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70章 踢到硬铁板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70章 踢到硬铁板了

    作品:《官路弯弯

        何静殊的事情,对李毅还是有很大影响的。www.00ksw.org他虽然谈不上对何静殊寄予厚望,跟她也说不上有什么感情,但一日夫妻还有百日恩情呢!现在遭到她的背叛,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对何静殊这样的女人,李毅本来也就是偷偷腥,尝尝鲜,谈不上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她长期占有。当初在江州时,何静殊就跟李毅说得清楚,她是自由的,将来是要离开李毅嫁人的,李毅也同意她的观点。两个人之间,就跟他跟司婧一样,只是性伴侣。

        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李毅还是有些失落,这当然是大男子主义在作怪了。

        但也仅仅是有一丝的失落罢了,并没有多大的伤感或是悲痛。

        直到撞上了人,李毅才惊出一身冷汗来,第一反应就是下车去救人。

        那声急剧的刹车声惊动了附近的行人和车辆,很多人都围过来看热闹。

        李毅刚刚解开安全带,就被饶若曦按住了身子。

        “做什么?”李毅道:“快下去看看,那人死了没有!”

        饶若曦道:“老板,不管怎么说,人已经撞了!”

        李毅道:“怎么,你还想叫我弃车逃跑不成?”

        饶若曦还是紧紧按住李毅的手,道:“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换个座位,这个罪过,我来承担!”

        李毅道:“笑话,我撞的人,凭什么让你来承担?你一个女人家家的,懂什么啊!”

        饶若曦急道:“老板,快点,没时间了!听我的准没错。明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总不能在交警队的拘留室里过一夜吧?也不能被人带走审查吧?快啊,老板,你一个做大事的,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啊!”

        李毅反手握紧了她的手,说道:“若曦,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饶若曦道:“就责任不在我们,是他横行马路,我们顶多赔点钱了难。我不会有什么事情,但你不同啊,你还是政府官员呢!你的身份地位都不允许你去承担这样的重任!不管这个责任有多重,都必须由我来承担!”

        李毅见她说得情切,心里十分感动,说道:“若曦,我是爷们,出了事情却叫你一个女人顶上去,那我也忒不是东西了!不必多言,快下去看看情况吧!”

        李毅推门下车,走到车前,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倒在地上,离车子约有几厘米的距离。李毅心想自己刚才刹车及时,应该不至于撞死人,地上也没有死迹,顶多就是撞击了一下,那人昏过去了。

        一念及此,李毅便蹲下身子,探了探那个人的鼻息,果然还有呼吸,便放下心来,掏出手机来要报警。

        这时,忽然走过来一胖一瘦两个交警,分开看热闹的人群,走进来,胖交警说道:“怎么回事?谁撞的人?”

        “是我!”饶若曦率先答道:“我是司机!”

        李毅沉声道:“我才是司机!”

        胖交警道:“少废话,两个人都跟我回去!”

        李毅道:“同志,先把伤者送医院吧?再认定一下事故责任。”

        胖交警满脸的横肉,面白无须,右手叉在滚圆的腰身上,大声喊道:“啰嗦什么啊!你是交警还是我是交警?”

        李毅因为出来跟饶若曦约会,没有开爷爷的车,只是开了一辆平常牌照的小车,不然,这些交警一看那车牌,就不敢这么大声吆喝。

        李毅道:“不管谁是交警,现在出了事故,救人永远是第一位的!你放心,该我负的责任,我绝不会推托!更不会赖皮!”

        饶若曦道:“同志,我是司机,人是我撞的,我跟你们回去接受调查。他是我的朋友,坐在我车子上,这件事情跟他无关,你们让他先离开吧,他还有急事呢!”

        胖交警道:“你们两个,到底谁说的是真的?两个人都带回去!”

        李毅不理他们,拨通了120,呼叫救护车前来。

        瘦交警留着两撇山羊胡须,他走过来,伸手来夺李毅的电话,说道:“要你打什么电话?放下!”

        李毅疑心顿起,四周瞧瞧,前后都没有十字路口,也没有三岔路口,这两个交警不可能是在附近执勤,怎么就来得这么及时这么巧呢?

        这里是主干道,两边都有自行车道,那个男子为什么要骑自行车横穿马路?这车来车往的多危险啊?

        而这两个交警,既不救人,也不认定事故责任,只想带自己回去接受调查,这一切,倒像是个阴谋,主要就是针对自己来的!

