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会薛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会薛姐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想,连西州的人都过来了啊?看来这个幕后人功课做得很足啊,唯恐我李毅收的红包不够多呢!

        “薛姐,你们现在在哪里?我过去看你们。www.00ksw.org”李毅笑问。

        “我们就住在京城宾馆里,我怕你不知道我们来了,打个电话通知你一下,免得明天手忙脚乱的。”薛雪笑道:“我们来得不冒昧吧?”

        李毅笑道:“你们能来,我求之不得呢!嗯,我这就过去,我有事情找你聊聊。”

        薛雪道:“好,我住708号房间。”

        李毅出来,跟爷爷和方芳说了一声便出门开车。

        李娟跟了出来,喊道:“喂,你不是说不出去玩吗?怎么?打算一个人出去吃独食呢?”

        李毅道:“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难听啊!什么叫吃独食,这么大一个丫头了,天天就知道吃吃吃!不怕撑死你啊!我出去会朋友呢!你别想跟着来。”

        李娟道:“谁稀罕啊!哼,我猜测啊,你肯定是背着我们出去幽会情人了!我听人说,这男人在结婚前,都要偷腥的呢!”

        李毅喝道:“你懂什么啊!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来到京城宾馆,李毅直接上到七楼,找到8号房间,敲了敲门。

        门开处,薛雪那张久违的笑脸露在李毅面前。

        “新郎倌来了啊,快进来坐吧。”薛雪的短发又留长了,披在肩膀上,垂在两腮边,清汤挂面似的,一脸甜蜜的笑。

        李毅看得一愣,忽然间回想起跟薛雪以前发生的那些暧昧情事,心里一暖,现在想起来,仿如隔世,若不是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李毅还以为是在做梦呢!

        “怎么了?不认识姐了?”薛雪笑着让开身子,请李毅进来,两个人在沙发上落座。

        “太久不见,感觉你越活越年轻了,就跟我妹似的了。”李毅笑道。

        “你都当这么大官了,还是没有多大改变,还是这么油嘴滑舌的。”薛雪笑着给李毅倒了一杯开水。

        李毅起身接过:“不敢当啊。”

        薛雪道:“你都是正厅级别的领导了,我还是副厅呢,我伺候你,不正是应当嘛?”

        李毅道:“薛姐,你们是怎么得知我结婚的消息的?”

        这正是李毅此来的目的。跟薛雪叙旧还是次要的,弄清楚这个幕后散播消息的人,才最重要。

        薛雪道:“我们若不是听人说起,你还想瞒着我吧?怎么,怕姐来喝了你的喜酒啊?”

        李毅道:“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薛姐,我跟你说实话吧,我结婚的消息,下面知道的同志并不多,但这次江州来了四十几个人!连那些局委办的一把手都来了!这个事情透着诡异啊!招待大家一顿喜酒我是很乐意的,但现在纪检委正在严查官员假借各种酒宴之名,行受贿之实,我搞这么大的排场,不正好撞在枪口上了嘛?”

        薛雪道:“四十几个人,也不算多啊,要搁在地方上,来的岂止是这么一点点啊,就算来上四百人也不稀奇呢!”

        李毅道:“现在这不是在京城嘛!而且他们事先毫不知情的,你不觉得这有些诡异吗?”

        薛雪沉吟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散布消息出去,让人来给你送礼呢?”

        李毅道:“就是这个意思。薛姐,我问你一句,你准备了多大的红包?”

        薛雪笑道:“哪有问得这么直接的啊?不过呢,这钱反正是要给你的,告诉你也无妨。我可是清官,没多少银子,只准备了一千八百块,你可别嫌少。”

        李毅苦笑道:“还少呢?一千八百块?都够普通工人三四个月的工资了!你帮我算算看,这次我结婚能收多少红包?加上送的礼品,光是下面来的同志我就能收十几万块!够不够纪委立案来调查我了?”

        薛雪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说道:“李毅,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个理呢!”

        李毅拍了一下手背,说道:“这还是来京城贺喜的人,他日我回到江州,其它同志肯定也会给我随份子钱,这个数那就更大了!你说我收还是不收?如果真有人举报我,那么,纪检委要查我,那是分分钟就可以立案的!”

        薛雪道:“你想问我的消息是从哪里听来的?”

