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九十八章 滚回你老家去!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九十八章 滚回你老家去!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差点没把手机给掉地上了,问道:“你不同意?这可是好事情啊,你为什么不同意?再说了,你一个人无牵无挂的,在哪里当官不是当?”

        薛雪道:“李毅,你就别问了,我有我的苦衷。www.00ksw.org”

        李毅道:“薛姐,这么好的机会,你说不要就不要了?你要在南方省里熬资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转正呢!你不想进步了?”

        薛雪道:“想进步。”

        李毅道:“那你说说为什么不同意过来啊?”

        薛雪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正在跟他争孩子的抚养权,现在是关键时刻。我要是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工作,这孩子的抚养权估计就没有我什么事情了。”

        李毅道:“这正常的工作调动,跟孩子的抚养权有什么关系啊?你把孩子带到江南省来,不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

        薛雪道:“现在他的优势,就是有稳定的住所,还有稳定的高收入,可以给孩子一个稳定的家庭。而我的劣势就在于工作流动性太大,没有固定的住所和工作环境。”

        李毅道:“还有这种事情啊?我没有经历过,不太明白。但是,你可是堂堂的政府高官啊,他们凭什么认为你没有固定的住所和工作环境?”

        薛雪道:“他们就是这么认定的,我有什么办法呢?铁打的官场流水的官,我们当官的,不正是没有固定工作环境吗?革命同志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你之前还在我们西州呢,一会儿就跑到京城工作,这会儿又跑到江州去工作了,你说这还不叫流动性大,工作环境不稳定吗?”

        李毅道:“薛姐,我劝你还是好好考虑吧,对方既然拿这个来做文章,那你就干脆来广陵上任,当上了市长,这个工作起码数年之内是稳定的吧?就算要动,还是往上面动啊,你想想,在这节骨眼上,你发生了这么大的人事异动,法院的人就没有一点考虑?就算他们手伸长了,拿人的手短,也要忌讳你的官职和你背后的背景。”

        薛雪道:“这可能吗?”

        李毅道:“你想想,你就算不动,你有几成胜算?你窝在西州当副市长,哪个省城的法官会卖你的面子呢?说不定这么一动啊,那些势利眼们,反而会对你刮目相看了呢!以你现在的年纪,若是能够上升一步扶正了,还是通过两省之间的协调进行的,你想想,人家肯定会以为你背景硬扎,而且前途无量啊,他们说不定就把孩子判给你了。”

        薛雪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应该接受?前去广陵上任?”

        李毅笑道:“不用再考虑了。你来江南省,对你在这个案子上的助力,比你在西州不会差。信我吧,薛姐,我几时害过你啊?”

        薛雪沉吟一会,说道:“你容我想想。”

        李毅道:“还想什么啊?这不明摆着的事情吗?你继续留在西州,对你争夺这个抚养权根本就没有任何益处,来江南省当市长,让别人看到你的上升势头和官场人脉,对你更加有利呢!”

        薛雪道:“小猴子,我怎么觉得你牙尖嘴利的啊?连我这么铁了心不摇动的人,也被你给说动了。你要是律师,我一定请你当我的辩护律师。有你这样的口才,我就不怕争不到孩子的抚养权了。”

        李毅道:“你们离婚有一段时间了,这个抚养权的问题,怎么还没有解决呢?”

        薛雪轻轻一叹,说道:“当初说好了,孩子是两个人的,为了不让孩子缺失亲人的爱,就一直瞒着孩子,没把我们离婚的事情告诉他,就连家里的长辈都不知道我们离婚的事情。现在这纸包不住火啊,家里人都知道了,这个抚养权也就提到议程上来了。”

        李毅道:“嗯,我帮你想想办法吧,帮你争取一下。”

        薛雪道:“小猴子,你要是真的能帮我这个忙,我就……”

        李毅轻咳一声,说道:“我们姐弟之间,就不必说什么感谢的话了。薛姐,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可给温书记一个准信了啊?回头下了调令,你可不能再反悔。不然,你让我的面子往哪搁啊?”

        薛雪意识到李毅说话不太方便,心想他那个温柔美貌的俏娇娘子,就在旁边吧?想到这里,薛雪心里闪过一丝轻微的酸意。随即警醒,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吃起醋来了?这可不是自己这种年纪这种经历的女人该想的事情啊!

        薛雪说道:“好,我现在反正也没有胜算,还不如博上一博吧!”就算争不到孩子的抚养权,如果能离这只小猴子近一点,寂寞的心或许也会暖和一点吧?

