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八十六章 妈,您有孙子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八十六章 妈,您有孙子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和林馨敬完酒后,就要回去,这时郭兴国追了上来,拉住李毅说道:“李毅,我有话跟你说,能不能担误你几分钟时间?”

        李毅笑道:“叔叔有话,请尽管说。www.00ksw.org”

        郭兴国不好意思的看了林馨一眼。

        林馨笑道:“你们聊。李毅,我先去车上等你。”

        李毅点点头,等林馨走后,说道:“叔,你们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城,一定要在京城多住几天,好好玩玩。我和小玲……”

        郭兴国道:“李毅啊,你和小玲的事情,小玲都已经告诉我们了,这个事情错在小玲,我们都已经骂过她了。”

        李毅心想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小玲什么时候犯错了?还值得郭兴国等人去骂她?

        “叔,我和小玲的事情,请容我稍后向您说明。”李毅说道:“是我对不起小玲。”

        郭兴国道:“李毅,是小玲的错,她不该瞒着你拿掉孩子,换成是我,我也得跟这样的女人分手。虽然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你,我也希望你能当我郭家的女婿,但你和小玲既然已经闹到这一步了,那我们也无话可说,是我们没有管教好孩子啊,小玲从小就任性胡为,是她没福份!”

        李毅这下总算是听明白了,敢情郭兴国等人,都以为自己跟郭小玲分手了,而分手的原因就是因为郭小玲拿掉了孩子!

        郭兴国和郭小天见到自己跟别的女人结婚,他们不但没有上前责问和吵闹,反而对自己脸有歉疚之情,想来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而这个事情肯定是郭小玲说给他们听的。

        多好的女人啊!看到自己男朋友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她却还在维护他!

        谁能知道她的心里有多苦?

        李毅的心,没来由的一痛,目光越过暄闹的人海,望向郭小玲所坐的方向。

        郭小玲也在向这边张望。

        李毅轻轻一叹。

        都说桃花运是男人最大的幸福,但这桃花多了,男人真的就幸福了吗?

        郭兴国道:“李毅,我来找你,主要是想跟你说说三江毛巾厂的事情。原本我们都以为吧,你和小玲肯定能结婚,那个毛巾厂,我们就当是帮你们管理了。现在你和小玲都分手了,这个毛巾厂啊,还有你在三江置买的房产啊,我们应该全部退还给你。”

        李毅道:“叔,这个事情不急,我回头跟你们详谈。那些产业,我从来就没有打算收回去过,听我的,你们一定要在京城多住几天,我回头得空了,出来陪你们。”

        郭兴国道:“行,那你先去忙吧,我们以后再谈不迟。”

        李毅向外面走了几步,想起一事,便打电话给胡继昌,请他出来一趟,自己在楼梯口等他。

        不一会,胡继昌就踅将过来,笑道:“李书记,你有事找我啊?”

        李毅沉吟道:“继昌同志,我想问你个事情,花小蕊同志真的跟唐剑结婚了吗?”

        胡继昌道:“没有的事啊!唐剑是结婚了,但结婚对象不是花小蕊。听说唐剑找过花家,几次三番的提亲,但都被花小蕊拒绝了。后来花小蕊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唐剑这才死心。”

        李毅的心一阵狂跳,一把抓住了胡继昌,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胡继昌不知道李毅为什么这么失态,连忙点头道:“李书记,我几时在你面前说过假话了?这个事情,整个柳林镇的人都知道啊!”

        李毅道:“这么说,花小蕊没有结婚?”

        胡继昌道:“没有,镇上很多人都在猜测,说她怀了谁的孩子呢!她父母气得要死,差点没把她活活打死,现在她被花家赶了出来,一个人在外面租了房子住。因为她未婚生子的事情,影响很不好,工作也丢了,被镇政府给开除了。我去说过情,镇政府同意让她回去工作,但她并不想回去了。”

        李毅听得心里一酸,心想这么算起来,这孩子极有可能是我李毅的种啊?这、这事情也太让人意外了!

        一股喜悦,一股兴奋,一股心酸,一股苦涩,李毅心头百味杂陈。

        “李书记,怎么了?”胡继昌问道。

        李毅摆了摆手,强自抑制住自己心头的激动情绪,说道:“没事,继昌同志,谢谢你,你先回去吃饭吧。”

        胡继昌应了一声,掉头走了几步又回转身来,说道:“李书记,你放心,只要有我胡继昌在涟水一天,就没有人敢欺负到花小蕊同志头上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毅心想,看来胡继昌也有所感觉,知道花小蕊的孩子可能是我李毅的了!

