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八十五章 自讨羞辱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八十五章 自讨羞辱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眉头微皱,心想自己前脚刚到,这个张晓斌就跑了过来,看来是有备而来啊!

        头先在国宾馆里,有那么多大领导在,张晓斌这个家伙尚不敢前去胡乱放肆,看来他是等着自己来到京城饭店呢!

        李毅冷冷看向门口,除了张晓斌兄妹之外,还有两个陌生的中年男人。www.00ksw.org

        林馨轻声道:“来者不善,得叫钱多他们注意一下,千万别在这里把事情闹大,就算要打架,也要到外面去!”

        李毅笑道:“谅他张晓斌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跑到我们的婚礼上来撒野。”

        话虽如此说,但张晓斌这混蛋向来不干好事,他真要使出一点什么妖蛾子,丢了可是李家和林家的面子,保况林馨一向看人很准,她都开了口,李毅自然不敢托大,便招招手,把钱多喊过来,说道:“小心防备。”

        钱多轻轻点头,回答一声:“明白,请毅少放心,谁要是敢搅您的婚宴,我就搅了他的脑袋。”

        正说着,张晓斌兄妹已经走了过来,站在李毅面前。

        张晓斌嘿嘿一笑,双腿一摇一摇的,说道:“李毅,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啊,我们可是有着过命的交情啊,你大婚的日子,居然敢不请我啊!”

        李毅道:“就凭咱们那些交情,我们还需要这些世俗的客套吗?”

        张晓斌拿出一个大红纸包裹来,说道:“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请毅少收下吧!”

        李毅瞄了那个红包一眼,心想这里面少说也有几万块现金啊!看来这个张晓斌是成心捣乱来了。便道:“红包?呵呵,请到门口迎宾处填写吧!”

        负责账房的,是任如同志,此刻酒宴都已经开席了,她自然也就离开岗位下去吃饭了,此刻见到有客人来,也就起身来到了李毅身边,说道:“李书记,我在这里。”

        张晓斌嘿嘿一笑:“小同志,把这个红包记上去吧!”

        任如道:“对不起,我们不收红包。”

        张晓斌道:“怎么?你还嫌少啊?你先看看这里面有多少钱再说吧!足足有五万呢!”

        任如道:“对不起,这是新郎和新娘定下的规矩,不管是谁,也不论红包大小,都一律不收!我代表中央纪检委在此进行监督。”

        “什么?”张晓斌猛的眨了眨眼睛,说道:“李毅,你没抽风吧?这么多的人,你都不收红包?那你搞这么大的排场,岂不是亏死了?”

        李毅道:“这是我们的婚礼,来是不是亲朋,就是好友,我只要接受他们的祝福就足够了。难道谁家里还指望一顿结婚宴席发财致富不成?”

        张晓斌看看任如,再看看四周满座的人,寻思任如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张晓晴笑道:“李毅,别人的钱你可以不收,但是我的钱,你一定要收下!我们的交情,可不比寻常呢!”

        李毅道:“交情好,那就更用不着金钱了,讲钱多俗啊?你说是不是?”

        张晓晴眨眨桃花眼,说道:“我们可是有情人啊,你难道忘了那一天,我们两个发生的事情了?”

        李毅道:“我忘不了,那天你出了车祸,我救了你嘛!”

        张晓晴对李毅的不解风情,实在是无能为力,说道:“不管怎么说,这是我们送给你们的结婚礼金,也是感谢你当初救我之恩,请你一定要收下!”

        李毅道:“那就更不能收了,我救你,只是出于人道主义,并不期待你的回报。”

        张晓斌冷笑一声,把钱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说道:“反正这钱就是给你了,我们走。”

        李毅道:“且慢!你们家钱太多,没有地方放,一定要我帮着你们消化一点也不是不可以啊!任如同志,麻烦你把这些钱带回纪检委去吧,存入廉政账户或是捐给希望工程都可以。一定要记得写上捐款人大名:张晓斌!”

        张晓斌霍然回头,指了指李毅:“你有种!”

        钱多欺身上前,紧盯他的双眼,说道:“识相的就快快滚蛋!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再不滚蛋,就把你扔出去!”

        张晓斌道:“你一个小小的司机佬,敢向我讲这等狠话?活得不耐烦了吧!”

        钱多道:“凡是跟毅少作对的人,都是我的敌人!你心里怀着什么鬼心思,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拿起桌面上的钱,塞在张晓斌怀里,说道:“带着你的钱,连你的人一起滚蛋!”

        张晓斌带来的那两个人忽然欺近钱多,一左一右来抓钱多的肩膀,同时喝道:“哪里来的小喽罗,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快给我滚开!”

