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53章 被专政的温可嘉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53章 被专政的温可嘉

    作品:《官路弯弯

        温可嘉道:“李毅,来都来了,那就上去瞧瞧呗!”

        李毅道:“陈少,你要是欺骗我的感情,我会找你决斗的。www.00ksw.org”

        陈博明哈哈大笑,揽过李毅的肩膀,笑道:“放心吧,我只会只给你送去感情,绝对不会欺骗你的感情。”带着李毅等人来到咖啡厅。

        李毅四下看看,问道:“京城现在流行来星级酒店喝咖啡吗?生意这么好?”

        陈博明神秘兮兮地道:“人们趋之若鹜的地方,那就说明这里有好东西看啊!现在还早,我们还有靠前排的好座位,要是晚来几步,那就只能坐到角落里去了。”

        李毅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咖啡厅里还有什么好看的东西呢?莫非这里的咖啡举世无双?”

        张一帆笑道:“还是这里端咖啡的人美若天仙?装着女仆装?”

        陈博明道:“你也就这么一点歪心思!”指了指前方一个空地,说道:“喏,看到没有?”

        张一帆道:“不就一架三角钢琴吗?有什么好看的。”

        陈博明道:“钢琴当然不好看,但强钢琴的人好看啊!”

        张一帆道:“一个弹钢琴的,有什么看头啊!这么大好的夜晚,我们兄弟们好不容易相聚,就在这里喝咖啡听钢琴度过?”

        顾知武道:“就是啊,怎么也得去找点乐子啊。”

        温可嘉道:“要不就去K歌呗!我自从去了西州那个地方,连流行歌曲长什么样子都忘记了。”

        陈博明看向李毅,李毅俨然是这群人的核心,大家自然以他马首是瞻。

        李毅笑道:“我对弹钢琴的人不感兴趣,不过,我对钢琴曲有兴趣,既来之则安之,坐下来品杯咖啡,听上一曲再走也不迟。长夜漫漫,多的是时间让我们去挥霍。”

        陈博明竖起大拇指:“还是毅少高雅,来来来,大家都坐下吧。”

        张一帆道:“陈少,你可不像是个喜欢这么高雅音乐的人啊?”

        陈博明道:“呵呵,我也是偶然一个机会发现这里的,那天陪几个客户到这里来消谴,无意中见到了这个弹钢琴的人,就不可自拔了。从此以后,我就爱上了咖啡,也爱上了这里的钢琴。”

        顾知武道:“怎么这么酸呐!陈少,你莫不是听从了李毅的召唤,想找个老婆把自己的个人问题给解决了吧?”

        陈博明道:“别瞎说,这个女人不寻常,不是我配得上的。”

        张一帆和顾知武相视一笑:“这世间还有你陈少配不上的女人?”

        陈博明看了李毅一眼,说道:“起码也得毅少这样的人才,才能配得上人家。”

        “哦?”大家都来了兴趣。

        陈博明铺垫得够多了,把大家的好奇心都给勾起来了。

        每个人点了一杯咖啡,坐着慢慢的品味。

        要说谈事情,其实咖啡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几个人沉下心来,慢慢的也就聊了开去。

        李毅笑道:“可嘉,我上次听你说,回京之后要去相亲的吧?怎么还没有动静啊?”

        温可嘉苦笑道:“正要跟你说这件事情呢!我上次跟你说过了,要你陪我一起去的啊,你可不能推托。”

        李毅道:“什么时候?”

        温可嘉道:“明天中午十二点,玛丽西餐厅。”

        大家便都起哄:“啊哟,温少爷,恭喜啊,终于要告别单身一族了。”

        温可嘉道:“别寒碜我了,这是家里安排的相亲会,我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只知道她姓张。”

        李毅道:“我陪你去不是问题,只是这合适吗?你们两个相亲约会呢,我去算什么啊?当电灯泡可不是我的长项,我觉得一帆或是知武比较合适。”

        张一帆和顾知武同时摇手道:“我明天很忙啊!不可能出来玩。”

        温可嘉道:“李毅,你跟我去,只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帮我把这个事情给搅黄了!”

        李毅道:“你没毛病吧?你不喜欢人家,直接拒绝人家就行了啊!用得着这么复杂啊?”

        温可嘉道:“你不知道,她父亲跟我爸,是世交好友,我根本就没得选择,我爸说了,这次相亲,不管我同不同意,只要对方同意了,这门亲事就算成了!”

