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零九章 美人计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零九章 美人计

    作品:《官路弯弯

        饶若曦道:“我看那些赌片里,都好恐怖的啊,动不动就拿刀枪杀人呢!他们肯定是嫌我到这里来抢了他们的生意,所以才约我去吃饭,想探探我的口风。www.00ksw.org”

        李毅道:“不必怕。我们会陪你一起去。”

        饶若曦道:“你也去啊,不合适吧?如果真的有危险呢?他们会对你不利的。我怕你出什么意外呢!”

        李毅笑道:“你就不怕了吗?如果他们憋着什么坏心思,那你去了岂不是羊入虎口?”

        饶若曦还待说什么,李毅轻轻拍拍她的胳膊,说道:“不必担心。赌王再大,也只是一个人,你现在代表着的是整个国家!你是在为国家做事!是在为民族做事情!做的还是大事情!所以,你不必害怕他们。螳臂再粗,也是挡不住车轮的。”

        饶若曦被李毅这么轻轻一拍,心里马上就宁静下来了,这个男人的话,总有那么大的魅力,能够让她的心得到安宁。

        塞泽尔的房间就在隔壁,帕雅出去后,房门并没有关,而对面住的是帕雅的随从护卫人员,对面的房门都是开着的,好随时接应这边。

        李毅看了看外面,说道:“也不知道帕雅跟塞泽尔谈得如何了?”

        话刚说完,外面传来很大的争吵声,依稀就是帕雅和塞泽尔的声音。

        饶若曦道:“怎么回事?怎么吵起来了?”

        李毅道:“我们去看看。”

        对方房里的公主随从人员也都跑了出来,一齐来到塞泽尔的房间。

        塞泽尔的房间门并没有反锁,一推就推开了。

        李毅等人进去之后,看到塞泽尔一脸无辜的坐在沙发上,而帕雅则紧紧握住自己的衣领,她的衣领开了好几颗扣子,但她里面还穿着高领打底衫,并没有春光外泄。

        帕雅一手紧紧护在胸前,一手指着塞泽尔,大声呵责他,说他欺负自己,见到李毅和自己的人进来后,更加一脸的委屈表情,声讨塞泽尔的不是。

        李毅微微一皱眉头,还以为塞泽尔欺负了帕雅,沉声问道:“怎么回事?塞泽尔先生,你对帕雅公主做了什么?”

        帕雅的随从里有两个女保镖,一个人去安慰帕雅,另一个则对塞泽尔虎视眈眈,那愤怒表情和忠诚的态度,让任何人都相信,只要帕雅一声令下,她就能把塞泽尔从窗口丢下去。

        帕雅根本就不给塞泽尔解释的机会,指着他大声说道:“他欺负我!我摸我的胸!他还说了,要想让他帮我的忙,就要我给他,给他,那个……你们懂的。”

        李毅蹙眉道:“塞泽尔先生,你可以不帮帕雅公主的忙,但你也不能做出这般禽兽之事啊!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你这么做,岂不是……禽兽不如吗?”

        塞泽尔无奈的耸耸肩,说道:“真是天大的误会啊!我根本就没有对帕雅公主做过什么。”

        帕雅忽然起身,一脸委屈的扑进李毅怀里,抱住李毅,嘤嘤地哭出声来。

        李毅顿时手足无措,双手伸展开来,尽量不触碰帕雅的身子,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帕雅忽然在李毅耳边轻声说道:“他没有欺负我,是我故意吓唬他的!这小子胆子太小,不敢向家族求情,我就用这个方法逼他一逼。”说完又嘤嘤的哭起来。

        李毅心里暗自一叹,心想也只有帕雅这样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不过也好,逼那小子一逼,他就老实了。这世界上很多大人物大事件,都是逼出来的。

        为了让航母早日回国,塞泽尔同志,对不住了。

        李毅轻咳一下,沉声说道:“塞泽尔先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趁人之危,欺负一个弱女子呢?”