        李毅道:“嗯,最好能找出这个幕后散布消息的人来。”

        薛雪想了想,说道:“我是在一次宴会上无意中听来的,说这话的人,是省组织部的一个处长,姓吴,叫吴文杰。”

        李毅寻思一会,问道:“吴文杰?我根本就不认识这号人物,他是从何得知我的消息的?”

        薛雪道:“我当时也问过他,他说是听京城一个朋友说的,我还问他那个朋友是谁,是不是李毅的朋友,他就说是一个姓张的朋友。”

        “姓张的朋友?”李毅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张晓斌一家人身上。

        在京城,要说自己的敌对势力,除了侯家,也就只有这个张家了。

        侯家这段时间很消停,没有跟李家产生过什么正面冲突,可能是以前那几次斗争,把他们的那点子锐气全给消磨干净了吧!

        现在跟李毅冲突不断的,就只剩下这个张家了。

        “你是不是想到是什么人在搞鬼了?”薛雪问道。

        李毅点点头:“有点眉目了。薛姐,你们这次来了几个人?”

        薛雪笑道:“比起江州来,你可能要失望了。市里面只有我来了,下面县里来了几个同志,都是你以前的老部下。”

        李毅道:“这么多年了,难得他们还念这份旧情,同志们来就来了,但我要跟你说个事情,就是明天咱们不随份子钱。大家能来,就是看得起我李毅,这个份子钱啊,礼品什么的啊,全都免了。”

        薛雪道:“那也不能这么做啊,你好不容易结个婚,总不能叫我们不随份子钱吧?那我们来这做什么了?”

        李毅正色道:“薛姐,未必你来京城,就是给我送份子钱来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是这份子钱可以衡量的吗?你再想想,这些份子钱,可是定时炸弹呢,随时可能把我送进纪委去!你忍心吗?”

        薛雪道:“可你也不能做得这么绝情吧?我们也是朋友啊,当了官就不能讲人情了?”

        李毅道:“现在我有只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拒收份子钱,第二个就是先收后退!这两个工作,我都会安排以前在纪检委的同事来做。你觉得哪个更好呢?”

        薛雪道:“你这么做,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吗?这是要得罪人的。我是你姐,我可以无所谓,但是你江州的同事会怎么想?”

        李毅道:“那我要请教薛姐,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薛雪摇头道:“难呐!你说这人情来往吧,还真是一个伤脑筋的事情。收了不行,拒绝了更不行。”

        李毅道:“所以,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等下我会去江州同事下榻的酒店,跟他们说明白这个事情,争取得到大家的谅解吧!薛姐,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了,相信你一定会理解我的。”

        薛雪道:“我是无所谓啦,你这个小猴子,什么叫这么多年的感情啊!我们之间有什么感情了?你就知道占我的便宜。快跟姐坦白,你结婚之前,有没有在外面偷吃过?”

        李毅嘿嘿一笑,看定她的双眼,说道:“我一直憋着呢,就在等你到来,好偷吃你呢!”

        薛雪轻啐道:“没个正经,我都这么老的女人了,你还能打我的主意?你哄姐呢!”

        她这一声啐,颇有小女人妩媚的味道,看得李毅心弦一动,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抓住了她的玉手。

        薛雪轻轻一颤,挣扎了一下,并没有多么用力。

        李毅抓紧了她的手,轻轻一拉,把她拉入怀里。

        薛雪嘤咛一声,在他颈部轻轻咬了一口,说道:“小猴子,你再胡来,我就在这里留个唇印,明天晚上洞房,你去跟你的新娘子解释吧!我看你怎么上她的床!”

        李毅道:“我上不了她的床,就跑到你床上去!要你赔我的洞房。”

        薛雪也有些情动,不知不觉间,呼吸变得粗重起来,那润热的气息,打在李毅脖子上,有种催化情愫的作用。

        李毅埋头在薛雪的头发上,贪婪的呼吸了一声,双手放上了她的秀肩。

        薛雪刚刚冲完凉,头发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洗发水的清香,混和着她身体上的香皂香味,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这具成熟而丰满的身体,曾经让李毅一度向往和迷恋。

        在西州的那些日子里,李毅跟薛雪的每一次接触,都会被她深深的吸引。这是一个有着迷人丰韵的成熟女人,身材没有一丝的走样,浑身散发着一股异样的气质,这种味道,是郭小玲和林馨以及其它女人身上所没有的。

        抱着薛雪,李毅似乎能闻到一种来自母亲身体的**,这是一种成熟女人身体特有的**香味。

        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用粗重的呼吸来表达着各自身体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