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66章 拜访江兆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66章 拜访江兆南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张大山会这么有心计,对付我这个小后辈吗?”

        林馨望着张晓晴远去的背影,说道:“但愿是我多虑了。www.00ksw.org得罪这样的大佬人物,对你来说,未必是福。”

        李毅沉吟道:“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这个张大山就太可怕了。心机也太深了!我刚才跟他坐一起聊天,几乎都要被他的诚意给打动,被他的风度所折服了。”

        林馨笑道:“你也不必忧虑,他之所以不敢当你的面发作,反过来也证明了他心里对你的忌惮。他还不敢当面撕破脸皮!如果说张晓斌跟你是正面冲突的话,那他就是一个缓冲地带,在真正的两家对垒之前,他是不会当这个黑脸人物的。因为他是张家最大的王牌,也是张家最后的防线,只要他不开战,就能跟我们谈判。所以,在万不得己的情况下,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李毅缓缓点头:“你分析得很对。在你面前,我总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

        林馨微微一笑,见李毅有些不大高兴,却是芳心一震,心想女人表现得太过聪明,也未必是好事呢!男人喜欢的女人,多半是那种温柔体贴,小鸟依人的,真正的女强人女博士后,多半是不讨男人喜欢的。

        林馨马上展现小女人姿态的一面,甜蜜的依偎着李毅,笑道:“走吧,我们去挑婚纱。”

        李毅道:“嗯。”

        婚礼的事情,林馨大部分都安排得差不多了。两个人一起商量,就具体的细节问题做了一些修改,整个婚礼便都安排妥当。

        盼望着,盼望着,新年来了,鞭炮和锣鼓,用喧天的热闹,表达着农历新年的喜庆。

        家家户户把火红的对联贴上了门,把红红的鞭炮挂上了墙头。

        从这天直到初六,林馨都待在自己家里,没有跟李毅进行过多的接触。

        聪明的她,当然明白小别胜新婚的道理,越是在结婚前,越要离开李毅,要让他知道想着自己,念着自己,要让自己在他心里变得珍贵,变得难得。

        这几天,李毅自然也没有消停,忙着拜亲访友,还抽出时间来陪爷爷和顾老下了几盘棋。令李老爷子和顾衡失望的是,他们两个还是未能下赢李毅。

        世事如棋,一个经历过官场斗争洗礼的李毅,在棋艺上更显高超。谋局布子,更加老辣,变化莫测。

        初四这天,李毅备具礼品,来到江兆南首长家里拜年。

        李毅不是第一次来了,熟门熟路的,进入了江家。

        江兆南的夫人名叫卓映蓉,也是一个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江家有两子一女,俱已成才,各有事业,孙一辈的人比李毅都要小,大都在上学,只有一个大孙子,已经毕业,在某研究所工作。

        李毅到江家的时候,江家有几拨客人在,都是比李毅重要的人物,由江兆南亲自陪在书房聊天。

        江家其它的子孙大都在外面跑亲戚朋友,只有那个大孙子江志峰在客厅陪散客。

        李毅跟江志峰见过一面,不过是行色匆匆,彼皮寒暄几句便分开了。

        今天来得巧,客厅里只有李毅一个客人,江志峰笑着散了支烟给李毅,请李毅坐下,两个人随意的聊天。

        江志峰是个知识分子,在英国的剑桥留过学,为人谦和,比起张晓斌那种纨绔子弟来,江志峰要低调得多。

        “志峰,你们研究所主要是研究哪方面的东西?如果涉及国家机密,就当我没有问。”李毅比江志峰年长几岁,说话也有些随意,他只知道江志峰在一个国家级重点科研所里做研究员,并不知道他具体的工作。

        江志峰笑道:“不是什么航天航海重要工程,没什么保密的,我在国家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工作。”

        李毅讶道:“你学的是这方面的知识吗?”

        江志峰道:“我学的是地质学。我小时候常听李四光老前辈的故事,对地质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长大后就志力于这方面的学习和研究工作。”

        李毅道:“这可是门好学科,你们有一个地震中长期综合预测研究室吧?”

        江志峰道:“你对我们的部门也知道?”