        钱多岂容他们欺负到自己身上,双手飞快的反过来,一把刁住了那两个男子的手腕,用暗劲一推一扯,就把他们的胳膊肘儿给卸了下来。

        “哎哟!”那两个家伙痛得直叫唤。

        钱多冷笑道:“若不是因为今天是毅少的大喜日子,我一定要叫你们两个见见红!什么玩意,也敢跑来现宝!”

        这两个人是张晓斌花了高价请来的武林高手,据说在少室山一带是出了名的武师,一身的武功,轻易不出山。没想到一出山就被一个小司机收拾得直叫唤!

        呸!什么狗屁武师,肯定是天桥卖把戏的江湖骗子!

        “喂,你莫使横啊!”张晓斌道:“李毅,我们好心好意来给你贺寿,你就这么对待我们啊?”

        李毅淡淡地道:“对待朋友,我们自然要待之以道,对待狼狗,我们就只能待之以棍棒了。”

        “你!”张晓斌咬牙切齿地道:“好啊,李毅,我三番几次结好于你,你却几次三番羞辱于我!你这是何意?”

        李毅道:“你是不是结好于我,你心里明白,我心里也明白。人必自辱,然后他人辱之;人必自重,然后他人重之!张晓斌,你们在背后使的那些鬼把戏,我早就看得明明白白!不然,我也不会搞拒收红包这一套。嘿嘿,让你失望了吧?”

        张晓斌怨恨的看着李毅,却不敢发作,只得重重的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张晓晴等人也紧跟着离去。

        方芳一直在旁边看着,此刻担忧的问道:“李毅,他们是什么人啊?怎么来找你们的麻烦呢?”

        李毅拍拍方芳的手,笑道:“没事,是一个顽皮的小朋友,他们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的。”

        林馨道:“李毅,时候不早了,我们该敬酒了。”

        李毅点点头,先做了简短的感谢致辞,然后挨桌敬酒,等来到花小蕊他们那一桌时,方芳在旁边看到花小蕊手里抱着的孩子,笑呵呵地道:“这孩子长得真好,能让我抱抱吗?”

        花小蕊笑道:“好啊,伯母,我也是涟水县的,我是柳林镇的人,是李书记以前的老部下。”

        方芳呵呵笑着,接过那个孩子,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说道:“这孩子怎么这么像李毅小时候的模样啊?啊呀,真像!你看看这孩子的眼睛和鼻子,跟李毅小时候一个模样呢!”

        李毅听得心头巨震,疑惑的看向花小蕊,但花小蕊却是一脸的平静,笑道:“伯母,是吗?那可真是太巧了。”

        方芳道:“真是太像了,李毅是我一手带大的,我对他小时候的模样啊,记得最清楚了!你看这头发,跟李毅小时候的特别像呢!我要是在别处见了,非得把他当成咱家的小孙子不可!”

        林馨微微一笑,好奇的打量了花小蕊一眼。

        李毅道:“妈,你是不是想孙子想疯了啊?怎么看谁家的孩子都像你的孙子呢?”

        林馨嫣然一笑:“妈妈这是在敲打我们呢!借这个孩子给我们上课呢!要我们早日生子!”

        李毅道:“还是你理解妈的心思,那我们今天晚上得加把劲了。”

        林馨道:“不正经!”

        李毅笑道:“我们现在是夫妻了,还正经做什么啊?正经能生出孩子来啊?”

        李毅嘴上在说笑,心里却起了疑心,心想花小蕊的孩子为什么像我小时候呢?回想起跟花小蕊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万千感慨一齐涌上心头。

        林馨轻轻碰了一下他,说道:“这位小美女是谁啊?我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李毅道:“这位是花小蕊同志,是我在柳林工作时的同事。”

        林馨笑着伸出玉手:“花小蕊,多动听的名字啊。我看你年纪不大,怎么就有小孩了?”

        花小蕊跟林馨握了一下手,说道:“我们小地方人,结婚早,我在那们那里,算是结婚晚的了。”

        方芳道:“那倒是真的。农村里的女孩子,结婚更早,满了十八岁,就有人提亲了。”

        林馨笑道:“那孩子他爹呢?没有一起过来吗?”

        花小蕊道:“他很忙。”

        李毅怕林馨刨根问底的,问出点什么状况来,便拉了她,到别的桌子去敬酒。

        方芳居然留在花小蕊那桌,就在花小蕊身边坐下来,抱着孩子跟花小蕊聊天,那孩子也特别的亲方芳,一点也不哭闹,还裂开没长牙齿的嘴巴大笑。

        李毅时不时的溜一眼花小蕊那边,心想这个谜团一定得搞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