        “啧啧,若不是这四周都是咖啡和假洋鬼子,我还以为我们还在那个皇宫里面没出来呢!这都几十年代了,你爸爸还这么封建思想啊?”张一帆摇了摇头,表示不理解。

        李毅道:“温伯伯不像是这么任性的人啊!莫非那个姓张的女人,真的入了他老人家的法眼?”

        温可嘉道:“正是。他只见过那女人一面,就相中了人家,可这关我什么事啊,是我娶媳妇,又不是他娶媳妇他相中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李毅笑道:“这倒让我见识到了温伯伯另外一面。呵呵,他那个犟脾气,估计你是说不动他的,他认定的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呢!”

        温可嘉道:“可不是嘛!所以我才着急啊,我的终身幸福呢!就拜托在你手里了。我们两个一定要想办法,废除温玉溪的君主立宪制!我们要民主!”

        李毅问道:“张昕怡也姓张啊,可嘉,看来你今生注定要讨一个姓张的女人为妻了。对了,张昕怡也在京城吗?”

        温可嘉道:“在,你不是讨厌她吗?我不敢带她出来。”

        李毅道:“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又没有家仇国恨,哪里还记得那许多呢!”

        温可嘉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开我的面子,一定会既往不咎的。”

        李毅道:“我给你支一招吧,明天你去相亲,就带张昕怡去,她古灵精怪的,让她们两姓张的去碰撞一番,那个姓张的如果连你有女朋友这种事情都能忍的话,估计她就是妖孽一路人物了,那样的话,可嘉,你就委屈一下,把她给收了吧!”

        温可嘉道:“千万不可以啊!我去相亲,还能带昕怡去?我还想不想活啊?我还得想办法瞒住她呢!而跟你出去吃饭,这就是最好的借口,她也不会怀疑。所以,明天中午,你还得提前打电话约我。不然,我怎么跟她说啊!”

        李毅翻了翻白眼,说道:“你累不累啊?你像个爷们吗?”

        陈博明等人深有同感:“就是啊,你累不累啊?这一辈子这么长呢,你还没结婚就被人管得这么死,将来你还不憋坏去了?这样的女人坚决要不得!”

        李毅心想,这话怎么像是冲着我来的啊?我家那就个林丫头,也是这个德性!莫非女人一旦跟定了一个男人,就想拿根红绳子栓在他脚上,想他的时候就扯两下,看不见他的时候也扯两下,一旦这根绳子断了,那就是世界末日了。

        温可嘉道:“两个人在一起,当然要互相忍让,相互尊重了,我爱她,就会连她的缺点一块爱上。何况,她的那些缺点,在我眼里都是可爱之处呢!你们这些光棍,不懂!”

        李毅心想,自己对郭小玲的任性和缺点,都能包容,而对林馨却有些吹毛求疵呢?

        是自己爱林馨不够深?还是正如他们所说,自己得了婚前恐惧症?

        婚前恐惧症是由于婚前婚后所面临的角度转换,生活方式的反差,致使一部分人即将步入婚姻殿堂时,对自己的未来人生状况产生一种捉摸不定、莫名其妙的忧虑。

        人们结婚是为了满足生理需要、情感需要、安定的需要、以及传宗接代的需要等。

        结婚是一种契约,从此两人都要做其应做的事,承担责任,尽义务,自然也要付出一定代价。

        要不要找温可妮那个学心理学的小妹妹来替自己诊断一下?

        林馨跟郭小玲相比,各个方面都要优秀得多,自己从内心里对她也是又爱又敬,能娶得如此这般的娇妻,是自己前世修下来的福缘啊!今天怎么能对她乱发脾气呢?

        温可嘉的话点醒了李毅,心想自己真是太不知足了啊!能得到林馨这样的妻子,自己夫复何求呢?

        想起林馨一直以为对自己的包容和宽大,想起她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李毅暗自打定主意,回去之后,一定要对林馨说声对不起,缓和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两个人的感情发展到这一步不容易,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出什么差池。

        想到郭小玲,李毅的心口又是一阵痛,或许,自己所患者的婚前恐惧症,正是因为郭小玲等红颜知己的存在而产生的吧!

        张一帆道:“你和李毅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能不能不这么打击我们啊?”

        顾知武笑道:“就是啊!没有女朋友又不是我们的错,是那些女人太没有眼光,尽挑你们这些歪瓜裂枣的,却不选择我们这种帅哥!”

        “哈哈!”大家发出一声大笑,看看四周安静的人群,又忍住了笑,这里是西餐厅的咖啡馆,不是酒吧啊!

        “来了!”陈博明指着进口,喊道:“她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只见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人款款走了进来。

        李毅正端着咖啡要喝呢,看到那个女子,手一抖,咖啡洒了一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