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49章 打出国人的骨气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49章 打出国人的骨气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看得哈哈大笑,心想这个顽皮小丫头,真是古灵精怪啊,把小鬼子玩弄于股掌之间。www.00ksw.org

        柳若思道:“真看不出来,上官小姐这么厉害,轻轻推一下就把那小鬼子推得倒退了呢!”

        台上的田中守直发出一声咆哮,身子像愤怒的狮子一般冲向上官谨。

        观众们都为娇弱的上官谨捏了一把汗。

        上官谨的小腰肢往后一仰,身子像不倒翁似的与地面成45度斜角,躲开了田中守直的一记凌厉杀招,长长的秀发像瀑布般散下来,触到了地面。

        不等田中守直反应过来,上官谨身子像陀螺一般转到了他的背后,纤足提起来,踢在田中守直的屁股上。

        正式版本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开始上演!

        田中守直身为宗师,自然不愿意在这么多观众面前出丑,以他的功底,平常人即使踢到了他的屁股,也无法伤害到他,更不可能一脚就能将他踢翻在地。

        但上官谨不是平常人,她是中华武术界传奇人物上官正清的嫡亲孙女,从小就跟着爷爷习武练功,功夫一流,虽然很少公开露面,但据上官正清说,上官谨已经学到了他的全部武功。

        现在人习武,多为强身健体,也就是练外不练内。

        但真正的武术大师,注重的却是内功的修养,一个武者强不强悍,不能单看外表,而要看他丹田之气充不充足!有充足的内力,可以柔克刚,可四两拨千金!再加上克敌制胜的绝招和格斗技巧,可以轻松取胜。

        上官谨这一脚蕴含了饱满的真气,田中守直虽然极力想要站稳,不出扑倒在地的洋相,但他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身子不听话的向地上扑过去,眼看就要摔一个狗吃屎,就在他的身体跟地面产生亲密接触的前一刹那,他伸出双臂,用力撑在地上,但整个身子还是不停的向前滑动。

        全场爆发出哄堂大笑,然后为上官谨鼓掌。

        上官谨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看向台下的李毅,只见李毅正在跟身边那个大美女明星谈笑风生。

        上官谨生气地想,这个死色狼,我在台上拼命的打小鬼子,他却在下面泡妞!真是气死我了!回去后,我一定要狠狠打他几下,出出心中这口恶气!

        李毅正在跟柳若思说:“厉害吧!这一招,就叫做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我看上官小姐使出来的招式,比令狐冲还要厉害呢!”

        柳若思抿嘴笑道:“令狐冲是谁啊?”

        李毅讶道:“你连令狐冲都不认识啊!那可太遗憾了,回头赶紧找本《笑傲江湖》看看,那可是世间奇书呢!”

        台上,田中守直一个鲤鱼打挺坐将起来,用日语叫嚷着什么,一脸的不服气。

        上官谨道:“不服气是吧?小鬼子,再来打过呗,今天不把你打到服输为止,姑奶奶就不下这个台子!”

        田中守直哇哇大叫,奋力冲向上官谨,双拳如风,一轮快拳攻击上官谨的上三路。

        上官谨淡然应敌,左闪右挪,秀丽的身子在台上像蝴蝶般穿插飞舞。

        两个人拳来掌往,大战了三百回合。

        田中守直一直是凌厉的进攻,而上官谨只是轻巧的防守。

        柳若思道“李毅,上官小姐是不是体力不支了?你看她都不还手了呢!”

        李毅道:“她这是在偷师学艺呢!想学习一下小鬼子们的精妙招式。你看她脚法有致,身形闪躲有力,哪里像是力有未逮的样子?”

        柳若思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呢!”

        李毅猜测得不错,上官谨的确是在摸小鬼子田中守直的底,她对东瀛那边的忍术也是十分的好奇,一直以来都是听闻,却没有实际的遇到过,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忍者,还是一位上忍,自然要逼他使出全身解数,把他的武功招灵数全部发挥出来,看看他们的长处在哪里。

        任何一个宗派,能在历史长河中大浪淘沙,经久不衰,流传至今,就必定有他们的长处,有值得人学习的地方。

        田中守直这一番猛烈的攻击,是在盛怒之下发出来的,招招凌厉狠毒,都是要命的招式,恨不得一拳下去就把面前这个小姑娘打倒在地。

        但这种高强度的攻击,是最费体能的,他这几百招使下来,手劲尚存,但已微微喘息,显然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而上官谨却一直保存了实力,只是闪躲避让,用心观察他的一招一式。