        李毅笑道:“地震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东西,但我却对它很感兴趣。当然了,我这个感兴趣,跟你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你是专门研究这个的,而我呢,只是对地震的成因和预防有些兴趣。”

        江志峰道:“我接触的人中,没有几个人对我们这一行感兴趣,因为地震离大家的生活都太远了。”

        李毅道:“是啊,可是,地震又是真实存在的,是一个不可捉摸的魔鬼,他就躲藏在地底下某个幽暗的空间里,伺机而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发爆发出来,用一种人类不可抵挡的巨大摧毁力量,对轻视他的人给予毁灭性的打击。唐山大地震就是不可回首的悲痛啊!”

        江志峰没想到李毅居然是自己的知已,轻轻一叹,说道:“我姥姥家就是唐山的,她和她十几个亲人,在那场地震中去世了!”

        李毅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往事,提到了你的伤心之处。”

        江志峰道:“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家人早就习惯了这种悲伤。我连我姥姥的面都没有见过呢!我小时候,常听父母谈论那场地震,每次都会看到母亲痛苦的落泪,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生出一颗种子来,一定要改变这种状况,要让地震变得可以预知!可以预防!”

        他说这番话时,表情沉重而严肃,态度坚决而充满斗志,让人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的。

        李毅道:“在破坏性地震发生前作出预报,使人们可以防备。要做到完整的地震预报,就一定要指出地震发生的时间、地点和震级,这三个重要的因素。也只有在明了这三个因素的前提下,人们才能做出相应的预防措施。”

        江志峰忧虑地道:“就我国面前的地震预报水平,实在是有限得紧啊!更让我担心的是,我们国家的建筑标准,完全达不到抗震水平,别说普通的房屋,就是桥梁和道路,也没有达到抗震标准。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们国内,除非不发生大的地震,一旦发生,不管发生在哪个地方,都将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李毅对江志峰刮目相看,说道:“我们不能阻止地震的发生,但我们可以减少地震发生时造成的损害。诚如你所言,我们国家要想减少地震对人民生命财产的影响,提高建筑的抗震标准并且严格监督达标,这才是目前最有用的措施。未来十年里,我国城市化进程将不断扩大,各种高楼大厦将拔地而起,现在制定相关标准,发布下去,从现在开始就实施,可以有效的减少将来几十年内地震对人民生命财产造成的损失!”

        李毅侃侃而谈,跟江志峰越谈越投机。

        江志峰也难得找到一个关注地震学,且对地震有着独特看法的年轻人,自然十分欢喜,跟李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李毅道:“地震的长期预报,是指可以对未来10年内可能发生破坏性地震的地域的预报。现在我们国家能做到这个层面吗?”

        江志峰苦笑道:“可靠的预测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人类至今对地震的成因和规律还认识得很不够。地震学家不能直接观测地球内部,以致对地震的孕育过程和影响这一过程的种种因素缺乏观测数据。因此,尽管地震预测问题提出很久,但进展缓慢。各国科学家为此作了很大努力,但至今仍不能准确预测地震,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能做出很粗略的估计。”

        李毅道:“地震是大地构造活动的结果,所以地震的发生必然和一定的构造环境有关。同时,地震不是孤立发生的,它只是整个构造活动过程中的一个事件,在这个事件之前,还会发生其他事件。如果能确认地震前所发生的事件,就可以利用它作为前兆来预测地震。”

        江志峰道:“看来你对地震学也有过一定的研究啊!说起来头头是道。地震预测方法大致可以分为3类:地震地质、地震统计和地震前兆。我研究的就是地震地质。所谓的地震地质,就是以地震发生的地质构造条件为基础,宏观地估计地点和强度的一个途径。”

        江志峰顿了顿,说道:“但是我们的研究进展缓慢,我们现在根本就不能准确的测量出哪个地区可能会发生地震,更加不能确定地震发生的时间和震级。而粗略的预测,又不能做为地震必然发生的依据,谎报和漏报,对国民生产都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李毅说道:“可不可以加快研究进程?”

        江志峰摇头道:“国家研究机构,经费是一定的,项目也是上面拟好的。我们怎么加快速度?你也是国家官员,应该不难理解这一点。”

        李毅缓缓点头,陷入了沉思。

        这时楼上一阵说话声响,江兆南首长跟客人们谈笑风生的走下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