        李毅不是吃素的人,岂会受人暗算?他看清四周形势,心里便有了计较。

        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那个瘦交警的手抓到了李毅手机,李毅左手抬起来,往他手腕处一切,打掉了他的手,冷笑道:“你想做什么?打劫啊?”

        瘦交警吃了一个闷亏,恼羞成怒,说道:“妈了个隔壁的,你敢打我?”抡起拳头来就要打李毅。

        李毅冷声道:“不想死的就给我站好了!”

        胖交警拉住瘦交警,不让他打到李毅,说道:“你们撞了人,就必须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这是例行公事!你们若是抗拒,那就是违法拒捕了!后果很严重,比撞人还严重!”

        李毅道:“我没说不配合你们啊!现在我只是要求先救人和认定责任,这个要求不过分吗?”

        胖交警道:“还救个屁的人啊!你瞧瞧,人都被你撞死了!一动不动了!”

        李毅心想,你连他的鼻息都没有探,就敢断定他死了?你有神仙眼不成?还是你早就知道他在装死?

        李毅暗自寻思,自己多半遇见碰瓷的人了。

        京城里有很多的碰瓷者,专门靠讹诈善良怕事的人讨生活。那些人都是一些混混,也有全家打配合出来骗钱的。

        但像今天这种,连交警都参与其中的碰瓷,还真是少见。

        “他死了吗?你怎么知道他死了?”李毅冷笑道。

        “我是什么人啊?我是老交通警察了,这人死没死,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胖警察得意洋洋地说道。

        李毅道:“他若是没死呢?”

        胖交警道:“他死不死,你说了不算!你现在撞死了人,就必须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否则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毅冷冷地道:“是吗?我倒要看看,是谁让谁吃不了兜着走!”

        旁边的瘦交警很不奈烦了,大声道:“陆虎哥,还跟这家伙啰嗦什么啊?直接铐起来送局里关押得了!”

        胖交警陆虎道:“范松,他打人是他犯法,到时一并算账,但我们不能打他,我们一动手,就是我们的不对了!这小子憋着坏,想让咱哥俩犯错误呢!”

        但是瘦交警范松并不听胖警察陆虎的话,伸手来推搡李毅。

        李毅顺势扯住范松的手臂,用力一拉,一送,将他推倒在地,正好压在那个被撞男子身上。

        那被撞男子被压了个结实,马上就哎哟哎哟的乱叫唤,喊道:“谁这么重啊?想谋杀我啊!”

        李毅冷笑一声,对那个陆虎:“听到没有?诈尸了!”

        陆虎道:“就算你没有撞死人,你也撞伤了人,必须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李毅道:“你自个看看现场,该由谁来负责任,基本上是一目了然的,这个人骑自行车横穿马路,交通事故的责任全在他那一方,而我又及时刹车,并没有撞上他,你看看他身上,再看看我的车子,没有一点碰撞和摩擦的痕迹!我现在怀疑这个人是故意撞向我的车子!”

        陆虎道:“你当人是傻子啊?故意来撞车玩?”

        李毅淡淡地道:“至于他为什么要来撞我的车,这就是公安局的同志应该过问的事情了!”

        范松爬了起来,嚷道:“你殴打执法人员!哼,小子,等着收法院的传票吧!”

        李毅道:“是执法人员要动手打人,不小心摔倒在地吧?你要想唬我,那你就找错对象了!”

        饶若曦也明白过来了,敢情这三个人是一伙的,想讹钱呢!警匪合作,这样的组合,对一般市民来说,实在是有着莫大的杀伤力,也最容易得手,因为哪个司机撞了人之后,不是想尽快交钱了难啊?

        可惜,今天他们找错人了,李毅是什么人啊,这三个家伙能玩得过他?

        李毅踢了一下那个躺在地上的被撞男子,说道:“你还装死呢!信不信我再上车去开他几米,把你小子给压扁了?”

        那人动了几下,打动眼皮,看向陆虎和范松。

        陆虎没有想到李毅这般的火眼金晴,轻易就识破了自己的鬼把戏,眉头一皱,说道:“事情怎么样,得回队里做笔录,调查清楚才能下结论,你有没有罪,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李毅不理他,直接打电话给区公安分局的一个领导,叫他们来人处理此间的纠纷。

        陆虎见李毅在电话里跟对方口气随意,似乎是很熟络的人,而且称呼对方为邢局,暗叫一声糟糕,心想这小子居然是个硬茬子啊!今天一不小心踢到硬铁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