        李毅放下电话,笑道:“丫头,薛姐,就是我们结婚时来过的,西州市常务副市长,是我在西州工作时认的干姐姐。”

        林馨笑道:“你不必向我解释这么多的,这都是你工作上的交际和来往。你以为我是那种整天没事做就知道猜忌和妒嫉的小怨妇吗?明知道你这么优秀,我还敢一往无前的嫁给你,说明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李毅有些感动,夫妻间最难得的,也是最基本的东西,就是彼此的信任。两个人生隙吵架离婚的起因,多半都是因为怀疑而起。两个人之间一旦起了疑心,那就会疑心生暗鬼,没有事都会吵出事来,两颗相爱的心也就会越来越远,直至不可愈合。

        林馨是个聪明人,在嫁给李毅之前,就知道李毅有了郭小玲,甚至还有其它女人,她还是选择了李毅并且嫁给了他,并且没有大吵大闹的要求李毅跟这些女人断开往来,这正是她的高明所在。

        她知道,自己越是包容,越是不在乎,李毅就会越在乎自己,也就会觉得欠自己的越多,那么,在将来的婚姻里,李毅就会忍让自己,包容自己。

        有时候,一份歉疚之心,足以维持一段百年的婚姻。更何况,林馨是般优秀的女人!

        “走吧,我们去吃饭了。”林馨抱着李毅,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道:“我肚子还真的饿了呢!我要吃饱了,晚上才有精力喂你啊。”

        李毅哈哈一笑,挽着她的腰出门,喊上钱多等人,一起去吃饭。

        清平直街及福隆新街、大三巴街、氹仔官也街一带都是澳门小吃集中地。一出酒店门,到处都是美味小吃店。

        几个人美美的饱餐了一顿,然后沿着澳门的几条大街小巷散步。

        上官谨自从进过赌场之后,就对那个美女荷官黄花菜念念不忘,说一定要找个机会跟她再比试比试,不相信她真有那么厉害的摇骰术。

        李毅笑道:“小谨,你不必耿耿于怀,那个黄花菜只是熟能生巧罢了,如果你从小到大只做一件事情,你也会把这件事情做得很好的。”

        小藕笑道:“就是,要是比偷窃之术的话,十个黄花菜也不是我的下饭菜!”

        林馨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你不能拿自己的短处去跟人家的长处相比。要是比武,黄花菜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吧?这就是你的长处了,也是她拍马不及的。”

        说话间,前面又来到了皇室大赌场,上官谨道:“左右无事,我们再去赌一把玩玩不?”

        李毅指着她道:“早知道你这么好赌,就不该带你来!”

        上官谨道:“我又没有赌大的,我只是赌着玩玩嘛!你那么凶做什么?我又没问你要钱去赌,我自个赢了钱,有钱去赌!哼!”

        林馨笑道:“好好好,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那就陪你去试试手气嘛!李毅,来澳门不进两回赌场,那岂不是入宝山空手而回了?”

        李毅道:“你也想试试手气啊?”

        林馨道:“就当是娱乐嘛!我觉得这个赌博,还是很有学问的,只要不是沉迷其中,偶尔玩玩,也是可以的。就跟内地打牌搓麻将一样,也是小赌怡情。”

        李毅道:“行啊,那我们就进去玩玩,看看那个黄花菜还在不在上班,我们去跟她斗斗?要玩就要跟最厉害的对手玩,这才刺激嘛!”

        上官谨拍手笑道:“那好啊!我们走呗!”

        几个人进门的时候,另一边走来几个牛高马大的白种人,一个个行色匆匆,当先一个金发碧眼的高个子,走得太快,跟小荷撞了一下。那个高个子块头大,劲力足,把小荷瘦小的身子撞得连退了好几步,被李毅扶住这才站稳。

        小荷怒道:“喂,赶着投胎啊?没长眼睛啊?”

        白种人蓝眼一瞪,张大嘴咆哮了一句:“Shit!”

        李毅双眉一皱,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没有教养啊!眼神一厉,看了钱多一眼,想要钱多去教训一下他。

        钱多点点头,表示会意,向前一步,正要向那个没有教养的白种人施加一点颜色。

        这时,小藕向前两步,抢在钱多面前,伸手去推那个白种男人,大声道:“你撞了人还骂人!你这种没有教养的家伙,滚回你老家去!”

        白种男人伸手就来打小藕,喊道:“Fuck!”

        钱多伸手握住了那只毛茸茸的粗壮手臂,用力一推,将那个家伙推开,感觉那人有些劲道,像是个练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