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63章 对阵张首长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63章 对阵张首长

    作品:《官路弯弯

        “张首长,您好,我必须先说明一件事情,我不是温可嘉!我叫李毅。www.00ksw.org”李毅走到张大山面前,站定,然后开门见山的把自己的身份挑明了。

        笑话,自己跟林馨连结婚证都领了,怎么可能还跟张晓晴有什么瓜葛呢?这个误会千万不能有!

        张大山猛然瞪眼,盯着李毅,眼神里似乎能射出无数的箭矢,要把李毅射上千万个窟窿。

        李毅淡定的迎视着张大山的双眼,没有退缩,也没有挑衅的意思。

        张大山虽然上了年纪,但精神却很矍铄,身体也很健康。光辉岁月在他脸上刻画下了无数的皱纹和大小不一的伤痕,这样的脸看上去很有岁月的感觉,也很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李老爷子跟张大山不同,李老爷子是那种智慧型的儒将,一生戎马倥偬,东征西讨,磨练就了他坚毅的意志力,也锻炼了他非凡的军事才能和政治智慧。

        而张大山是虎将,是一往无前的大将军,讲究的是杀伐决断,谋求的是克敌制胜,他喜欢直来直往,年轻时很勇敢,年老时很顽固。

        李毅从他的双眼里,读懂了很多东西。

        “哈哈哈!”张大山伸出右手,用苍老却有有力的大手掌,在李毅肩膀上拍了三下,说道:“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我管你姓甚名谁呢!你叫李毅,很好,那我的孙女婿就叫李毅了,让那个什么温可嘉见鬼去吧!”

        李毅脸色奇怪,错愕难名。

        张晓晴却是得意的笑道:“爷爷,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啊!我们八字都没有一撇呢!”

        张大山道:“谁说八字还没有一撇?你这一撇,爷爷帮你画了!他那一撇,他敢不划吗?这不两撇都齐全了吗?择日成婚,早生贵子!”

        李毅一阵恶寒,心想这事情越看越离谱了,连忙说道:“张首长,这个事情呢,是这样的,请你听我解释给你听。本来嘛,是温可嘉同志来跟张晓晴同志约会相亲的。因为温可嘉同志临时有急事,未克前来,因此,他就叫我代他前来,跟张晓晴同志见个面,传达一下他的意思。”

        “他什么个意思?”张大山问。

        李毅道:“至于温可嘉同志的意思,我已经跟张晓晴同志说得清楚明白了,您可以问她。”

        张大山挥手道:“我不管他什么意思,我现在看中的你,我孙女看中的也是你,我们只想问你是个什么意思?”

        李毅心想,这绕来绕去,还是绕到自己身上来了啊!

        “张首长,是这样的,我已经结婚了,我不可能跟张晓晴同志再发生什么不寻常的关系了。这个事情是张晓晴同志跟温可嘉同志之间的事情,我只不过是代表温可嘉同志来当个发言人罢了。”李毅再次详细的说明了事情经过和原委。

        张大山用手摸了摸头,问张晓晴道:“你听懂了没有?”

        张晓晴笑道:“爷爷,我听懂了,这个人冒充温可嘉前来相亲,把我们给戏耍了。”

        张大山道:“温可嘉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张晓晴不直接回答,却问李毅:“我爷爷问你话呢,温可嘉到底是啥态度啊?”

        李毅看看时间,十分钟早就过去了,温可嘉这狗日的居然还没有到!估计他是害怕了,直接溜号了!

        这家伙,关键时刻,居然硬不起来!真不是男人!

        李毅心里骂骂咧咧的,但张大山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自己呢,不得不回答啊!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温可嘉同志有女朋友了,他不接受任何相亲。”

        张大山老脸一沉,说道:“他早就有女朋友了?你也结婚了?那你们为什么要答应我孙女的相亲?嗯?当我老张家好耍吗?”

        李毅心里一咯噔,心想老虎要发威了!

        “这个相亲,是双方家长安排的,温可嘉同志并没有同意,只是迫于父辈压力,不得不为之。”李毅答道。

        张大山猛的一拍桌子,哐啷一声响,把一桌子酒菜震得杯碟乱响。

        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向这边投来一瞥。

        侍者过来,想要说话劝阻,也不知道从哪里闪出四个人来,把侍者给架走了。

        李毅心想,张大山这个级别的人出门,身边肯定少不了警卫员啊!

        张大山指着李毅道:“你去把温玉溪喊过来,我跟他说道说道!他凭什么拿我们张家的人寻开心!”

        李毅暗道这下坏事了,这火得怎么灭啊?

