鸡汤过来给他喝。李书记,你结婚的消息,我们也不知道,没有赶去参加你的婚礼,实在是不好意思。”

        李毅道:“没什么。你们两个,现在住在一起吗?”

        夏菲道:“当然住在一起了!她可是我妈呢!后妈也是妈啊!”

        谈静宜道:“老夏去后,小菲对我比以前反而好多了。我们两个现在相依为命,一块过日子。”

        李毅道:“这样挺好。”

        夏菲道:“李书记,你都结婚了,你老婆怎么不跟着来照顾你啊?你一个人住太危险了,有个头痛脑热的,都没有人照顾你。”

        李毅道:“我夫人在京城工作,她比较忙,没有时间过来照顾我。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用得着人照顾啊!”

        夏菲笑道:“要不,你住我们家去吧!你家里缺女人,我家里缺男人,住一块正好合适。”

        李毅瞪了她一眼:“没个正经!”

        谈静宜道:“李书记,你请个保姆也行啊!一个人这么过可不是个办法呢!”

        李毅道:“再说吧!不急。”

        喝完汤,谈静宜就走了。李毅看了夏菲一眼:“小菲,你懂事了啊!”

        夏菲知道李毅是指谈静宜之事,便轻轻一叹道:“父亲不在了,她对我也好,想想人生也就这么短暂,有什么可执着的呢?我要是早知道父亲要走,当初也不会拦着他们在一起了。唉!”

        李毅道:“我没事了,你去忙吧!”

        夏菲道:“我现在是你的专职护士呢!你不知道你有多金贵啊!我们院长指定我当你的全职护理!”

        正说着,院长带着医生进来了,对李毅进行了身体检查。

        “李书记,退到三十九度了,脱离危险了,但还需要静养几天。”院长说道:“请李书记放心,我们医院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用最好的设备和医生,尽快治愈您的病。”

        李毅点点头道:“有劳同志们了。”

        院长在病房里逗留了十几分钟才离去。

        夏菲撇嘴道:“哼,还不是因为你是市委书记,要不然,他才懒得看你一眼呢!”

        李毅笑道:“你还有仇视心理啊?要不把我推到普通病房去?”

        夏菲道:“算了吧,我哪敢啊!我算是看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要么就做有钱人,要么就要去当官,做有钱人呢,还是不如当官!”

        李毅哦了一声,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有钱人不好吗?”

        夏菲道:“我只见过有钱人去巴结当官的,却从来没见当官的去巴结有钱人啊!那自然是当官好。就拿这病房来说吧,有钱人也未必能享受到这等高干病房啊,就算能住进来,也买不来院长大人的巴结吧?”

        李毅笑道:“那你想不想当官啊?”

        夏菲道:“不想。”

        李毅道:“这就怪了,你不是挺羡慕当官的吗?”

        夏菲道:“当官是好,但被人骂啊!你不见外面的老百姓,一不如意了,就拿当官的来开骂吗?狗官啊,屁官啊,贪官啊!哪个不是骂你们当官的?”

        李毅道:“那你当个好官,就跟你父亲似的,不就没有人骂了吗?国家这么大,要想维持正常稳定的秩序,就必须有官吏来管,全国这么多的官员,狗官和贪官毕竟只是少数。大部分官员,还是在努力工作,想当个好官的嘛,不然,我们的社会能维持这么的稳定和谐?还能发生这么天翻地覆、日新月异的大变化?”

        夏菲道:“我说不过你,我去给你拿药,你老老实实待在这里,不要乱动,要上洗手间的话,这里就有,不用出门,无聊的话,就打开电视机看。”

        李毅道:“婆婆妈妈的,比我外婆还啰嗦!”

        夏菲微微一笑,走了出去。

        李毅翻出自己的手机来,给丁雪松去了电话,丁雪松听到李毅醒来了,十分高兴,说道:“李书记,我们可着急了,还好你没什么大事情。”

        李毅道:“我住院的消息,你们有没有宣扬出去?”

        丁雪松道:“没有,我替您向游书记请了假,说你临时有要紧事情,要请几天假,你就安心在医院里住着吧。”

        李毅道:“嗯,做得很好。这两天有没有什么事情?”

        丁雪松道:“包建安同志来找过你,我要他过两天再来。其它没什么大事。对了,后天召开常委会议,游书记要我通知你,说要商议重要事项,所有在家常委无故不得缺席。”

        李毅道:“我知道了。你帮我盯着点,有什么事情,随时向我汇报。”

        打完电话,李毅下了地,穿上拖鞋,往病房外面走去。

        刚走出高干病房区,门口的护士连忙拉住他,问他去哪里,李毅说道:“到下面院子里去散散步,整天关在病房里,没病也能憋出病来。”

        护士道:“那我陪您去。”

        李毅道:“我只是感冒!不是重症病人,不需要扶!”

        护士见李毅发火了,只得应了一声是,看着李毅走远了,想了想,又赶紧跑回去报告。

        坐电梯来到一楼大厅,迎面传来大声的吵闹声音,一个民工样子的壮实汉子,背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婆婆,身边跟着一个妇女,两个人正跟医生在争吵。

        李毅走过去,听得一个戴眼镜的医生不麻烦地说道:“没有床位了!没有床位了!你们去别家医院吧!”

        那个壮实汉子道:“我问过了,她这病,只有你们医院能治啊!大夫,求求你,给我们在走廊上安排一张铁架子床也行啊!”

        另一个白净面皮的医生道:“真是没床位了,连走廊上都满了!你去别家医院吧!省一医院就不错,那里的心脏科主刀医生,是从我们医院出去的。”

        那个扶着老婆婆的中年妇女忽然跪了下来,哭咽着说道:“我给你们磕头了,求你们救救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