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一十四章 我李毅又回来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一十四章 我李毅又回来了!

    作品:《官路弯弯

        季昌泽和吕延通不是傻瓜,傻瓜也当不到这么高的官。www.00ksw.org听话听音,他们两个一听李毅的话,自然明白李毅话里的用意李毅明着是在为丁雪松讨公道,其实就是在责问两个大管家,为什么只给李毅一份福利!

        季昌泽总算明白李毅为什么要冷落自己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吕延通更是额冒冷汗,也不知道是刚才跑进来时就有的呢,还是刚刚听完李毅的话后才生出来的。

        李毅冷冷的注视着他们两个,说道:“你们不必紧张,我并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刚才丁雪松同志也跟我表过态了,说他并不缺这些福利上的东西,也并不在乎这几个小钱,只是这个面子上挂不住啊!现在其它的秘书都在议论,说我李毅要走了,所以丁雪松同志又要失势了!不然市委市政府为什么这么瞧不起他呢?”

        这还不是责怪呢?这比打他们的脸还难受呢!

        季昌泽额头上也冒出冷汗来。

        江南早春的天气十分凉爽,季昌泽和吕延通两个人都觉得燥热无比。

        李毅那冷厉的眼神,就跟两把尖利的刀子似的,似乎能直刺人心!

        季昌泽吧嗒了一下嘴唇,说道:“李书记,这个事情我真的不太清楚,我这就回去查,一定查个明白,看看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吕延通更是紧张,市委这边好歹还给李毅和丁雪松发过福利,只是克扣了一点而已,弥补起来也简单,随便打个替罪羊,说是某人贪污了,或者说是或人弄错了,随随便便也就顶过去了。

        而市政府那边根本就没有发过啊!这就无从抵赖了吧?怎么解释都是个错啊!

        “李书记,我也回去彻查一下,看看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漏洞,是怎么造成的啊!”吕延通拿袖子擦了擦额头和脸角,因为再不擦的话,那汗珠子就要吧嗒巴嗒的掉下来了。

        李毅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无意多究,但是,我希望你们能给丁雪松同志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不想因此而影响到他的工作情绪。同时,我也想请你们两位转告下面的同志们,我李毅又回来了!让他们失望了!”

        季昌泽和吕延通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连声检讨,说是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给李书记添麻烦了。

        李毅沉声道:“季秘书长,你是大忙人,还有很重要的工作等着你去做,你先去忙吧!我这里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不麻烦你了。”

        季昌泽急得舌头打转转,心想这下完了,把李毅彻底给得罪了,说道:“李书记,刚才是游书记安排下工作,我真的不是有意敷衍您。”

        季昌泽说话间,也不知不觉的用上了敬语。

        李毅这个年轻人,自从结婚之后,整个人变得比以前更凌厉了啊,说话行事,透着一股子强劲的杀伤力!就算是面对游图恩这个省委常委,季昌泽也没有觉得这么累过。

        季昌泽跟李毅的关系还算比较好的,李毅的婚礼,他也去参加了。

        但是李毅记得清楚,自己回来时,市委门口的迎接队伍里,并没有季昌泽的身影。

        说实在话,对这种迎来送往的接送仪式,李毅并不感冒,甚至觉得这么做影响很不好。但当他看到祝文等人来迎接自己时,心头还是暖暖的,觉得自己虽然离开一个多月了,并没有脱离江州,这里还是有人记得自己。

        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领导都不喜欢送礼的人,但领导也没有打压哪个给他送礼的人。还有一句这是这么说的:什么人给领导送了礼,领导不一定记得住,但什么人没有给领导送过礼,领导一定记住他了。

        话虽简单,却把官场那种复杂的人际关系表露无遗。

        而李毅同志,也未能免俗,回来时谁来接过自己,谁没来接自己,都一一记在了心里,因为从这个事情里面,就可以看出人心的向背,也可以品味出世态的炎凉。

        季昌泽跟自己关系一向很好,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这么疏远?

