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九十五章 孤注一掷,如释重负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九十五章 孤注一掷,如释重负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向小藕伸出手掌:“拿来吧!”

        小藕把林馨的手机递给李毅。www.00ksw.org

        李毅拿在手里,转身就走。

        小藕在后面喊道:“喂,你又想抛下我们不管了?”

        李毅指了指皇室大赌场,示意她俩跟上来。

        来到七号赌桌附近,小荷上走上前,拉着上官谨的手,说道:“对不起啊,李嫂子,你的手机我们已经还给李大哥了,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呢!”

        上官谨满脸的疑惑,看看李毅。

        李毅笑道:“你们弄错了,这位才是我的老婆,林馨。刚才手机是借给我朋友在用,这位是我朋友上官谨小姐。”

        上官谨道:“李毅,你可真够厉害的啊,林馨姐姐刚离开多大一会儿啊,你就勾搭上美女了,还一勾搭就是两个!还是孪生姐妹花!”边说边竖起了大拇指。

        李毅笑道:“你还好意思说呢,你的手机,就是被她们借去用了。”

        上官谨更是惊讶,打量小荷小藕两人,啧啧说道:“你们比我可富贵多了,居然借我的东西!李毅,你抓到了小偷,不押送派出所,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李毅笑道:“她们不是小偷。”

        上官谨道:“不是小偷是什么?李毅,你莫不是见着人家漂亮,就想替她们开脱吧?我告诉你,你这种思想可要不得!一见着漂亮姑娘就走不道!”

        李毅道:“她们是江湖人士,临时借你的手机去打了个电话而已,现在不是已经还回来了吗?好啦,这里是澳门,没有派出所,你就不要跟她们计较了。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小荷,小藕。”

        上官谨拉着林馨道:“听见没有?林馨姐姐,你再不管管李毅,他就要翻天了!刚认识的小偷,就算是他朋友了?还一心护着人家呢!”

        钱多连忙说道:“林小姐,我可以作证,这两个小姐,的确是毅少的朋友,在鹭城时,她们帮过毅少大忙,要不是她们打入老赖内部,毅少可没有那容易抓到老赖的死证。”

        林馨微微一笑,向小荷小藕伸出手去:“你好,我是林馨,和李毅刚刚结婚,正在度蜜月呢!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小荷小藕有些不太习惯握手的礼仪,但还是跟林馨握了握:“你好。”

        小荷对李毅道:“你几世修来的好福气啊,能娶到这天仙也似的美女。我们姐妹也算是走遍天下了,像林小姐这么漂亮的女人,还真是头一回遇见呢!”

        林馨笑道:“小荷姑娘太过夸奖了。你们姐妹都很漂亮。”

        小荷讶道:“你就能分辩出我们来?”

        李毅跟她们姐妹相处过一段时间,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够分辩的。

        虽是双胞胎,相貌身材都很相似,但仔细看的话,还是有丝微分别的。但这种差别毕竟不大,很多人跟她们相处久了,都未必能分得清楚。

        林馨只跟她们见过一面,马上就能分辩出来,这让小荷很感惊讶。

        因为刚才李毅并没有介绍谁是小荷谁是小藕。

        林馨笑道:“刚才握手时,你先伸手,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她总是观察你的脸色行事,由此可见,她是妹妹,那你就是姐姐。而李毅介绍你们时,先说小荷,再说小藕,那小荷肯定就是姐姐啦!如此我就认定你是姐姐,而且名字叫做小荷。”

        “啧啧!”小荷赞叹道:“林小姐,你真是天才呢!这也能算出来啊?”

        李毅道:“她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你们在她面前,可不要耍什么心计。你们玩不过她的。”

        林馨道:“别听他瞎说,我只是比一般人善于观察罢了。”

        小藕道:“玩了,有这么厉害的原配夫人,我们姐妹两个被李毅包养,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呢!”

        “包养?”林馨眨了眨眼,看着小藕,笑问:“是不是我听错了?你们两个被李毅包养了?”

        小藕道:“是啊,刚才我们在外面谈定的,李毅答应包养我们两个了。”

        李毅不由得头冒冷汗,心想误会就是这么造成的啊!连忙说道:“所谓的包养,其实就是聘请她们两个为我工作而已。当初在鹭城,我答应过要给他们一些好处,但那时我和钱多都负伤住院了,把她们两个给遗忘了,现在权当是补偿吧!”