        塞泽尔起身说道:“李先生,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没欺负过公主。”

        帕雅的女保镖见塞泽尔要靠近帕雅,两个人往李毅面前一站,挡住了塞泽尔,一个个都是横眉怒目的注视着塞泽尔。

        可怜的塞泽尔,在众人眼里成了大色狼,还没有解释的机会。

        李毅道:“塞泽尔先生,你既然占了帕雅公主的便宜,就应该遵守诺言,帮帕雅把事情做到。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做的事情。”

        帕雅抹着眼睛,一边对李毅俏皮的扮笑脸,一边假哭道:“算了,不要他帮忙了!这种男人,没有一点骨气,算我瞎了狗眼,还打算跟他处男女朋友呢!连这么一点小事情都帮不上忙,将来还能指望他照顾我一生吗?”

        塞泽尔听到这话,浑身的骨头立即轻了二两,拍着胸脯说道:“帕雅,我帮你的忙!我这就跟我爷爷说去,要他帮忙在政府里说话,把你们的船放过海峡。”

        帕雅道:“不必了,我可不想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

        塞泽尔道:“这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做的,没有人逼我。”

        帕雅道:“还是算了吧,看你这么柔弱的男人,就算求情也是白求了!你家里人不会帮你的!”

        塞泽尔道:“你放心吧,我爷爷最喜欢我了,只要我跟他说,他一定会帮我的。我爷爷在国民军中的声望很高,很多高级将领都听他的话,只要我跟他说这艘航母是你们买回来做赌船的,他一定会相信我说的话。”

        帕雅道:“你要是真能如此,那才像个男子汉,让人有安全感。”

        塞泽尔道:“刚才是我一时失手,摸到了你的……”

        帕雅啐道:“你还说!得了便宜还卖乖。”

        塞泽尔道:“我这就跟那边进行沟通。”

        李毅向饶若曦使个眼色。饶若曦会意,过来扶起帕雅,几个人一起走出房间,任由塞泽尔在房里跟他的家人去沟通。

        回到帕雅的房间,她的保镖问道:“公主,要不要告诉国王陛下?”

        帕雅挥手道:“没你们什么事,出去吧!”

        两个保镖行礼退出。

        李毅道:“你啊,就会使小性子,你好好跟他说不就完了吗?还用得着牺牲色相?”

        帕雅撇嘴笑道:“他敢?他根本什么都没有摸到呢!我就是诱惑一下他,然后他就找不着东南西北了,伸手就来解我的扣子,刚刚解开三颗,我就给了他一巴掌,打得他脸都红了。”

        李毅道:“不愧是公主,快刀斩乱麻,三两下就搞定了他。”

        饶若曦道:“就是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他家族真有那么大的势力,可以帮这么大的忙吗?”

        帕雅道:“有的,你们别小看他,他家族的能量很大。但是这个人从小被家里压着,他们的家族教育比我们皇室还要严格,他轻易不敢开这个口。我若不是略施小计,他不敢帮这个忙的。”

        聊了十来分钟,敲门声响起。

        塞泽尔走了进来,一脸的喜色,说道:“事情成了,我爷爷听信了我的话,相信那艘航空母舰是你们买回来当赌船的。帕雅,还是你的面子大,我一说是你买回来的,爷爷就相信了。”

        李毅心想,事实证明,自己拉帕雅下水的决策是英明伟大的啊!

        有了帕雅背后这层关系打掩护,再加上塞泽尔居中调停,此事可成!

        李毅忍不住喜上眉梢,但随即冷静下来,心想这是饶若曦和帕雅的买卖呢,自己现在只不过是她们的朋友,不能表现得过于兴奋。

        帕雅却要淡定得多,说道:“你爷爷真能帮上忙?我全部的嫁妆都投进去了,这艘航空母舰要是回不来,你就要赔我的嫁妆。”

        塞泽尔笑道:“你反正是要嫁给我的啊,嫁妆也就是我们的财产,你放心吧,我一定要爷爷把我们的财产安全的运回来!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既然要开赌场,为什么选择这里,还不是到米国的超级赌城——拉斯维加斯,或者是去闻名于世的摩纳哥赌城——蒙地卡罗呢?”