        最开始李毅并没有在意,心想其它同志或许是公务繁忙,未能前来迎接,但他听到丁雪松说的这件小事之后,却感觉出了一种阴谋的味道。

        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市委办和市府办的人,胆敢对自己和自己下面的人这么克扣,这么无礼,必定有个缘故,这个缘故的来头还很大!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季秘书长,我们之间就不必解释这么多了,对你,我是信得过的,你且去忙吧,莫耽误了游书记的工作。”

        季昌泽起身道:“李书记,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事你尽管叫我。”见李毅点了点头,这才弯了弯腰,倒退几步,拉门出去。

        李毅自顾自的点了根烟,翘起二郎腿,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吞云吐雾。

        吕延通双眼滴溜溜一转,讪笑着说道:“李书记,关于春节福利一事,我有必要向您做个说明。”

        李毅轻轻嗯了一声,这声嗯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

        吕延通道:“您是市政府的常务副市长,按照规矩,各种福利都少不了您的那一份……”

        李毅磕了磕烟灰,淡淡地说道:“我说过了,这个事情不要扯上我,我得不得这些福利不要紧。我李毅是什么人,想必你们也听说过一点了,我并不在乎这些小东西。你看看我吸的这烟,上档次吧?这可是我平时的口粮,但我从来不怕谁来查我,因为我自个从来没买过一包,也没有收过别人一包烟,这些都是家里的存货。”

        吕延通道:“是是,您的廉洁是出了名的。谁结婚不收个红包啊,只有您真正的不收红包,这一点就足够让我感动了。但是,这些小福利,您可以不在乎,但我不能不说个明白啊!”

        李毅道:“就说丁雪松同志的事情吧!”

        吕延通道:“是是,丁雪松同志两头服务,工作辛苦。我们市府办其实准备下了他的那份福利,但是……”

        说到这里,吕延通下意识的四下瞧了瞧,故作神秘。

        李毅还是淡定的吸着他的香烟,并没有对他看上一眼。

        吕延通这番表演算是白瞎了,他摸了一把脸,说道:“李书记,是张市长说了,说丁雪松同志是市委这边的人,他在市委这边已经领过了福利,就不必再发放了。李书记,你看,我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市府办管家啊,得听领导的话行事不是?我一直想向您来做个说明的,但您忙于婚事啊,我一直没有机会开这个口。这个事情是我处理不好,是我的错,我向您检讨。”

        李毅掐灭烟屁股,沉声说道:“你不必向我检讨。吕延通同志啊,你是市府办秘书长,你要对市府机关的每个同志负责。你要记住了,你是人民政府的一名官员,并不是某个人的走狗!更不是某个人的家奴!凡事都有规定,有规矩!你只要照着规定和政策去做,无愧于心就行了!”

        吕延通被李毅扎扎实实的训了一通,整个人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一张脸跟打了鸡血似的红,苦笑着说道:“李书记,我也是为领导服务的人,没有办法啊,领导交待下来的事情,我只能去做啊。”

        李毅道:“你不必说了,我心里啊,跟明镜似的亮堂,什么都明白。”

        吕延通道:“李书记,我知道我错了,我一定在今后的工作中努力改正。”

        李毅点点头,端起杯子来。

        吕延通知道自己该走了,便起身告辞。

        李毅重重的放下杯子,微微冷笑一声,心想张正贵巴不得我快点离开江州吧?至于游图恩,分明就是个笑面虎,表明上跟自己走得近,谁知道他暗地里装着什么心呢!

        这次婚礼,张晓斌在背后搞了鬼,这是肯定的,但江州的内鬼又会是谁呢?是游图恩还是张正贵?

        张正贵?跟张晓斌是本家啊,他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李毅当即打电话给张一帆,向他求证此事。

        张一帆笑道:“姓张的就一定跟张晓斌一家有关系啊?那我还姓张呢!你觉得我跟他有关系没有?”

        李毅道:“少贫嘴了,我就是想验证一下。你不是在组织部工作嘛,调出姓张的资料来查查,看看他们是不是有亲戚关系。”

        张一帆道:“你当我是档案管理员呢?想调谁的都能调出来啊?哎,什么时候你也来我们这里工作一阵子,你就明白我的难处了。好好好,你不必将我的军,我去查还不行吗?”

        这天下班之前,市委办和市府办的相关工作人员,把欠李毅和丁雪松的福利东西一件不落的全部送了过来。

        李毅当着他们的面,叫丁雪松把这些东西拿去捐给了慈善机构。

        张一帆的调查结果也出来了,张正贵跟张大山一家并没有什么瓜葛,反倒是游图恩,居然跟张家有些关系,游图恩的父亲,是张大山的老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