        胡继昌这个人李毅还是信得过的,但也不得不防,这种私生子的事情,若是被抖露出来,那对自己的政治前程,无疑是个极大的打击。

        胡继昌临走之前表的那个态,既是在提醒李毅,他知道一些内幕,同时也有向李毅表忠心的意思。李毅自然明白,日后得了机会,得拉这小子一把。

        此刻的李毅,被自己所证实的消息所震惊,也被这个消息所狂喜。

        李毅打电话给方芳,叫她过来一趟。

        方芳跟林馨已经到了外面,坐在了车子上,接到李毅电话,便又回转来,见到李毅在走廊的楼梯口发呆,喊道:“小毅,你这是做什么?林馨还在车子上等你呢!”

        李毅道:“先别管这个,妈,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方芳笑道:“傻孩子,还有什么比你结婚更重要的事情?”

        李毅小心的左右瞧瞧,低声说道:“妈,我说了,你可一定要站稳了。您有孙子了!”

        方芳一愣,随即呵呵笑道:“林馨怀上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你们怎么不早说啊!哎呀,这真叫双喜临门啊!”

        李毅低声道:“妈,你别嚷嚷啊!不是林馨。”

        方芳道:“不是林馨?难不成还是你自个怀上了?”

        李毅道:“妈,你还真是幽默!你刚才不是见着一个小孩,说他挺像我小时候吗?”

        方芳笑道:“是挺像的,可那长得再像,也是别人家的小孩,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李毅道:“妈,我告诉你,你千万别尖叫,也千万别声张啊,那个孩子,就是我的!”

        方芳一声惊呼,但又马上握住了嘴巴,说道:“小毅,你没说梦话吧?你说那孩子是你的?这怎么可能啊?”

        李毅道:“千真万确了!那是我在西州工作时,跟小花生的。我算过时间,那个孩子应该是我的。”

        方芳道:“那孩子真是你的?这么大了?”

        李毅道:“我离开西州时,跟她好过,算算时间,那孩子应该就是我的。我去年春节回柳林,见到过她一回,那时她正挺着大肚子。”

        方芳道:“你找人证实过没有?”

        李毅道:“我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问她,她只怕也不会告诉我。妈,这个事情,我想拜托你,你就以老乡的名义,去照顾她和孩子,留她在京城多住几天。我过两天得空了,就去看她,跟她把事情说清楚了!”

        方芳道:“你可别闹出笑话来啊?那孩子真是你的?”

        李毅笑道:“妈,你就信我的吧,你现在就去,多看看那孩子,他叫浩然,名字都是我取的。李浩然啊!居然是我的孩子!”

        方芳一会儿欢喜,一忽儿忧愁,说道:“小毅,你现在刚刚结婚啊,这孩子可是被林馨或是别人知道了,这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你想过没有?这孩子很可能成为你身边的定时炸弹呢!指不定哪天就会爆炸了!”

        李毅道:“先不管这么多,我的孩子,我就一定要对他好才行。妈,你也不想浩然跟我一样,成为没有爹爹的单亲儿吧?”

        方芳道:“那倒也是。那你赶紧去吧,林馨在外面等急了,回头会起疑心。我去找那姑娘,叫什么来着?花小?”

        李毅道:“蕊!花小蕊。孩子叫李浩然!”

        方芳道:“我知道了,我会应付的,你快去找林馨,你欠着她呢,你一定要对她好!”

        李毅来到外面,上了车子,见到林馨靠在房车后座上闭目养神。

        “累吗?穿着高脚鞋,走了大半天的路了。”李毅爱怜的抚摸她的秀发。

        林馨微微一笑:“不累,都安排好了吗?”

        李毅道:“都安排好了——你问的是什么事情?”

        林馨笑道:“没什么,你这么久没来,肯定是在安排什么事情去了吧?”

        李毅道:“哦,西州来的那些客人,我叫他们多住几天,来一趟不容易呢!”

        林馨道:“嗯,他们能来,实在是对我们最大的祝福了。等过了今天,你再好好陪陪他们吧。”

        李毅搂住她,说道:“要不你躺一会吧!”

        林馨道:“我不累,我们回去还有的是时间躺呢!”

        李毅笑道:“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不过,今天晚上我可不会让你休息,我们要努力耕耘,早生贵子呢!”

        林馨俏脸晕红,依偎在李毅怀里,甜蜜的笑了。

        李毅的心却有些沉甸甸的,这里面,装着好几个重情重义的好女人哪!她们一个个都是比金子还珍贵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