        林馨微微一笑:“原来是这么回事。小藕,我告诉你啊,这不叫包养,叫做包工。”

        赌桌边的看客们忽然发出一声大喊。

        上官谨道:“邱祥峰赌大了!他要赌最后一把了!他把所有的赌注全押在大上!”

        小藕撇了撇嘴,说道:“这种赌局,有什么好看的,分明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李毅问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小藕道:“不知道,但是连续这么多把不开大,这里面肯定有文章啊!这人完全可以去告这家赌场欺诈罪!”

        小荷低声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大陆来的官员。”

        林馨瞥了她一眼:“你也看出来了?”

        小荷撇嘴道:“这有什么难看的啊?我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来历!”

        林馨道:“那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他一定要买大,而且只买大吗?”

        小荷道:“那我就猜不透了。有很多内地人来这里赌博,是为了洗黑钱,但也不是这么个洗法啊!这种洗法不仅没得赢,而且动静也太大,很容易招惹人注目。而且,这么大的赌注,完全可以到贵宾室里去,这样就不会有太多人看见。但他却大摇大摆的,在这大厅里赌了一天,输了上千万,这个动静有些大了。我也琢磨不透其中原因。”

        最后的孤注一掷开始了!

        如果这最后一把也输了的话,这个邱祥峰面前的筹码就输光了,估计也是他全部的身家吧?

        邱祥峰很紧张,不时的擦汗,死死的盯着那个色盅。

        李毅心想,就算你赢了,你也扳不回本来啊!你这是赌的什么呢?

        邱祥峰看看腕表,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请开始吧!时间已经到了。”

        时间到了?什么时间到了?

        李毅看看手表,正好是晚上七点整。

        这个时间有什么特别的呢?对邱祥峰意味着什么呢?他在这里赌博,就为了等待这个时间的到来吗?

        荷官点点头,开始摇骰。

        小荷道:“李大哥,有钱没有?快押小!”

        李毅道:“你确定是小?”

        小荷道:“听我的,没错。”

        上官谨听了一会,但又不敢肯定,欲言又止。

        李毅拿过上官谨所有的筹码,押在小上。

        这一局开出来的点数是六,小!

        所有的人都对自个的输赢毫不在意,而是用一种怜悯的眼光同情的看着邱祥峰。

        这个人在最后一掷里,终于输光了!

        上官谨虽然小有斩获,但也没有感到特别的高兴,她也在看着邱祥峰,心想这个人输了这么多的钱,而且很可有是公款!他还能活下去吗?接下来,他是会选择跳楼还是跳海?

        每年因为赌博输得倾家荡产而去跳楼跳海的人不在少数,今天不过是又多了一个邱祥峰而已。

        对这种人,自然用不着怜悯,一个赌徒,还是一个不知悔改,一意孤行的赌徒,这样的人死了,对社会上来说,未必不是一种幸事?

        “唉!”邱祥峰重重的吁出一口浊气,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连续八个小时的高度紧张赌博,让他筋疲力尽。

        他脸上并没有失败或是失意的痛苦,也没有发狂,反而有一种轻松的表情!

        对的,就是轻松的表情!

        这是一种如释重负后的轻松,就像一个担着百斤重担走了一天山路的挑夫,终于放下担子之后,那种发自内心的放松,甚至是惬意!

        “终于完成了!”邱祥峰对荷官点点头,说道:“辛苦你了,黄小姐。”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筹码来,递给荷官,说道:“这是一点辛苦费,请黄小姐不要嫌少。”

        荷官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去接。

        那是一个十万的筹码!

        邱祥峰轻轻放下筹码,然后站起身子,或许是坐的太久了,又太久没有吃东西的缘故,他的身子有些站立不稳,摇晃了几下,这才摇摆着身子离开了。

        全场的人都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了,神经病?不像,看他刚才口齿清楚,不像是个神经病。

        那是为什么?

        输了这么多的钱,还一脸的轻松?荷官让他没有赢上一把,他还要反过来谢谢人家。

        李毅对钱多使了个眼色,钱多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快步跟了上去。

        李毅则和林馨一起,手挽着手,离开赌场。

        走到外面,李毅见上官谨也跟了出来,便笑道:“你不是要去监视那个荷官吗?怎么出来了?”

        上官谨道:“她现在还没有下班,我在外面等她。”

        李毅道:“那你慢慢等吧,我们去开房休息了。晚餐你自个在外面解决吧!”

        小荷问道:“李大哥,你想查什么?”

        李毅沉声说道:“我想查明白刚才那个赌徒为什么要连输这么多钱出去!还要分这么多批次来输,究竟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