        田中守直的身法很独特,往往能在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发出奇招来。

        上官谨看到他使出来的招数开始重复时,就知道这小鬼子已经没有什么新招和绝招了。

        “打完了吗?下面轮到我发招了!”上官谨冷冷一笑,忽然变防守为进攻,两个并不大的玉拳,像流星锤一般打向田中守直。

        田中守直此时体力严重不支,而上官谨却是后劲十足,只见她双手翻飞,双腿在台上飞快的走动,错落有致,每一步每一招,都有板有眼,看上去相当的扎实。

        “嘿!”上官谨一声轻叱,右拳击在田中守直的脸上,打得田中守直口吐血沫,脑袋一阵发晕。

        不等他反应过来,上官谨左手一个勾拳,击中他的下巴,用力往上一挑。

        田中守直眼前一黑,身子往后倒去。

        上官谨可不想这么便宜他,奋力一脚踢出去,正中田中守直的小腹,痛得他哎呀呼叫出声。

        上官谨不让他倒下去,双手双腿快速的攻击,拳拳到肉,打得小鬼子鬼哭狼嚎。

        台下的观众哄然叫好,还有人大叫着:“打死小鬼子!”

        上官谨当然不会把人打死,但也不会让他好过,一连串的快打,往田中守直的身上各个要害部位招呼。

        田中守直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连招架之功都没有,任由上官谨殴打。

        台下的观众们看到小鬼子被一个小姑娘打得落花流水,都拍手叫好。

        小鬼子一众人,都坐在一起观看台上的战局,看到这种情况,一个个阴沉着脸。

        那个领队在大声喊话,叫田中守直赶紧反击,宁死不要认输。

        田中守直根本已经听不见台下同胞们的喊话,他的双耳被上官谨连续数次击中,暂时性的失聪了。

        裁判们也看出胜负来了,有一个裁判怕闹出人命,不好收拾,跟其它裁判商量,可以结束比赛了。

        上官谨眼见火候到了,轻叱一声,双腿一蹬而起,使出连环腿在田中守直的身连踢数脚,把田中守直跳下擂台去,直挺挺的摔在地上。

        与此同时,裁判宣布比赛结束,上官谨获得胜利。

        “好样的!”看台上爆发出大喊,声震云霄。

        李毅对着台上的上官谨竖起了大拇指。

        上官谨躹躬下台。

        小鬼子们抢上前,把田中守直扶起来。

        田中守直吐出一口鲜血,断断续续地说道:“好厉害的中华小姑娘!下一战一定要换人!他们有备而来!”

        领队重重的点头,把田中守直交给同伙,跑去跟大赛组委会官员们商量,下一场比试要求换人。

        组委员官员同意了他的请求。

        下一战原来是一个柔道高手出战,领队换人后,派出最厉害的空手道高手。

        这个空手道高手名叫佐久木,在日本是有名的空手道黑带高手。

        钱多和佐久木走上擂台。

        日方这次派佐久木出场,就是为了一雪刚才田中守直落败之耻。

        佐久木个子不高,五短身体,比起钱多来还要矮上一截。

        当他听到钱多的职业是一个司机时,轻蔑的竖起了小指,对着钱多摇了摇头。

        钱多跟佐久木互相抱拳为礼,两个人随即交手。

        佐久木不愧是岛国最厉害的空手道高手之一,甫一开战,就是最凌厉的杀手,占尽先机,打了钱多一个措手不及,把钱多逼得节节败退。

        李毅在台下大喝一声:“钱多,加油,打出咱国人的骨气来!”

        钱多一甩头,脚底下一用劲,站稳了,轻轻呸了一声,对佐久木道:“小鬼子,就知道暗算人!嘿嘿,爷爷让你三招而已!以示地主之诚,你以为你真能赢得了我吗?”

        佐久木会说一些简单的中文,生硬的道:“司机,滚下去开你的车吧!”

        钱多冷笑道:“鬼子,滚回你娘胎里,重生做人吧!”

        两个人嘴上互斗,拳脚上也是互不相让,拳出如风,瞬间就缠斗了十几个回合。

        钱多跟上官谨一样,先是任由佐久木进攻,观察他的招数。

        佐久木比田中守直要稳定得多,但领队给他下了严令,一定要赢得这一局,因此他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只想尽快获胜。

        钱多则保存了实力,一边试他的深浅,一边闪躲,瞅准时机就反击一下。

        日方领队见佐久木许久不曾获胜,在下面大喊大叫,叫他出全力,尽快打赢这个司机。

        钱多趁着佐久木分神的当儿,双手跟对方双手缠斗在一起时,右腿忽然抬起来,一记漂亮的爆发侧踢,踢在对方的太阳穴上。

        佐久木闷声不响的轰然倒在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钱多这么干净利落的获胜,让观众们惊愕了许久,然后发出一声声巨大的喝彩!