        “张首长,温书记不在京城啊,他还在江南省,尚未回京。”李毅说道。

        张大山道:“那你把温可嘉那小子给我叫过来,我找他算账!”

        李毅道:“可嘉同志临时有事,来不了。”

        张晓晴唯恐天下不乱,说道:“爷爷,温可嘉在陪女朋友逛街呢!不能前来见你。”

        张大山道:“很好!姓李的,你代替温可嘉前来相的亲,那你就替代到底,把我家晓晴娶回家吧!”

        李毅道:“我已经结婚了啊!再娶老婆,那可是重婚罪。张首长,现在讲究婚姻自由,不是老古辈手里了,你不能这么封建,更不能这么专政啊!张晓晴同志是您孙女不错,但她也有她的婚姻自由,你不能干涉她。”

        张大山道:“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教训我吗?”

        李毅道:“不是,我只是跟您说道理。你想啊,张晓晴同志也有他自己喜欢的人,不可能因为你们长辈的安排,就把她的终身幸福给毁了吧?张晓晴,你说是不是?”

        张晓晴道:“我是有自个喜欢的人。”

        李毅笑道:“这就对了啊,你啊,赶紧回去找你喜欢的人结婚去。那我们就这么说好了啊。事情说明白了,那我就走了。这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了。”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张大山喝道:“站住!”问张晓晴道:“你有自己喜欢的人?是谁?”

        张晓晴指着李毅,说道:“爷爷,就是他!”

        李毅心想这娘们是不是得癔病了?

        张晓晴道:“爷爷,我就喜欢他,温可嘉什么的,我也不要了,我就要他当我的丈夫。”

        李毅道:“你没毛病吧?我跟你说过几次了,我结婚了!你不会是嫁不出去吧?怎么死磕着我不放啊!”

        张晓晴道:“我就喜欢你,你结婚了我也不嫌弃你,你跟你老婆离婚,我嫁给你!”

        张大山瞪眼道:“这是怎么回事?晓晴,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你不可意气用事!”

        张晓晴道:“爷爷,我没有意气用事,我真喜欢他,昨天晚上,他还抱过我,摸过我,亲过我呢!我们俩都这样了,你说我能不喜欢他吗?爷爷,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跟你说过谎,更没有真心喜欢上哪个男人,我就喜欢他。你叫他离婚,跟我过日子。”

        李毅心里一阵冷笑,有些明白这个女人鬼心思了。

        自己算计了他们兄妹,这事情是他们理亏,多半不敢跟长辈们说,不然张大山也不会坐在这里跟自己心平气和的谈话了。

        于是,张晓晴就想出这么一整蛊自己的方法出来了!

        李毅冷冷看向张晓晴,见她一脸奸计得逞的坏笑,就知道自己所料不差。

        张大山沉声喝道:“李毅,有这回事吗?”

        李毅道:“这个事情,说来话长,你听我解释。”

        张大山挥手道:“你就回答我,刚才晓晴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你那么对过她了吗?”

        李毅道:“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当时是为了救她……”

        张晓晴还真怕李毅说出昨天晚上的真相,昨天晚上的确是被李毅算计了,可是错在张晓斌啊,是张晓斌调戏民女引起的。

        她十分明白爷爷的脾气,虽然护短,但在大是大非,尤其是仁义道德上,是十分的古板,若是知道张晓斌在外面胡作非为,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所以,他们昨天虽然吃了这么大的亏,却不敢向爷爷汇报。

        就连在江州的那件事情,张良向张大山汇报时,也只是说张大山醉驾,撞坏了一辆公务车,根本不敢提张晓斌的纨绔作风,不然,张大山根本就不会打电话给江南省委,要求保释张晓斌。事后的判决也一直瞒着张大山。

        张晓晴见李毅要把昨天晚上的事情抖露出来,连忙出言阻止,她哎呀一声,说道:“爷爷,他想不认账呢!”

        张大山沉声喝道:“小子,你欺负过我孙女,就敢撒手不管吗?你还是不是爷们?敢做不敢当?”

        李毅心想,今天毫无来由的被温可嘉那小子给害惨了!碰上一个蛮不讲理的张晓晴,还遇上一个权势滔天的张大山!这爷孙俩一唱一和,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玩弄女性的淫棍了!

        张大山道:“小子,自己做的事情,就要勇于承担!我张大山的孙女,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你赶紧回家,把婚给离了,娶我孙女!不然,我轻饶不了你!”

        李毅皱眉道:“张首长,您可是首长,说话不能这么随便吧?我是绝对不可能离婚的,也绝无可能娶张晓晴同志!昨天的事情,你且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