        帕雅道:“我就喜欢这里,怎么了?澳门也是世界三大赌城之一啊,比起另外两个地方来,毫不逊色呢!这里离家近,自由。我学的又是汉语,在这里可以自由的沟通!还有,我再次声明啊,我们现在只是处朋友,将来有没有结果,那得看你的表现。”

        塞泽尔道:“我了解了。你们就等好消息吧,用不了多久,你们的超级赌船就可以通过黑海,驶回澳门。”

        帕雅道:“如果真的这样,那刚才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了。”

        塞泽尔笑道:“多谢公主大量。”

        李毅心想,色令智昏,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塞泽尔也算是堂堂一表人才,在土耳其里,也算是太子党一类的人物,居然会为了一个泰王国的帕雅公主这么神魂颠倒,也算是犯了桃花劫吧?

        泰王国为什么要跟土耳其的塞泽尔家族联姻呢?这其中又有什么说道?但这是人家的国政家事了,轮不到李毅去操心。

        这边事情已了,一切就要等候消息了。

        李毅和饶若曦回去的路上,李毅接到江兆南同志打来的电话。

        精彩娱乐公司因为航母被扣一事,曾经向葡萄牙和华夏国政府求救,要求两国外交部门通行官方手段维护商家的合法利益。

        葡萄牙政府第一时间就回绝了精彩娱乐公司的求助,说这是个人的商务行为,与葡国无关。

        而中方驻土耳其大使馆应承了精彩娱乐公司的请求,跟土方进行了多次沟通,但土方就是不卖中方这个面子,坚称这是原则问题,不能妥协。土方要为所有经过博斯普鲁斯海峡的船只负责,不能同意中方的要求。

        江兆南同志把谈判结果告诉了李毅,说道:“形势很严峻啊!土方态度坚决,我们的谈判陷入了僵局,政府能做的,也就有这么多,现在主要靠你们去想办法解决了。”

        李毅道:“首长,我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这两天之内就会有回信。但是不一定能成功。”

        江兆南笑道:“你能这么说,就证明起码有六成的把握!李毅同志,你要是把这个事情办成了,那就为国家立下大功劳啊!我会把你为国家做的一切记录在秘密档案里,将来可以为你的仕途添色。”

        李毅道:“那就谢谢首长了。”

        江兆南开怀地说道:“航母若能顺利回国,加上你之前为国家获得的关键技术,我们国家要造出自己的航母,就不再是梦想了!”

        李毅道:“南海局势日益紧张,太平洋海域也一向不平静,我国越早拥有航母编队,就越能在海面上拥有话语权。这对维护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江兆南语重心长地说道:“李毅,你说得不错,看来你心怀远志啊!国家的强盛,航母编队的成立,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啊!需要我们这代人,甚至是你们这代人的努力,才能实现。”

        首长的话说得很隐晦,但其中对李毅的希冀之情,溢于言表。

        李毅道:“李毅谨记首长的教诲,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顿了一顿,李毅说道:“航母虽然是海上的霸主,但目标太大,也是敌人攻击的活靶子,航母要想形成战争力,就必须形成战争群,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的研究也应该趁早展开,导弹巡洋舰、导弹驱逐舰、驱逐舰、护卫舰、攻击型核潜艇、供应舰等等,都应该配备齐全。尤其是舰载机和攻击型核潜艇,这是航母战斗群必不可少的攻击武器……”

        李毅侃侃而谈,把自己对国防军事发展的一些意见全部说了出来。

        江兆南笑着称赞李毅不但是个出色的政府官员,还是一员懂得军事和战略家!

        饶若曦听着李毅跟江首长谈论着国家大事,却不回避自己,心里暖暖的,心想自己这才算是走近了李毅的世界吧?

        这个男人是那么的优秀,是那么的丰富多彩,自己能在他的人生里占据一点位置,是多么的幸运啊!

        赌王何振华等人的宴会定在正月十五晚上。

        这一天,是传统的元宵佳节,李毅本打算和林馨过两个人的浪漫蜜月佳节的,但这次任务把他们的计划全部打乱了。

        这天,李毅等人以饶若曦朋友身份,陪伴她出席澳门赌王的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